散户带头大哥 - 查马哥(Chamath Palihapitiya)的反叛之路

2020年新冠疫情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了异常波动,同时,SPACs(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ies,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交易)受到了资本市场的狂热追捧,这种热潮延续到了今年。

2017年9月14日星期四,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 Corp.,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敲钟上市时,纽交所总裁Tom Farley为 Chamath Palihapitiya(左)鼓掌。图片来源:AP $Social Capital V(IPOE)$  

在席卷金融市场的SPACs交易浪潮中,斯里兰卡裔加拿大风险投资人,Social Capital创始人Chamath Palihapitiya凭借37亿美金的SPACs发行规模以及对SPACs交易的大肆吹捧成为了疫情之年的SPACs交易之王,被《福布斯》评为2021年SPACs交易狂潮中诞生的十位亿万富翁之一。

在今年1月下旬GameStop散户投资者逼空华尔街机构的大战中,这位亿万富翁又通过在社交媒体和主流媒体等平台力挺散户、攻击华尔街机构成为了散户“英雄”。

而在此之前,Chamath Palihapitiya早已有了光鲜的履历——AOL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Facebook任期最长的高管、硅谷最了不起的100人之一、致力于颠覆传统的风险投资人等等。

然而在Chamath Palihapitiya因这些光鲜的履历与自身不同寻常的成长背景而受到媒体关注的同时,他的一系列与这些光环看似相矛盾并且充满“炒作”色彩的言论也备受争议——靠Facebook成功却指责Facebook撕裂社会、靠风投起家却抨击风投是“庞氏骗局”、靠华尔街赚钱却声称华尔街“就应该被消灭”、自称要成为这个时代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却又表示巴菲特已经过时等等。

甚至有美国媒体将Chamath Palihapitiya在GameStop逼空事件中的表现描述为“一种夹杂着自由主义和反政府主义观点的民粹主义”,是对美国“进步民主的一次反击”。而事实上,这种“反政府主义”和“民粹主义”倾向,早在Chamath Palihapitiya很多年前的言论中就已经有所体现。

从斯里兰卡到Facebook

Chamath Palihapitiya出生于1976年的斯里兰卡,6岁时因内战随父母移民到加拿大,并申请了难民身份。小时候父亲常常处于失业状态,一家人靠母亲的低薪收入和领取政府福利金来维持生计。Chamath Palihapitiya还有两个姐妹,一家五口住在一套400平方英尺(约37平方米)的两居室公寓里。

Chamath Palihapitiya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中学时期的Chamath Palihapitiya还利用课余时间找了几份兼职来赚取一些零花钱。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汉堡王,之后通过一个政府项目找到了一份数据输入的工作。尽管被负责人告知工作量可能大到无法完成的程度,但Chamath Palihapitiya每次都执着于完成所有工作,有一次还因此而得到了经理的奖励——请他吃麦当劳,没有上限。结果他一口气吃了六个巨无霸。

尽管出身贫穷,但Chamath Palihapitiya从小就迷恋财富,痴迷于《福布斯》的“亿万富翁榜”。而这个梦想得益于Chamath Palihapitiya自身过人的智商和努力程度在多年以后成为了现实。2015年还被Business Insider评为“硅谷最了不起的100人”之一。

1999年,Chamath Palihapitiya从滑铁卢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毕业后在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Bank of Montreal)作了一年的衍生品交易员。2000年,他跟随当时的女友Brigette Lau来到加利福尼亚,加入到当时的硅谷创业潮。

2000年初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后,许多科技企业的高管纷纷失业,但Chamath Palihapitiya的职业生涯却迎来了上升期。

2004年Chamath Palihapitiya加入美国门户网站America Online Inc. (AOL),担任即时通讯小组(AIM)的负责人。在AOL有着“神童”称号的Chamath Palihapitiya凭借过人的能力,在还不到30岁的年纪就晋升为该公司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

2007年,他加入成立不到两年的Facebook,主要负责用户增长,在2011年离职时,Facebook的用户数从不到5000万增长到7.5亿。除此之外,Chamath Palihapitiya在Facebook还负责过很多其他工作,包括市场营销、沟通、客户服务和广告及平台管理等。据说在扎克伯格拒绝了他用10亿美金开发手机业务的请求后,他便离开了Facebook。 $Facebook(FB)$  

2015年曾有媒体报道,Chamath Palihapitiya是Facebook史上任期最长的高管,并且凭借Facebook的工作,他积累了10亿美金的财富,过上了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生活。2010年,他花2500万美金买了NBA金州勇士队(Golden State Warriors)10%的股份,而这笔投资现在的价值已经超过了5亿美元,他本人现在还是金州勇士队执行委员会的委员。

图片来源:网络

Chamath Palihapitiya酷爱玩扑克牌,前后参加过三次世界扑克大赛(WSOP)和两次世界扑克巡回赛(WPT),而且成绩不错,在2011年的WSOP主赛事中,在6865名参赛者中排名101名。历年多次大赛合计给他带来了约17.58万美元的奖金。

他从来不怕在大众面前显露自己的财富。与扎克伯格不同,Chamath Palihapitiya的形象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好莱坞大亨,而不是计算机科学专业的研究生。在他后来创办的风险投资公司Social+Capital办公室前,他还专门为他价值10万美元的Fisker Karma电动运动轿车装置了一个充电站。2014年,他用2739枚比特币买了位于Lake Tahoe附近的一块儿价值约160万美元的空地,现在这块儿地的价值约1.2亿美元。

事实上,从2012年开始,Chamath Palihapitiya就是比特币的忠实粉丝,今年年初,他还曾在Twitter上说,“如果比特币达到了10万美元一枚,他就将买下高盛,并将其重命名为Chamathman Sachs”。

图片来源:Twitter截屏

在Facebook工作期间,除了单纯财富上的积累,Chamath Palihapitiya还结识了许多人创业者和投资圈大佬,积累了大量人脉。但Chamath Palihapitiya的口碑却存在一定争议。Steven Levy在《Facebook: The Inside Story》中曾写道,Chamath Palihapitiya在Facebook被视为“恶霸”,许多下属常常会被他弄哭。2017年,在斯坦福商学研究生院的一次活动中他还公开批评Facebook“撕裂社会结构”,而他自己也因曾经为这款社交媒体平台做过的工作感到“极大的愧疚”。

非典型风投人

在加入Facebook以前, Chamath Palihapitiya曾于2005年在美国历史最悠久的风投公司之一,梅菲尔德基金(Mayfield Fund)有过短暂的工作经历,期间主要关注消费互联网领域。这是Chamath Palihapitiya的第一份风投工作,但由于与大多数合伙人“格格不入”,工作不到两年便离开了。

在离开Facebook以前,Chamath Palihapitiya就已经开始通过一个叫Embarcadero Ventures的基金投资了几家公司,大多都是初创企业,例如游戏公司Playdom、团购网站Peixe Urbano、数据存储和运输公司Pure Storage,以及企业内部通讯平台Yammer等。其中一些投资给Chamath Palihapitiya带来了可观的收益,例如他以25000美元投资的Playdom在2010年以约7.63亿美元的价格被迪士尼收购,这笔投资也为他在投资圈赢得了很高的信誉。

2011年离开Facebook以后,Chamath Palihapitiya与妻子创立了风险投资基金Social+Capital Partnership,2015年改名为Social Capital。

在光鲜的履历和过往投资战果的加持下,Chamath Palihapitiya得到了许多创投圈大佬的支持,除了扎克伯格,还包括亿万富翁李嘉诚、Nicolas Berggruen、Jorge Paulo Lemann和Eli Broad,以及“风头之王”约翰•杜尔(John Doerr)、领英创始人Reid Hoffman (里德•霍夫曼)、老虎环球基金创始人切斯•科尔曼(Chase Coleman)和PayPal创始人之一的彼得•泰尔(Peter Thiel)等。通过Thiel的引荐,Chamath Palihapitiya还认识了其他PayPal的高管。

但在传统风投机构的帮扶下成长起来的Chamath Palihapitiya在许多方面并不认同他们的做法,甚至在着装方面都曾“尽量穿得看上去不像个风投”。在2011年的一次采访中,他批评传统风投机构的“短期思维模式”和“缺乏透明度”,并声称由于风投公司专注于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配置尽可能多的资本,会造成错误的激励效应。2018年,他还指责风险投资公司正在把硅谷的创业生态系统变成一个“庞氏骗局”,而这一过程的主要受害者就是风投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和创业公司的员工。

此外,已经身价过十亿的Chamath Palihapitiya对于富人和对冲基金也抱有敌意。去年4月美国疫情爆发之际,美联储为挽救受疫情冲击的经济和严峻的就业形势宣布了总规模高达2.3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而Chamath Palihapitiya却表示美国政府不应救助那些服务于富人的对冲基金,因为这些对冲基金就应该被“消灭掉”。

Social Capital的初始规模只有2-4亿美元,但Chamath Palihapitiya说他在乎的不是规模,而是希望通过为风投行业注入所谓的“激进资本主义”(activist capitalism),来支持那些致力于解决科技、医疗、教育和金融服务等领域重大问题的初创企业。这一主张在一些经验丰富的投资人中产生了共鸣,其中的Ted Maidenberg和Mamoon Hamid也成为了Social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

也是基于这一理念,Social Capital投资了包括Glooko Inc.(专注于糖尿病治疗和数据监测)、SecondMarket(非上市股票在线交易平台)、Slack(协作工具软件)以及Book(云内容管理公司)等诸多初创企业。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Social Capital已经累计进行过389笔投资(截止4月18日)。资料显示,2011年至2019年,Social Capital的总绝对回报率为997%,而同一时期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回报率为325%。

然而,在Social Capital成立的几年之后,其投资的关注点已经不再仅仅局限于早起的风险投资,相反,其战略逐渐发展为参与到企业生命周期的各阶段中。具体来说,除了投资初创企业,Social Capital还向相对较为成熟的公司提供贷款、通过下属的对冲基金投资上市公司,以及通过非传统上市方式帮助一些陷入困境的独角兽企业完成上市,也就是通过与SPACs合并上市。

2017年8月,Chamath Palihapitiya与合伙人Hedosophia CEO伊恩•奥斯本(Ian Osborne)共同创建了名为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的SAPC。2018年9月,Chamath Palihapitiya宣布Social Capital将不再接受有限合伙人的外部投资,而是将转型成为一个致力于长期投资的“技术控股公司。”

在此过程中,多位Social Capital的合伙人和投资人纷纷退出,包括创始合伙人Ted Maidenberg和Mamoon Hamid。许多投资人退出的理由都是不看好Chamath Palihapitiya这种战略上的转变。

但Chamath Palihapitiya不以为然,因早期有先见之明地押注了比特币、亚马逊特斯拉等资产而赚得盆满钵满的他已经习惯了质疑。面对合伙人的“背叛”和质疑,他说“一个人必须要有信心和敢于尝试”。

2020年SPACs交易之王

SPACs全称为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ies),是一种空头支票公司,其最大的优势以及主要目的就是在不经过传统IPO繁杂流程的情况下帮助企业实现公开上市融资的目的。

自2017年成立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以来,Chamath Palihapitiya共发起了6个SPACs,其中三个已经完成了并购上市,分别是太空旅行公司Virgin Galactic、在线售房网站Opendoor Technologies,和医疗保险科技公司Clover Health,其余三家SPACs正在寻找合适的收购对象。如果在两年内未能找到合适的并购对象,按照规定,则需要将现金返还给投资者。

在一次采访中Chamath Palihapitiya曾透露,他已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为他已经和拟发行的所有SPACs保留了从IPOA到IPOZ的股票符号。今年2月,Chamath Palihapitiya又向SEC新申请了7家SPACs。

据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Chamath Palihapitiya创立的五家SPACs共筹集了37亿美元的资金,使Chamath Palihapitiya的个人财富剧增,也为他赢得了美国“SPACs之王”的称号。在《福布斯》公布的2021年SPACs交易狂潮中诞生的十位亿万富翁名单中,Chamath Palihapitiya以12亿美元的净资产(截止3月5日)排名第十。

3月7日,Chamath Palihapitiya在Twitter上公布了六只SPACs股票自成立以来和今年的表现。其中,Virgin Galactic是Chamath Palihapitiya完成的第一笔SPAC交易,自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172.9%,2021年上涨了15%。三月初,Chamath Palihapitiya以超过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自己在Virgin Galactic的全部个人股份。据媒体报道,这笔资金将用于“为应对气候变化而进行的一项大型投资”。 #汽车板块全线回调长安汽车大跌#   

Opendoor Technologies自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119.9%,2021年下跌了3.3%。而Clover Health一直是Chamath Palihapitiya所有SPACs交易中表现最差的一个。自上市以来,累计下跌了21.6%,2021年累计下跌53.2%。IPOE在今年1月宣布与金融科技企业SoFi(Social Finance, Inc.)合并,股价自发行以来上涨了77.2%,今年上涨了42.4%。IPOD和IPOF自发行以来也分别实现了20%以上的上涨,但在今年也都有所下降。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Chamath Palihapitiya和他手下的银行家曾试图说服一些华尔街的顶级机构参与SoFi的交易,而Chamath Palihapitiya本人的吸引力使诸如BlackRock等机构拒绝了其他SPACs交易,接受了Chamath Palihapitiya的提议。

此外,包括BlackRock,Fidelity Investments 和Healthcare of Ontario Pension Plan 等大型机构为Opendoor Labs和Clover Health的交易注入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在2020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Chamath Palihapitiya曾坦言,自己的抱负是成为这个时代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但主要投资的对象不会是像可口可乐麦当劳这样的企业,而是帮助那些致力于解决世界难题的科技企业。

今年2月,他再次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说,如今投资者不会再听巴菲德的,2021年的巴菲特再也说不出30、40年前说过的话,而当下必须有其他人接过这个重任,用年轻一代人能听懂的语言做同样的事。据媒体报道,Chamath Palihapitiya目前正在考虑建立一个新的专门针对生物科技公司的SPACs家族。

实体企业通过与SPACs合并上市的模式在美国已经有30年的历史,但2020年突然成为金融市场上的热潮,主要是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给企业估值带来了更多不确定因素。

同时,各国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释放了大量流动性,使得这种交易模式受到许多华尔街机构和硅谷科创企业的追捧,并且这种热度一直延续到了今年。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截止到4月16日,今年SPACs已融资约1000亿美元,超过了去年全年834亿美元的记录,而去年一年的融资规模则超过了SPACs在过去30年里的融资总和。

但随着SPACs交易越来越火热,许多业内人士也开始警示SPACs投资可能蕴含的各种风险,例如并购标的质量良莠不齐导致估值泡沫。有数据显示,截至3月中旬,今年以来针对SPACs的做空押注规模已从7.24亿美元上升至27亿美元,而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也是做空机构的抛售对象之一。

事实上早在今年2月,做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就曾在一份报告中警告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的投资者称,后者曾帮助一些信息未经充分核实的企业快速实现上市募资。该报告称,Clover Health曾经因为向老年人进行误导性营销和不当操作接受过美国司法部门的调查,而Clover Health并未将这一事实向投资者披露。

作为回应,Chamath Palihapitiya在Twitter上称,这一报告“充满了个人攻击,缺乏事实”,呼吁投资者“相信程序与事实”。 #美股#   

散户代言人

认识Chamath Palihapitiya的人说,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推销员,但却是个糟糕的管理者。但Chamath Palihapitiya这种爱炒作的特点,又特别适合SPACs这种交易模式——由于实体企业通过与SPACs合并上市,所以SPACs发起人不必担心在某只股票开始交易前公开谈论这家公司的业务前景,而在传统IPO程序中,这是不被允许的。他利用这些漏洞,在Twitter上谈论自己对股票的看法,还让CNBC在他的交易被宣布的日子延长播出时间。据说YouTube和亚马逊旗下的Twitch也曾联系Chamath Palihapitiya,希望他在这些平台上进行直播。

在Chamath Palihapitiya的SPACs投资者中,散户的比例高达70%,他自己也曾表示SPACs是一项必要的创新,为日常散户投资者打开了投资生态系统,具有民主化的作用。但实际上他只将一小部分股份分配给这群投资者,以期使承销商的股份份额增加到50%以上。

一月下旬,Chamath Palihapitiya作为散户代表卷入到GameStop逼空华尔街机构的风波中。为了表示声援,1月26日他在Twitter上表示,自己以115美元的执行价买入了12.5万美元的50手GameStop看涨期权。第二天GameStop开盘价飙升至354美元,随后他表示将进行平仓,并捐出50万美元的收益和初始持仓。

图片来源:Twitter截屏

在CNBC的访谈中,Chamath Palihapitiya坚定地和散户站在一队。他指责允许对冲基金卖空140%的GameStop股票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并声称WallStreetBets论坛上散户投资者的股票研究能力完全不输于华尔街机构。

在GameStop逼空事件中,Chamath Palihapitiya频繁地攻击股票交易软件Robinhood,指责其通过向高频交易公司Citadel Securities出售支付订单流(payment for order flow)获取收益。在Robinhood暂停包括GameStop在内的多只“迷因股”(meme stock)交易之后,他在Twitter上向粉丝推荐其他股票交易软件,其中就包括他计划通过SPAC扶持上市的SoFi。但事实上SoFi也同样向Citadel Securities出售支付订单流。

这场散户与华尔街大机构的对决使Chamath Palihapitiya成为了一位散户“英雄”,但也有媒体认为Chamath Palihapitiya在这场逼空大战中的表现不过“是一种夹杂着自由主义和反政府主义观点的民粹主义”,是对美国“进步民主的一次反击”。事实上,Chamath Palihapitiya的这种“反政府主义”和“民粹主义”倾向,在他很多年前的言论中就已经有所体现。

图片来源:网络

2017年,他曾在CNBC的一次采访中鼓励投资者投资比特币,声称比特币最终会达到100万美元一枚。他解释说,“专制政权和银行体系基础设施正在破坏世界的正常运转,而面对这种情形,比特币这种加密货币具有一种奇妙的、基础的对冲和存储价值。”

2013年10月1日,由于美国国会没有通过2014会计年度的预算拨款,美国联邦政府进入部分关闭状态,除了国家安全等基本职能外,其他机构进入服务暂停状态。但这次持续了半个月的政府关闭事件,当时并没有给美国股市带来太大的波动。

在事后的一次访谈中,Chamath Palihapitiya直言不讳地说道,“如果公司倒闭了,股市会崩溃。但如果政府关闭了,什么都不会发生,生活还将继续,因为没人会在意。事实上,政府运作陷入停滞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好处。”

Hindenburg Research 在上述做空报告中评论道,Chamath Palihapitiya在个人营销方面做得十分出色,他利用GameStop逼空事件和散户论坛WallStreetBets与散户站成一队,但事实上他的公众形象给人留下的印象更像是“有助于消化毒药的糖果”。

《华尔街日报》则这样评论Chamath Palihapitiya:如果说沃伦·巴菲特嘉年华式的年会是“资本家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Woodstock)”,那么在Twitter上有着大将近150万粉丝的Chamath Palihapitiya则属于一个新的市场影响力阶层——他们深谙社交媒体的核心玩儿法,懂得如何在赚钱的同时向建制派发起攻击。

尽管华尔街从来不缺少(金融界的)“摇滚明星”,但能像Chamath Palihapitiya这样驾驭SPACs交易和散户交易狂潮这两股重塑市场力量的人并不多。 #私募笔记#  

雪球转发:3回复:0喜欢: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