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兑现逆周期 警示外部风险

银行间货币市场利率在二季度明显下降,体现了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作用,考虑政策时滞这将会在四季度传导至包括房地产市场在内的实体经济,但此前内部与外部风险释放仍需紧密提防。

本刊记者 魏枫凌/文

中美经贸谈判在于日本举行的G20首脑峰会期间并未继续恶化,尽管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双方营造出了积极的氛围,贸易战的短期走向符合市场预期。在G20消息公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A股录得大幅上涨,但午后上行动力有限,上证指数涨幅2.22%,沪深300指数涨幅2.88%;利率债收益率则小幅下跌,国债与国开债关键期限收益率普遍下行1-3BP;南华工业品指数连续第6个交易日上涨并创出新高;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超过200点至6.8455。

随着投资者逐渐接受中美贸易冲突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对政治事件引发金融市场短期情绪过度乐观和过度悲观的情绪化冲击在逐渐淡化,市场运行的重心逐渐回归到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和市场流动性上来。

时值人民银行公布二季度货币政策例会的公告。人民银行在6月27日发布的公告中延续了稳健货币政策的基调,并重申了包括疏通货币传导渠道、支持实体经济、深化金融改革、扩大金融双向开放、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等近年来一以贯之的目标。

说到短期的变化,这份公告当中格外重要的一点是,从货币市场利率的角度看,人民银行已经落实了国务院提出的逆周期调节的要求,这一点在公告中也得到了人民银行的确认。人民银行在2019年二季度货币政策例会的公告中称,“稳健的货币政策体现了逆周期调节的要求。”从市场层面来看,银行间质押回购利率和Shibor利率在二季度明显下降,无疑体现了这种具有前瞻性的逆周期调控。

货币市场利率指标显示,DR001加权平均维持在1%上下,DR007加权平均维持在2.5%上下。

人民银行在公告中还表示,“适时适度实施逆周期调节,加强宏观政策协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通常银行间市场利率的下降会较快地传导至实体经济,包括房地产市场在内的实体经济将会获益。

从金融市场的反应来看,当投资者逐渐适应了政治事件带来的情绪波动之后,资产价格反弹也正在反映对这种逆周期调控。

此外,目前市场似乎对于除了中美贸易冲突之外的外部风险仍需要严加防范。7月1日,人民银行在另一则集体学习会议的公告当中提到,“要特别关注外部输入风险,防止外部冲击、市场波动传染,积极防范化解重点机构风险。”

虽然中美贸易冲突缓和,但是美国对于其他经济体的贸易战反而趋于激烈,美国不仅向越南和印度打出关税牌,而且对伊朗采取了新的制裁措施。更令市场感到意外的是,在G20之后日本经济产业省于7月1日突然宣布,日本将限制对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材料。在全球自由贸易前景越发不明朗的情况下,任何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保护措施都有可能收缩跨境贸易与投资获得,进而收缩离岸@美元市场的流动性,带来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稳定。

在地缘政治方面,塔利班在与美国谈判期间在阿富汗发动恐怖袭击。与此同时,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以及中东地区的不稳定,也有可能引起油价的上升,给全球需求弱复苏蒙上阴影,同时加重全球资金的避险情绪。

在金融市场方面,美股目前再创新高,但在美联储加息与降息预期并存的情况下,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引起市场的调整。

这些外部风险难以穷尽,并且也不一定就是人民银行在公告中所指的风险。但是,就中国金融市场而言,在经济触底尚未稳固、企业盈利仍未见底的情况下,货币流动性宽松也难以更进一步,进而对资产估值的提升作用也是有限的,因此投资者无疑需要防备市场波动。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大中201207-12 20:48

银行内的钱是充裕,但卡死了房地产,同时社会上别的行业需求没见到能代替。这就是新名词 房地产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