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是狐狸,阿里是刺猬

不吹不黑

文丨方浩

腾讯第二季度财报终于出来了,里面提到最多的一个词是“下降”,核心业务游戏营收下降、利润下降……当然,过去半年鹅厂下降最多的,是市值——已经蒸发超过1500亿美金,相当于3个小米或者3个京东。

今年年初,腾讯市值最高峰时,约为5800亿美金,全球排名第五。1500多亿美金去哪了?我觉得有以下几点原因:

1、大环境。一个是全球贸易战,资金大规模溜回美国;另一个是去杠杆,国内基金经理手里的钱不多了。别人遭殃,腾讯肯定也遭殃。

2、核心业务表现乏力。主要是指游戏喽。这又分两个原因:一是中国互联网红利见顶,新增流量越来越少;二是在流量市场转入存量争夺战的时候,腾讯的用户时长被别人抢走了,这个别人主要是今日头条系。

有个细节很有意思。最近很多媒体引用了来自QuestMobile的一个数据,说截止今年6月份,腾讯系独立APP总使用时长比去年同期减少6.6%;而今日头条系独立APP的总使用时长比去年同期增加6.2%。要知道,去年年底的时候,头条上一轮融资爆出的估值是300亿美金,而最近的估值据说达到700亿美金。前后涨了400亿,用这400亿除以6.6%,大体相当于腾讯市值的最高点(6000亿美金)。换句话说,头条估值的新增部分,主要拜腾讯所赐。这就是存量市场里的零和博弈。

3、十指连心。有一种说法,认为腾讯激进的投资战略导致一个结果,就是自营业务空心化。说白了就是好事都让别人干了,自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业务。但问题是,之前腾讯股价高的时候,也没见有人觉得腾讯业务空心化,腾讯做投资不是一年两年了,要跌早就该跌了。

所以,真正的原因还是腾讯投资的诸多公司同时遭遇大盘下滑,从京东到唯品会到58同城再到拼多多,没有一个不跌的。这些孙子辈公司的表现自然会传导给爸爸辈的腾讯,爸爸辈的腾讯又会传递给爷爷辈的Naspers。这家最早投资了腾讯的南非公司昨天创下2008年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理解Naspers为什么会跌,就能理解腾讯为什么会跌了。

都关注腾讯蒸发掉的1500亿美金,很少有人关注中国互联网的另一极:阿里巴巴。如果说腾讯是从年初最高点一步一步滑向深渊的话,阿里的下滑速度更快。两个月前,阿里市值一度接近5400亿美金的新高点,到今天,已经蒸发掉1000亿美金。

除了相同的大环境因素,阿里也遭遇了新贵的挑战,这就是拼多多。尽管已经跌破发行价,目前拼多多依然是接近200亿美金的市值。考虑到京东、唯品会等友商过去半年同样是跌跌不休,阿里蒸发掉的1000亿美金中,应该有200亿是被拼多多偷走的。

也就是说,今年以来A和T两家巨头合计蒸发掉的市值,总计约合2500亿美金。所以,单纯从大环境、竞争等因素分析,我觉得未必全面;如果再找一个原因,只能用“诡异”两个字加以解释,但这又属于玄学范畴,只能问杨超越了。

言归正传,还是聊聊腾讯和阿里吧。这半年讨论腾讯的文章很多,不知养活了多少自媒体,但把A、T放在一起比较的文章不多。去年我曾写过一篇《AT巨兽诞生记:掀桌、爆买、血洗赛道》,着重分析了一下中国互联网从三巨头到双巨头格局的演变过程。

但即使单独分析腾讯和阿里,会发现它们的进化逻辑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就拿投资来说,腾讯就是单纯投资,阿里则是投完拿下;而在投资风格迥异的背后,其实是公司文化和基因的根本差异,这种差异进而又导致了战略及其结果的巨大差异。

英国哲学家以赛亚·伯林曾根据哲学坐标体系的不同,把人类历史上的大V分为两类:像狐狸的一类和像刺猬的一类。比如,比如亚里士多德、普希金、巴尔扎克属于狐狸;柏拉图、黑格尔、尼采则属于刺猬。但无论属于哪一类,这种划分不涉及道德层面,仅仅是思维认知层面的不同,既不能说属于“狐狸”的一类人狡猾,也不能说属于“刺猬”的一类人温顺。

在伯林眼中,“狐狸”的思维、行动是离心而不是向心式的,它有许多目标,目标之间毫无关联甚至相互矛盾;而“刺猬”的所有考量、行动,必定都出自一个基本认知,这个认知又统摄每个目标,保证它们彼此之间力出一孔。

翻译成今天互联网的话术,意思很明确:“狐狸”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生存方式,“刺猬”是一种中心化的生存方式。有人可能会说,以今天A和T的体量,哪家不是中心化的平台乃至生态?

腾讯真不是。2010年3Q大战之前,腾讯的形象就是“全民公敌”:创业者做什么,它就抄什么,而不管被抄的产品、技术、模式与自己的核心业务有多大的强关联。从电商到搜索再到团购,都是铁证。3Q大战爆发前夕,腾讯已经在社交、游戏等领域拿下了江山,但依然不妨碍它去抢占一个又一个山头。流量在哪里,目标就在哪里。

从2011年开始,腾讯痛定思痛,走向全面开放,也掀起了继“4万亿”之后最大的民间投资热潮。到如今,腾讯几乎投资了中国90%的独角兽公司,还有9%被阿里收购了,剩下1%在风中飘。

那么,从“全民公敌”到“全民爸爸”,腾讯是否有其内在逻辑呢?“全民公敌”时期的腾讯,即使涉嫌抄袭,也讲究抄袭的艺术。Copy to China模式的诞生,其实跟腾讯没啥直接关系,主要是2005年Web2.0的兴起,让中国创业者第一次可以在资本的助力下大规模山寨美帝。

但腾讯的高明之处在于,它不直接抄硅谷,而是先让国内创业者当小白鼠,等火候差不多了,再用自己内部的子弟兵分头行动,最后胜者为王,微信就是这么跑出来的、米聊就是这么被干掉的。后来VC们疯狂All in赛道,其实都是腾讯的学徒而已。

据说腾讯内部同一赛道的竞争程度,要远远超过它们与外部小白鼠的激烈程度,因为在资源相同的条件下,比拼的都是真功夫。由此可见,腾讯每一个做出来的业务,都是经过千锤百炼。

后来进入“全民爸爸”阶段,腾讯的投资策略依然是重仓赛道、合并同类项。58与赶集、美团与点评、美丽说与蘑菇街、滴滴与快的……这些大合并的背后,都有腾讯的影子。每条赛道都是目标,每个目标都是半条命,但命与命之间关联不大。

直到小程序的出现,腾讯终于发现了“大一统”的可能性,希望借助微信生态把所有赛道、所有目标放到一个篮子里。某种程度上,这是腾讯历史上最接近中心化的一次机会。

问题是,王兴会把美团的命彻底交给微信吗?刘强东会吗?姚劲波会吗?如果将来这些平台的流量全部来自小程序+九宫格,那与被阿里全资收购有何区别?本质上,所有的互联网平台都是在努力让自己中心化的同时,抗拒被别人平台化。

过去8年,腾讯做投资的原则是,我出钱、你做事,给予创业者充分的自主权;但小程序的内在逻辑,则是希望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接管被投公司的自主权。显然,这是相互矛盾的两种战略逻辑。表面上看小程序是对腾讯投资战略的一次升级和补充,其实是否定。

阿里作为中心化战略的集大成者,20年来的进化逻辑一目了然:一个中心、N个基本点。当年把淘宝确立为“国策”之后,支付宝、淘宝商城、阿里妈妈、菜鸟等所有其他业务,都是围绕核心业务出发的。今天做新零售,也是一样的路数:拿下饿了么、联手星巴克等等都是从盒马出发。

腾讯当年是内部赛马,多个团队同时抢一条赛道;阿里是一旦确立一条明确的赛道,固定时间内这条赛道只有一个团队,不行就换人呗。两个马爸爸都是狠角色,但出手方式完全不一样。腾讯的2号人物是投行出身,阿里的2号、3号人物同样也是,但两家公司的投资风格大不相同。归根到底,这是创始人的性格差异所致。

阿里投资风格的一个结果,就是肥了自己、瘦了江湖。从在商言商的角度看,没什么不好,对股东负责是一家公司的天责。但从中国互联网的整体生态来看,犹如黑洞一般。如果说腾讯代表了一个松散的江湖,阿里更像一种严密的体制,每个被收购的对象最终都会被体制化。

当然也有例外,阿里投资头条的消息越来越被坐实了,只不过以张一鸣的性格,不大可能会像UC、饿了么那样被体制化。混个“事业编”还是可以接受的嘛。

那么问题来了:腾讯是狐狸,阿里是刺猬,头条是什么?当然是平头哥啊!

接招是由方浩及其小伙伴们一起创立的互联网商业新媒体。方浩拥有十年以上互联网创投媒体报道经验,先后供职于《创业家》、《创业邦》等多家媒体,并曾获得亚洲出版业协会「商业报道卓越奖」。接招专注于记录、梳理中国互联网江湖的真实商业逻辑。接招接招,见招拆招!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jiezhaonews1 

接招原创热文

《AT巨兽诞生记》

《朱啸虎VS王兴: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中国互联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老娘叫徐新》

《知春路:没有巨头,只有创业者》

《王兴式宿命》

《伟大的下半身》

《重新评价朱啸虎同志》

《张朝阳没有敌人》

《中国互联网的格局是1964年定的》

《马云没有马仔》

《早期投资已死》

《福建人的流量生意》

《人民想念周鸿祎》

雪球转发:5回复:11喜欢:16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逸修1 08-16 14:28

没有25%

川普教你炒股 08-16 14:27

25%怎么来的呢?

萧桐四十 08-16 14:27

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

Fruitalex 08-16 13:53

其实T和A之争并不是有什么仇也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对手,他们只是默契的维持了一个平衡(一家独大的下场两个马爸爸都懂)。

dealfun 08-16 12:04

搞不搞得清楚,取决于哪一个更能为主题服务。现在流行看空企鹅,这个是当下主题。我一直的看法,大部分分析文章,是命题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