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未来的向往

文章来源:秦朔朋友圈

作者:秦朔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建工厂。

这是8月初,我在内蒙古鄂尔多斯的蒙苏经济开发区看到的景象。

在远景科技集团的零碳产业园,一座东西走向、长五六百米的电池工厂已经投产。厂房由德国设计师设计,极简风格,成为茫茫旷野上的一道风景线。

零碳产业园区内,有不少我熟悉的名字,如隆基、华友钴业、上汽红岩。

未来几年,这里将形成一个绿电贯穿其间,驭风而上、逐光而行、零碳托举、氢装上阵,上下游一体化的绿色产业生态圈。

鄂尔多斯拥有中国1/6的煤炭储量和1/3的天然气储量,素以“羊煤土气”(羊绒、煤炭、稀土、天然气)闻名。今天,鄂尔多斯正在打造一个新标签,即“风光氢储车”的新能源

在鄂尔多斯,我对能源领域的中国道路有了更深认识。

这篇文章从能源切入,目的是举一反三,探讨在内外部的限定条件下,中国能否走出一条创造性的新路。

中国能源的先天条件

何谓能源?就是能产生能量的资源。

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要发展,就要有强大的能源。中国制造为世界而生产,一刻也离不开能源。

中国能源结构的先天条件,是富煤、贫油、少气。

尽管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不断下降,但2020年仍占56.7%。石油、天然气分别占19.1%和8.5%。非化石能源占15.7%。

中国是油气进口第一大国,2020年油和气的对外依存度分别为73%和43%。进口石油的80%要经过马六甲海峡。能源安全,并非可以高枕无忧。

能源不只是安全问题,也是经济与民生问题。

今年2月俄乌之战爆发,迅速引起多个地区的能源危机,通胀一触即发。2021年欧洲天然气基准现货价格为8.35美元/MMBtu(百万英热单位),截至2022年7月为34.87美元,同比上涨3倍多。

由于“用气荒”,一些一直追求“零碳排放”的欧洲国家又重启天然气开采。

受国际能源价格上涨影响,上半年中国能源价格上涨14.0%,占CPI总涨幅的接近6成。汽油、柴油、液化石油气价格分别上涨了26.7%、29.2%和23.9%,居民用煤、车用天然气分别上涨了7.6%和5.1%。

但由于中国的煤炭产能充足,且政府对榆林、鄂尔多斯等地煤价有限制,所以总体上,能源安全可控,且通胀压力也小于60%以上能源都靠油气的欧盟。

从去年部分地区的拉闸限电到今年的国际能源危机启示我们,能源安全事关经济社会大局。绿色转型是目标,也是一个过程。煤炭仍是重要能源支柱,且中国燃煤电厂平均每发1度电的耗煤量已低于大多数国家、地区的水平。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仍大有潜力可挖。

减碳很重要,脱煤不现实。

孙中山讲过一个故事,一个苦力每天在码头边拿着竹竿给人挑东西,有一天买了一张彩票,藏在竹竿里。突然发现中了头彩,心想再也不用干苦力了,一高兴把竹竿扔到江里。彩票也无法兑现,竹篮打水一场空。

减碳也如此。如不先立后破,而是先破后立,难免自乱阵脚,甚至自废武功。

工业化是中国发展的必由之路,制造业是我们的比较优势。这决定了高耗能产业在中国是一种长期存在,就像化工,其机理就是能量转换,必然能耗高。作为中国产业韧性的重要基座,化石能源在相当长时间内无法被替换。

有化石能源就有碳排放,就要承受一定污染,尽管程度已大大减轻。

迈向新能源

上节说了中国富煤、贫油、少气,能源发展也离不开煤。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中国一直在加快风电、光伏、水电等非化石能源的发展,并主动向国际社会提出了碳达峰、碳中和的“3060”目标,相当于自己给自己加了一道硬约束。

中国为什么要这么做?根本上,原因有二:

 一是 对地球的未来负责,对人类命运共同体负责。这是一个Planet security的问题,人类只有一个地球。

 二是 对国民负责,对后代负责,要让绿水青山满人间。

能不能说,西方工业化已有几百年,二氧化碳排了几百年,我们还在发展中(developing)阶段,所以要按自己的逻辑走,要捍卫自己的发展权。

可以。但问题在于,首先,高碳增长方式的首要和最大受害者,是自己的国民。为此中国提出了五大新发展理念,其中之一,就是绿色。

其次,如果不改变化石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在国际上也会遭遇约束,如绿色贸易、碳税等等。

拿新能源汽车电池来说,欧盟正在酝酿从2023年起征收碳关税,一个100度电的电池包,生产环节的碳排放约为5吨,按近期100欧元/吨的碳交易价,潜在的碳成本为500欧元左右;欧盟也已要求从2024年7月1日起,只有建立起碳足迹声明的电池才能投放欧盟市场;欧盟还要求到2026年,在欧盟地区交付的电池产品价值链的60%要在欧盟实现。这些数字或有变数,但方向很确定。

所谓碳足迹声明,就是要把生产电池中的能源消耗详细披露。

最近李书福也说,现在的电动汽车用的电,70%-80%还是煤炭发出来的,是不是清洁能源,大家有不同的看法。说的也是碳足迹问题。

怎么看待和应对外部的限制呢?

当然可以说,这是欧美国家针对中国企业设置的门槛,我们不跟他们玩了,自己练摊去。如果这样,结局只有一个,就是失去国际市场,以及知识、技术、设备、材料等方方面面与国际的联系。这样真能练出一流功夫吗?

国家不是这么看和这么干的。

国家的重大战略是,顺应可持续发展的全球趋势,加快发展非化石能源。

《“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提出,2025年可再生能源消费总量达到10亿吨标准煤左右,“十四五”期间可再生能源消费增量在一次能源消费增量中的占比超过50%,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量在全社会用电量增量中的占比超过50%,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量实现翻倍。

如果我们更多地使用可再生能源发出的绿电,驱动产业,就能做到发展和绿色两不误。用绿电生产出来的产品,也能突破国际市场的绿色壁垒。最有想象力的图景则是,利用成本低廉的绿电的发电波峰,用电解水制氢,再合成氨,用氨代替火电中的煤作为燃料,这个过程中没有碳排放,只要能把控制一氧化氮的技术解决好,就能在更大范围内实现绿色循环。

总之,高耗能衡量的只是能源消耗的多少,而不是能源的性质。高耗能本身不是恶,高耗能产业也不等于不先进、不环保的落后淘汰产业。

关键在于耗的是什么能。如果是非化石能源,就不存在碳排放问题。即使是化石能源,只要不断节能降耗,也是一种次优的选择或可行的选择。

从输出产品到输出产业

改革开放几十年,最初相当长时间,中国制造主要依靠国外技术,加工出口,向国际市场输出产品;

之后有了海尔、联想、TCL、美的、格力这样的自己的品牌,但在核心技术上,基本还是引进模仿、借鉴吸收,像华为这样在技术上实现国际领先的很少。

任正非敢说把技术卖给美国人,“出售完整的5G全套网络技术,包括软件源代码、硬件设计、生产制造技术、网规网优、测试等整体解决方案,甚至包括芯片设计”。中国真正具备这种向世界输出技术的能力的企业,即使到今天也不多。

而中国的新能源,有可能是第一次规模化地向世界输出一个产业。

简单看一些数字。

2021年全球风电整机制造商15强,中国有10家。(来源:全球风能理事会《全球风电供应侧报告》)

2021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榜TOP20强,中国有8家。(来源:CleanTechnica)

2022年全球光伏TOP20排行榜,中国有17家。(来源:365光伏、365储能等)

2022年上半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排行榜20强,中国有15家。(来源:韩国SNE Research)

在发展新能源产业的过程中,我们实现了智能电动汽车的弯道超车,建立了动力电池领域的王者实力,全链条打造了世界领先的光伏技术,风电整机制造从电力电子到叶片、齿轮箱一一突破,正向着高性能轴承发起最后的冲击。

新能源产业的快速发展,也让过去被称为“四大天坑”的生物、化学、环境、材料专业,现在变成热门行业。过去难觅舞台的“天坑”里的本硕博们,现在成了天之骄子。连互联网大厂也有不少人才向着新能源大厂投奔。

整个过程并不容易。以光伏为例,20多年几起几伏,既享受过2004年德国《可再生能源法》的福泽,也遭遇过2008年金融海啸后国际订单大减、中国90%光伏企业消失的噩梦,好不容易活下来,又被2012年美欧联手“反倾销、反补贴”打得鲜血直流。

2013年国家出台鼓励政策,加大对光伏产业补贴力度,同时打击骗补骗保,一批真正有创新能力、有恒心的企业成长起来,笑到了最后。他们早已不是“代加工厂”,而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极致成本效率的世界级领航者

我们当然还有短板,如IGBT(能源变换与传输的核心器件)和车规级智能芯片;有挑战,如大规模储能技术、高性能轴承、先进制程所需生产设备。像特斯拉、维斯塔斯这样的世界龙头,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也有很多。

但中国的超强投资、超大市场、丰富应用场景、彼此带动促进的配套体系,尤其是一批扎根实业、热爱创新、充满韧性的企业家群体和能够充分供给的工程技术人员的存在,让新能源产业的竞争力不断提升,并向全球外溢。

我们有比亚迪王传福、宁德时代曾毓群、隆基李振国、远景张雷这样的行业领军者,有TCL(收购中环)、三一(进入风机)这样的跨界变革者,有蔚小理这样的创新者,有先导智能华友钴业恩捷股份这样的细分冠军……,再加上中国在消费电子、机械制造、人工智能、应用服务等方面的基础,以及无比残酷、卷到不行的竞争环境,让变革永不停,创新永不停,提质增效永不停,也让这部浩大无比的绿色产业史诗,不仅在中国大地抒写,也在世界抒写。

如果说日本、德国在20世纪的世界工业舞台上开创了汽车新时代,中国的新能源产业有没有可能从现在起,用10到20年时间,让中国制造全链条升华,成就21世纪的世界绿色产业奇迹?!

中国有能力输出新能源产业力量,也必须走全球布局这条路,一个客观原因是,欧美对电池、电芯等产品的本地化生产有越来越高的要求。新能源产业本地建厂,在本地产生较大增加值,这是一个大趋势。

大逻辑的变化

当下经济,压力叠加,困难丛生,不少市场主体信心流离,形势不可谓不严峻。以我的见闻,“时不利兮骓不逝”的喟叹,“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分化,“不畏浮云遮望眼”的一路进取,是并存的。

改革开放的大方向并未改变,但经济发展的大逻辑正在改变,这就是从“地产+基建+间接融资”的资产负债表扩张逻辑,转向“科创+内需+直接融资”的生产性创新逻辑。

美国没有把中国的银行、房企纳入实体清单。他们盯着的,基本都和技术密集型产业有关。他们打压什么,就说明要发展什么;打压越厉害的地方,就是越要发力突破的地方。这在客观上也是帮中国的发改委更精确地把握产业政策导向。

事实上,中国的产业风向已经变了。

我请万得资讯做了过去10年(2011、2016、2021),A股上市公司归母净利润的行业数据,有几个方向性的变化:

金融行业的净利润占比,从2011年的50.48%,到2016年的56.55%,到2021年的46.39%;

房地产行业的净利润占比,从2011年的3.30%,到2016年的4.82%,到2021年的0.80%;

材料行业的净利润占比,从2011年的5.97%,到2016年的3.22%,到2021年的12.44%;

信息技术行业的净利润占比,从2011年的1.83%,到2016年的3.81%,到2021年的5.95%;

医疗保健行业的净利润占比,从2011年的1.83%,到2016年的3.08%,到2021年的3.96%;

日常消费行业的净利润占比,从2011年的2.58%到2021年的2.61%;

可选消费行业的净利润占比,从2011年的5.74%到2021年的3.96%。

大致趋势是,金融、房地产下,与生产性创新和技术强相关的行业升,消费稳。

当然还可以抱怨,为什么2021年123家金融行业上市公司的利润几乎和剩余4540家上市公司的总利润相当?

但脱虚向实的变化,毕竟开始了。

再从中小企业这个角度看,根据万得提供的数据,目前在上市公司中,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数量还不多(389家),利润占比还很低(全A归母利润5.07万亿,专精特新企业利润637亿),但利润增速很快,为30.23%,而全A为18.73%。(注:均为2021年数据)

另据工信部披露,2021年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营收增速、利润率和发明专利成果占有量,分别达到了规上工业中小企业的2.2倍、1.4倍和3.4倍。

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这都是可靠的方向。与其不断追行业风口,不如先看看在现有赛道上,自己是不是已经做到了专精特新。

今天中国新能源产业蔚为大观,估值扶摇直上,稍加观察就能看到领军者走的都是专业之道,创新之道。遥想当年,他们也曾备尝辛苦,不被外界看好。但他们专心,专注,专精,选择自己相信的、有效率的、能带给社会绿色价值的道路,相信这样的路有利于人类福祉的提升。是价值驱动而不是财富驱动,引领他们走到今天。

最近两三年,经常听到市场主体抱怨,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让做,有的做了也要停。说的很多都是事实,由此造成的“合成谬误”政府也在反思。不过,我也常常和企业家讨论,能不能换个角度看问题?如果限制多一些,是不是也有助于你心无旁骛做好一件事?看看倒下的那些企业,很多是不是因为过去限制太少,做的太多,扩张太厉害,短贷长投杠杆用的太尽?有限制、有敬畏的商业环境,不是不正常的商业环境。相反,缺乏限制、为所欲为的商业环境,才是不正常的。

当然,收缩与限制应建立在法治框架下,如此才能稳定市场主体预期。这也是我一直坚持和呼吁的。

唯理想与目标永不凋零

跳出新能源和专精特新,这篇文章的核心,其实是面对限定性、约束性,该如何选择的问题。

限定性有时表现为客观的先天条件,有时表现为外部的约束和限制。

从新能源产业看,无论哪一种限定性或进入门槛,都没有能阻挡住中国前进的步伐。中国没有走固步自封的老路,而是走了一条新路,一条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立场的应走之路,一条符合中国产业气质的道路——就是无论做什么,都能把它做成制造业,一个个环节去抠,把性价比做到极致。

我从中国的新能源产业发展中,再次看到了最为强大的中国力量——人的力量,人才的力量,企业家的力量。

在采访调研中,不断听到这样掷地有声的话语:

“我们会不会掉进中等收入陷阱?我认为不会。中国企业靠的是人力资源。靠的是精气神,外国厂商这一点就很难跟上。

“中国就是有一大群人,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肯吃苦。这股劲儿停不下,刹不住,一直往前滚。

“就算有泡沫,挤一下,把水分挤出来,看到问题,看到我们哪里还不行,不是挺好吗?但有一点我们不能变,就是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一定要往前走的决心和干劲不能变。韧性是我们的强项,我们不是那么轻易会被打败的,打来打去,我们就变强了。

“产业发展最终靠的是夯实基础能力。建立起产业能力后,持续向世界外溢,同时遵循合规要求,世界就能更好地理解我们。”

听着这些来自实践的感受,许巍的几句歌词跳到我耳边——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限定性不是一种宿命。人可以通过主动的努力,将限定性条件转化为开拓性机遇。就像鄂尔多斯“有时简直能把人吹跑”的风,现在变成了绿色的电。今天在胡焕庸线以西,也有机会打造一个个新能源产业高地。

关键是我们有没有像蓝莲花一样纯粹而执着的理想与目标。

唯有跳出对限定性的简单粗糙的理解与回应方式,才能在一个新的更大格局里,找到远大的目标与真正的使命。

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真正的目标是什么。有目标,才有未来。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