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立下宏大的愿望,不如着手微小的改变

文|斯蒂芬•杜内尔

编辑|彭韧

图片 | Unsplash.com

做决策是一种生活方式,它需要反复、慎重的练习,以及一定的认知紧张度。

编者按:每次新年伊始,都会有不少人许下彻底改变自己的宏愿,但是更为切实可行的,也许只是做出一些微小的边际改变,比如做决策的方式。在投资认知专家斯蒂芬·杜内尔看来,做决策是一种技能,而技能就可以被训练。

作为执掌过总额超过1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曾经实现高达20.3%的平均年化收益率的全球宏观对冲投资组合经理,杜内尔一直致力于将认知科学应用到投资之中,他的新书《投资的心智》就是一本教你如何在投资中训练和优化决策的书。

杜内尔认为,决策是一种生活方式,它需要反复、慎重的练习,也需要认知紧张度,他用网球明星德约科维奇的例子说明,哪怕只有微小的边际改善,也能带来巨大的结果改变。本文选编自本书第一部分《决策是一门技艺》。

生而为人,我们的任务就是做决定。无论我们身为投资经理还是运动员,无论我们是为人父母还是一名学生,决策都是我们要共同面对的亘古不变的主题。无论决策的内涵是什么、无论做出决策的人是谁、无论这个决策是关于哪个领域的,组成决策过程的基本要素都是相同的,而且决策所遵循的路径也是一致的。

做决策是一项技能。实际上,我认为这是我们人类所特有的一项技能,我认为它是一些更为公认的技能的底层支撑。只不过很少有人会从这个角度去看待决策。当我们看到一名网球运动员时,我们会认为他擅长挥拍或善于追踪球的轨迹。当我们看到一位政治家时,我们会认为她的专长在于谈判或营销。当我们想到某位成功的基金经理时,会将他的成就归功于他判断趋势的能力以及使他在巨大压力下能够保持坚定的意志力。

其实在现实中,保持意志坚定正是一种决策,而这种决策是一种可以被传授也可以被习得的技能。巧妙地挥拍并影响对手也是一种决策,同样可以被传授和习得,而且可以通过针对性的专门练习得以提升。

如果你能真正地理解这个概念,能够以决策的视角来理解万事万物,能够透过一个名为“决策过程”的镜头来观察世界,那么你就会意识到。无论在个人生活中还是职业生涯里。你必须拿出攻坚克难的那种专注力聚焦在决策上,只有这样才能无往不胜。

专业运动员即便不在赛场,也不可能中止决策过程。为了能有更好的表现,即便他们离训练场十万八千里,他们也必须做出正确的营养决策、训练决策、步法决策、休息决策、投入决策、教练决策,等等。想要成为世界顶级的网球明星,他们必须分析决策、优化决策、收集关于决策的数据,并慎重地处理这些数据。这是一项7×24小时不间断的工作。为了把最佳球员的头衔收入囊中并保持这份殊荣,运动员必须持续地进行决策。对外科医生和演员来说也是如此。当然了,投资人也不例外。

成为一名世界级的决策者可不是一件朝九晚五的事儿。它是一种生活方式,它需要练习,而且是反复、慎重的练习,它需要认知紧张度(Cognitive Strain)———我们将在本书中反复提及这个概念。这是一项颇具挑战的任务,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也免不了要做出牺牲。

6%的改善足以带来世界冠军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曾经独坐世界男子网坛第一把交椅长达数年。但他可不是天生的常胜将军。早在2004年他第一次打进职业比赛的时候,他的排名是第680位。事实上,在他职业比赛的头两年。他甚至都没有冲进过前100名。那时候,他平均每年只能收获25万美元的赛事奖金,而且总体上是输多赢少。

直到他职业赛季的第三年末尾,他才忽然一飞冲天。排名直接飙升至世界第三。接下来的四年,他一直稳稳占据着世界排名第三的位置。平均每年赢得500万美元的奖金。他的战绩更是令人咋舌,参赛胜率高达79%。

实际上,他世界第三的排名掩盖了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尽管德约科维奇的排名紧随瑞士的罗杰·费德勒和西班牙的拉菲尔·纳达尔之后,但是他的比赛与网坛顶尖球星的差距还是蛮大的。就比赛本身而言。他与排名第30的拉德克·斯泰潘内克拥有更多的共同点。这个事实是显而易见的,可能只是德约科维奇本人不这么认为。

每当赛事临近,评论员、写手、甚至粉丝们都会侃侃而谈。仿佛网坛只存在三种人:费德勒、纳达尔和其他所有人。德约科维奇一再被冷落,一再被伤害。对此他也完全不加掩饰,在新闻发布会和现场采访中,他总是对对手表现得傲慢又缺乏尊重。这种态度甚至扩展到所有与比赛相关的人。甚至包括粉丝们。他越是寻求尊重,尊重越是离他而去。每当德约科维奇输球后大发脾气,他能收获的无非是舆论对其性格、心态、成熟度的再次质疑。

四年后,情况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战胜了那些超级巨星拔得头筹,并且在之后的几年里稳坐头把交椅。他的年度赛事奖金达到此前的三倍,而且德约科维奇此时的胜率达到了惊人的90%。随着输球的减少,憋在他心里的那口闷气也消失了。德约科维奇现在成了粉丝和赞助商们的宠儿,不管怎么说,他很有可能作为网坛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星之一被载入史册。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的竞赛统计数据令人印象深刻。这些数据无数次地被人引用,也是基于这些数据我们认为德约科维奇未来有机会进入名人堂。有趣的是,这些数据并不直接受控于德约科维奇本人,因为统计数据不是他本人的“输入”而是由他输出的结果。如果他面临一场艰难的比赛,他不会跟教练说:“我要努力赢得更多比赛。”反过来,他的教练也不可能回应他说“你去努力赢得更多奖金吧。”

虽然我们无法控制结果。但我们做出的决定会影响到这种结果———相对于其他各种可能性而言———发生的概率。我们的决策做得越好,我们就越有可能达成我们所渴望的结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要持续不断地面对数以万计的决策,而且这些决策相互交织相互影响。所以说哪怕是对决策过程做出小小的改进。也能够对结果构成巨大的影响。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的职业生涯证明了边际调整的神奇力量。在网球比赛中。通常一分基本上只涉及一个决策。因此我们可以通过统计他的得分率来量化他的决策能力。我们也可以追踪随着他职业生涯的发展而不断精进的决策能力的演进路线,我们可以把他的得分率作为决策成功率的指标。

回到德约科维奇比赛胜率为49%的年代,那时候他的得分率也恰好是49%,而要想把比赛胜率提高到79%,他只需要将决策成功率提高到52%即可。继而想要攀登世界排名第一的顶峰、赢得年均1400万美元的奖金,他需要赢得90%的比赛。出人意料的是,他只需要将决策成功率提高到55%这个看似平庸的水平,就能实现这样的飞越。

当你读到德约科维奇在比赛中的进步以及他职业上的飞跃时,也许你会觉得这样的成长与努力训练有关,而跟决策似乎搭不上边儿。毕竟,网球是一项体育运动。你可能认为德约科维奇为了表现得更好会努力练习发球,他会提升挥拍速度并加些旋转进去,从而为对手接球制造更大的难度。也有人猜他可能进行了短跑训练来提升步速,这样在接应困难的来球时他能轻松跟上。他还有可能请了瑜伽教练来加强柔韧性,增强四肢的延展性,进而扩展他的触及范围,这样他才能扩大在球场上的防御面积。

以上这些都是提高网球比赛成绩的好方法,德约科维奇很可能进行了其中某些甚至是全部的训练。我们可能会认为这些改进都只是身体层面的行为而已,但是其实它们也是决策。他必须要决定他想要打网球,想要赢得更多比赛,降低对手破发的成功率,也尽量不要让对手能够发球直接得分或者穿越。

这些目标都是他想要努力解决的问题,这些目标在决策分析中都被称为“结果”。他需要定义“结果”。分析哪些因素会影响“结果”的达成。以及最终采取什么行动才能将达成“结果”的概率最大化,这其中的每个步骤都是决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以德约科维奇为例,如果他下定决心要让对手接不住自己的发球,那么他可能会增加挥拍速度和/或旋转。他之所以会选择这一系列行动。是因为他知道没规律的球或方向突变的球是很不好接的,特别是在几乎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

当我们思考如何提升战绩时,脑子里可能会蹦出类似的想法。这是非常符合逻辑的决策。如果你想改善“结果”。你必须得提高竞技水平。挥拍再快点、旋转再多点、跑得再快点、跳得再高点,似乎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不过,其实还有一个更简单、更有效而且更合理的方法。

与其立下巨变宏愿,不如微小边际改变

很多人会在新年伊始许下诺言,他们希望做出一些行为上的调整,让自己在新的一年更快乐、更高效、更富足,在众目睽睽之下立下宏愿,宣誓自己要在新的一年里要做出改变。

这个套路看似有种难以抗拒的魔力,但是它可能并不是一种好方法,原因有二:它既不如边际调整那么奏效(不可能像德约科维奇的例子那么成效显著),也没有边际调整的可操作性强。

加强锻炼是最常见的新年宏愿之一。我们可能在团圆饭的餐桌上边喝着酒(或者吃着饺子)边立下这个誓言。每周锻炼三次,每次30分钟,这个目标听起来没什么难的,无奈却很难达成。否则,它也不会位列最常见的“未达成的誓言”。

实际上,我们消磨时间的方式几乎是一成不变的,一年和一年之间的区别其实发生在“边际”之上,发生在一些对生活有着决定性意义的微妙时刻:某一年我们成功减肥了。我们买了新房子,发生了金融危机,或者我们的孩子开始了出门在外的求学生涯。

这些事件对我们来说很重大,但是它们存在于我们生活的“边际”之间,我们生活的主体还是日复一日的吃、喝、拉、撒、睡、工作、看电视。似乎这些事情构成了我们的基础生活节奏,而发生在“边缘”的。是一些我们不经常做的事情。我们需要给予这些事情足够的关注并为之付出努力,而这些事情会让我们感到不太舒服、对我们形成挑战。但与此同时它可能带给我们的收获远超生活主体带给我们的收益。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久坐族”平均每天只应该摄入约2300卡路里。原因很简单,久坐族平均每天消耗的热量大概只有2300卡路里,这些热量能保证最基本的活动,比如睡觉、吃饭、刷牙、看电视,等等。

与此同时,对于一般活跃的人来说。美国农业部建议每日摄入2700卡路里。没错。肥宅模式和活跃模式之间就只有400卡路里/天的差距。400卡路里是什么概念?大致相当于一大杯可口可乐的热量。

我想说的是,就我们摄入和消耗的热量而言,绝大部分热量是既定的、难以改变的,而体育锻炼和饮食控制对消耗和摄入热量所产生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从整体来看,这无非是对我们日常生活习惯的一点点调整而已,但是这一点点微小的变化能产生足以改变我们一生的影响:吃饭的时候少喝一杯酒,不吃大份薯条而是选择小份薯条,用全麦的意大利面替代精粮主食……这些看似微小的转变可以产生戏剧性的效果。不过它也能引发足够大的阻力来妨碍我们实施这种改变。因此尽管这些行动从长远上讲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好处。我们却仍然难以付诸实践。

这同样适用于我们的工作。无论你从事什么工作都逃不开这个规律,不过还是让我们以基金经理为例来聊聊吧。

基金经理的工作主要涉及三项基本内容:形成观点,决定如何表达它,以及何时表达。对于大多数基金经理来说,他们所做的大部分工作从本质上讲是相当程式化的:他们以同样的方式获取信息,使用相同的工具,投资相同的资产,使用相同的指标来判断时机,而且这些指标多年来都没变过。

为了形成观点他们积累了很多信息。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没有加入他们个人的想法,他们所能得出的结论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地理、公司、行业等预设因素。因此,与饮食和运动类似,工作中的调整和改进也通常是发生在边际上的。

几年前,当我在一家对冲基金负责投资流程时,我的职责之一是帮助那些拥有出色的卖方背景但是在买方方面乏善可陈的基金经理们取得良好的业绩一。我知道大家都期待我能带来彻底的改变,但是作为有着25年从业经验的过来人,我深知这些基金经理不会发生多大的改变,他们该是怎样还会是怎样。我要做的就是要像一个好的健身教练那样,去了解他们根深蒂固的习惯,然后建议他们做一些可能会带来戏剧性改善的微小行为调整。

在接下来的13个月中,我让这些基金经理做了一个看似微小的调整。具体说来就是迫使他们认真地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每当他们要做出决定,都必须要回答这个问题。别小瞧这个小小的变化,因为这个变化他们所有人都实现了目标。以较大的优势达成了职业生涯中的最佳买方业绩,而我们公司的业绩超出了基准指数2500个基准点。

我并没有改变基金经理收集信息的方式,没有让他们使用不同的工具。没有让他们投资不同的资产类别,没有让他们使用新的技术指标,也没有教他们收紧止损。我只是单纯地让他们对自己的行为加深了解,让他们能够努力意识到在自己的决策与信念之间存在不一致。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实际上。无论教练有多么专业,健身房有多么时髦,榨汁机有多么强力,绝大多数人甚至连最微小的改变都不能持之以恒。基金经理也不例外。那么问题来了。这究竟是为什么?

边缘是一个蕴含着巨大潜力的地方。但也恰恰是在这里你会受到挑战。这里让人觉得不舒服。甚至不自然。还可能令人筋疲力尽。如果一个地方没有让人觉得如此不爽,那就不是边际之所在,而是你的基础之所在。

让运动产生效果的原因在于阻力,没有阻力,你就没法变得更强壮或更健美。你必须得让你的心跳加速。让体内的乳酸充盈,氧气汹涌。俗话说得好:“不经历痛苦,怎能有收获。”

没错,这句话不仅适用于身体健康的维护,同样适用于心理健康的维护。你需要挑战自己的思维模式,通过阅读来激发神经元的活性,通过质疑自己的信念在大脑中建立新的联结,不只是关于金钱的信念需要被质疑。关于你应该获取什么样的信息,关于你应该如何利用时间,这些都需要重新思考。

雪球转发:4回复:1喜欢:2

全部评论

小李同学ok的02-23 19:19

决策力与执行力,相互成就,缺一不可。。健康的生活方式如此,投资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