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O:除了价值股,大部分资产未来七年真实回报为负

文|《巴伦周刊》撰稿人萨拉·麦克斯(Sarah Max)

编辑|彭韧

图片 | Unsplash.com

年年都说价值股要反弹,结果价值股与成长股差距越来越大。

多年以来,投资者一直听说,成长型股票估值过高,价值股即将反弹,但两者之间的估值差距却越来越大。

总部位于波士顿的资产管理公司 GMO 表示,去年是价值型股票相对于成长型股票表现最差的一年,美国市场的价值型股票在相对估值的第四百分位以下交易。

与此同时,大多数资产类别相对于基本面的价格都如此之高,以至于该公司预测,如果没有大幅调整,这些资产的未来真实回报将为负。GMO 表示,根据2020年年底的估值,美国大盘股的回报率在未来七年可能每年将落后通胀率6.6% ,而美国小盘股甚至可能会落后更多,年真实回报率预计为 -7.8%

价值股将会是一个亮点。发达市场的情况如此ーー GMO 预测未来7年价值股的平均实际回报率将为2.1% ,但新兴市场的价值股将表现更好。基于广泛的基本面因素,GMO将价值股定义为市场中最便宜的那一半。GMO 表示,在所有资产类别中,新兴市场中价值股能提供的上行空间最大。

“目前,投资于新兴市场价值股绝对是我们最好的想法”,GMO 资产配置团队成员凯瑟琳•勒格劳(Catherine LeGraw)表示:“我们目前所有的投资组合都显著重配新兴市场的价值股。”

为市场错配做准备

这已经不是 GMO 第一次对市场上那些最贵的股票发出警告了。这家由传奇投资者杰里米•格兰瑟姆(Jeremy Grantham)于1977年联合创立的公司,曾经正确地(尽管有些过早地)预警日本在1989年的股市崩盘、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崩溃,甚至是2008年和2009年金融危机的低点。

目前已经退休的投资组合经理格兰瑟姆仍在继续撰写市场评论,最近他用一些令人心酸的数据评估了今天的市场: “巴菲特指标”,或者说股市总市值占 GDP 的比率,现在正处于历史最高水平。2020年共有480宗IPO,包括248家特别目的收购公司(SPACS),而2020年的IPO则是406家。

与此同时,一些最受投资者喜爱的股票估值高得惊人。以特斯拉为例,格兰瑟姆写道: “作为 Model 3的拥有者,我个人最喜欢的一点是,特斯拉目前市值超过6000亿美元,相比通用汽车每年每销售1辆车带来9000美元的市值增值,特斯拉每年每销售1辆车带来的市值增值超过125万美元”。

再看看市场上最便宜的那一半则是冰火两重天。GMO 的资产配置主管本·因克(Ben Inker)指出,自2007年以来,超过100% 的价值股表现不佳是由于相对估值下降而造成的,他补充说: “如果价值股继续以目前的价差来交易,并继续经历过去14年相同的相对基本面表现,它将战胜市场。”

GMO 的观点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在2020年秋天它推出了 GMO 权益错配策略,即在全球范围内做多被低估的股票,做空被高估的股票。共同基金投资者可以通过 GMO Benchmark-Free Allocation 基金来获取这一主题,该基金将根据资产配置团队的7年预测,将20% 的资金根据错配策略来进行配置。

投资新兴市场价值股的好机会

虽然 GMO 对大多数主要资产类别的展望都发出负面信号,但该公司认为,新兴市场的价值型股票在未来7年内可能将实现5.6% 的正年均实际回报率。

作为一个整体,新兴市场股票多年来一直落后于发达市场股票,但最近已经开始迎头赶上。根据晨星公司的数据,截至1月29日,iShares MSCI 新兴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iShares MSCI Emerging Market ETF)的涨幅超过了28% 。

然而,这些收益中的大部分是由少数几家成长型公司推动的,比如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等等。GMO所定义的价值股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勒格劳表示: “新兴市场内部价值型股票和成长型股票的估值差距达到了历史最大水平。”她进一步解释,新兴市场价值股的范围很广,既有常规公司(如能源和银行) ,也有一些令人意外的公司(如台湾地区的信息科技公司)。

诚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成长型公司的基本面往往会超过价值型公司的基本面,但当市场中最便宜和最昂贵的两部分之间的价差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时,这表明某些事情出了问题,相对估值最终将回归到平均水平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1年2月2日报道“Future Returns: The Value Gap Is Too Big to Ignore”。(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3

全部评论

oldyubj02-09 16:39

GMO 的资产配置主管本·因克(Ben Inker)指出,自2007年以来,超过100% 的价值股表现不佳是由于相对估值下降而造成的,他补充说: “如果价值股继续以目前的价差来交易,并继续经历过去14年相同的相对基本面表现,它将战胜市场。”
GMO 的观点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在2020年秋天它推出了 GMO 权益错配策略,即在全球范围内做多被低估的股票,做空被高估的股票。共同基金投资者可以通过 GMO Benchmark-Free Allocation 基金来获取这一主题,该基金将根据资产配置团队的7年预测,将20% 的资金根据错配策略来进行配置
这不是再说大A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