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空出尽未必是利好,市场过度悲观才适合买入(少数派投资)

本周末,沃森生物的事件炸开了锅,机构投资人在电话会议中怒斥:“能不能换沃森的董事长和管理层?!你们不相信因果报应吗?!”,周一开盘后,沃森生物在近期已经腰斩的基础上继续下挫20%,跌停收盘。

周一当日全天成交额近100亿,换手率达18%,在雪球等财经论坛上大家纷纷表示投资就应该远离这样对中小股东不负责任的公司,我们虽然不能对公司战略做出改变,至少可以用脚投票。

事件起因

上海润泽成立于2003年,主要从事新型重组疫苗的开发,于2013年完成与沃森生物整合,成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

上海泽润二价HPV疫苗于4月完成了Ⅲ期临床研究,申请新药生产的药品注册申请于6月获得受理。此外,上海泽润九价HPV疫苗也已启动临床试验。泽润是沃森现在高估值的主要支撑,HPV疫苗是沃森未来2-3年之后能继续增长的重要来源。

而在上周五,沃森生物发布公告以11.4亿元的低价转让上海泽润32.60%股权,同时放弃增资的优先认可权,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持有上海泽润28.5%的股权(之前67.8%),上海泽润将不再是其控股子公司。

正确的投资方式:

事前排雷,而不是在事后拉入黑名单

此次贱卖资产事件给投资人带来了巨大损失,很多投资人也表示会将沃森生物拉入黑名单,此类公司永远不能再碰。

事实上,早在2013年,沃森生物耗资3亿收购山东实杰和宁波普诺两家疫苗销售公司,但这两家公司在2012年9月份的股权价值仅800万。更离谱的是,这两家高溢价收购的公司在2016年山东疫苗事件爆发后被吊销营业执照。此外,公司还有多笔不合理的收购和贱卖行为。

而公司于2013年/2015年收购的抗体药公司嘉和生物,产品刚有眉目就在2018年被卖出。

那么当2013年收购的上海润泽的产品也开始有眉目的时候,我们是否有较强理由怀疑上市公司很可能再度低价出售公司股权呢?

很遗憾,大多数的投资人选择了再次相信美好的故事,在事前相信高估值的故事,在此番风险暴露时用脚投票,将沃森生物拉入黑名单,按照这样的投资方式,很可能割肉离开了沃森生物,又踩进下一个雷。

而我们认为,公司质地尤其是诚信度是投资中重要的考量标准,事前作好排除。

在此基础上去研究大多数投资人的误区,则为我们进一步提供了安全边际,所以尽管我们会错过一些高估值的成长故事,但对投资理念的坚持是我们在过去这些年持续取得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

利空出尽不构成买入的充分条件

沃森生物暴雷后,本周一全天换手率高达18%,成交金额近百亿,有不少个人投资人认为股价腰斩之后的这则公告利空出尽是很好的买入机会。

但以史为鉴:

贵州茅台2013年的大跌为投资人提供了非常好的低价买入机会,但PPP龙头公司2017年的下跌时至今日还在继续下探。

所以说风险暴露尽管可以为我们提供低价买入的机会,但必须要注意的是当前价格是否反映了大多数人的过于悲观的预期。

只有当价格过度反应悲观预期时才构成买入理由,而这需要我们深入的研究而不是简单的根据“利空出尽即利好”来买入。

沃森生物此番贱卖其重要的估值支撑业务,如果实际执行公告内容,当前的股价调整程度显然未达到足以反映大多数人过于悲观的预期的程度。

再举一个类似的例子,在2015年同样是有管理层风险的某区域龙头房地产公司,联合知名游资假借投资新能源的噱头拉抬股价高位减持,被监管处罚,实控人的董事长被开除职务。

但其股价过度反映了市场的负面情绪,且由于对管理层的偏见导致机构投资者在较长的时间内对该区域龙头公司关注不足,对其管理团队的调整以及基本面的变化认知不足,股价大幅低于其实际价值。

自2016年底部区域最高涨幅达到275%,而同期申万房地产一级行业为负收益。

所以,从股票投资的角度,风险暴露给我们提供了低价买入的机会,但并不构成我们买入的充分条件,只有当公司质地有好转而股价仍过度反应悲观预期时才构成合理的买入理由,而不能简单的根据利空出尽即利好粗暴抄底。

往期文章回顾:

对于“预测”的理解,大多数人都是错的

我在日本学习的感受:中国的保险业还有极大发展空间

内循环和出口贸易,2020年的意外之喜

什么时候可以相信专家的直觉?

A股医药板块大跌,是不是“错杀”?

美股70年启示:在危机中存活,才能享受市场长期的回报

别让这场盛宴,成为最后的晚餐

2020年12月9日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