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70年启示:在危机中存活,才能享受市场长期的回报

 最近看了国信策略团队出的一本书《美股70年》,讲述了1948年到2018年这70年美股的历史表现。相对于只有30年历史的A股而言,美股有200年的历史,经历过更多不同的周期变化,对我们做A股投资也有很多借鉴意义。篇幅有限,讲几个小点。

 危机不断上演

 很多人觉得这几年市场不太平,有股灾熔断,有中美贸易战,有新冠疫情等等。但是如果会看美股这1948-2018年这70年的历史,会发现危机在不断上演。

 1948年到1957年美国面临着二战后的经济衰退。1948年“柏林危机”和“马歇尔计划”的推出宣告“冷战”的开始。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再次把美国拖回战争状态。尽管如此,美国军工,石油,汽车等重工业周期股却快速发展。股指不断上涨,在1954年超越了1929年股灾前的高点。

 1958年到1968年虽然是美国的“黄金年代”,但是由于美国在越南战争以及构建“伟大社会”的蓝图上透支了极大的贸易赤字,这让美元的价值不断被国际社会质疑,遭受多次的 “信任危机”。市场抛美元抢黄金,同样给美股带来多次的下挫。但是消费和科技公司开始崭露头角,甚至第一次出现了科技股的“泡沫”。道琼斯工业指数在1966年第一次摸到了1000点。(不久前道指刚达到了30,000点历史新高)

 1969年到1981是美国的“滞涨时代”,1971年美国终止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失去信任。1973年和1979年出现两次石油危机,带来美国经济衰退,失业率上升,通胀上升,利率上行的现象,这些都成为压制股市的因素。不过美国的石油企业却在这个阶段飞速发展。另外在1970-1972年,美股也出现了著名的“漂亮50行情”,少数优质股价格不断上涨到泡沫化,最后以大跌收场。

 1982年到1987年,里根经济学给美股带来了“改革牛”。1985年《广场协议》带来美元强势,1986年国际石油价格大跌,这些都驱动美股上涨。但是在这期间仍然有1982年的“拉美债务危机”,和1987年10月著名的“黑色星期一”暴跌。

 1988年到1994年,美股经历了第三次石油危机,海湾战争爆发,欧洲货币危机,日本经济泡沫破裂等一系列外部因素的影响。不过同时也出现了房地产,金融,和生物科技行业的一轮景气周期。

 1995年到2000年是美国高增长,低通胀,政策宽松,新经济繁荣的美好时段。1996年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给出了“非理性繁荣”的警告。不过真正的危机发生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这期间还发生了东南亚金融危机。

 2000年之后还发生了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安然财务造假”事件,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及2008年的“次贷危机”。这次危机之全球央行都进入了宽松模式,带来了股市的繁荣。

 以上讲的仅仅只是一些著名的事件,这期间经济周期自身的波动也带来了股市无数的涨跌变化。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过去70年美股也是总在“见证历史”,但是各种各样的危机都没有阻止股指屡创新高。

 


 投资“国运”

 对于A股投资者而言,虽然未来是难以预测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对股价有巨大影响的“危机”和“事件”一定会发生。

 投资者应该思考的是在长期投资过程中,如何在这些危机到来时可以生存下去,从而去获得股市带来的长期回报。

 每次只要讨论美股,必定会有读者质疑美股的经验是否可以用来指导A股市场。确实在那么多发达国家当中,美国的股市比较强势,这离不开特殊的时代背景。

 回看历史,如果没有二战,或者美国不是二战的战胜国,美国的军工,钢铁,铁路,石油等周期行业不会有那么迅速的发展。

 战后的重建,也给美国带来了强劲的经济增长动力,并且在其它国家还在调养生息之时,快速地占据了世界经济舞台的话语权,美元的强势也是自此开始。

 特殊的战争到和平的过度环境,也为美国带来了婴儿潮。大量的年轻劳动力带来了对消费,房地产和科技类等新事物的追求,这又进一步刺激了美国经济的发展。

 如果简单总结,就是美国“国运”比较旺。

 反思当下的市场环境,中国的产品,企业,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越来越有话语权。疫情对各国经济和管理来说都是一次“大考”,相信大家有目共睹的是中国的政府和企业在疫情期间的快速反应和复苏。在民粹主义,种族主义,逆全球化观念盛行的国际环境中,中国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也让世界看到和平发展的希望。

 当各种危机出现,中国的政府和企业没有被打败,反而还在变得更强大。

 这是这个时代下中国“国运”的体现。

 在这样的国家和市场中投资,最重要的不是聪明才智,不是拼搏奋斗,而是长远的眼光和定力。要找到最适合你的方式,去穿越牛熊,穿越风格周期,获取中国“国运”带给你的长期收益。

雪球转发:3回复:2喜欢:4

全部评论

均值回复2020-12-02 11:55

铁打的指数,流水的公司

均值回复2020-12-02 11:55

中间淘汰了大量的阶段性明星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