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天,全球4大顶级PE 投资巨亏超700亿元

文章丨陶辉东

来源丨投中网

图片 | 田泽望

值得注意的是,在估值下降的另一面,这些PE巨头们实际上正处在历史上资金最为雄厚的时期。

近日,美国上市的主要PE机构黑石、凯雷、KKR等陆续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财报。从财报数据来看,这些全世界规模最大的PE们,已陷入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亏损。

由于投资损失高达36.8亿美元,KKR在2020年一季度净亏42.6亿美元,创下了KKR自2009年上市以来最差的单季度业绩。要知道2019年全年KKR的净利润不过46亿美元。

黑石情况略好,一季度亏损26亿美元,这是自2011年以来黑石的首次亏损。在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黑石也不过亏损了11.6亿美元。

此外,阿波罗全球资管、凯雷等美国上市PE,也录得了金额庞大的亏损,总收入、净利润、投资收益等各项指标没有一个是正数。其中,四大PE投资收益合计亏损109.9亿美元(超700亿人民币)。

美国四大上市PE一季报数据,单位:亿美元

疫情影响显现:投资组合减值 部分公司破产

新冠大流行导致的全球经济停滞破坏力在逐渐显现。财报显示,在一季度,KKR将其私募股权投资组合的账面价值减计了12%;因为重仓能源行业,黑石集团损失更大,减计幅度达到21.6%;阿波罗全球资管的减计幅度为21.6%;凯雷的减计幅度最小,但也有8%。

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苏世民在分析师电话会上直言:“这场危机导致一些资产类别出现了从没有过的估值下降,波动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因为危机的严重性,美国PE行业此前已经集体向美国国会喊话,要求为它们的投资组合公司提供财务援助。与此同时,因为削减旗下医疗公司的开支,美国几大PE也在遭受政客的猛烈抨击。多位美国参议员公开致信黑石、KKR等四家PE,批评它们在这一非常时期削减医生的薪水。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非新冠医疗需求的锐减,黑石投资的TeamHealth、KKR投资的EnvisionHealthcare等医疗公司蒙受了巨大的收入损失。据估算,新冠疫情爆发后,非冠状病毒患者的就诊次数减少了近一半。因此这些医疗公司不得不大幅下调部分医生的薪水。相关报道称,EnvisionHealthcare将部分医生的薪水下调了50%。

另外,PE投资的高杠杆也加重了问题的严重性。例如Envision Healthcare目前背负着近18亿美元的债务,面临着巨大的付息压力,正在寻求以债务置换的方式度过危机。

医疗行业只是冰山一角,在全球范围内,PE们的投资组合估值遭到严重破坏,有一批公司因为无法承受债务杠杆已宣告破产。

2020年4月14日,黑石集团控股企业新西兰汉堡王母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新西兰汉堡王拥有83家门店,2011年黑石集团收购它花费了1.08亿纽币(约合4.63亿人民币)。由于疫情导致门店关闭,现金流断裂,而黑石的选择是任其破产,不做任何救助。

印度《经济时报》5月11日报道称,KKR、黑石、华平、ApaxPartners、TPG、布鲁克菲尔德、凯雷、贝恩资本、Hines和Multiples等顶级PE基金,最近在密集寻找独立机构,对它们在印度的投资组合进行减值测试。

当然,任何危机都会过去。苏世民在财报会上加油打气道,黑石的经验表明,尽管资产价值可能会暂时降低,但强大的资产最终会恢复。苏世民表示:“我们公司在35年的历史中经历了许多困难时期,包括全球金融危机,但我们每次都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

手有余粮 可投资金处于历史高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估值下降的另一面,这些PE巨头们实际上正处在历史上资金最为雄厚的时期。虽然中国的一级市场自2018年之后陷入严重的募资难,但美元市场过去两年的募资规模处于历史高位,PE巨头们纷纷募集mega-fund,即超级大基金。数据上看,投资收益为负也没有妨碍2020年一季度的募资,过去几个月中PE巨头们的募资依然强劲。

2020年1季度募资额,单位:亿美元

以黑石为例,2019年募集了其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只私募股权旗舰基金,规模达260亿美元。黑石的总AUM在2019年也历史性的突破了5000亿美元大关。2020年一季度黑石集团又募了273亿美元,总AUM进一步提升至5380亿美元。管理规模的大幅增长,让黑石集团2020年一季度的管理费收入达到9.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6%。

强劲的募资,让黑石截至一季度末的可投资资金(Dry Powder)也升至了历史最高水平,为1515亿美元。

因此毫不奇怪,尽管一季度成绩惨淡,各PE机构的高管们还是在财报会上大谈抄底,就像巴菲特之前说的:“不要白白浪费一次危机”。

苏世民表示:“黑石是以强大的实力进入这场危机的……我们处于独特的位置,可以在历史错位的时候代表客户进行投资。”

KKR联席总裁兼联合首席运营官Scott Nuttal则称,上一次危机对KKR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这次危机KKR已准备好大干一场。他表示,在2008年KKR的资产管理规模仅为450亿美元,现在是2070亿美元,“我们现在有能力抓住世界任何地方的投资机会”。

抄底时机未到?

尽管纷纷表示要抄底,具体到私募股权领域,数据却显示出另一番图景,这些PE巨头似乎把目光瞄向了别的地方。

财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阿波罗全球资管在私募股权领域的可投资金余额达到292亿美元,占总可投资金规模的71%。但一季度,阿波罗全球资管在私募股权领域仅投资了17亿美元,占同期总投资的34%。

也就是说,相比于其他板块,阿波罗资管在私募股权板块的投资速度明显落后,留在账上的资金则不断增加。

黑石的数据也显示出同样的情况。黑石截至一季度末1515亿美元的可投资金中,759亿美元属于私募股权业务板块。同时,一季度黑石总投资是148亿美元,在私募股权板块只投资了55亿美元。与私募股权领域相比,黑石在不动产领域的出手要多的多,仅在中国就完成了多笔交易,包括引起轰动的谈判收购SOHO中国。

原因何在?从一季度的投资收益来看,虽然几乎所有资产类别都出现了减值,但私募股权是减值幅度最大的。

阿波罗全球资管的数据显示,其信贷资产的减值幅度要明显小于私募股权资产,公司信贷和结构性信贷分别贬值了8.1%和14.8%。

黑石的数据也显示,不动产、私募股权、对冲基金、信贷与保险四大板块中,私募股权资产的贬值幅度也是一骑绝尘。

黑石各大类资产的减值幅度

私募股权资产受危机冲击最严重,并且短期内还看不到拐点,或许可以解释各大PE为何会放缓投资。

凯雷投资集团联合首席执行官Kewsong Lee在财报会上分析道:“由于IPO被推迟,并购活动低迷,私募股权投资的退出被搁置。投资者将退后一步,评估疫情对企业前景和估值的实际影响。在不确定性减弱之前,交易活动会变少。”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旷怡投资05-14 16:02

"KKR、黑石、华平、ApaxPartners、TPG、布鲁克菲尔德、凯雷、贝恩资本、Hines和Multiples等顶级PE基金,最近在密集寻找独立机构,对它们在印度的投资组合进行减值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