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雪球转发:0回复:38喜欢:4

如果 Tiktok 真的被禁了,我感觉这个事态可能会这么发展。先是 Tiktok 像当年的滴滴那样,死撑,禁了 App Market 我就靠保有量。然后把应用做到不需要更新。当然这样就会慢慢没落,安卓那边还可以让用户通过其他渠道自己安装,苹果那边就没办法了。

然后大陆这边会反制,其实我觉得可以对付苹果,苹果这种消费公司,只是吸血,把中国做市场,远不如芯片比如美光公司重要。AMD 美光至少还能帮中国培养人才。苹果教不了中国什么。美国看 Tiktok 也是一样,只是吸血,还不如 Shein。Shein 至少可以帮助降通胀。

Tiktok 然后就开始诉讼,告政府违宪。也有可能间接支持 Up 主去告。告赢的可能微乎其微,因为这个是立法部门的决定,不是行政部门的决定。在美国,立法权利大于行政,国会权利大于总统。然后最高法院就设在国会山旁边,他们是一伙的。白宫很远,是另一个集团。Tiktok 绝对不会卖给美国公司的。等美国财团们知道买不了,说不定会软化。但我觉得软化的可能性小于 50%。川普现在在竞选,所以说不想禁 Tiktok,因为 Meta 系的软件都是偏左派。一旦川普当选,他会支持 X,而不会复活 Tiktok。当然,为了连任,川普也有可能暗地支持 Tiktok。

此次事件,$Meta(META)$$谷歌A(GOOGL)$ 是最大的受益者。Youtube Short 其实做得不错。Meta 系的产品我没怎么用过。但是 Meta 的人很厉害,当年 Twitter 被收购时,做 Thread 感觉就拿了 Twitter 很多流量。我觉得 Musk 在 Twitter/X 这个公司上干不过 Meta,别说 Super App 了,份额还可能下降。

全部讨论

tiktok 60% 是国际资本,其实也就是泛美国资本。
员工持股的 20% 里面,也有 7000 美国人。
这些股东不是吃素的,
也有军火商大股东。
tiktok 美国市场很重要,少了美国市场,估计至少少了五千亿美元市值。
动这些资本的奶酪,

最终会不了了之

04-23 07:18

动了犹太人舆论控制的制高点,百分百会被禁。歪让其发展下去,犹太资本的蝇营狗苟都会被爆出来。

04-22 20:45

pdd,阿里会不会间接收益

苹果:我碍着你们谁了,动不动搞我!

04-23 00:45

张一鸣都是新加坡人 都别操心了

05-13 19:12

民主党的媒体资源太多,反观共和党,只有福克斯,推特两家,一个TiKT0就抵得上推特和福克斯。如果TiKT0K帮助川建国,这个就助力很大,

04-23 09:59

可以找哪个犹太人公司搞一下,如金融行业的。找罪行很容易,如腐败,比比皆是

04-22 22:12

怎么能确定tiktok不会卖?

05-15 05:00

开始了, Tiktok Up 主开始状告 美国政府 违宪。见附图。但是,不会赢的,没有可能。因为媒体不允许外国势力介入,在美国也是有先例的。美国的三大国家电视网,是不可能被外国控股的,而且不允许合并。现在时代变了,社交媒体的影响力远超电视网。所以这种管制是可以平移的。
这里面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变数,就是大选是在 Tiktok 强制出售期限之前。我感觉拜登要为 议员们 自己的利益 背锅了。虽然谁赢谁输还没办法预测,但是这一定是拜登的减分项。

05-04 19:26

因为持有 $谷歌C(GOOG)$,今天又继续研究为什么 google 就没有遭遇 Tiktok 的待遇。我觉得 Youtube 在全球的存在感和盈利能力是大于 Netflix 的。一开始我想的是税法与军力,后来查了一下,觉得关系不大。
最终的想法,我觉得就是因为美国对大多数国家都是顺差。比如美国是印度的最大顺差贸易伙伴,所以印度不敢得罪美国,并不是因为军事上的美国爹,而是贸易上的美国爹。为了就业与出口,大多数国家和印度一样,不想得罪这个顺差国。毕竟美国进口的大多数是无差异化的产品,但是出口的是有差异化的科技。如果其他国家有的选的话,肯定只想买芯片,而不想买 Youtube 广告。但是没办法,要买就得一起买,否则启动 301调查。
类似的,中国对大多数国家都是顺差,所以中国的文化产品和互联网平台产品就经常会被抵制。
最近还在思考另一个问题,美联储私下里认为自己的职责是什么。我觉得维持通胀水平只是表面目标。实际上只要失业率不是太低,工资涨过通胀就行了,国内的政治任务就完成了,2% 只是个说法,起威慑作用的。没有威慑的话,预言就会自证。
通胀伴随着工资增长也不是坏事,虽然百姓其实还是亏了。我觉得 CPI 的统计方式有问题,CPI 统计的是基本生活消费价格,而不是资产价格。工资能赶上 CPI 甚至超过 CPI,吃饭能吃得起,甚至能来点可选消费;但不见得能赶上资产上涨,买房越来越难了。美国现在就是这个情况,房价上涨太厉害了,那些在 2020年赶末班车拿低利率上杠杆买房的,都是本金百分之几百的收益率了。美联储不打算为买不起房的民众担责。
然后,美联储还有对外的任务,就是维护美元信誉,不能在经济一片火热的时候放水。美元信誉是美国能维持逆差的原因,也是美国互联网企业统御全球的原因。因为逆差国有权去顺差国卖数字产品。
作为与谷歌的比较,我还顺便看了看 $Meta(META)$ (市值 1.15万亿. +. )的财报。它无非就是两个业务,一个是各种 Messenger,即全球版微信;另一个是 Instagram。VR 根本不可能赚钱,比 Musk 的 Robotaxi 还科幻。UI 的进化是让人越来越舒服,比如语音控制就省了点触屏幕。而 VR 让人带着负重越来越难受。很多人把 AI热 比作当年的 VR热,这根本就是离大谱,AI 的潜在市场是 VR市场的 1000 倍都说少了。
Meta 近年来 Instagram 的营收占比越来越高,这说明 Messenger 类产品(网络效应强、用户不会转平台)不好做广告,内容分发(网络效应相对弱、用户可能转平台)好做广告。内容分发就是 Youtube 的强项,而且 Youtube 分发的是内容,是内容的最终形态,即长短视频。类似的,这也是为什么头条的收入比微信高。
Youtube Music 我最近试了一下,感觉也非常好,可以在视频与音频之间切换,也有Youtube视频上翻唱的歌曲,而且推荐水平也还行,都有点动心想要订阅 Youtube Premium 了。Youtube TV (8M subscribers) 是最大的流媒体电视渠道,超越 Hulu TV (4.6M subscribers)。单一个 Youtube 的价值我觉得就超过 5000亿 了。虽然我们也可以担忧搜索广告业务越来越不值钱,但我自己是没有一天不用 Google搜索的,平均每天搜索数百上千次。不过很奇怪的是,不论 Youtube 还是 Google,我一般都不点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