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村里这对“白云黑土”,在坝上苦练瑜伽3年,做直播火遍全国

在国家级贫困村练瑜伽的老年人,很土酷,很real。

天下网商记者 丁洁

这或许是中国无数小乡村中反差感最强的一个。

玉狗梁,河北省张北县下的国家级贫困村,全村现有人口不足120人,却隐藏着三分之一技艺精湛的“瑜伽大师”。

吃饭、睡觉、干农活、练瑜伽,村民的生活单调却破次元。

晚上7点半,许富和武启连接上手机,开始直播。这对夫妻正在合力完成一个瑜伽中的高难度动作:双人虎式。

许富作为墩子在下方支撑,武启连架在他身上,两人朝着同一方向延展肢体。

上千位用户在直播间沸腾起来,时不时有粉丝隔空投射来一个“么么哒”,点亮了乡村的寂静夜空。

老人咧开嘴大笑,今年76岁的他们,因为这些新物种的光临而变得生气勃勃。

玉狗梁这是闹甚呢?

“啥是瑜伽?”

许富与武启连异口同声地问号脸望着卢文震书记,后者是村里扶贫工作组的负责人,2016年来到玉狗梁村。

许富今年76岁,他读过小学,但从未离开过小乡村。他戴着一顶迷彩陆军鸭舌帽,因为在风日里长着,皮肤被晒得黝黑。

卢书记坐在炕上,跟他俩解释啥是瑜伽。他打开国家体育总局推广的《健身瑜伽体位标准》,给许、武两夫妻看图,图上的小人盘坐着,手捏着智慧手印,看得这对老人直冒冷汗。

“这不会是啥邪教吧?”许富瞪大眼睛,认真地问道。

玉狗梁村位于河北省西北部,内蒙古高原南缘的坝上地区,气候寒冷干燥,当地的经济作物主要围绕莜麦、亚麻、土豆、藜麦为主,由于雨水稀少,作物一年一熟,土地收成仅限温饱。许富家60亩地,一年到头靠作物的收益仅三四千元。

村里的年轻人几乎都在外打工,全村目前仅剩120位留守老人。

该如何脱贫?卢文震在村里反复走访后发现,老人久坐炕都爱盘腿,灵光一现,他发现盘腿和瑜伽的“莲花座”很相似,不如就先带领村民练瑜伽,先健康脱贫吧。

3月初春,寒风还正刺骨,但村里的健身广场上一片“热气腾腾”。

音响播放着高分贝的音乐,打破了小村庄往日的寂静。几十位农民盘腿莲花坐,跟在卢书记身后练瑜伽。

在这一个还不流行智能手机的国家级贫困村里,花花绿绿的瑜伽垫成为了破次元的新物种。

高瘦的许富出现在人群里。他笨拙地重复着动作,因为干农活烙下病根,他的手臂无法向后延伸,每次一动弹,骨骼都会发出“嘎嘣脆”的声音。

可奇迹般的是,天天在小广场“报到”的许富,不到三个月手臂就能自如地向后延伸,旧疾因为瑜伽被医好?他不敢相信。

排在队伍最前排的是村里的妇女主任靳秀英。起初,她也不知道啥是瑜伽,“以为是干活就能赚钱,后来才知道是锻炼身体,大家一开始都不愿意练。”

为了响应卢书记的号召,她组织起了村里的农户,想“糊弄”书记十天半个月,没想到执着的卢书记天天领着大家练习。

卢书记的认真,村民都看在眼里,为了不让书记失望,村民们会偷偷吞下一颗止疼片,用来缓解因肌肉拉伸后的酸疼。

日复一日的瑜伽练习,让村民的身体发生了质变,许富的驼背也治好了,现在能站如一棵松。

农村瑜伽108式

农村的生活重复且单调。

早晨5点半,第一束阳光就落在了许富家的院子里。紧跟着,院子里的公鸡开始打鸣,一头有小儿麻痹症的羊和家里的长毛犬从棚里钻出来散步。

许富麻利地穿好外衣出门赶羊、干农活,午间回来吃口饼子稍作休息,一天的生活也就如此。

但现在,他的日程表里要多插入一个项目:练瑜伽。

赶完羊回来,他跟老伴把瑜伽垫铺在炕上,开始扭胳膊、扭腿,直到身体轻微出汗才停下来稍作休息。

许富与武启连练习的都是卢文震进行改良后的“农村瑜伽”。为了让村民快速记忆瑜伽繁杂的体式,卢文震将农活融入进了这农村瑜伽的108式中。

例如拉风箱式,先扎一个马步,提起手与胳肢窝呈90°,进行手臂的前后拉伸,不仅能拉伸筋骨,还能增强下盘的稳定性。

又例如割地式,该动作能让人迅速回想起在田野间忙碌,弯腰甩臂,深深地拉长脊柱和后背。

还有动物爬行式、搓衣服式、扫院子式……

慢慢地,玉狗梁就出现了一大波“武林高手”。虽“入行”比老伴晚三个月,但武启连却比许富柔韧,聊着天就能随地给人劈个一字马,看得人目瞪口呆。

不拘泥于简单的体式,这些老年人开始练习变体动作。《健身瑜伽体位标准》对来说就像是《射雕英雄传》中的《九阴真经》,似乎将里面的招式参透,就能成为称霸武林。

武启连不识字,她就对着书里的图照样画葫芦。她用了一周时间练成了全莲花盘、肩倒立、头倒立等高难度动作,每天将胯再压下一点点,手再撑起一点点,突然在某一天,她可以头朝地、脚向天停留近一分钟。

武启连现场练习高难度瑜伽动作

瑜伽变成了老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许富从田地里干完农活回到家又疲又累,他会在家门口铺上瑜伽垫,贴着墙角,来一个头倒立。

“累了就倒立,就不疲(惫)了。”

武启连能完成超过1分钟的平板支撑,超过10秒的双手支撑全莲花坐,这些招式即便在健身房锻炼超过半年的年轻人也未必能比得赢。

傍晚的村里小广场,变成了老人们“华山论剑”的地方。原先,老人总爱在这里唠些家常,而现在,大家会在这里比上一招半式,用妇女主任靳秀英的话说,大家都变了。

去年8月3日,玉狗梁迎来了首届“石油杯”农民瑜伽运动会,参赛选手年龄最大的有82岁。许富拿了瑜伽全能70岁以上男子组的第一名,得了一台电饭锅,武启连则拿了女子组的第六名,老两口很激动,把奖状好好地收藏起来。

这个贫困村的瑜伽故事一下子吸引了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印度的《星期天卫报》《印度斯坦时报》也竞相报道了玉狗梁的故事。

《中国日报》报道

2016年8月,卢文震开了微信公众号“有一个地方叫玉狗梁”,三年时间里,他写了135篇文章,记录着瑜伽第一村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他还为村里写了首村歌,叫《有一个地方》。

啥是直播?

曾经,玉狗梁是一个连百度百科都搜寻不到丁点信息的偏远乡村,如今,因为瑜伽,小村子也有了更多外乡人的身影。

玉狗梁隶属张北县,在张北县西门口有往返村里的大巴,一天只有一班,每天下午2点发车,错过便不再拥有。

大巴车司机姓张,是位乐呵呵的中年人,但凡听到不是本地口音的人说要去玉狗梁,他就笑着说:“瑜伽村儿!”

一趟车收费15元,晃悠1个小时15分钟就能到村所在的两面井乡。在这里,有几位小巴车司机,专门运送人们回不同的村里。

两面井乡的换乘点,小卖部、五金店、小餐馆围绕在周围,在政府单位边上,还有一家农村淘宝的驿站,这里是乡里最热闹的经济中心。

今年,许彪从张北县回到玉狗梁。

30岁的许彪是许富的孙子,在西安读了大学,学的是信息网络专业,是村里鲜有的大学生,返乡前他在县里跟人合作在电商卖货。

作为村里唯一一个返乡的年轻人,他有自己的抱负:“直播这么火,我们又是瑜伽村,我想回乡里看看能不能做点事。”

许彪想将自己奶奶打造成一位网红,通过拍段子、做直播,以点带面,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下,带动整个村子脱贫。

他在老家装好WiFi,又买来简单的直播设备:三脚架,并在快手上注册了账号,名为玉狗梁瑜伽老太。

上传到第五个短视频后,账号突然爆火。当时许彪拍摄了奶奶最拿手的双手支撑式,观看量破了16万,网友清一色的留言、赞美、惊叹,还有不少人想来拜师。不到一年,粉丝破了16万。

有了一定关注量后,许彪决定试水直播。当他将直播手机架在许富和武启连面前时,老两口又懵了,啥是直播?

许富问孙子,直播是一间房还是一个大会堂?许彪告诉爷爷奶奶,手机上有一间房,里面几百人都能看到咱。

没想到直播当天,老两口竟然害羞起来,尤其武启连紧张到心慌,动作也做不稳了,喘气特别快。许富就在一旁将网友的鼓励一并传达给奶奶,大约直播了10次,武启连能在直播间咧开嘴笑了。

直播时,武启连通常会做一些基础体式,方便场外的瑜伽小白跟着学,不少铁杆粉丝会给这位奶奶在直播间送上一个“么么哒”、一个“告白气球”。

不久前,许彪上线了一套售价19元的瑜伽课程,玩起了“知识付费”,目前有600多人购买,他把这些购买者拉在群里,作为售后的日常指导。

除了许彪,靳秀英也带着一群老太太每晚6点准时直播,她还同时带货销售三件商品:瑜伽垫、牛肉干和藜麦。

靳秀英(前一红衣服)带着一群老太太每晚6点准时直播

原本想返乡大展拳脚,许彪希望可以借用互联网的窗口获得更多的打赏金,销售出更多的商品,改变贫困村的现状,但事与愿违,连接上互联网后并没有让村里获得太多本质性的改变。

村民的观念加之在电商运营上不够精专也似乎能预见玉狗梁无法迈出更大的一步。

“如果直播效果不好,我可能还会去北京继续打工,还是要赚钱。”许彪有些无奈。

图片来源:中国扶贫在线、瑜伽的事、有一个地方叫玉狗梁、澎湃视频

雪球转发:4回复:7喜欢:12

全部评论

潜着09-19 17:28

快手号多少?

群众不明白的真相09-19 15:31

这个和城里人炒股一样,都是深井冰

神鹰7hx09-19 07:40

瑜伽能治驼背?

季风36509-18 20:42

这个扶贫干部好样的

总是我不对09-18 19:54

神奇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