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出口制造业的风

【随想】出口制造业的风

A.近期,美股连续大幅下跌,百货零售巨头沃尔玛一季度业绩同比下降25%,股价跌幅12%,排名第二的塔吉特业绩同比下降50%,市值跌去了1/4,折扣百货零售巨头罗斯百货的股价也下跌22%,均创下1987年10月19日“黑色星期一”(程序化交易股灾)以来的单日跌幅记录;

B.这些零售巨头代表美国的实体经济,其股价下跌则是美国经济繁荣终结的前奏,全球风险偏好降低,泛滥的美元从世界各地回流美国,去年翻番的越南股市崩了,A股也不可避免的受到这种悲观情绪的冲击,尤其是外资持股比例较高的消费股,与过去几年外资持续买入时形成“镜像”;

C.但我们也要看到,中国的经济周期走在美国的前头,我们的大A股早就躺在地上被反复摩擦,中概股也被杀跌得没脾气了,因此当美股释放风险时,大A股连续几天走出“独立日”行情;这说明,面对美股大跌带来的悲观情绪,低估值、低预期的大A股,其心情已经是波澜不惊了;

D.美国经济其实没有股市表现出来的那么差,至少比2001年科网泡沫破灭、2008年次贷危机时要好得多,居民部门的资产负债表也挺健康的,楼市也没崩,但沃尔玛塔吉特罗斯百货的单日股价跌幅却超越了那时,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美国通胀太高了,引发激烈的“杀估值”;

E.一般而言,企业是欢迎温和通胀的,尤其是那些有品牌溢价或者渠道垄断的巨头们,可以对上压价、对下提价来转嫁成本压力,扩阔毛利率,享受经济繁荣的红利;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通胀越来越高,定价权就会从这些偏下游的品牌和零售巨头离开,转向中游制造和上游原料业;

F.因为布局100家百货店是很容易的,6-12个月就能开出来,提升中游制造产能则需1-3年,产能释放后还有爬坡期,而上游原料从勘探到采掘的新产能建造,起码3-5年,海运物流集装箱船的建造也需时漫长;人工方面,下游增加服务业人手显然比中上游培养熟练技工要容易得多;

G.决定企业估值的是无风险利率和风险溢价两个因素,在温和通胀期,两者通常相互对冲,通胀上升会拉升无风险利率,但经济向好又压低了风险溢价;但在高通胀之下,下游企业的定价权和利润向中上游转移,以下游消费服务业为主体的美股,其风险溢价跟随无风险利率同步上升;

H.于是,经历了“十三年七倍”大牛市的美股被狠狠的杀估值,并且随着沃尔玛等龙头企业公布下滑的业绩,美股很快会全面进入杀业绩阶段,这将对全球资本市场带来巨大冲击;在这个阶段,A股也不会好受,虽然已经躺在地上,波澜不惊了,但要主动起身也很难,那就先躺平着吧;

I.在这段躺平日子里,A股将从“政策底”过渡到“市场底”,管理层在此前说了很多,但做的很少,一来是高通胀抑制,二来疫情防控限制;现在,美国经济开始降温,通胀拐点隐现,各地也在尝试常态化核酸检测模式,疫情大概率受控,可以预见未来半年里,管理层将“做的比说得多”;

J.当我们从宏观的M2和社融数据、微观的企业订单和预收款等数据中看到变化后,才能从“倒后镜”确认“市场底”已经出现,市场就会形成合力;而目前,则是资金在进行一些短期投机交易,比如促销费政策大概率会不断落地,旅游、酒店、航空、白酒、零售等消费板块有反弹空间;

K.但中长期我并不看好中下游消费板块,我认为资金会趁反弹提供的窗口机会调整仓位,转向中上游的出口制造业和资源能源行业;美国股市下跌,或多或少会打压中国出口制造业板块的预期,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布局机会,市场担心美股下跌会冲击中国出口业的需求,我不担心;

L.目前美国经济依然非常景气,居民部门经过十年去杠杆,叠加疫情期间获得大量现金补助,中产们无法进行服务业消费,储蓄被动增加,资产负债水平处于相对低位,股市下跌虽然造成一定程度的财富缩水效应,但这部分财富都是不带杠杆的现金,美国居民的加杠杆能力依然强劲;

M.至于沃尔玛等零售巨头的业绩下滑,并非需求端出问题,而是运营端;一方面,原油价格高企大大抬高了运输成本,另一方面,全球供应链混乱大大降低了资产周转率,它们的经营特征是低毛利高周转,但供应和物流的不畅,使得好卖的货物没库存,卖不掉的货物却堆积如山;

N.因此,我们不太需要为中国的出口制造业担忧,美国的需求依然杠杠的,而且定价权已经逐渐向中游制造业转移,经过去年的不断提价,叠加海运、原料、汇率、关税等不利因素的消化和逆转,目前中国出口制造业已经隐隐的出现向好趋势,各种信号越来越多,风口似乎正在形成;

O.中国出口制造业也在享受着“通缩红利”:中国经济处于景气下行期,需求不振,加上中国政府的强力调控,大部分原料和能源的价格都跟海外价格倒挂,中国企业在运营成本端比海外对手更有竞争力;虽然成本高涨对大家都不好,但对中国出口业的冲击,远小于对海外同行的冲击;

P.与此同时,不景气的内需市场叠加高涨的原材料成本以及限电等因素,也使得那些只有中国内需市场的中小企业被“卷死”了,在去年大量出清,而有外需市场呵护的出口企业则获得了更大的扩展空间;总体而言,中国出口业的成本下降和竞争力提升,将有效弥补需求端的小幅萎缩;

Q.最后,我还要补充需求端的一个分析,基于徐小庆的观点:疫情期间美联储大量印钞,但与过往美国发生危机时“热钱”涌向世界不同,这一次欧洲和新兴市场国家受到疫情的冲击更严重,所以“热钱”大多留在了美国境内,尤其是股市和楼市里,造成了与过往不同的全球泡沫模式;

R.美联储加息缩表,部分“热钱”被收了回去,但也有不少转向海外;伴随全球疫情消退,欧洲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复苏和繁荣将尾随美国而至,吸引“热钱”流入,形成对美国经济的接力,这就好比楼市里,美国是最早复苏的一线城市,欧洲和新兴市场则是跟随复苏的二三线城市;

S.虽然作为“一线城市”的美国开始降温,但从全球视野来看,整体“楼市”却是在升温的,中国出口制造业一边享受着国内经济下行的通缩红利,一边享受全球需求提升的通胀红利;一旦A股越过“市场底”,机构资金从消费股的反弹窗口中腾出仓位后,出口制造业的风也许就会刮起……

雪球转发:0回复:12喜欢:2

全部评论

ytm02022-07-02 07:22

图片评论

liverping2022-07-01 15:45

神仙打架,再看看

ytm02022-07-01 12:32

沃尔玛说家具类的需求在下降而家得宝说没有,。。

liverping2022-06-30 21:35

是的,尤其是中产,疫情期间发了很多钱,而又没有服务型消费的渠道

ytm02022-06-30 14:17

请教下居民部门的负债还比较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