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大心凡夫: 综合金融中的综合销售协同,并不是综合金融企业的专利。一家传统银行就能干这个事情。比如花旗吧旅行者拆分以后,和 Lagg Mason签订了为期十年的代销协议.花旗拆分保险,并不意味着它不能再卖保险了,相反他的综合销售更强了。银行就像是沃尔玛一样,是一个销售渠道。经营好销售渠道,什么都能往上卖,天生的综合模式。正如我们不会吧沃尔玛叫做综合零售商这种奇怪的名字一样。零售银行的天职就是综合销售,不会因为他没有其他金融子公司,他就不综合了.零售就是零售,零售的意思就是综合销售。综合销售并不是综合金融企业的专利。


并购多个金融分支的综合金融模式的直接原因并不是为了综合销售,而是为了规避高周期风险。现代金融越来越专业化。专业化的结果就是市场越来越细分。美国金融市场会细分到什么地步?以零售银行来说,招行这样信用卡为特色的银行在中国投资者眼里已经够专业化了,但是美国还有更专业化的发卡公司,比如运通.Visa只发卡其他什么都不做.甚至这还不够,还有为医生,公务员等特定人群发卡的公司。这种专业化的结果就是,市场越来越细分,而目标客户越来越单一和同质化,细分市场的周期性越来越强.一个专业为公务员发卡的公司,如果碰上政府削减财政,那么业绩几乎就完蛋了。为了规避这种行业的强周期风险,于是一些大的专业性公司开始并购。其一开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西方不亮东方亮。利用不同的行业周期之间的交错性,平滑整个公司的经营周期.这是综合金融的发端.


这些大公司并购了一段时间以后,出现了很多消化不良的问题。金融是一种高杠杆运行的业务,放出杠杆,意味着风险,要cover风险,必须投入资本.而不同的金融子行业,对资本的要求是不同的,甚至在不同周期也是不同的。这就导致并购以后旗下子公司之间对资金的争夺。比如银行,保险.这两个行业对资本要求完全不同,银行1块钱资本可以支撑10块钱负债,保险只能支撑5块钱.保险的资本需求远高于银行。同时,商业周期也正好交错。当银行运行良好的时候,很可能保险处于低谷.我银行子公司蒸蒸日上,正好需要子弹,开疆拓土的时候.你保险要大规模资本计提偿付能力。我银行就给你拖死了.在子公司之间,到底如何分配资本,就是综合金融企业并购之后所直接面临的问题.这个问题直接导致花旗之类的公司,使用Risk Capital Allocation Model的东西来评估业务。就是看对于一个业务,每投入一个单位的Risk Capital,会产生多少利润,风险资本回报越多的子公司,会被优先照顾.而风险资本过低的公司,就选择出售.


出售业务,必然要卖出好价钱,很多交易后来都获得不错的溢价。结果这些大公司发现,可以利用这个机制进行套利。他们可以利用综合金融的估值优势,然后在熊市底部向市场融资收购业绩不良但是基本面良好的公司.然后用自己的信用和资本优势,帮助这些公司剥离坏账,输血,从新包装,等市场转好时,出售套利.最后这些综合金融公司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并购基金.每次融资相当于发行一个基金产品.整个基金的回报,则取决于并购重组后套利利润.


综合金融企业这种发展路径,最后让这些公司的CEO管理层从原来的企业经营者角色,转变为基金经理的角色。他们主要的精力是忙着用风险资本的回报率来度量、考核和梳理他这些业务组合了,而对于旗下分子公司的销售协同来说对于他们已经是处于相当次要的地位.因为没有一个业务是必须会保留的,今天的兄弟公司,明天就分道扬镳了.


商业这个东西,并没有一成不变的模式.都是生意人不断试错综合以后的结果.不能看到一个模式就生搬硬套,一定是要看到这个模式背后的驱动利益和大的经济背景。什么样的东西是综合金融?什么样的综合金融企业是可以成功的?不是一个公司的管理层吹出来的,而是需要有大的经济背景支撑的。没有金刚钻别拦瓷器活,概莫如是了.


雪球转发:12回复:22喜欢:14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