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淡:今天,我无比的坚信,绿城将会成为少年万科,最终进入头部逐鹿,鹿死谁手尚未定论。//@人淡若菊:回复@人淡若菊:回忆往事,不堪回首。

只追忆,不对未来进行预判。

我们可能持有文中标的,请勿以此为买卖依据。


今天中煤能源出业绩预告,煤炭行业大v扎堆的是中国神华,和陕西煤业。没有人愿意花功夫去深挖,去搞出一个究竟,去分析行业,分析企业所带来的变化。很显然神华和陕西煤业已经非常优秀,是三好学生,但是煤炭行业的其他三好学生是否会有人发现。

联想到一年多前的紫金矿业。一年多钱对紫金矿业我也写了大量的帖子。当时行业最红的是洛阳钼业

继续向前,很多行业,很多低调的,被市场曲解的企业,利润不断创出新高。甚至超越同行,但是依旧被市场曲解。


回想一下,我曾经重点跟踪的两家地产,其中有一家是绿城中国


地产行业分析起来太难了,难在结算滞后,进表出表,利息资本化,粉饰报表,资产重固。所以能分析好地产的人不多。包括雪球当前的几个地产当红大v。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他们的能力很强,认知很广,如果研究其他行业都是一把好手,但是未必能研究地产。地产的报表就是一张纸,掌门人可以随手画,有多少人能够看清楚。


记得19年中的时候,我开始关注绿城。后来直接发了一个置顶贴,设了四个假设。推断绿城自建的销售额,我曾经希望4个我能对3个,但是太难。

两年前的那时候,绿城自建是向30名靠的,当时雪球大v最推崇的是融信中国。花旗把融信的目标价格弄的非常高。融信和绿城比,当时融信是高大上,增长快,利润高,销售额大。而绿城是一个小矮子 。那时候说绿城2020年自建要冲刺前10是要被人耻笑的。

才两年不到,现在融信的销售规模变成什么样了?发展如何?

我曾经讲融创的时候,很多现在的地产大v是搬着板凳听说讲课的,我讲过战略很重要。有一些企业,战略都出了很大的问题,每前进一步可能就是倒退。

雪球上,有一些企业百分之80的销售额都是招拍挂获取的,但是大v解读的时候不抓住主要矛盾,抓住销售额百分之20的沟地来谈,主业,主要矛盾,百分之80的流量都出问题了,一句话主要业务如果出现问题,副业顶不住的。


因此,才有地产行业今天的这个结局。



今天,我无比的坚信,绿城将会成为少年万科,最终进入头部逐鹿,鹿死谁手尚未定论。


谁都有几把刷子。房地产企业,很多人情愿坐在办公室里点点财报,也不情愿去楼盘调研一下。


2020年绿城拿地地,很多人都很质疑。

我随便列举一下绿城在苏北的布局,拿下来宿迁宿豫区的王炸,玉雨云庐,楼面1500,第一批接近2万的售价已经卖光。
拿下盐城城北70多万方的地,楼面2000,有媒体报道附近蓝城洋房超2万。
拿下盐城城中项目,盐城房价上涨了。
合作了徐州一块地。

去年苏南没什么机会,江苏的机会全部在苏北,绿城抓了一把。

去年浙江浙南和浙中的机会绿城也狠狠的抓了一把。

去年,绿城在北京的楼盘,颐和金府,奥海明月,明月听蘭整体卖的不错。被说的保利绿城和锦诚园其实网签加预订的金额估计也8亿左右了,可以参考北京建委网站。和锦诚园价格定高了,去化差一些,同一批地新城的熙红门才网签订购20多套也没看到人喷。北京去年城南大兴附近项目整体去化都不如城北,城西。
去年,上海新湖两项目都开了一批。


很多事情,交给时间,一些无畏的口水毫无意义。


曾经,某一个地产,是雪球大v集体看好,并且其中部分以看衰绿城来证明自己的投资眼光。我和地产大v集体pk了一次。

事实证明,投资之路很痛苦,未来无法预测。

然而,我对绿城的判断我却越来越有信心。

信心源于,多年房地产投资经验,源于更刻苦。

真感慨,投资房地产真难,这个行业不是茅台二锅头一看可以分辨好坏的行业。

目前,雪球上几个肯钻研的技术帝,技术流很多都扎堆绿城,因为他们董,他们更专业,他们不装b说自己说行业内人士,他们只事很刻苦,但愿天道酬勤。
房地产企业,a,b,c,d选择题让我选谁好谁坏,我还是有信心选出来的。

我对我的预测抱有信心。绿城,是我这些年看到的现阶段最优秀的地产企业,没有之一。或许它之前不是,但是现在是。没一个阶段都会优各种各样的优秀的企业崛起,但是没有哪个有绿城这样确定操盘,融资优势,同时矢志不渝的加强成本控制。我只代表我自己的判断。我自己始终相信绿城会进入头部,或许会很快。
说多了也没用,绿城的技术流太多。雪球上绿城的资产比较透明。所以我也不想多说。一切给时间验证。

我对绿城的判断一直会置顶,无论是被打脸,还是得到验证。我都深深的记得,当年说绿城,连帮融信提鞋都不配。

祝各位投资者投资顺利,也祝绿城管理层和员工携手共进,见证绿城辉煌的明天。
$绿城中国(03900)$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
引用:
$绿城中国(03900)$ $中煤能源(SH601898)$ $中国神华(SH601088)$ 2021年,疫情继续在全球蔓延,虽然阶段性得到控制,但并没根本得到控制。 全球生产力水平受到挑战,但是全球主要货币体采取了量化宽松的策略。货币超发可能是史上最大的,我们可能正在经历全球有史以来空前的量化宽松,货币超发导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