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代新-狐尾松资产: 2005 年 5 月 6 日,巴菲特与堪萨斯大学学生问答记录。


学生问:1999 年,您在接受《商业周刊》采访时说:“资金量小是一种得天独厚的优势。要是我手里只有 100 万,每年差不多能赚 50%。不是差不多,是肯定能,我敢保证。” 有两个问题请教:第一,今天您还会这么说吗?第二,从您的回答来看,您会投资小盘股,与管理大资金相比,您的投资方法还会有什么别的不一样的地方?
巴菲特回答:没错,我今天也还会这么说。其实,我们现在也有一些小规模的投资,收益率就是这个水平。20 世纪 50 年代是我收益率最高的十年,当时我资金规模小,收益率在 50% 以上。今天,给我小资金,我还是能做到这个收益率。或许在今天的环境里赚这么多钱反而更容易,因为现在获取信息也更容易。
你得挖地三尺,才能把那些小规模的异常找出来。你得找那些被抛弃 、被冷落、被严重忽略的公司。你可能会找到一些根本没有任何问题的区域性公司。例如,我当年找到的一家是西部保险证券,它股价是 3 美元,净利润却是每股 20 美元!当时我想把它的股票全买了。这样的公司,没人会告诉你,你就得自己去找。
再举几个例子:杰纳西谷燃气,市盈率 2 倍的公共事业公司;政府雇员保险公司 (GEICO);新贝德福德联合街铁路,股价 30 美元,账上躺着的现金就有每股 100 美元;2002 年的高收益债券。这些赚钱的机会,没人会告诉你,你就得自己去找。
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今天,小资金仍然可以赚到高收益。例如,如果我是小资金,我何必一只接一只的买不同的高收益债券。伯克希尔的资金规模太大,没办法,那些吸引力不太大的也得买。要是资金量小,我完全可以把所有资金都投到最赚钱的品种上,狠狠地赚一把。

今天,我对商业和投资了解得更多了,但是 50 年代以后,我的收益率就一直在下降。资金规模拖了业绩的后腿。以伯克希尔这么大的规模,如果我们做的是基金,全世界我们能投的股票不会超过 200 只。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
引用:
2019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在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举行,大会上有人问巴菲特:我叫 John Dorso,来自纽约。巴菲特先生,您说过,您管理 100 万美元的投资组合,每年可以获得50%的收益率。管理 100 万美元,您会采取什么投资策略?是捡烟蒂吗?以特别低廉的价格买入质地一般的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