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又违约!看不懂洛娃的债,北京望京这家百亿网红民企怎么啦?


北京各大商超门店,黄色桶装的洛娃84消毒液安静地躺在货架上,尽管官宣天天喊“抗击疫情复工复产,洛娃在行动!”,可很多人不晓得,真正需要纾困解难的,是望京CBD区这家百亿网红民企。

 

8月3日,“18洛娃科技MTN001”未按期付息,又构成违约了。

 

短短21个月数只境内外债券违约,洛娃怎么啦?


位于北京望京CBD的洛娃大厦


8月3日,上清所公告,未收到“18洛娃科技MTN001”付息资金。

 

这次债券违约,离上次违约仅隔一年又1个多月时间。2019年6月24日,上清所公告称,未收到“16洛娃科技MTN001”付息兑付资金。

 

时针拨回到一年多以前的2018年12月6日,17洛娃科技CP001”出现实质性违约,并导致“18洛娃科技MTN001”及美元债交叉违约,洛娃集团的资金问题,首次暴露于公众视野。自2018年12月首次债券违约以来,洛娃集团已有5只境内外债券接连违约,总规模约合人民币29.41亿元。

 

目前,洛娃处于破产重整阶段,总负债超过百亿元,短短21个月内境内外债券违约事件频出,更让外界质疑的是这家网红民企的财务真实性。难怪有人会说:看得到的是洛娃皂液,看不清的是洛娃的债。


洛娃集团董事长胡克勤(右1)


望京,是北京第二CBD,汇聚众多知名大企业,藏身于望京利泽中二路洛娃大厦这家百亿网红民企——洛娃集团,即是其中之一。

 

二年来,随着洛娃集团债务危机持续蔓延,也陷入破产重整的境地。

 

洛娃集团成立于1995年,现已发展成为集日化、食品、旅游地产三大产业于一体的大型多元化企业集团。多年以来,洛娃施行“双娃”战略,集团旗下除洛娃日化之外,另一个主要业务板块是食品产业“双娃乳业”,形成了奶粉、豆粉、面粉三大食品产业链。

 

旅游地产板块方面,有洛娃大厦、金潮玉玛国际酒店、金潮玉玛丫髻山森林酒店等项目。

 

“买买买”并购,是不少民企多元化扩张的路径之一。比如洛娃集团旗下从事个人护理和家居清洁的美国PANROSA(攀柔莎),是投资收购来的。另外,在日化产业布局上,集团旗下有位于南通市如东经济开发区的洛娃日化(江苏),以及北京洛娃日化二大生产基地。

 

总体来看,洛娃集团主要还是专注于实体发展,但为什么会陷入严重的资金问题呢?债券违约后,评级机构纷纷下调了洛娃集团以及相关债券的信用评级,毫无疑义,这又加重限制了这家民企的对外融资能力。

 

不少媒体注意到,洛娃集团还有一只金额10亿元的存续债券“15洛娃01”,票面利率5.8%,将于今年12月底到期,届时是否会如期如数偿还,仍充满太多未知数。


北京洛娃日化


2019年4月,洛娃集团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北京朝阳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5月13日破产重整申请获受理。

 

顺带提及,洛娃旗下的洛娃科技、洛娃日化、洛娃乳业也出现“组团”破产重整,且均已被受理。

 

不过,此前洛娃集团财报数据的真实性,却遭到外界的质疑。

 

已公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12月底洛娃科技集团的总资产总计112.36亿元,负债总计60.94亿元。洛娃日化的总资产为14.58亿元,负债10.51亿元,洛娃乳业(也称“双娃乳业”)总资产为33.39亿元,负债金额为20.38亿元。

 

小学生都会算,洛娃集团及旗下公司负债率虽高,但不至于资不抵债呀!可洛娃科技集团却声称:公司账面资产虽大于负债,但公司货币资金严重不足,仅为1.85亿元,且部分资金作为银行贷款保证金无法支取,其余资产变现困难或者短时期变现价值将大幅度贬值,无法清偿到期债务。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2月“17洛娃科技CP001”实质违约后的第15天,集团才“姗姗来迟”发了一份偿付实施方案。如此消极的应对态度,曾被媒体指责为影响恶劣的“逃废债”。当时,很多债券持有人因无法得到及时偿付,倍受煎熬,几乎失去对洛娃科技的信任。

 

洛娃集团后来在那份偿付方案里声称,集团计划出让日化和乳业产业股权,甚至控股权;此外,还声称其未抵押不动产价值近60亿元,足以覆盖全部存续债券。

 

胡克勤(中)


国泰君安固收团队曾在一份报告里,一针见血地指责洛娃集团的债券违约:货币资金充裕却突发违约,并出现高货币资金与高债券融资并存的异常,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存疑。

 

自2018年以来,不少媒体对处于债务违约中洛娃科技的账面,也多有质疑,有人甚至说,“有超过40亿的货币资金是虚假的。”

 

财新网在《洛娃胜通相继破产重整 上下游关联企业疑点重重 》报道文章里,将洛娃科技与山东胜通集团两家民企的破产重整联系起来,文章分析称,洛娃、胜通这两家民企,都曾在债券市场大量融资,且均实质违约,与胜通相似,洛娃科技的上下游也有不少“疑似关联企业”。

 

关联方虚假交易,利用与某些公司的特殊关系制造销售收入,是很多造假企业进行虚增收入的首选手段。财新网曾在报道中指出,“洛娃对上游关联企业的预付款畸高,涉嫌转移资产。”

 

有媒体报道,洛娃科技集团的股东及持股情况如下:董事长胡克勤,持股比例82.66%;胡静竹的持股比例为15.99%;李桂玲的持股比例为1.35%。

 

并购,是把“双刃剑”。国泰君安固收团队的报告曾提及,洛娃科技于2017年在美国、法国进行大规模兼并、收购;应收账款占用资金。公司合并报表账面有其他应收款15.43亿和应收账款11.49亿,占用大量资金。

 

该报告也列举该公司财务数据真实性存疑的三大理由:(1)经营良好却无法偿债。(2)融资渠道以发债为主。公司债务结构以应付债券为主,银行借款规模小,且借款偏短期,几乎没有长期信贷额度,可能企业在银行方信评体系中资质较差。(3)信披违规,内控体系薄弱。

 


 胡克勤的“双娃”人生


洛娃洗洁精生产线


始发债务危机的2018年,是洛娃集团成立24周年。

 

当年2月,在北京金潮玉玛国际酒店举办的公司年会上,洛娃集团董事长胡克勤题为《走向世界,走向未来》报告里,回顾了洛娃的创业历程,他将集团这二十余年的发展历程划,分为求生存、保健康、争做大、创国际品牌,做百年基业四个阶段、

 

胡克勤还宣称,自 2018年起,洛娃集团已进入“创国际品牌,做百年基业”第四个发展阶段。年会上,2018年被视为洛娃集团新五年(2018-2022)规划的开局之年,“由大向强”转型的起始之年。

 

会上,胡克勤再次发出“实业报国”号召,还举行了庄严的誓师仪式;洛娃集团董事、副总裁郭剑亲自领誓,各产业主要负责人参加。伴随着激动人心的隆隆鼓声,洛娃集团的各产业发出了“一定赢”的呐喊,全场激情澎湃。

 

喧嚣之下,暗潮涌动,危机步步逼近,也就一年多光景,洛娃陷入破产重整的困地。


洛娃集团董事长胡克勤


洛娃,是靠着皂液与乳品起家的,这里,我们分享下胡克勤的“双娃人生”。

 

1994年8月,北京洛娃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二年后的2016年,,胡克勤通过股权转让方式成为公司股东,1998年又通过增资扩股,成为洛娃的实际控制人。

 

双娃乳业,成立于1998年1月。2000年10月,北京鸿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该年11月,洛娃进出口成立了。

 

2001年2月,洛娃科技更名为洛娃科技实业集团,正是这个时间,位于望京科技园的“洛娃大厦”举办了奠基仪式。当年3月,洛娃科技创业园的奠基仪式在北京顺义马坡举行,6月,洛娃集团被确定为北京市50家重点民营企业之一。

 

胡克勤,是一位北京“网红”级民营企业家,曾被授予“北京市光彩事业奖章”,还荣获“市统战系统防治非典工作先进个人”、“首都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非典”肆虐期间,洛娃集团曾捐资捐物200余万元,并出动大量人力,为首都定点医院配送消毒产品,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另外,胡克勤也将自己树立起新时代企业家代表的形象,积极参与公益慈善事业。

 

今年3月,北场村村民领取洛娃集团发放的抗疫物资


胡克勤是北京企业家,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是个在北京发展起来的冀商。

 

胡克勤,生于1961年,祖籍河北保定的高碑店市新城镇北场村。北场,是他的家乡,“18岁之前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上学,在这里种地。”事业有成就后,他也不忘他的“乡亲”,为家乡做了很多公益事业。

 

今年3月,北场村村民领取了洛娃集团发放的抗疫物资,事实上,多年来,洛娃集团经常给北场村村民赠送清洁用品。此外,胡克勤为北场小学安装了暖气、电扇等设备送去消毒产品和学生奶粉,投资建起了一所幼儿园。胡克勤在老家还办了高碑店市洛娃养殖厂,工厂就设在高碑店市新城镇北场村18号。


胡克勤(左3)与法国贝勒集团客人


数年前,胡克勤曾谈及自己的投资之道。他认为,看到别人赚钱你再去投资,肯定是赚不到钱的。

 

他认为,不管经营企业,还是投资,都要预测,不能太超前,也不能落后。

 

胡克勤说:“我们投资是按我的‘猎人打兔子’法。你知道吗,兔子听到枪声要跑,是动态的,开枪不能正对着它打,一旦听到枪响它就会立刻蹿起来。如果你瞄准它的身子,那么肯定打不中。所以要预测枪响兔子蹿出的距离和子弹到达的时间。计算好距离,让子弹和兔子相遇。”

 

他曾开玩笑地说,这一套心得,与自己从小在农村长大的经历有关。“那时候淘气,经常打兔子或者拿着弹弓子打鸟。”企业刚起步时,胡克勤看中了日化产品这种快速消费品,用的也是“猎人打兔子”这一方法。


胡克勤


1994年,日化市场掀起了一场洗衣粉大战,但当时洗涤行业对环保的重要性尚没有足够的认识。胡克勤在调研时,预测到环保是大势所趋。

 

于是,他率先在全国提出环保洗涤概念,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撕开一个口子,洛娃从此发展起来,这就是日后被胡克勤称为洛娃“求生存”的发展阶段。

 

投资双娃乳业,在胡克勤眼中,这是“朝阳产业”。双娃乳业成立后,他主抓上游产业,从草原、饲料、养牛、奶粉加工抓起。投资房地产之前,胡克勤曾说,“我的事情公司都知道,但是有一些事情他们不知道。

 

瞄准旅游地产之前,胡克勤经常一个人开车到那附近转悠,看其周边地区的发展。他曾回忆:“有时我就把车停在那儿,一个人坐在车里想;要么就是半夜拿着地图能看半天。

 

胡克勤曾对自己的“预测”非常满意。洛娃大厦建好了,北京五环也修通了,引来了LG、索爱等名企入驻。后来,洛娃国际酒店建好了,与日后举办奥运会的水上运动场斜对门,又是地处顺义新城的中心地段。


胡克勤和洛娃集团副总裁郭剑、董事吕晏、双娃乳业总经理范庆祯


从洛娃股权架构来看,胡克勤个人占股82.66%,他的90后女儿胡静竹持股比例达15.99%,是典型的家族控股企业。

 

曾在国企工作过的胡克勤,用人也有自己的一套,特别担心企业裙带关系的弊端;曾制定“约法三章”:“一、夫人不能进公司;二、亲属不能进公司;三、夫妻不能同在一个企业。

 

另外,他又搞了一套“三德三才”之用人术:德才兼备的重用,有德无才的培养着用,有才无德的坚决不用。

 

会说的,不一定都是做得好的。在企业界,特别“能说会道”的,笔墨功底很深的,不在少数。洛娃之所以坠入破产重整泥沼之中,用中科招商掌门人单祥双过去说的归纳起来:说一千道一万,死就死在止不住的无边欲望呀!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一波说08-09 21:03

@今日话题 

债券又违约!看不懂洛娃的债,北京望京这家百亿网红民企怎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