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更名ofo困兽犹斗 共享单车1.0时代谢幕

对共享单车行业来说,2018年是一个具有分水岭意义的年份。继大批中小玩家出局之后,共享单车行业的两大头部玩家也在这一年迎来了自己的命运转折:摩拜卖身美团,并在2019年初更名“美团单车”;拒绝卖身的ofo则在千万用户挤退押金的风波中做着困兽之斗。曾辉煌一时、被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正在挥别黄金时代而走向一个未知的时代。

曾经的风口 如今的一地鸡毛

2015年,当共享单车刚刚出现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穿着共享经济外衣的事物会在日后引发一波又一波的资本海啸,更不会想到共享单车的繁荣只是昙花一现,从其兴起到退潮,只用了不到三年时间。

这一年,刚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硕士毕业的戴威与汽车行业记者胡玮炜都把目光盯上了彼时正炙手可热的共享经济,分别创立了ofo(小黄车)和摩拜,这两家企业也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先驱。随后,共享单车开始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并在2016年开始走进大众视野。

ofo与摩拜的共享单车在投放市场后取得了超乎想象的反响,资本市场也对共享单车项目青眼有加。自从2015年10月完成Pre-A轮融资,ofo在一年的时间里先后完成五轮融资,摩拜也在同一时段完成了五轮融资。

摩拜与ofo的爆红,吸引了小蓝、优拜、小鸣、酷骑、CCbike、1步、骑呗、哈罗等近 70 家公司加入共享单车战场,共享单车终于形成风口之势。一时间,满大街都是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以至于很多人调侃,共享单车的颜色已经不够用了。共享单车企业在国内市场不断攻城略地的同时,还把触角伸入海外市场,进入英国、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多个海外国家。2017年,共享单车和高铁、扫码支付和网购一起被评为中国“新四大发明”。

此后,共享单车行业上演的剧情,几乎与数年前的网约车如出一辙:头部玩家带头开打补贴大战,烧钱模式下大量中小玩家阵亡,投资者呼吁头部玩家合并。尽管投资人几经撮合,合并的绯闻也不断传出,但摩拜与ofo最终没能上演网约车行业滴滴与快的合二为一的戏码。

当资本退潮,即便是行业内的头部玩家,摩拜和ofo也未能独善其身。2018年4月,摩拜股东会通过美团收购方案,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12月份,摩拜创始团队退出,新东家美团开始对摩拜进行岗位优化。2019年1月23日,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摩拜已全面接入美团App,摩拜单车将更名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摩拜单车国内唯一的入口。至此,摩拜单车。

与摩拜相比,ofo的命运显得更加多舛。在没有新融资、没有接盘者以及大量用户挤兑押金的情况下,ofo正在生死一线苦苦挣扎。12月底,ofo及其创始人戴威收到法院的“限制消费令”,曾经的创业精英沦为“老赖”。

对共享单车行业来说,领头羊摩拜和ofo从昔日的金字塔顶端跌落,有着某种象征意义,象征着共享单车行业一个时代落幕。

共享单车走向未知 仍能有所期待

从风口到退潮,共享单车行业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三年。

实际上,共享单车在兴起之初就饱受争议,监管的滞后、粗放的管理、人为的破坏,让人们对于共享单车堵塞交通、浪费资源的指责之声从未断绝。初期,共享单车违规停放的问题相当严重,共享单车遭毁坏、丢弃的现象屡有发生,在各大城市屡现堆积如山的共享单车,人们形象地将之称为共享单车“坟场”;大量单车被盗直接导致共享单车初创公司3Vbike走向死亡。在一些ofo前员工的眼中,系统性的腐败也是ofo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对于共享单车行业来说,最致命的一点在于始终没有找到合理的盈利模式。

未来共享单车行业将走向何方,眼下仍是未知数。更名后的摩拜单车以及困境中的ofo依然前途未卜,资本是否会重新青睐共享单车,无人知晓。

虽然整个行业进入低潮,但所幸共享单车的火种并没有熄灭。背靠阿里的哈罗单车,避开在一二线城市与摩拜和ofo正面竞争,而是借助三四线城市实现了逆袭;重金收购摩拜单车的美团,似乎也有意将共享单车作为其商业生态的重要补充,而滴滴托管的小蓝单车已经开始重返战场。

种种迹象表明,共享单车的戏还没结束,但是需要改变游戏规则的玩家入局。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