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4亿美元收购NanoString后,布鲁克或将成为空间多组学领域头号玩家!

发布于: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2

空间生物学领域的一出大戏迎来谢幕。NanoString Technologies$Nanostring科技(NSTG)$ 发布消息称,公司将被布鲁克Bruker$布鲁克(BRKR)$ 将以约3.926亿美元现金收购

网页链接{在去年遭遇专利战不堪财务重负的情况下,NanoString于 2 月份根据美国破产法第 11 章申请破产保护,同时探索“战略替代方案”,包括出售全部或部分业务}。

网页链接{上个月,NanoString与医疗保健投资公司 Patient Square Capital达成了一项具有约束力的资产购买协议,Patient Square Capital 将以所谓的“跟踪马”竞购者身份以 2.2 亿美元收购其资产,等待破产法院的批准。}

最终,在竞标截止之前,科学仪器巨头布鲁克提交了一份合格的出价,并在 4 月 16 日的拍卖中,修改了出价,最终以比Patient Square Capital 的出价增加了 78% 的价格中标,将NanoString收入囊中。

布鲁克将以近4亿美元现金收购NanoString的大部分资产,并承担 NanoString 的某些债务。

根据NanoString向法院提交的月度经营报告,其总的负债超过3.68亿美元,包括超2.3亿的借款,以及其在申请破产时为了维持业务持续进行而从现有票据持有人处获得的第一笔1250 万美元的贷款。除此之外,NanoString可能要支付Patient Square Capital的违约金及相关费用,以及整个破产重组所产生的专业服务费等。暂时还不太确定布鲁克承接了哪些具体的债务及责任,也不确定这4亿元的现金有多少能用于股东分配。

布鲁克收购后,NanoString将结束重组流程,整个交易预期下个月完成。网页链接{脱离破产保护,这就意味着NanoString与10x Genomics在欧美地区被中断的多个专利官司将重启}。在出价竞购NanoString的过程中,对于正在进行的专利纠纷,布鲁克应该进行了慎重的审查。在收购后,所有的资产包括这些知识产权及其相关的纠纷等可能都要由布鲁克来转接承担。面对财务状况及资源配置都更胜一筹的布鲁克,10x会不会调整相应的专利策略,还未可知。

4亿美元这个金额,虽然相对NanoString峰值时的36亿美元市值,不值一提。但相比身陷囹圄、朝不保暮的处境来说,这也是个不错的脱身。

虽然空间生物学领域相对很新,但NanoString在今年已经迎来第21个年头。

2003年,基于系统生物学研究所Leroy Hood教授发明的新型数字分子条形码技术,NanoString被孵化创立。

2008 年,NanoString 推出了 nCounter 分析系统,成为首款用于基因表达分析的多重检测平台;

2010年,罕见病药物开发公司健赞 (Genzyme)的高管布拉德·格雷 (Brad Gray)被聘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在这个职位上一直工作到今天;

2013年,格雷带领NanoString实现了IPO;

2019年,NanoString推出第一个空间平台GeoMx DSP,可对各种样本类型(包括 FFPE 组织切片)中的 RNA 和蛋白质靶标进行高度多重空间分析,高复杂度和高通量空间分析的独特组合使研究人员能够快速定量评估组织内异质性的生物学影响,开启了生物学研究的新天地;

NanoString在2021年展示并在2022年商业化推出了CosMx空间分子成像仪 (SMI),第一个空间多组学平台,具有单细胞和亚细胞分辨率的蛋白质和 RNA 表达分析能力;

在今年初的AGBT上,CosMx SMI 实现了单细胞分辨率的全转录组成像,并在今年第一季度开始商业发货CosMx Human 6K Discovery Panel。

随着空间生物学的逐渐兴起,可以说,NanoString已经成为这一领域的领导者。从nCounter到GeoMx DSP再到CosMx SMI,NanoString基于探针杂交进行靶标RNA分析的核心思路一以贯之,不管是6k还是全转录组,NanoString在空间转录组以及联合多重蛋白分析的空间多组学领域占据独特优势。

这些可能正是布鲁克所看重的。

布鲁克致力于提供高性能的科学仪器,应用于生命科学研究、制药、显微镜和纳米分析以及工业应用等方面。自2019年以来,布鲁克提出“加速2.0”的项目计划,重新思考获取高增长、高利润的机会,定位于六个大的领域,专注于提高技术领导力、实现卓越运营。布鲁克所认为的新兴突破机会其中就包括蛋白质组学和空间生物学。

在蛋白组学上,布鲁克专注于TIMS技术,结合TOF质量分析,开发并推出了一系列质谱分析平台,逐渐开创了4D-组学、空间组学、单细胞蛋白组学等研究应用领域。2023年看,布鲁克宣布推出了新型timsTOF Ultra 质谱仪,其能够以单细胞灵敏度 (0.125 ng) 识别 >5000 个蛋白质组和 >55k种肽,并具有最高置信度,错误发现率 <1%,这实现了蛋白质组分析革命性的灵敏度。借助timsTOF Ultra,布鲁克也逐渐成为全球蛋白组质谱分析领域的领先提供商。

而在空间、单细胞生物学和细胞分析领域,借助其在荧光成像上的关键核心能力布鲁克也逐渐构建了自己的产品线,并在去年为公司贡献了超7000万美元的营收。

在加速2.0的驱动下,布鲁克在2020年收购了空间蛋白组学公司Canopy Biosciences,其提供CellScape技术可以用于细胞和组织样本中的精确空间多重分析。收购后,布鲁克利用其荧光显微镜和仪器的专业知识,将这一多重免疫荧光技术进行了优化、自动化和仪器化,同时创建了不同应用的标准panel/套件,打造了一个差异化的定量平台ChipCytometry,实现了较高的灵敏度和单细胞分辨率的精度。最近,Canopy宣布推出 CellScape 全玻片成像室(总成像面积为 710 mm2),实现了全玻片空间生物学的精确空间多重分析,成为微流控空间生物学仪器中最大的可用窗口。

围绕着CellScape平台的搭建,布鲁克还提供了Vutara VXL显微镜,用于各种空间组学技术的高分辨率成像应用,包括基于 DNA-PAINT 的方法、ORCA、smFISH 和 OligoSTORM等。

在空间组学上,布鲁克控股的公司Acuity Spatial Genomics 通过OligoFISSEQ单细胞技术和OligoFISSEQ HD加速超分辨率技术可用于用于原位空间3D基因组学研究,使在原位和单细胞和亚细胞分辨率下查看3D基因组成为可能,可以更深入地了解3D染色质架构,了解驱动细胞类型、状态的转录调节程序、发病机制和功能。

在单细胞及细胞分析上,布鲁克在2023 年收购了PhenomeX,这是由Berkeley LightsIsoPlexis合并而来的公司,提供单细胞生物学研究工具,可以对细胞功能以及对表型与基因型之间的关联进行研究,以及用于高度多重的单细胞蛋白质组表征。PhenomeX现在已经改名为布鲁克细胞分析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空间生物学和单细胞多组学已经成为布鲁克的战略发展重点之一。布鲁克认为其提供了较大的市场潜力,存在强劲的长期增长预期,值得持续投资,目标是为新颖的应用、生命科学解决方案构建独特的领先平台。

所以,狼狈求援的NanoString一定不会被布鲁克忽视。不管是在转录组分析,还是在空间多组学领域,NanoString都提供了布鲁克所想构建补全的直接解决方案。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将能够补充Canopy CellScape,更好的服务肿瘤、免疫、神经等不同领域的研究和应用转化。

值得庆幸的是,并入布鲁克后,NanoString或许会被改名,但一定不会被冷落。考虑到布鲁克在空间多组学上的战略重视程度,其一定会愿意持续投入在GeoMx和CosMx空间组学平台上的开发。同时,布鲁克在全球的商业化布局及基础设施也一定会对的GeoMx和CosMx的销售和支持提供可靠的助力。基于此,NanoString或许还能持续引领空间组学的创新和竞争实力。

布鲁克称自己要做后基因组时代生命科学工具(LST/Dx)领域的新兴领导者。此次收购NanoString后,布鲁克在单细胞及空间多组学上已经凸现了领导力,计日程功。

#并购大事件# #专利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