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涨价最大的赢家是中石油 管道一家独大 话语权获得国家保护

分享一个邮件,7月1号,天然气调价通知之后的。
$中国石油(SH601857)$

发改委在周末正式发文(发改价格[2013]1246号)调整天然气定价方式,按照门站价进行管理,区分存量气和增量气,对2012年之后进入市场的天然气,在全国范围推广过去一年多以来在广东、广西的门站价净回值定价方式,即按照替代能源(燃料油、液化石油气分别占权重60%和40%,按加权平均价格的85%)定价,鼓励新增气源,对存量气则最多涨价0.4元/立方米(化肥用气最多涨0.25元/立方米)。自2013年7月10日起执行,十二五末完成存量气调价。

此次调整,最大的看点在于管理口径由出厂价格改为门站价格,适用于国产陆上天然气、进口管道天然气,这就为管道,特别是长输管道企业留下了巨大的议价空间,对支线管道、燃气分销企业则形成了巨大的经营压力。有点类似于成品油价格的市场化,只不过这种市场化只发生在出厂环节上,而推广门站价,让天然气价格逐步实现市场化,在当时两广实验时,其实大家都看清楚了。年初发改委官员说今年5月之前不会涨价,意思不就是五月之后要涨价的么……

当然,价改远远不只是涨价这么简单。我的看法是,市场化对垄断者而言是好事,因为市场化之后,垄断带来的定价优势会得到空前的加强,市场化之下,自然垄断会带来超额利润

对中石油来说,霍尔果斯口岸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完税价格是2块,管输到韶关是1.03左右,考虑增值税成本大概3.15,按照以前的门站价含税2.74,是亏损的,现在含税3.32的增量价格,就赚钱了。这是对生产/采购、管输、销售一体的企业而言,最直接的好事。

真正的改变在于话语权和议价能力的提升,并且获得了国家的确认

自门站价格向下,支线管道和分销商的利润空间被锁定,价格不会再向下传导,投资回报率会逐渐趋于6-8%之间,向合理水平靠拢,经营管理水平不佳的企业会面临很大的压力。管理好的企业除了依靠规模扩张之外,将收益做成金融产品出售将成为一种重要的融资方式。这部分利益,中石油等可以染指,但主要会是从资本的环节进入。
$金鸿能源(SZ000669)$ $胜利股份(SZ000407)$ $广州发展(SH600098)$
$中国燃气(00384)$

自门站价格向上,由于管输企业在长距离管输环节上的收费是国家定死的,气源企业如果和下游大客户达成一致,不排除直接要求管输企业按照国家定价收管输费,绕开管输企业议价权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只会发生在不多的管道成熟稳定运营的气源企业身上,大量的新增气源,受制于中石油等长输管道运营商修建管道时的强势地位,会在定价协议谈判中屈服。我不给你接上支线,你就卖不掉,单是财务费用就压死你。
$大唐发电(SH601991)$ $MI能源(01555)$

具体而言,在增量气当中,此次调整为“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出厂价格,以及液化天然气气源价格放开,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需进入长输管道混合输送并一起销售的(即运输企业和销售企业为同一市场主体),执行统一门站价格”。这就意味着中石油等管道企业对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的定价权获得了国家的确认,这对非常规天然气企业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生产企业必须与中石油议价,才能够实现自己的销售,才能够摊销自己庞大的固定成本,管道企业则可以拖着不修管道,看看大唐在克旗项目上的尴尬,就知道这种方式会极大的伤害独立非常规天然气生产商的利益。

其次,“进入长输管道混合输送但单独销售的,气源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并按国家规定的管道运输价格向管道运输企业支付运输费用。”这给独立生产商留了一条活路,前提是你要有管道、有客户,就可以向客户议价,管道运营商只能收固定的管输费,比如从新疆到广东的1块钱,但是管道哪里来呢?要么自己建,要么合资建,等于最后赚的还是管道的钱。

对LNG相关企业的影响则相对复杂,因为LNG既是终端用户,又是一种对管道形成补充的运输方式。一方面管道商地位强势会推动LNG的发展,无论是从替代部分管输还是对管输形成冗余保证的角度来说,另一方面LNG的发展会同样受制于管道商对气源话语权的增强,大规模LNG的建设,要么由管道商来完成,要么就会受制于人。
$富瑞特装(SZ300228)$ $中集安瑞科(03899)$

总而言之,管道作为天然气不可或缺的渠道,议价能力和话语权获得了国家的确认;下游分销商盈利空间被锁定;非常规气源企业面临较大的压力;LNG作为一种补充的渠道,部分设备商短期可能分到一点利益,发展则要依靠运营商的意愿。

谁有管道,谁控制了管道,谁参股了管道,谁和管道运营商绑定了利润,谁才会是赢家。

随见随想,语无伦次,所谓垃圾邮件是也。
雪球转发:27回复:47喜欢:5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