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是消亡的音乐

其实按照我的理解,红酒,特别是老世界红酒,就好象古典音乐,正在慢慢的死去。

以前对红酒的精致、细腻、多层次口感和平衡的追求,在新世界红酒和新世界、新兴红酒消费者那里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追逐稳定易得的快感,甚至是身份地位的炫耀、投资价值等等附加的东西。所以呢,没必要争论什么法国人现在还爱不爱红酒什么的,红酒不属于法国人,红酒属于一个过去的时代,以及一些人对于过去的记忆,另一些人对于他人过去辉煌的羡慕和未曾经历而产生的盲目崇拜的幻觉。

在过去的60-70年中,新世界红酒,主要是美国加州和澳大利亚,也包括智利、加拿大冰酒等等,在红酒消费者中树立了新的口味标准。新世界红酒产地气候稳定,灾害较少,酿制过程中大量使用先进的技术和设备,采用机械化的采收、压制,首创恒温不锈钢桶发酵,为了调整口味添加橡木片之类的手段等等。

我无意贬低新世界红酒。可以说,新世界红酒是工厂作品,口味稳定,品质优良,作为每餐必备非常理想。如果不是新世界红酒的崛起,我甚至可能不会有多少机会品味红酒。新世界红酒的制作方法更保证了每餐都可以获得相同的快感,就好象我们在出差的时候,会为了食品质量的稳定去选择快餐连锁一样。作为中国红酒的代表,张裕、长城等企业与种植户签订合同,通过统一管理、品质控制达到规模化的目的,这种方式也是新世界红酒相当广泛采用的。

红酒在这里,真正成为了一种工业产品,红酒企业也真正成为了投资标的。红酒,始终是一种快速消费品,而不是奢侈品。

不过我最喜欢的一些酒(我不喜欢干红干白,反倒喜欢中国消费者不待见的甜酒),要在几种偶然因素的作用下,极端天气出现,在葡萄被霜害霉菌侵染的时候才会到来,不是追求特别的那种矫情,而是因为糖分只有在极度恶劣的情况下才会积聚到极限,在冰雪或者霉菌的作用下,葡萄才会有最甜蜜的采收。

这样的酒是不稳定的,产出这样酒的土地,是创造不出稳定的现金流,不受投资者青睐的,是属于旧世界的手工作坊的,是必将消亡的。遗憾,但是必然。

$张裕A(SZ000869)$$张裕B(SZ200869)$

@卢山林 介绍的一篇文章《红酒恩仇录:新世界雅痞PK老世界绅士》:
网页链接 有兴趣可以读一读。
雪球转发:33回复:43喜欢:7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