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15000亿!互联网超级大佬,突然“隐退”!什么信号?

发布于: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

快手“一夜变天”。

近日,快手(HK:01024)突发公告称,宿华辞任董事长,由CEO程一笑兼任,该调整将于2023年10月29日生效。

公告显示,辞任董事长后,宿华将继续担任执行董事和薪酬委员会成员,其不同投票权不会发生变化。

宿华表示,对于曾担任公司董事长深感自豪,并有信心在辞任首席执行官两周年之际,董事长继任过程也将顺利有序进行。

作为快手的“掌舵人”,宿华曾经兼任公司董事长和CEO在内的核心职位。2021年,宿华宣布,辞去CEO一职,继续担任董事长、执行董事、薪酬委员会委员,负责制定公司长期战略;程一笑出任CEO,负责公司日常运营及业务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宿华,男,41岁,1982年出生于湖南,快手科技联合创始人,曾就读于清华大学,他在攻读博士时选择退学。之后,他曾先后在Google百度等互联网巨头负责搜索和推荐算法、系统架构等技术研发工作。

2023年1月19日,宿华减持快手股份,套现近38亿港元。快手方面回应称,宿华此次出售所得款项将用于慈善公益捐赠、前沿科技探索以及基础设施投资等领域。

2023年3月23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以310亿人民币财富位列榜单第668位。公开资料显示,宿华持有快手9.99%股份,2022年财年薪酬收入519.9万元。

惨烈“估值杀”

10月24日,港股市场开盘,快手股价一度闪崩、暴跌超7%,截至当日收盘,跌幅仍达5%。

其实,在资本市场上,快手港股股价遭遇了一轮漫长的“估值杀”。

2021年2月,快手-W(01024.HK)上市,成为短视频第一股,股价一度冲涨至417.8港元,最高总市值一度达1.74万亿港元,成为仅次于腾讯阿里美团拼多多之后,国内第五大互联网上市企业。

然而,高光时刻过后,快手市值一路缩水。截至最新收盘,快手股价报53.65港元,累计最大跌幅超87%,最新总市值缩水至2463亿港元,累计暴跌超1.5万亿港元。

这或许代表了资本市场对快手成长性的态度。

一方面,快手的用户活跃度增速正在放缓。2023年第二季度,快手平均日活跃用户为3.76亿,同比增长8.3%。相比去年同期,平均日活跃用户为3.47亿,同比增长18.5%,增速明显放缓。这对资本市场来说,并不是有利的信号。

另一方面,持续亏损也是资本市场所担忧的风险点。过去三年,快手都在亏损。2020年亏损1166亿元,2021年亏损781亿元,2022年亏损137亿元。

2021年10月,程一笑上任CEO后,便将扭亏为盈作为主要行动纲领,而电商业务则被赋予重任。

据财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快手的营收规模超过529亿元,同比增长24%,实现净利润14.81亿元,同比扭亏为盈,经调整净利润为26.9亿元,超市场预期。

拆解快手财报不难发现,电商、广告业务的超预期增长贡献了充足动力。

快手在财报中表示,本季度盈利能力获得关键突破,得益于电商等业务优于行业的强劲表现。

如此看来,程一笑率领快手打赢了一场扭亏为盈的关键战役。

快手电商,蒙眼狂奔

在最新的公告中,快手表示,程一笑出任董事长后,其不同投票权不会发生变化。由同一人兼任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角色,可确保集团在推进长期战略方面的贯彻领导,并进一步深化集团的变现能力并优化集团运营效率。

意味着,宿华“退休”,程一笑接棒之后,快手杀入电商的速度或许会更快更坚决。

自2022年9月以来,程一笑宣布亲自负责电商业务。在2022年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程一笑更是释放明确信号:

快手电商的增长步伐还要迈得更大、更快,电商业务是公司未来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也是整个快手商业生态的中心。

2022年,快手电商的GMV突破9000亿元,但相较阿里的8.3万亿、京东3.47万亿、抖音近1.5万亿GMV,在电商赛道,快手依然不够快。

广发证券认为,快手正通过赛道优势和夯实产品能力,持续扩大在电商领域的市场份额,电商业务逐渐向品牌化提升。同时,在交易生态持续增厚,品牌商品交易额占比提升的趋势下,快手电商的变现率也将进一步提速。此外,快手进一步完善货架电商生态搭建,这也将带来新的GMV增量。

据悉,快手还将在下半年逐步推进电商商城一级入口的灰度测试。这意味着,各大短视频平台的电商较量迈入下一个阶段。

与此同时,快手正试图杀入本地生活领域,这无疑是,一个大胆且极具风险的决定。

当前,本地生活领域已是一片红海,且不说美团、饿了么等行业头部平台,抖音今年正全力加速布局本地生活业务,基本完成了从0到1的业务搭建和快速起量。

对此,野心勃勃的程一笑表示,本地生活市场竞争激烈,但竞争也代表更多可能性,快手要突破行业天花板提升与竞争格局重塑的机会来抢占市场份额。

今年上半年,快手开始推进重点城市的“模型验证”,选定上海、成都、深圳、青岛、石家庄、哈尔滨为最早的六个城市,代表各种类型,其希望在跑通后能复制到其他城市。

有分析人士对侃见财经表示,如果快手拿不出差异化的竞争优势,直接粗暴加入外卖大战,个大平台难免再度陷入烧钱换规模的恶性循环。

另外,各大平台正在加大对电商业务的重视与资源倾斜,这都将对快手的核心业务造成一定冲击。未来快手电商能否杀出重围,仍需要时间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