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看投资与投机

首先[笑]感谢各位同学们长期以来的支持[害羞]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因为投资而相聚于此(雪球)您阅读后的转发是对主席最大的肯定与鼓励[大笑]谢谢

董事局-主席:股票的本质是企业的所有权凭证

网页链接

伟大的金融思想家们,包括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本·格雷厄姆,还有沃伦·巴菲特,都对投资与投机的区别进行过解释。按照凯恩斯的观点:“投资是对资产在其整个生命期内的收益进行预测的一项活动;而投机是预测市场心理的一项活动。”对格雷厄姆来说:“投资活动是在全面分析的基础上保证本金的安全又能产生令人满意的收益。而不能满足上述条件的活动是投机活动。”巴菲特认为:“如果你是投资家,你会考虑你的资产—即你的企业—将会怎样。如果你是一个投机家,你主要预测价格会怎样而不关心企业。”总体来说,他们都同意投机家是全身心地猜测未来股价,而投资家则集中精力关心潜在资产。他们知道未来的股价与资产的业绩密切相关。如果他们是对的,那么似乎当今金融市场上占主导地位的活动就是投机而不是投资。
关于投机还是投资,这是一个古老而又顽固的辩题,双方拥护者都热情而执着。在本·格雷厄姆去世前,他单独接受了查尔斯·艾利斯(Charles Ellis)的长时间采访。艾利斯是格林威治合伙公司(Greenwich Partners) 的合伙人之一,也是《在输家游戏中获胜》(Winning the Loser's Game)一书的作者。艾利斯在1976年是为《金融分析家杂志》做的专访。在那次采访中,艾利斯忆及他与格雷厄姆就投资与投机辩题进行的讨论。
根据艾利斯的说法,投机观念本身并不使格雷厄姆感到困惑。格雷厄姆解释说在股市上投机者总是占一部分。令格雷厄姆感
到极度不安的是,他认为投资者已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投机的习惯。
或许我们看待问题的方法不对,让我们不要就投资与投机的概念问题大叫大嚷,争吵不休了,或许我们可以更多地关心一下知识因素。我认为你应该更深刻地了解企业的运作方式以及股价的表现方式;你应该开始了解集中投资战略与广泛多元化战略完全不同,它能够给你最高的战胜指数基金的机会;你应该明白高换手率的证券投资会增加你的投资成本而低换手率的投资会增加你潜在的收益;你要知道对股价的追随是傻瓜的游戏。随着你对上述这些知识的了解,你将开始砌起知识的砖墙,它们会推动你远离投机的方向而朝着投资的方向迈进。
我们可以肯定地说知识起到增加投资收益的作用(见图9-1 ),还起到减小总体风险的作用(见图9 - 2 )。我们还可以通过用知识
来为投资和投机的差异进行界定以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见图9 - 3 )。最终,你的知识水平越高,你将越不容易被纯投机心理所控制。
才华横溢的金融作家朗·切诺(Ron Chernow) 声称:“金融系统反映了社会的价值观。”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的。我们似乎经常在社会准则上出现失误从而使我们的市场屈从于投机势力。不久我们会更正我们自己的行为,继续我们的金融步伐,但会再次跌倒并重新回到具有毁灭性的习惯上。停止这种邪恶怪圈的方法之一是教育自己,使自己懂得什么是行得通的,什么是行不通的。
<br>向最棒的人学习在不久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一次会议上,巴菲特和蒙格被问及他们两位伟人造就一代新投资家的可能性问题。而这恰恰是在过去20年里,俩人一直在做的事情。伯克希尔·海舍威的年度报告以其清晰、不含任何繁文缛节和极具教育价值而闻名。任何有幸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年会的人都非常受启发。[那些不能亲临参会的人可以从巴菲特以及蒙格的讲话中受益。其他关于他们的演讲,访谈内容可以从亨利·艾默森(Henry Emerson) 在《杰出投资家文摘》上的生动报道中读到。
通过他们的身体力行以及公开言论沃伦·巴菲特和查理·蒙格已帮助了成千上万的投资者,让他们学会如何思考投资的过程,就像当年他们从他们的老师那里学习一样。我们了解查理的一点是,他“相信一定要掌握别人悟出的道理中最精采的部分。我不相信仅靠自己坐下来,就梦想出一切观点。没有人是那么聪明的。”
巴菲特表示赞同。他说:“我学习是靠自己读书,所以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独特的观点。当然我谈到阅读格雷厄姆书籍的体会。我也读菲尔·费舍尔的文章。所以,从阅读中我得出了许多自己的看法。”据巴菲特说,“你可以从别人身上学到许多东西。事实上,如果你基本上从别人那里学知识,你无需有太多自己的新观点,你只需应用你学到的最好的知识。”
获取知识是人生的旅途。沃伦·巴菲特和查理·蒙格从他们的先行者身上获取了大量的智慧,然后按他们的理解将它镶嵌成形,并慷慨地将此成形之物赠予他人—赠予那些愿意学习,愿意敞开心扉以鲜活的思想和冲劲全身心学习的人。
查理曾经说过:“有些人顽固地拒绝学习,这真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巴菲特补充道:“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当学习对他们自身大有好处的情况下他们还是拒绝学习。”巴菲特然后用若有所思地语气说:“对思考或改变总是存在着巨大的抵抗力。我曾引用过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的一句话,即‘多数人宁愿死也不愿动脑子,许多人后来就真的死了。&# 39;从金融学的角度看,这句话真是千真万确。”


雪球转发:2回复:2喜欢:13

全部评论

骗子别来找骂2016-10-24 11:03

我刚打赏了这篇帖子 ¥1,也推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