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一书

首先[笑]感谢各位同学们长期以来的支持[害羞]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因为投资而相聚于此(雪球)您阅读后的转发是对主席最大的肯定与鼓励[大笑]谢谢

董事局-主席:股票的本质是企业的所有权凭证

网页链接

我的感叹:原来低估的价值股跑赢高估的成长股是规律;高估的成长股有时候跑赢低估的价值股是个例。规律是可复制的,个例是难以复制的。这本书给了我很好的启发。放弃寻找成长股,耐心持有价值股才是最可行的方案。



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一书
所有的社会学规律都有反例,股市中更是如此。股市中的任何规律、方法,只能提高你的成功率,没有百战百胜的灵丹妙药。我说吸烟有害身体健康,你说你三舅爷是个大烟枪但活了99岁。我说低估值价值股平均跑赢高估值成长股,你说你买的那个100倍市盈率的成长股已经涨了五倍了。我说的是规律,你说的是个例。咱俩都对,只是我对得更有代表性一些。

老虎基金的罗宾逊说过,他曾经只喜欢买低估值的价值股,直到他招了几个天才研究员之后才开始喜欢成长股,因为这些天才研究员能够有预见性地把成长行业里的最终赢家在萌芽期就发掘出来。的确,最大的牛股有不少是成长股,但是个例不代表规律。能消化高估值的高成长其实并不多见,有眼光事前预知高成长的天才研究员更是凤毛麟角。百事可乐在困境时曾想低价卖给可口可乐遭拒绝,腾讯曾想开价100万把QQ卖给新浪也遭拒绝,微软和戴尔在10年前都曾高调宣布苹果是个垂死的企业。连业内巨头都不能预知与其休戚相关的竞争对手的未来高成长,我等凡夫俗子又如何能够预测那些只调研过几次的所谓成长企业的未来?(这里所举的百事可乐、腾讯、苹果的确是个例,但是这些个例是有代表性的,因为这些个例所说明的“没有人能够预知未来”是个不争的规律。)

咱们传颂华佗、扁鹊无人能学的医术(个例),西医强调的是双盲法的临床实验(规律)。咱们期盼断案如神的包青天(个例),西方依靠的是强调证据和程序的法制(规律)。咱们喜欢把人拔高为神(个例),希腊的神却象人一样会嫉妒、偷情和吵架(规律)。西方文化重规律,中国文化重个例。中国的股市之所以赌性特强,原因之一就是尽管投机炒作平均而言是多数人亏钱的游戏(规律),但是少数一夜暴富的故事(个例)还是吸引着许多心存侥幸的投机客前赴后继地屡败屡战。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但模仿他们的行为不保证有他们的结果,就像你穿和麦克乔丹一样大的鞋子并不提高你的篮球水平。规律是可重复的,而个例是难以复制的,这就是二者的最大区别。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许多富豪是中途辍学者,但中途辍学者的平均收入远不及大学毕业生。同理,有些超级大牛股是高估值股票,但高估值股票的平均回报率在世界各国都远不如低估值股票。前者是个例,后者是规律。个例令人景仰,但往往难于复制,顺着规律选股才能提高成功率。

伯乐教人相马时,他喜欢的人他就教如何相普通的好马,他厌恶的人他就教如何相千里马。为什么呢?普通马常有,如何相马有规律,容易学。千里马不常有,是不拘一格的个例,难学,且常常无用武之地。传说中的“十倍哥”(Tenbagger)成长股就像千里马一样可遇而不可求,还是脚踏实地找些价值股普通好马靠谱些。

成长股中有大牛股是个例,价值股平均跑赢成长股是规律。不被精彩绝伦的牛股所倾倒,不被纷繁复杂的个例所迷惑,不报侥幸心理,不赌小概率事件,坚持按规律投资,这是投资纪律的一种体现,也是投资成功的必要条件。


本金永久丧失的风险有两个:一个是市盈率的压缩,另一个是利润在历史高点的时候。
比如大盘60倍PE时买股,那么大盘跌至30倍PE,这时候的资金缩水就是永久性的本金损失,因为大盘永远不会再回到60倍PE了。
当市场在5000多点时,股价天天向上,风平浪静,价格波动的风险貌似不大,但本金永久性丧失的风险却巨大;当市场在2000点时,股价跌跌不休,波涛汹涌,价格波动的风险好像很大,其实本金永久性丧失的风险却已急剧缩小。


雪球转发:3回复:1喜欢:12

全部评论

我是钉子怕锤子2016-10-22 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