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主管媒体谈互联网消费金融:风险隐患已开始爆发

来源 | 金融时报

作者 | 李珮

网贷专项整治已进入攻坚阶段。

在早前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举行的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上明确提出,要坚定持续推进行业风险出清,将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作为重点。其中也提到,鼓励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

面对市场中数量庞大的潜在小额信贷客户,网贷平台向消费金融机构改制转型意味着更多的发展机遇,同时也相应承担着更多的责任。

事实上,消费金融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近年来出现了供给过剩、杠杠率过高、共债、用途偏离等问题,特别是互联网消费金融平台的诈欺骗贷、暴力催收等问题屡禁不止。

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许凌撰文直言,随着各类金融创新产品的涌现,消费金融的边界已被泛化,如小额现金贷款业务。目前市场上很多机构看似在做消费金融,实则以消费金融的幌子做小额现金贷款业务。在缺乏消费场景的情况下,信贷消费很容易在利差收益的诱惑之下,演变成各种高利贷的通道,脱离消费场景的贷款必然导致风险的升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10月中旬北京银保监局发布的《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围绕依法审慎开展合作类业务、建立风险事件应对机制、规范开展线上贷款业务合作等方面明确了严禁事项,以促进金融机构加强风险管控和合规管理,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虽然《通知》是主要针对银行与保险行业,但对于有往来合作的金融科技企业、消费金融公司都具有较强的指导与警示意义。

尽管持续发力中的互联网消费金融激发了消费市场活力,让前期通过信用卡等渠道培育的消费金融市场在短短数年间有了巨大发展,但行业的快速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与风险隐患已开始爆发。

一个典型的风险问题就是日益突出的共债问题。一些人通过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电商平台提供的不同的消费类信贷产品,如信用卡、花呗、消费贷等,利用不同授信额度、不同账期的额度差与时间差来“拆东墙补西墙”,导致负债过重。因信息缺乏共享,放贷机构也较难全面了解客户的举债情况及追查资金流向,直接挑战了整个行业的风控能力,严重影响了消费金融的健康、有序发展,同时,也造成了一定的社会负面影响。

在今年4月份,银保监会就安排各地银保监局排查摸底各地区消费金融所存在的共债风险特征,并对当前共债风险程度进行预估。此外,各家消费金融机构也被要求上报共债风险对其资产质量产生的影响及发展趋势,在共债风险管理中面临的主要问题和困难。

针对消费金融行业的突出问题,监管部门已有所行动。而对于机构而言,在消费金融边界泛化的趋势下,遏制“异化”的消费信贷,切实防范化解消费金融风险已成为当务之急。在业内人士看来,因内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当前消费整体的运营压力较大。从长期来看,消费金融向合规化、专业化、持牌化发展是大势所趋。

可以看到,受监管政策、市场环境、运营策略等多重因素影响,消费金融行业已逐步告别突飞猛进的规模扩张时代。“脱虚向实”不仅是一句口号,更是当下消费金融公司努力的方向。消费金融必须都要回到服务消费场景、服务实体经济这一本源,以消费者的实际需求和消费场景为出发点谨慎开展业务,建立全流程的智能风控体系,通过合规的金融手段去刺激消费内需,拉动经济的发展。

从实践来看,消费金融机构一般采取多层次的风控管理举措。例如京东数科表示,将针对诈欺问题,依托其统一核验平台和天眼、天盾两大风控策略引擎,来及时发现潜在欺诈风险交易。此外,在IT层面,还将通过智能巡检机器人全天候对数据中心各类设备运行参数、数据中心环境湿温度、IT设备工作状态等进行安全巡检。

夯实自身风控能力是消费金融机构可持续稳健发展的重要举措,一直以来消费金融行业在呼吁强化风控并严格监管的同时,也在呼唤建立更行之有效的行业自律环境。未来,随着行业监管和个人征信系统的不断完善,从外部将推动行业的有序发展。但机构的自律仍是行业良性发展的基石与内在动力。

许凌认为,如果企业明确知道贷款利率不能超过某条红线,如果越过红线就会面临一系列处罚和损失时,企业就会自然地遵守自律原则。消费金融行业的当务之急是严格自律,建立审慎的文化,保持对风险的敬畏之心。

阅读更多

美利金融遭警方介入调查,旗下美利车金融正IPO

银保监局严管个人消费贷款,用款超额需查凭证

杭州警方深夜通报!51信用卡CEO在微博道歉

一张图看清24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特别之处

在看点这里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