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局”中的永安行


韩信的一生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近日,哈罗共享自行车的四川分永安行共享科技有限公司被曝注销,理由为决议解散,一时引起社会关注。

据悉,四川永安行共享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是哈罗自行车主体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而这一公司的注销更为如今的共享自行车行业,平添几分阴霾。

哈罗自行车还好吗?永安行还好么?

共享单车第一股?

永安行(603776)是目前最大的公共自行车供应商,全称为永安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7日登陆A股,发行价26.85元,截至发稿时收盘价28.68元。

2015年6月18日,永安行首次向证监会报送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但恰逢第二日沪指大跌6.42%,收至4500点以下,两市千股跌停。此后1个月股指更是大幅下跌,国内IPO被迫暂停,而永安行的第一次IPO也宣告失败。

两年后,2017年3月23日,站在共享单车风口的永安行再次向证监会报送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4月14日,证监会通过了永安行的首发申请。

可以说,永安行的上市的高光,离不开哈罗共享自行车。永安行曾一度高举共享自行车第一股的旗号,摇旗呐喊,上市成功。甚至是至今,也有许多投资者认为,永安行还是那个共享自行车第一股。

但其实,永安行,已经不再提及自己是共享自行车第一股许久。

2017年10月24日,永安行宣布同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永安行旗下子公司江苏永安低碳科技有限公司收购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

永安行成哈罗自行车的第一大股东。

但几天后,2017年10月31日,阿里旗下的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加码入股哈罗,成哈罗的大股东,永安行丧失了哈罗共享自行车控制权。

此事在永安行2018年财报中有所交代,见其财报上书:因公司不再从事无桩单车业务,公司对永安行低碳丧失控制权。

短短的几天,从最大股东到丧失控制权,可谓耐人寻味。而外界对此认为,不想让哈罗自行车影响业绩,拖累公司股价。

“赌局”中的永安行

此次哈罗自行车的四川分公司永安行共享科技有限公司的决议解散,那披着共享单车第一股的永安行又如何?

据永安行2018年财报显示,永安行公司2018年营收8.4亿元,同比减少19.87%。

具体到业务来看,销售模式的公共自行车业务(系统销售业务)和提供系统运营服务模式的公共自行车系统业务(系统运营服务业务),两者2018年度收入分别为1.24亿元和7.1亿元,合计占营业收入比重为98.77%。

而销售模式下的公共自行车业务(系统销售业务)同比更是下降了66.25%,竞争惨烈,前景堪忧。

实际上,永安行整体来看较为矛盾。一方面,永安行主要营收主要来源于有桩公共自行车服务,通过对市、县销售、安装、运维有桩公共自行车,赚得营收。但由于在社会资本助推下的共享自行车(无桩自行车)的压迫下,有桩公共自行车采购量减少,导致永安行新销售的系统销售业务骤减66.25%。

另一方面,永安行也参股了哈罗自行车,目前为哈罗自行车第二大股东。而哈罗自行车在如今共享自行车市场上,大有一枝独秀之势。

但从前风头正盛的ofo和摩拜,一个押金难退,一个卖身美团。可以说,共享自行车目前亏损是一个公认事实。即使永安行入股,对其财报营收来说,没有助力,只有拖累。

共享自行车,这样一个烧钱无底洞,甚至被形容为“一美元竞拍陷阱”的项目,阿里系的云鑫从中可以获益的或许并不是真金白银的实在利益,而是潜在收益。

哈罗自行车上都会写有“支付宝”三个字,何尝不是移动的广告牌?同时,使用哈罗自行车的用户也大多从支付宝进入。

而永安行作为哈罗的第二大股东,或许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既面临着共享自行车对其主营业务的侵蚀,又不愿公司盈利财报因共享自行车的“烧钱”而显得难看。

或许埋下一个种子,又有何不可?

但不管哈罗最终,成功与否,永安行在这一位置,都显得较为尴尬。

而据2018年永安行财报显示,其还新开投资了共享出行服务。

共享汽车或许较之自行车,烧钱更甚。据永安行的预计,到2020年其共享汽车总投放量要超过2万辆,按照5万元/辆的价格计算,光汽车本身就要花费10亿元。这还不算其他运维费用。

那么永安行手上还有多少筹码可以下注呢?从永安行的资产负债表来看,2019年一季度还有货币资金3.14亿。

无论是哈罗还是新开设的共享汽车,永安行多少都有些“赌”的成分。

韩信的一生,成也萧何败萧何。

网络 | 图片


雪球转发:0回复:2喜欢:3

全部评论

青城神05-22 15:39

出货利索

先人半步05-21 17:13

顺风车业务开展叫板滴滴,将成为一只现金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