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趣店写了份道歉文案,您觉着怎么样?

趣店每次有大动作,必然爆发一次舆论危机,每次爆发舆论危机又都有一个共性——负面舆论如入无人之境,遇不到一点抵抗。#趣店# $趣店(QD)$ #趣店单场直播大卖2亿,股价随之飙涨!# 

这真是奇特的趣店现象。

道歉文案在第三部分标红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划过去。最开始洋洋洒洒写了5000字,发现很多内容不适合发布,有兴趣咱们后台随时聊聊。

读懂君不是PR,有贻笑大方之处,欢迎指正。

舆论,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中国99%的公司都没有进入这个战场的资格,剩下的那1%又多如趣店一样完全不会打仗。

所以,趣店在舆论上的失败对于场内的人就很具有参考价值。当然,本文内容只做技术讨论,不涉及道德层面的对错。

趣店为何不受待见?因为它做过校园贷?做过校园贷的多了,可天天挨骂的就它一个。

现在去校园里采访下贷过款的大学生,你看看是用花呗借呗、白条金条的大学生多,还是用趣店的大学生多。

所以,做过校园贷不是趣店在舆论场一败涂地的原因,相反在做过校园贷的企业中,趣店并没有那么糟。

趣店总挨骂的原因是什么?我们慢慢道来。

谁在舆论场上冲锋陷阵?

散、乱、多的舆论没有价值也没有杀伤力,经过加工且由特殊渠道发布的舆论才有价值和杀伤力,比如某个大V发的一条微博,某个媒体发布的新闻。

趣店事件上,最有杀伤力的舆论就是东方甄选董宇辉对拉黑罗敏的回复:“导演小哥因为大学刚毕业,有时候有些私人恩怨,他要拉黑,我听完之后觉得挺合理的。”

直接拉开了整个社会批判趣店校园贷黑历史的狂潮,但企业应该争取的舆论力量是媒体,而不是董宇辉,很简单“董宇辉”们的主业是卖菜,媒体的主业就是制造、引导舆论,董宇辉不会天天怼罗敏,但媒体会天天盯着趣店。

且大媒体天然具备传播能力(因为渠道会倾向于推荐它们的作品)和公信力(因为有背书,比如某部、某地方政府旗下报纸,天然具备公权力的背书)。

小媒体、自媒体的价值是什么呢?内容。

能生存下去的自媒体,多数是在某个领域有积累,他们的作品虽然大众看不懂,但也代表了一种态度,能影响特定的一群人,比如那些还在大媒体工作的同行、趣店在预制菜赛道的友商、准备布局预制菜的资本......

本节最重要的一点是:绝对不要认为砸钱就可以完全搞定媒体,无论是大媒体、小媒体还是自媒体,你再有钱、预算再多能比阿里、蚂蚁多吗?2020年外滩峰会之后,蚂蚁怎么样?

于是PR就变得十分重要。

趣店2017年爆发舆论危机后,曾挖过一些懂行的PR,他们去了之后趣店的舆论虽然没有得到根本性扭转,但改善了很多,不过最后他们都离职了。至于离职原因,读懂君懒得去打听。此外听说趣店的PR需要在厦门工作,这一点就很蠢,厦门有多少媒体?北上广有多少?招PR到底是为了做媒体关系还是为了摆在公司里供着?

另外一点是趣店对媒体也有投放,起码在IPO前后和每次搞新项目都算得上高举高打,比如这次预制菜直播圈里一谈起就说:他们请了好多媒体过去。请媒体到现场当然只是第一步,在预制菜舆论一边倒之前,关于趣店预制菜的软文也如潮水般铺了一波。

但有用吗?没用!

为什么没用?接下来说重点。

花钱的学问:有没有“买到”朋友?

正常来讲,媒体的报道应该客观、中立、公正,但做媒体报道的是人,这就意味着媒体的报道不可能完全客观、中立、公正,只要人会被一些因素影响,媒体报道也就一定会受一些因素影响,你看到的关于趣店的报道也是一样。

这些因素可能是利益、命令、关系、印象、友媒报道等等,

其中很多是企业无法左右的,比如企业很难通过命令让媒体发布一篇对自己有利的文章或是不发布一篇对自己不利的文章,也有一些是企业可以左右,比如关系。

趣店爆发舆论危机时,有没有媒体或者媒体人能为趣店从不一样的角度去写一篇稿件回应?这种媒体一个两个还不够,要有很多个,最好能从很多角度去挖掘不一样的趣店。这样,不完全客观、公正、中立的媒体就有了分化,而不是一边倒的讨伐。

趣店有朋友吗?答案正如开篇所述,趣店的负面舆论如入无人之境,遇不到一点抵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伟人曾说“所谓政治,就是把拥护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反对我们的人搞得少少的。”舆论不是政治,但道理是一样的。

趣店现阶段对待媒体的态度应该是:

(1)包容、友善地对待每一种舆论,唱多的,自然要好好维护;唱空的,只要是依据事实,同样要做朋友;恶意抹黑的,尽量不撕破脸;极其恶意、凭空捏造的,撕一场,比如趣店创造了裸贷,这种白痴言论直接撕就好了。

(2)多拜访媒体,无论是大媒体、小媒体,无论是高层、中层还是跑口记者,只要有交集就要走动起来,这样出了事总能找到一些人去聊一下如何处理。

(3)重要的媒体一定要建立合作,而且尽量不要是常规合作,所谓重要有两类,一类是有公权力背书,另一类是内容优质,能影响舆论走向的。

旷日持久的采取这些策略,趣店在舆论场会慢慢站起来,但读懂君觉得趣店站不起来,所以以上建议就是给其他读者参考的。

该说什么话?

这点,罗敏绝对体会深刻。

比如其IPO之后那句“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做福利送你了”,一直是教科书式的存在,罗敏在预制菜发布会上说”过去的我,很幼稚,“可能也有检讨这次发言的成分。

至于这次由校园贷历史引发的预制菜危机,趣店应该如何回复呢?首先滤清几个事实:

(1)最初趣店做校园贷时,这个市场不是人人喊打,监管也没有禁止。

(2)趣店曾经获得蚂蚁集团投资,这意味当时这个市场是连巨头也关注并有所布局的。

(3)趣店是较早退出校园贷市场的,起码比它最重要的友商要早得太多(是不是最早,懒得查)。

所以,这次预制菜风波,罗敏完全可以出一个道歉声明,对自己曾经的“很幼稚”做一个告别,所谓“久病成医”,天天看道歉声明的读懂君随手写了一个草稿,供参考,括号中的内容解释动机:

“不喜欢我和趣店的各位,大家好,我是罗敏。(首先将姿态放低)

首先,对曾受到校园贷困扰的大学生、如今奔走在工作岗位的年轻人,说一声对不起。(暗示我现在是个良民。)

我不是金融的科班出身,最初对金融缺少最基本的认知,当初做校园贷的初衷也很简单,这个市场的确是蓝海,而我一直想做“追风少年”或者“风口上的猪”,而且校园贷最初是个正常的市场且有校园信用卡的先例,对于之后校园贷市场发生的一些事,虽然大部分与趣店无关,但我感到依然感到深深地不安与自责,这也是后来趣分期主动退出的原因之一。(说明初心不是作恶,同时拎清楚:校园贷的屎盆子,不能都往我头上扣。)

我是个草根,趣分期这个项目其实让我经历了穷人乍富的环节,有段时间十分膨胀,而且我身边的一切信息都是正反馈,无论是同事、下属还是资本、媒体都是赞扬多于批评,这不是为了甩锅,只是想让大家了解下我当时的心态变化和环境。(轻度甩锅,网友太聪明,甩的太狠会被发现。)

2016年,我们退出了校园贷业务,趣店退出的代价是惨重的,仅一天逾期率就增加了X%,这意味着趣店要为此承担XX万元的损失。(博同情的同时,为下文铺垫)

当时业内很震惊,因为那时候校园贷虽然开始被监管关注,但在资本、友商和媒体眼中,这依然是一个好市场,趣店退出后,很多同行依然在打校园贷的擦边球,但我可以拍着胸脯说:趣店禁受住了诱惑,虽然这并不值得自豪。(说明我们已经是业内良心了,而且那时候校园贷不违法违规。)

但校园贷是不是完全错误?我想这个问题监管已经给出了答案“鼓励正规军进入”,错的不是校园贷,而是做校园贷的机构,我们拿不到像银行那么低成本的资金,所以给到学生的利率一定会比银行高,进而给更多年轻人造成了困扰。(分化舆论对校园贷的讨伐,银行可以做校园贷,所以校园贷本身不是妖魔,同时不要掰扯太多对错,因为多数人看不懂。)

再次向各位道歉,2016年之后我们没有主动发放过校园贷,但的确受制于技术和数据,一些大学生申请我们如很多友商一样没能成功拦截。(退出之后,大学生来借款,都是钻了我们系统的空子,不怪趣店。)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希望自己与校园贷没有任何交集,哪怕是以‘做一辈子屌丝’为代价。

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历史负责,所以我将用自己的余生去反思校园贷,去接受大家的指责和鞭挞,并以此为戒。”(完)

古代帝王对付以“清君侧”旗号造反的叛军时喜欢使用一招:你不是要清君侧吗,我自己把你说那些奸臣都杀了,我自己把“君侧”清干净了,你还有名义造反?上文的随笔道歉信也是这个精髓,读懂君认为,这一套玩的最精明的要数彭蕾时代的蚂蚁集团

2016年校园日记、白领日记引发争议后,彭蕾写下道歉信,展示一部分,读者自行感觉下:

“错了就是错了

过去的这两天,是我到支付宝七年以来,最难过的时刻。

我们经历过许多困难的时刻,但从没有任何一件事,如这次一样如此深的刺痛我。

在此我向所有热爱阿里,热爱支付宝,一直坚信并践行阿里价值观的同事道歉!向所有信任且陪伴支付宝的用户、合作伙伴道歉!

有心也好,无意也罢,校园日记事件伤害了大家的感情,也会令一直热爱并坚信阿里文化的同事产生怀疑。我们要向数亿用户传递什么信号?!我们到底要什么?!我们终究去哪里?!在所谓的用户活跃度面前可以不择手段无节操?!”

这也是值得写入教科书的道歉信,我承认我错了,并且已经把自己踩到泥土里了,你还准备怎么踩我?再踩舆论就触底反弹了哦!

这么说话的负面案例也有很多,比如罗敏回应一切和前不久蔚来的冷血式发言,这些坑爹的公关行为也值得舆论场上的各位警惕。

PR是一个管理、教育、控制老板的工作

趣店每每有大事发生,就一定会陷入舆论危机,而且每次都是那些老生常谈的校园贷问题。

从表面看,这家公司的PR工作很失败,但从本质看趣店最大的公关黑洞是罗敏。

PR的工作是难以量化的,比如央视315每年都会揭露大量公司的黑幕,那是不是公司有了好PR就一定不会被315曝光?曝光后的负面影响是不是会比没有PR或坏PR小?

同样的,重金雇佣一个好PR是不是意味着公司不需要花钱,让PR出去刷脸就可以?想要媒体做宣传,如果50000块/月的PR与5000块/月的PR都是要花钱,中间这45000元的差别在哪里?

但读懂君可以负责任的说:好PR与坏PR是有区别的,好PR一定会减轻企业的负面舆论,百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比较敏感,不做展开),同时好PR也可以为公司省钱,注意省钱不是不花钱,而是能花1块钱做2块钱的事,同时也为公司和自己交下一堆朋友。

多数老板希望将PR的工作量化以便考核,但PR最核心、最重要的工作是无法被量化的。于是,一些PR的工作就变得简单——让老板满意,就算舆论已经把公司骂成了狗,但是有说辞可以让老板觉得可接受,这个PR在公司就有立足之地。

在读懂君接触过的数百位PR中,他们有些共识:老板需要市场教育,否则一些道理他们永远不懂;自己是成本部门,在公司的话语权低,这是无法改变的;PR其实是要管理高层,让他们知道在公共场合应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刷脸对PR和公司来说,都是竭泽而渔......

舆论场上,业务本质>老板的嘴>PR能力,所以趣店这种做过校园贷、老板又不可控,这种情况就算阿里的公关天团空降到趣店,估计也是无能为力。

穷人乍富,一定是有代价的。

雪球转发:1回复:2喜欢:0

全部评论

有序波动08-27 10:42

一个道德沦丧的公司怎么会有前途 怎么会被人认可

佩剑少年07-29 15:39

@我是罗敏 我刚打赏了这个帖子 ¥100,也推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