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贵科技挥刀:操纵三家平台,割完币圈割数字藏品

来源 | 产业科技

在数字藏品市场,主要有两类玩家,一类是自我“阉割”,不设二级市场和场外交易,仅提供收藏和转赠功能;另一类则迈开步伐,开设二级市场,场内炒作狂热。

纸贵科技属于第三类,集流动性炒作与审慎布局于一身。

目前,纸贵科技通过投资和自设的方式,关联操纵iBox、灵境藏品、知音数藏三个数字藏品平台,其中iBox已是国内具有二级市场的头部数字藏品平台,灵境和知音虽未设场内交易,但场外社群活跃。

看似稳健的多渠道布局,实则暗藏风险。在iBox平台上,首发价几十元、上百元的数字藏品,一经寄售到二级市场,价格便被炒作至几千元到上万元,高者甚至能达十万元。这显然属于数字资产代币化,金融风险已掩盖了所谓的收藏价值。

5月,iBox平台的数字藏品全线杀跌,爆仓者无数,不少数字藏品的跌幅超过70%。在此前后,iBox关联的多个微信公众号均被封禁,平台数字藏品版权纠纷不断,作者、用户的权益难以保障。

iBox平台波动,纸贵科技另起炉灶,设立知音数藏平台。与iBox的公链铸造上链不同,知音数藏和灵境藏品采用国家区块链基础设施“星火·链网”,但数字藏品于用户而言没有所有权,纸贵科技坐收佣金,同样存在继续以数字藏品项目收割投资者韭菜的嫌疑。

据灵镜藏品官方透露,关于二级交易,平台正在与外部机构合作,规划可行的合规途径。这也意味着纸贵科技可能在iBox之外,建立更多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炒作之风难止。

风险背后,纸贵科技镰刀未老。从早年币圈ICO创收到大举进军数字藏品,纸贵科技的收割野心未泯,只不过相比发币,纸贵科技数字藏品的故事更加荒蛮。

专于炒作

高流动性之下,风险滋生。

过去一年来,数字藏品在国内市场日渐火热,引无数拥趸,据统计,当前数字藏品玩家已超700家。阿里、腾讯、哔哩哔哩、百度、网易京东、小红书等互联网公司纷纷下场,推出数字藏品平台。

火热与乱象齐发。不少数字藏品平台实际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无清晰知识产权授权链路,无采取防范炒作的措施,投机炒作、滥用技术、盗用版权等问题层出不穷。

“入场就是赚,早下手早发财,成本极低,只需要几台服务器、几个运营、一个ip就能启动项目。”业内人士表示,尤其是上半年,数字藏品市场很狂热,创业者深知用户根本不懂区块链,能炒作有流动性就能把项目跑起来,平台自然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收手续费了。

市场乱象逐渐引起重视。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提出确保NFT产品的价值有充分支撑,引导消费者理性消费,防止价格虚高背离基本的价值规律。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不过,倡议之下总有“顶风作案”。互联网大厂的数字藏品项目比较审慎,不触碰二级市场,但iBox们火力全开,平台内金融化现象扩散。

就在官方发布风险提示之际,iBox平台炒作活动不断,用户若能抢到几百元的数字藏品首发,转手就能卖到数万元,诱惑众多打着投资名义的投机者涌入,参与击鼓传花的游戏。

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深陷其中”,一旦政策波动,或者接盘者不买单,iBox便上演暴涨暴跌画面。无论是一天下跌80%,还是暴涨几倍,都可能加速其疯狂后的暴雷。

当前,iBox的公众号渠道虽然被封,但App依然保持炒作交易。产业科技发现,一个被收录于大千文墨的泼彩红荷藏品,于5月25日上链铸造发行,首发价仅199元,用户抢到后立刻在寄售(二级)市场挂价98888元,随后价格几经调整,最新挂单价为18500元。

“iBox跑路了,我又交了一次学费。”一位iBox早期用户在知乎上,写下数字藏品投资乱象的心路历程。其实在iBox的五月危机期间,大量投资者持仓缩水,不过更可怕的是,一些高位接盘的投资者,找不到买家,最终图片砸在自己手里。

就在iBox陷于争议中,一家名为“知音数藏”的平台,提前结束拉新奖励兑换活动,在微信公众号上宣布延期发行“航天系列”数字藏品。

iBox与知音数藏看似毫无关联,实则暗藏玄机。这一切,最终都指向纸贵科技的数字藏品马甲。

三个马甲

iBox平台快速崛起、流动性飙升,背后操盘者也引发市场关注。穿透股权之后,便暴露出其与知音数藏、灵境藏品、纸贵科技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西安纸贵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唐凌、宣松涛均为90后,2017年从西安交通大学本科毕业,在校期间创立纸贵科技。

2016年成立后,纸贵科技与西安交大多有交集,2017年与西安交大知识产权研究中心联合成立“西安交通大学区块链技术与法律创新研究实验室”,2018年与西安交大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等联合成立“西安交大智能区块链技术研究实验室”,2020年与西安交大成立全国首个“交通区块链联合实验室”。

2017年,纸贵科技进军数字货币市场,发行区块链项目墨链(INK),8小时内完成了5000比特币的ICO,此后价格迎来大跌。作为墨链INK创始人的唐凌曾表态:团队不关心币价,只安心做事开发。

币圈收割后,纸贵科技盯上了数字藏品。有市场观点认为,iBox等纸贵系数字藏品项目的操盘团队属于老镰刀,2017年起盘墨链,多少韭菜被血腥收割,“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黑心操盘手疯狂吸食着投资人的‘血肉’。”

2021年5月,Huobi官宣上线iBox平台,定位为NFT综合服务平台,由火币集团新设立的创新部门「Huobi X Center」孵化。当年12月,Huobi清退国内业务。次年1月,iBox平台完成股权变更,海南链盒由超级星链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超级星链”)全资控股。

今年2月至3月,海南链盒再度进行股权变更,超级星链持股降至50%。实际控制iBox的超级星链,由纸贵科技实控。

其中,作为纸贵科技联合创始人的宣松涛持有超级星链18.18%股权,纸贵科技创始人唐凌持有9.09%股权,纸贵科技联合创始人陈昌持有18.18%股权。同时,与纸贵系关联的费盛康也持有超级星链18.18%股权。

5月16日,知音数藏平台开放注册,首发藏品“高山流水创世徽章”。运营主体为湖北纸贵科技有限公司(湖北纸贵),参保人数仅1人。湖北纸贵第一大股东正是西安纸贵,持股70%;法定代表人为戴帆,持股30%。

企查查显示,股权穿透后,作为纸贵科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唐凌间接持有湖北纸贵33.35%股权。

作为纸贵科技董事,宣松涛持有纸贵科技6.92%股权,同时担任海南链盒董事长。

作为iBox运营主体海南链盒的董事兼总经理,李威曾担任纸贵科技高管,还担任纸贵科技为大股东的纸贵数字科技(云南)有限公司(下称纸贵云南)董事,湖北纸贵的监事。

李威与宣松涛同在5家纸贵系公司担任职务,包括海南链盒、超级星链、纸贵云南、北京链盒科技有限公司与德州链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对此,纸贵科技方面曾回应称,与iBox链盒是独立的,只是股东存在个别交叉。

除了iBox和知音数藏,纸贵科技旗下还有一家独立设置的数字藏品平台灵境藏品。灵境藏品的运营方为灵境数字(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灵境数字(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由北京笔新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后者为西安纸贵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一边投资入股,一边布局自营平台,纸贵科技对数字藏品的野心显露。

侵权与风险

即使拥有多个马甲,纸贵科技在数字藏品业务上,仍难脱侵权和炒作风险之困。

2021年9月,iBox发布张国荣公益数字藏品。iBox方面表示,已获得相关授权,收益部分将捐赠给张国荣生前长期合作的慈善基金会,去帮助现实中因幼时意外失去视力的盲童。

据悉,《张国荣公益数字藏品》售价999元,限量10000份,分5个批次上线,对外发行9950份,50份将赠送给张国荣重要的生前好友珍藏。

外界对于iBox是否获得正式授权一事争议不断。在媒体报道中,iBox平台曾提供了两份版权授权文件,其一为2021年9月8日张国荣海报所有人贾安宜将签名NFT作品授权给厦门一家公司的文件。

该作品授权书约定,贾安宜将自己收藏的张国荣生前赠予自己的张国荣图片,授权厦门公司进行NFT 铸造和售卖。

根据公开信息,张国荣公益数字藏品发行商为厦门任星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任星投资)。

企查查显示,任星投资成立于2020年10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实缴资本为0,缴纳社保人数为0。法定代表人雪超持股100%,李威担任监事,该公司已处于注销状态。

雪超和李威均与纸贵科技关联。雪超持有纸贵云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95%股权,李威持股5%。据此,iBox张国荣公益数字藏品究竟为谁而发,尚存疑问。

今年四月,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一则起诉状及开庭传票,海南链盒科技被诉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原告要求海南链盒科技停止侵权行为,删除iBox网站上该侵权作品的所有销售界面,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

数藏从业者表示,当前数字藏品市场的版权纠纷盛行,部分数字藏品平台为了牟利,对藏品所有权审核不严,甚至故意而为之,最终导致作者的权益被损害。

产业科技查阅iBox的用户协议发现,iBox在权责归属上将自身责任撇清。用户协议显示,iBox用户负责自行验证在平台上所购买的数字藏品或其作者等的身份、合法性和真实性。尽管平台上会有相关的指标和信息提示进行验证,但不会对平台数字藏品或其作者等的身份、合法性或真实性提出任何诉求。

炒作风险上,纸贵科技旗下数藏平台仍未收敛。除了iBox的二级交易,知音数藏和灵境藏品均设有场外交易交所,用户可在社群内交易藏品。「产业科技」注意到,灵境藏品官方群规模已扩大至105群,知音数藏官方群195。

数字藏品二级交易容易诱发金融风险,虽然目前监管还未对此出台统一的监管办法,但不少地方监管部门已经提示数藏炒作风险和二级交易风险。纸贵科技若继续以场内和场外交易的方式,强化数字藏品流动性,将面临较大的合规风险。

其实iBox等纸贵系数藏平台本身知道平台内的炒作风险,但它更倾向于“甩锅”。iBox在风险提示中提到,数字藏品的价格波动性很大。其他数字藏品的价格波动可能会对数字藏品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也会受价格大幅波动的影响。我们不保证任何数字藏品的购买者不发生亏损。

#数字货币# #币圈# #数字藏品# 

纸贵科技执行总裁陈昌曾对外透露,纸贵科技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筹划数字藏品业务,他认为数字藏品是一个珍贵的面向C端,且用户有付费意愿的区块链原生场景。

从纸贵科技的数字藏品商业版图看,纸贵科技似乎只看到了“钱景”,而忽视了风险。实际上,数字藏品本身更接近C端与付费场景,也埋下比发币更大的收割隐患。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