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下各路大神对经济工作会议的点评,@MFI江勋 的观点值得重点关注下,机构分析师的公开言论水太多。



2015没有乌托邦:在中央经济会议面前,金融市场是幼稚的
2014-12-11 MFI团队 MFI金融研究

本文为MFI战略金融研究系列之47。作者为首席经济学家江勋、研究员李想、助理研究员李虹奕。更多信息请关注文末提示。
2015没有乌托邦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金融市场
Macrosystem FinanceInstitute 2014.12.11
今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闭幕。本次会议可以说是本届政府最为重要的一次经济工作会议。在内政外交大框架梳理完毕之后,本次会议告别了高蹈的乌托邦,展现出了务实改革的一面。我们认为,这是迄今为止,最能体现最高决策者真实意图的一份文件——至少部分如此。
本篇报告,我们将把最核心的几个问题提出来做点评,文末附上会议公报原文,并在重要地方标红,有助于投资者发微见玉。

关于会议
从文本看,本次公报与此前历次公报都更为系统,篇幅超长,逻辑清晰,举重若轻。我们推断,新的决策机制、执行团队、智囊团队已经成型,一些关键部门的人事可能会出现变动,或者说已经出现实质性的变动。
会议针对“新常态”进行了三个维度的反复论证:基于GDP构成的潜力分析、基于索洛新增长模型的要素分解分析、基于宏观调控框架的逆周期风险管理分析。这应该是*近平新常态理论提出以后的首次系统性论证。论述“新常态”的最终指向是两个:
其一,实质性的推动“供给改革”;
其二,对外开放战略的实质转型。

关于改革
2015年是一个全面改革年,但改革显然有先后条件,明年的改革将不是核心改革,而是边际上的供给改革,主要集中于五个方面:
A、行政体制改革,对第三产业的全面扶持和放松管制;
B、投资体制改革,全面推进PPP(公私合作);
C、科技体制改革,以促进研发转化率;
D、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继续出清过剩产能;
E、规划体制及地方利益机制改革;这一点要重点讲,依托于京津冀和长江经济带构建,不仅指向的是振兴区域经济,更重要意义,可能是探索跨区域间的互利互惠机制,以降低区域内部交易成本,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核心改革低于预期,包括:国资混合所有制改革、土地改革、财税改革;
这些改革一则需要法律修改做铺垫,二则在会议上仍然有很大争议,在公报中技术性的低调处理。因此,明年可能更多以试点为主。

关于经济
本次会议最核心的提法是:促进“三驾马车”更均衡地拉动增长。这个提法的意思是,2014年的投资和出口过于疲软。因此,2015年会加大对这两个部门的支持。这也与公报的任务分配是一直的。
会议显然对核心财经主管部门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决策层显然已经重新定义了央行和财政部在中期内的角色:
对央行来说,将更多的集中精力于服务内部改革,而不是央行自身之改革战略。对央行明年的行动,我们的预期如下:
A、利率市场化已经边缘化。
B、央行将进一步的宽松货币政策。但同时使用了“松紧适度”定调及对杠杆泡沫的警告,且进一步的强调了“定向调控”和“结构性调控”。因此,我们预期,全面宽松不可能,规模化宽松(降息+降准)次数不超过3次。降息以来,我们一直这样看。
定向宽松继续发力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使用非常规的监管来强化货币向实体经济的渗透,这与陈雨露公开表达的口径一致。
C、汇率市场化的目的是增强出口,巩固出口份额,这意味着,中国将在明年加入一场货币战争,人民币中期会主动贬值;
D、为了支持“一带一路”等资本输出战略,资本账户可能会考虑开放。
对财政部来说,明天将承担更多加杠杆的任务,赤字率从2.2%增加到2.5%左右。新增资金可能将投入到如下领域:基础建设、第三产业的结构性减税、战略新兴产业定向投资;
某种程度上,从2014年11月开始到2015年,中国正在实施新一轮小型四万亿的刺激计划。
注意的是,会议没有提房地产。意味着将更大程度让房地产回归市场,容忍房地产投资增速的继续下滑到个位数。再刺激,显然是为此对冲。
总体上,对三大需求部门的定调是:
消费:供给改革,释放潜力;
出口:货币政策支持;
投资:财政政策支持;

关于开放
会议已经明确了开放的目标是,“逐步实现国际收支基本平衡”。换句话说,已经明确以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的双边开放、双向投资,来从根源上解决国际投资收益为负,及国内利率高企的双重困境。
公报开头还着重指出,我国处于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的判断没有变化,只是内涵和条件发生了变化。
因此,我们预计,2015年中国的国际环境将显著改观,中国的经济外交的空间将比2013-2014年明显提高。由于中国实施了“更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开放的结构改革”的组合,对全球经济增长承担更多责任,将非常有利于改善对日美等国的关系。由于奥巴马和安倍政权均陷入内部政治困境,因此,2015年经济外交将从2014年的“南南合作”向“南北合作”移动。
而在“南北合作”这个方向上,自贸区的落地化和复制推广就是必然的。

总之,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一次战略层次感极为清晰,战术性也较强的会议。2015年不是一个宏观制度架构年,更像是一个制度探索年。但是,应该说,它在三个核心问题上取得了务实的进展:
A、政策执行团队的更新换代;
B、改革的纵深和层次分别;
C、央地关系在改良与革命之间的协调。
总体上符合我们之前的预期:2014年左转,2015年右转,但是他反对激进改革。2015年的经济基本面将触底回升,但是这份公报离金融市场的预期有不小的距离:
1、 在国企改革、土改等核心问题上低于资本市场预期;
2、 加入了实质性的小型刺激计划;
3、 继续实施结构性宽松政策,货币政策“松紧有度”;
4、 外汇管理政策的工具化。
因此,我们判断,明年做企业不错,股市涨幅显著放缓,债市压力不小。

原链:网页链接
iPhone转发:0回复:28喜欢:269

全部评论

Serenity想看世界2015-01-27 22:47

评论已被删除

山竹8902014-12-14 17:10

评论已被删除

仝氏企业2014-12-14 14:16

从市场反应也可看出国企改革低于预期。国企改革,土地改革太复杂,15年还是以试点为主,不会有太大机会。相反,财政刺激,例如环保,水利可能有机会。新经济如车联,智能家居,有机会。随着新三板发展,创投也会有机会。长江经济带,京津冀有机会。唐山港会落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