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B站投诉 可能被永久封号 但我选择原谅它

下午3点多,突然收到微信团队的信息:

点开一看,内容是这样的:

于是我赶紧百度了一下这家投诉我的公司,“上海宽娱数码有限公司”:

原来是被B站投诉了。就因为我写了一篇文章:《B站的每根毛细血管里 都流淌着无产阶级的鲜血》

我着实一惊。又查了下这类侵犯名誉权的可能后果:文章会被下架,公众号会被封一周或是永久封号,如果侵权成立的话。

我的第一反应是恐惧。我写公众号快两个月了,几乎每天一篇,也积累了一些订阅者。

我的第二反应是愤怒。从前我写过时政类文章,也有被删稿的,也有接到过国家**办的电话删稿,态度还挺温和。因为评论一家商业公司的商业模式,就遭到账号封号风险,这还是头一遭。

难道资本对舆论的侵蚀要到这个程度了吗?

这让我不得不想起不久前的微博撤热蒋凡搜事件。

沿着这股愤怒情绪,我本可以顺势写一篇讨伐檄文,解一解心中的怒气。

后来仔细一想,也不对,我跟 $哔哩哔哩(BILI)$  近日无仇,往日无冤,花时间在这些负面情绪上耗着,何苦来哉?

我的第三反应是原谅。虽然一开始受了些许惊吓,感到一点委屈,还有一丝愤怒,但是归根到底,我们没必要把时间耗费在情绪上。当然,曹雪芹也启发了我,这一点后面展开再讲。

我所接受的教育告诉我:这世上的事最好能敞开来讨论。

面对 $腾讯控股(00700)$  的公告:“承认侵权”即刻下架文章,处罚减半或撤销;“不承认侵权”就等候判罚结果。我坚持选择“不承认侵权”。

实际上,哪怕是B站的二级市场投资人,多数也认为我写得客观,并无恶意。

我在文章中的核心观点如下:

1.up主是B站内容的主要提供者。

2.B站视频内容主体是专业有趣有价值的内容,制作有门槛而且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耗时费力(我没做过B站up主,但是做过YouTube视频),不同于抖音微博这种几乎0门槛0时耗的内容。

3.B站改变了传统内容平台变现模式,从广告为主变为广告为辅,综合游戏+电商+会员+直播+广告。其他收入实际上是广告收入的变种,是一种转移。

4.基于以上三点原因,内容创作者应该享受B站总收入分成,而不是广告收入分成。

5.不鼓励B站增加广告变现力度。现有的综合变现模式可能更适合B站,实际上B站当下的变现率并不低,根据单用户ARPU计算,高于微博,跟 $爱奇艺(IQ)$  差不多。(根据各自2019年财报)

集中回应一下争议较多的几点:

1.B站在亏损,怎么还要分利润?

如果你上班的公司亏损,想必工资也应该发的。滴滴一直在亏损,也不能把司机的钱全拿走弥补亏空,美团做了十年,去年才开始盈利,也不能说过去几年应该把商家钱都收走。YouTube从前巨亏抢市场,分成比例比现在还高,后来一统江湖,母公司Google拿了一些钱走,分成才下降了些,但是仍有收入的20%以上拿出来分。

所以B站亏损和他应该利益分成丝毫不矛盾。

2.B站为创作者提供了展示自我的舞台,提供了精神满足感,多看看这些,不是每个up主都在乎钱的,很多up主是学生,兼职发发根本不在乎钱。

如果公司跟你说,作为平台公司为你展现人生价值提供了舞台,可以因此不发工资吗,或者打对折吗?

作为内容平台,展示创作者价值,提供互动、点赞、评论和订阅关系等精神价值,是本职工作,不应该作为供应方没有全面的物质回报的理由。

不在乎钱的人到时候把钱还给B站吧。B站会更感谢你,但是不要因此阻止其他up主谈钱。

最后说一下我的逻辑底线:我当然认为自己观点是对的,但从不指望B站能认同,我只是提供了一个视角而已,我唯一坚持的是,这些观点应该可以被充分讨论。

那么我原谅B站为啥受到曹雪芹启发呢?

《红楼梦》教会我最重要的一个角度是:要有慈悲心。

凤姐何等狠毒,曹雪芹却把她写得通透明媚,让你恨不起来。

刘姥姥何等粗俗,曹雪芹却把她写得世故而不势利,最后救了贾家。

妙玉何等高洁,曹雪芹却又把她写得有些分裂纠结,嫌贫爱富,逃不脱攀附权贵的窠臼。

我在写《中概股“金陵十二钗”》的时候,看到妙玉,就想到哔哩哔哩。这证明我是非常非常认可这家公司的,能进入金陵十二钗正册,那都是仙女来的,同理,作为公司也是优质股中的优质股。

哪怕妙玉身上有浓浓的尘缘味,《红楼梦》也是以慈悲心在塑造这个角色,她的身上更多的是对高洁灵魂的向往,对清贫乐道的追求。

B站虽然在创作者利益分享上做得还不太好,但是它确实为边缘创作者们提供了独特的舞台,为用户提供了一个有人文关怀的精神家园。

我愿意以最大的善意看待它,希望它从成功走向更大的成功。

我愿意以慈悲心看待它,同时也对它抱有期待,期待它同样有慈悲心,面对广大的创作者们。

更多TMT行业分析,请关注同名公众号:走马看世界

雪球转发:1回复:8喜欢:0

全部评论

走马看世界07-19 16:46

感谢理解。巫师的案例,其实我已经稍作了修改——这个也不是文章的主体论点。

我个人更想讲清楚的点是:B站的商业模式巧妙地避开了收入分成的责任——不论是出于主观还是客观。我实在是无法接受视频制作——普通人内容制作的最后堡垒——也变成免费的事情才写这个,纯属有感而发。这种视频跟15秒短视频制作成本是完全不一样的。

翻我的历史文章能看到,我总共才写了一个多月时间,而且早几天还把B站写进了中概股金陵十二钗里面。我跟B站没啥纠葛。

优银香花骑士07-19 16:26

我看了你被封禁的文章。除了巫师的案例外(这个要依法论法),文章主体观点是支持的。只是一些比喻可能不太合适,有较强的倾向性立场,甚至有点上纲上线的嫌疑(比如无产阶级的鲜血这种说法),这是当事人难以接受的。很多矛盾并没有那么激烈,且在发展中调和,但怕人为扩大矛盾,影响良性发展进程。


对此表示理解,一个观点形成过程中,思考者难免产生浸入式的非中立立场,其越满意的观点越是如此。也许客观事实描述多一些,立场少一些的话,会更好。


总之,观点是优秀的,有参考价值。

yeeyy07-16 04:32

你是在帮b站啊

走马看世界07-16 00:22

那篇没有

张沫凡07-16 00:04

你之前的那篇分析B站的文章没限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