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业也遭遇“寒冬”?香格里拉如何自救?

经济下行,酒店业处于“背风口”。确切的说应该是豪华酒店处于“背风口”。消费下行让会议、旅行住宿减少,经济酒店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当经济酒店越来越受欢迎,豪华酒店该如何自处?

宏观经济下行,酒店业首当其冲?

时下宏观经济下行,酒店成第一波感知时局变幻的行业。

2019年中期财报,很多上市酒店都有提及经济下行,对酒店业务造成很大影响。宏观经济不景气,意味着会议、旅行住宿需求减少。

在各行各业缩减经费、开支中,经济型酒店更受欢迎。所以下行周期,对豪华酒店影响尤甚。

此外,地缘政治及当地特定事件也令酒店经营环境普遍艰难。香格里拉(亚洲)(00069-HK)上年财报显示,香港目前的事件,影响消费和游客情绪。

公司在斯里兰卡科伦坡酒店在复活节周末发生炸弹爆炸,都对公司酒店业务造成负面影响。

在上述不利事件影响下,上半年香格里拉(亚洲)酒店加权平均入住率为66%,较去年同期67%减少一个百分点。

每房收入也由2018年上半年114美元,减少至2019年上半年110美元。

不过2017年4月新开业的香港嘉里酒店稳健快速增长抵消一些损失,但上半年香港酒店物业的总收入仍减少1.5%,至1.75亿美元。

汇率与去年同期相比也出现不利变动,美元兑公司营运货币升值。上半年中国大陆酒店每房收入79美元,较2018年同期85美元大幅缩水约8%。

这个不全都是中国酒店市场疲软惹的祸,还有汇率波动造成的影响。上半年人民币兑美元相比去年同期贬值约6%。

酒店物业收入疲软,物业销售增厚营收

大环境对豪华酒店的影响显而易见。在上述种种不利影响下,公司收入也难以像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一样“光鲜”。

财报显示,香格里拉酒店集团主要营收来源于酒店运营。公司旗下拥有“香格里拉”酒店及度假酒店,“嘉里大酒店”、“今旅酒店”、“盛贸饭店”四大品牌。

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运营中的酒店及度假酒店共有101家,其中“香格里拉”品牌酒店数量有86家,客房35200间客房。

“嘉里大酒店”有3家在运营,拥有客房数量1600间。“今旅酒店”有9家在运营中,客房数量达3400间。

“盛贸饭店”目前只有3家,客房数量1200间。香格里拉酒店集团提供管理输出服务。

2019年上半年,公司综合收入约为11.95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11.76亿美元微增1.7%。

这个微增主要来自出售发展物业收入增加净额6590万美元,为斯里兰卡科伦坡香格里拉大酒店开发的One Galle Face项目的住宅销售确认收入所推动。

排除这部分收入,上半年酒店营运的收入同比是减少5270万美元的。

2019年上半年,公司酒店物业分部收入出现疲软。其中,2019年上半年客房收入约5.3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减少约5%。

餐饮销售收入约4.3亿元,同比减少约6%。提供配套服务收入约5885万美元,同比减少约5%。

总体来看,上半年公司酒店物业分部的总收入约为10.26亿美元,同比下降约5%,占公司综合收入约为86%,

在酒店物业收入萎缩之际,公司第二主打业务酒店管理及相关服务收入却呈现上涨趋势。

上半年,负责酒店管理及相关服务的SLIM International Limited及其附属公司酒店营运服务总收入约为1.1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1.13亿美元增加2.3%。

抵消与附属公司的内部分布间收入后,上半年SLIM的收入净额为529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6.7%,收入增加得益于期内确认来自贵宾金环会费用增加。

期内,公司还有一项收入增厚业绩。香格里拉(亚洲)出售物业带来7050万美元收益,较去年同期460万增加1432.6%。

公司并非出售手头的投资性物业,而是出售住宅单位,分别是斯里兰卡科伦坡香格里拉大酒店开发的One Galle Face项目的住宅,以及大连香格里拉大酒店二期项目住宅大楼Yavis。

老牌酒店,新任掌门,香格里拉能否实现“自救”?

人人都知道香格里拉,却鲜少有人知道香格里拉是谁的酒店。这与希尔顿和希尔顿家族、万达文化酒店与王健林家族风格很不一样。

香格里拉(亚洲)主要股东是嘉里控股,背后实控人是郭鹤年家族。这是一个横跨粮油、地产、糖业等多元产业的巨无霸。

与上述产业相比,郭鹤年“酒店大王”的称号圈外人就不太耳闻。其实追溯起来,香格里拉的历史已有近半个世纪了。

1971年,郭鹤年在新加坡投资兴建香格里拉大酒店,这也是新加坡第一所豪华酒店。

酒店名取自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消失的地平线》一书,“香格里拉”的英文版本是“世外桃源”。

新加坡香格里拉只是郭鹤年酒店产业的一个起步。随后他又在马来西亚、泰国、中国等国家兴建香格里拉酒店,如今香格里拉已经成为亚洲豪华酒店品牌。

时间疏忽而逝,一转眼香格里拉已经走过近半个世纪。新老掌门的交替也在所难免。

2017年1月,郭鹤年女儿郭惠光接任香格里拉(亚洲)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郭惠光时年38岁,哈佛毕业,接手香格里拉酒店集团重任可谓踌躇满志。

公司董事会、高层都有靓丽的履历。公司CEO林明志为凯德商用前首席执行官。

独立非执行董事一列李开复郝然在列,他自2015年11月就开始担任香格里拉酒店集团独立非执行董事。

公司总裁兼首席营运管Sven Oliver BONKE 曾是Loews Hotels group(美国酒店集团)首席商务官。

新一届掌门人、酒店精英云集,如此“武装”的香格里拉能否抵御业绩疲软态势?宏观经济下行,可能不是人为力量所阻挡的,可能还需要多给新领导一些时间。

此外,在酒店业务运维方面,公司也是以稳步推进为主。中期财报显示,尽管发生爆炸事件,但公司斯里兰卡预售住宅单位交付仍在稳定进行。

位于中国舟山的酒店也即将开业。舟山作为热点旅游目的地,未来舟山酒店或能对冲其它酒店业绩影响。

作为豪华酒店品牌,公司也在一直提升自身科技含量,以推动业务发展。

在这点上,目前公司已经牵手腾讯,试运行自助入住机、无钥匙客房门禁等,构筑安全防线,打造更稳定的酒店基业,以应对外部环境不利变动。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