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银行:前三季多赚125亿,业绩稳中有升

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01398-HK)上周五公布了按中国会计准则编制(下同),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的前三个季度业绩。从整体来看,业绩保持平稳,资产质量也维持过往水平。

前三季收入同比增近700亿,利息净收入占比进一步下降

2019年前三个季度,得益于保险业务收入增长以及录得公允值变动净收益(上年同期为公允值净亏损),工行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2.11%,或698.87亿元人民币(下同),至6469.42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6.97%,至4531.46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由2018年同期的73.41%,下降至期内的70.04%。

见下图,走过2016年(当时国家收紧资金流动性,导致金融机构的息差缩小)之后,工行的收入稳步增长,一方面得益于资产负债规模的扩大带来利息净收入的稳定增长,一方面则得益于收入的多元化。

尽管利息净收入仍然是大型商业银行(尤其工行)最为重要的收入来源,但是从下图可见,该项收入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重正逐步下降,反映工行在多元化收入方面有所进展。

前三季多赚125亿

回顾期内,由于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加17.81%,尽管营业收入有双位数的强劲增长,工行的前三季净利润仅按年增长5.23%,至2526.88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仅增长5.24%,或约125亿元,至2505.08亿元。

事实上,笔者已留意到今年上半年金融机构(保险企业和银行)的资产减值亏损有所增加,这应与经济下行压力、贸易不确定性增加有关。以工行为例,期内资产减值损失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21.29%,而上年同期为20.26%。

不过相对来说,工行的利润表现仍保持稳定。财华社估算,前三季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为38.72%,较去年同期的利润率低2.53个百分点,不过高于2018年全年的38.19%。

扣非归母净利润增幅也有所提升。

单季业绩温和增长

单看一个季度的业绩,工行表现如何?

2019年第三季,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5.36%,至1538.4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5.40%,相较2018年第3季占比为77.01%,利息净收入占比有所下降;营业收入同比增7.61%,至2040.27亿元。季度净利润同比增5.71%,至839.98亿元。季度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5.40%,至833.75亿元。

第三季,资产减值损失增加了15.24%,不过得益于所得税开支几乎持平,净利润增幅维持与利息净收入增幅相若的水平。

见下图,其季度利润水平呈周期性分化,前三季的利润率表现都与之前的模式相符,但每个季度的收入都比之前两年相对应的同期有所增长。

与同行相比业绩表现如何?

在工行公布业绩的同一天,农业银行(01288-HK)与交通银行(03328-HK)也公布了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与同为国有银行的农行以及股份制商业银行交行相比,工行的业绩表现处于哪个水平?

2019年前三个季度,工行的营业收入增幅为三者中的最高。

相比较而言,工行的利息净收入占比(前文提到70.04%)处于中间水平,低于农行的75.89%,但高于交行的60.31%,反映农行建基于“三农”和县域的业务规模优势,而我们在《交通银行:银行业老司机为何收入跑赢同行》中也提到,交行对净利息收入的依赖不如同行大,其业务收入来源更为多元化。

相对于股份制商业银行,国有四大行享有政策赋予的规模优势,这也是其传统业务贡献占比较高的原因,股份制商业银行只能通过服务差异化、产品多元化来与这些国有大行进行竞争,这就不难理解,交行呈收入多元化的原因。

工行前三季的利息净收入增幅只有6.97%,但由于保险收入强劲增长以及公允值变动收益带动,营收增幅为三家银行中的最高。我们从图中可以看到农行期内的营业收入增幅最低,主要因为占比比同行高的利息净收入增幅较低,只有1.42%,拉低了其整体营收增幅,而交行的利息净收入增幅为11.72%,大致与其营收增幅相符。

再来看扣非归母净利润增幅,三家银行的增幅都为5%左右。

结合年化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在净利润增幅相若的背景下,两家国有商业银行的净资产收益表现较交行为佳,也就是每1元股东资本赚取的收益更高。

资产质量方面,三家银行截至2019年9月末的不良贷款比率相若,其中工行为1.44%,农行和交行分别为1.42%和1.47%。

截至2019年9月末,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93%,较年初时下降了0.05个百分点,不过与同行相比,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显然占有优势,见下图。农行这些年一直持续改善,但今年9月却有所下降,交行大致持平。

单从第三季业绩来看,工行的季度营收增幅仍然占有优势,归母净利润增幅稍微低于同行,但仍维持在稳健的水平。

总结

综上所述,与自己的过往相比,工行2019年第三季和前三季的业绩表现大致维持稳健,且略有增长,资产质量维持在稳定水平。

与同行相比,工行的利息净收入增长占有优势,同时非利息收入的占比也在提高,显示出这家超级大行在多元化业务方面略有进展,股东资本收益率也较同行优胜。

总体来看,工行于2019年前三个季度还是交出了一份表现稳健的成绩表。在既有的庞大规模以及前期高基数情况下,工行仍能维持正数收入和盈利增长,实属难能可贵,这也难怪其估值较同行高。

在2018年“港股100强”中排名第一的工商银行,今年能否蝉联第一?我们拭目以待。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