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熊市思维

发布于: 雪球转发:0回复:8喜欢:9

霍华德.马克斯:金融市场是研究周期性的完美实验室,因为它们是受投资者心理驱动的。过于激动时,人会把事情做过头,所以趋势总是朝着一个方向或另一个方向过度发展

感悟:熊市买的公司,当经济恢复,市场上行的时候,要从熊市思维转变到牛市思维,千万不要过早卖出,因为钟摆会转到另外一个方向的极值。

以我过去的经历来讲,自己因为底部抄底,底部的反复摩擦,导致无法从熊市思维转变到牛市思维,过早的卖出了好几只股票。这里面在我记忆里面留下烙印的就是我曾经的两只第一重仓股东方雨虹东阿阿胶

18年那轮熊市,东方雨虹因为现金流的原因被大盘带下来了,我是不到15倍PE开始逐步买入的,最后跌倒10倍PE,19年20倍PE的时候管理层发了一个减持的公告,我觉得有大的调整,随即也就就卖了,结果只是一个短暂的调整,马上就又开始涨了,我这个人有个原则,卖出了之后就不追涨,结果后面的估值扩张加上业绩增长,实现了5-6倍的涨幅,而我只吃到了不到1倍的涨幅。

(雪球最早关注我的朋友,就是当时我在底部的时候一直唱多东方雨虹。关于东方雨虹的现金流当时发了一些列帖子:东方雨虹现金流测算东方雨虹汇总贴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东阿阿胶,我在20年200亿出头的市值重仓了东阿阿胶,在底部反复坐了两轮过山车(20年一次,21年一次),就对东阿阿胶的估值产生了怀疑,即便未来东阿阿胶渠道库存恢复良性,那么市场是不是也只能给到20倍估值。我按照12亿利润,20倍估值,给了一个240亿的目标市值,达到目标市值后就卖出了,结果卖完没多久东阿阿胶就开启了主升浪。

这两次经历给我带来最大的教训是,千万千万不要过早的卖出股票,及时切换自己的思维模式。

就像中欧瑞博吴总说的:“牛市环境下,如果坚持熊市思维,那是灾难

行为经济学家用“近期偏差”(recency bias)一词来描述导致人们过度强调近期经历的重要性的认知故障。大多数投资者做出的行为就好像最新的市场趋势会永远持续下去一样。这可能就是投资者很难进行牛熊市思维切换的原因。熊市的时候过于谨慎,牛市的时候过于乐观。

回到自己目前的持股,我的第一重仓股四会富仕,我的平均成本是12倍PE,目前是14倍的PE,翻看过去PCB行业估值均值,20倍算合理,那么如果这一轮宏观经济因为库存周期出现复苏,那么随着公司的业绩增长,我暂时给自己设置的目标市值是2.8亿的利润*20倍的估值=56亿市值,当然市值的目标是随着后面基本面动态发展而不断修改的。

如果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公司基本面没有问题,我不会卖。对于四会富仕的研究,对他的长期发展有信心,这是一家成长性公司。以目前的能见度,四会富仕未来成长为五六个亿刘润规模的公司是大概率的事情。如果成长到五六个亿的利润规模企业不增长,按照50%分红,那么按照我的成本,股息率也有十多个点。如果继续成长,那么少分红(我为什么做出分红的假设,因为我与刘总的交流以及他公开的分享的视频里面可以观测出刘总还是看重股东的,有一次公开的分享就说了不能辜负股民的期望,另外,就是认可稻盛哲学的刘总,做出损害小股东利益的事情是小概率事件)

除了上面提到牛熊市思维的转变,还有缺失耐心和嫉妒。耐心的缺失也是导致过早卖出的原因。另外就是嫉妒,嫉妒别人赚钱快,忍受不了赚钱慢的痛苦,导致过早卖出去追逐热门票。很多人的感受都来自于对比,殊不知,这些思考方式会对你造成非常大的损失。

以上都是我过去思考方式的缺陷,思维方式的缺陷指导了我错误的行为方式,错误的行为方式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包含机会成本)。

以此篇文章来记录和反思我的过去的错误,以及指导我在四会富仕持有上的思考。

$四会富仕(SZ300852)$ $东阿阿胶(SZ000423)$ $东方雨虹(SZ002271)$

全部讨论

04-06 23:24

那段时间一起在雨虹的战壕历历在目,雨虹的基本面有改观了,可以看起来了。

你的尾巴系统有不全。你自己能意识到吗??我看出来了。

03-04 11:05

股市就是人性的放大器,极端情况由情绪主导,泡沫和崩溃是两个极端。
这个股的成长性来自哪里?看最近几个季度营收变化不是特别大,利润来自产能扩张还是管理的进一步提升?

03-04 16:22

确实,如果票子对了,熊市亏的钱是要在牛市赚回来的,如果提前跑了的话,收益会大大降低!

高位减持那是一定要跑,低位时倒是需要研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