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忽然觉得陈胜是个矛盾的人。一边嚷嚷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反对血统论;却忘了自己也曾说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似乎又在强调血统确实有高低贵贱。

不过,我很快意识到这样理解肯定是有问题的。人与人,基因相差有限,起码是没有形成生殖隔离;燕雀和鸿鹄,虽然都是鸟吧,但前两种和后两种已经形成了生殖隔离。

是吧,高低贵贱还是有,我看关键在于两点:

一是立场:低贱看高贵,王侯将相宁有种;高贵看低贱,燕雀安知鸿鹄志。

二看差距:差距不太大,四舍五入没差别;差距有点大,咱是主子他是狗。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