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Daily Journal股东大会问答/2022年

芒格:Daily Journal股东大会问答/2022年

别人问我怎么才能幸福?我总是回答说,降低你的预期,也就是让你的预期更符合现实。——芒格(感谢RanRan精心翻译[很赞]

问答环节摘录:

1:查理卸任后,谁来管理每日期刊公司的投资组合?

芒格:只要我还能管理,就还是由我管理。等到我死了,或者不中用了,我们会安排别人管理。

2:为什么盖瑞·萨尔兹曼和彼得·考夫曼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了?

芒格:盖瑞和我年事已高,我们必须为未来做一些准备。彼得不想当董事了。就这么简单。

3:每日期刊公司管理层的接班计划是什么?萨尔兹曼先生退休后,谁来接替他?

芒格:盖瑞 83 了,我 98 了,要说接班计划,我俩都得换。我们确实需要着手制定接班计划。该做这个计划的时候,我们就会做,而且很快就会做好。

4:我注意到,公司使用了保证金借款买入海外证券。作为股东,我是否可以了解一下,公司使用保证金借款买入了什么海外证券?

芒格:无论是在每日期刊,还是在伯克希尔,我们始终只披露监管部门要求我们披露的信息。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在买什么、卖什么。监管部门要求我们披露的,我们就披露,否则我们不透露我们的证券买卖活动。这是我们一贯的做法。

5:最新的季报显示,期刊科技公司的业务范围覆盖美国的 30 个州。但是,公司官网以及先前的季报和年报中显示,公司的业务范围覆盖美国的 42 个州。我想知道,公司的业务范围为什么缩小了?

盖瑞:期刊科技的业务覆盖范围缩小了,是因为几年以前,我们决定停止支持一套陈旧的软件系统。在这套陈旧的软件系统中,我们有很多机构用户,他们的规模有大有小。不出我们所料,许多规模较小的机构没有选择使用我们的新系统。因此,我们的业务覆盖范围缩小了。

芒格:其它软件公司不可能像我们这样废除陈旧的系统,它们不愿意丢掉业务,我们是想让客户用上最新、最现代的软件系统。

6:在公司的年报中,您表示,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法庭软件业务拥有光明的前景。您能否为我们展望一下软件业务的光明前景?

芒格:好的。如今的法院还处于石器时代。律师经常要开车前往法院,为了一个小小的判决浪费很长时间。其实,法院的很多小案子,通过 Zoom 就能办完。另外,法院的大量文件也早该实现电子化了。法院自动化,这个市场很广阔,我们是这个市场的先行者。市场潜力很大,这是好的一面。还有不好的一面。我们做的这个软件业务,需要参与政府招标,需要与政府部门打交道,我们经常要和官僚主义纠缠,这个生意做起来很慢、很苦。市场潜力很大,但这个生意本身是快不起来的。所以说,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市场很大,但要和官僚主义纠缠,做起来很慢。

7:最近,每日期刊公司大举买入阿里巴巴等外国股票,甚至动用了 4000 万美元的保证金。您如何保证这些投资不会给每日期刊公司的净资产造成严重损失?公司发展软件业务也需要资金,万一股票投资出现损失,是否会对公司的软件业务造成影响?”

芒格:只要是投资有价证券,必然可能出现下跌的风险,不但赚不到钱,还会亏钱。持有货币,货币在贬值,购买力不断下降。权衡取舍,我们选择避免货币贬值的风险,承受有价证券下跌的风险。保证金借款没多少,我们根本不当回事。


8:投资中国的公司的原因?

芒格:我们投资中国的公司,原因很简单。我们能买到更多的价值。我们投资的中国公司,价格更便宜,但竞争力更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投资中国。

9:查理,阿里巴巴是您的三大重仓股之一。……您之前推荐比亚迪,伯克希尔收获颇丰。但这一次,巴菲特为什么没跟着买入阿里巴巴?”

芒格:很多理智的投资者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选择自己觉得踏实的东西投资。沃伦也不例外。与沃伦相比,我对中国更有好感,我投资中国公司感到更踏实。其实,这只是我和沃伦之间很小的一个差异。沃伦有他觉得不踏实的东西,我和沃伦一样,我也有很多自己觉得不踏实的东西。我自己觉得不踏实的,我也不会投资。我这么大岁数了,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投资,这点自由还是可以有的。

贝琪·奎克:什么是您觉得不踏实的东西?

芒格:有些东西还是不碰为妙。

贝琪·奎克:例如,加密货币,对吗?我收到了很多关于加密货币的问题。

芒格:就阿里巴巴这家公司来说,阿里巴巴的护城河没有苹果和 Alphabet 那么深。阿里巴巴虽然是一家规模很大的互联网零售商,但是互联网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10:查理,我还收到了很多关于加密货币的问题。这个问题是 Carl Moscatello 问的。他说:“加密货币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 2 万亿美元。您现在是否承认您错过了加密货币?”

芒格:我确实没投资加密货币,我压根没碰那东西。我觉得自己做得很对,做得很好。在我看来,加密货币是像性病一样的脏东西,我连正眼瞧一下都不愿意。有些人觉得加密货币很现代、很先进,他们对加密货币顶礼膜拜。但是,他们崇拜的不过是一种在敲诈、绑架、逃税等方面很有用处的东西。人性的嫉妒也来推波助澜,看到别人发明加密货币发大财了,新兴的加密货币一个接一个地蹦出来了。加密货币乱象频出。我真希望政府能立即禁止加密货币。中国禁止了加密货币,我很佩服中国的做法。中国做的是对的。我们允许加密货币存在,是错的。

11:您多次揭露加密货币的危害。美联储准备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请问您怎么看?央行数字货币是有益还是有害?对市场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芒格:美联储发行数字货币没什么不对的。其实,我们一直在使用数字货币。银行账户不就是数字货币吗?各大银行和美联储的系统是互联互通的。美国已经有数字货币了。

12:两年前,在每日期刊股东会上,您表示,您看到了很多疯狂的行为,很容易物极必反。在过去的两年里,大概有 860 个特殊目的收购公司 (SPAC) 上市,里维安 (Rivian) 等新股上市后暴涨,我们还看到了券商罗宾汉引发的游戏驿站逼空事件。相信您一定没有改变两年前的想法。请问,在去年这一年里,您看到了什么新的疯狂的行为?

芒格:游戏驿站逼空事件很疯狂。比特币也很疯狂。风险投资也很疯狂,烧钱烧得太厉害了。

有些人把股市当成赌场。在股市里,有进行正当的长期投资,通过投资股票积攒养老资金的人,也有把股市当成赌场,在股市里频繁交易、流连忘返的人。赌徒以股市为掩护,他们披着合法的外衣,从事赌博活动,股市很容易让他们带坏了。我们应该禁止股市中的赌博行为。如果我说了算,我会征收高昂的短期利得税,压缩股市的交易量,让赌徒无处容身。只有这样,才能还股市一个清净,让股市不再是赌场,而是一个进行合法资本配置的市场。股市不能既是资本配置的市场,又是赌场。

(续):具体该怎么做?

芒格:必须制定法律,削减股市的流动性。美国有那么多住宅、购物中心、汽车,这些东西的市场,不像股市的流动性那么大,我们不是照样生活得很好吗?我们应该压缩股市的流动性。我年轻的时候,股市的流动性很低,成交的股份数很少。我读哈佛法学院的时候,股市每天的交易量不到 100 万股。现在的股市,一天的交易量高达几十亿股。我们不需要流动性这么高的股市。股市的流动性如此之高,只能给国家带来祸端和风险。股市里的人尚不自知,他们如同在聚会上喝得酩酊大醉。他们喝得正在兴头上,哪能想到什么后果。

13:您之前讲了,我们可能处在一场严重的泡沫之中。您能否详细讲一讲?这场泡沫将如何收场?

芒格:由于种种疯狂行为,将来会有严重的后果。从过去的情况来看,每次走极端,往往都会导致物极必反。至于后果何时发生,有多严重,我不知道

14:在当今的市场中,K 线图、技术指标、做波段、人工智能选股等大行其道。传统的本·格雷厄姆式价值投资是否消亡了?

芒格:价值投资永不过时。以较低的价格,买入较高的价值,这是投资的本质。投资要做得好,买入的价格必须低,买到的价值必须高。这个最基本的道理永不过时。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买的是什么,他们只知道看股价的涨跌。投机潮不是什么好事。回想历史上的大规模投机潮,南海泡沫、1920 年代的股市泡沫,哪一个有好下场?疯狂的投机泡沫并不新鲜,自从资本主义制度诞生以来,投机潮就始终存在。

15: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是否可能像 1950 年到 1980 年之间那样,出现利率大幅上升的情况?

芒格: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如今各国纷纷开动印钞机,无论是日本、美国,还是欧洲,开闸放水的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日本不但回购了大量国债,还通过央行回购了大量股票。日本的印钞规模非常夸张,但是日本却没有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日本仍然是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化文明国家。甚至可以说,在大量发行货币之后,日本的文明程度有增无减。尽管日本政府大量发行货币,日本却没出现什么严重的后果。日本遭遇了 25 年的经济停滞,日本民众的生活水平基本上原地踏步。日本经济长期停滞,在我看来,不是日本的宏观经济政策导致的。我认为,主要是因为日本遇到了强大的竞争对手。中国和韩国崛起,取代了日本原来的出口大国地位。总之,当前的宏观经济让人捉摸不透,谁也不知道货币超发会带来什么后果。日本的情况,还是比较令人鼓舞的。日本发行了那么多货币,它仍然是一个很文明的国家,经历了长期的经济停滞,它仍然泰然自若,非常令人敬佩。

但愿美国也能像日本一样平安无事。日本可能比美国的承受力更强,日本的民众更能忍耐经济停滞带来的痛苦。日本这个民族有着高度的责任感和强大的文化凝聚力。日本的人口构成中老年人较多,年轻人较少。日本人有一种咬紧牙关、迎难而上的精神。我们美国则不同,社会中的矛盾冲突太尖锐了。日本是一个单一民族的国家,美国和日本不一样。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治理起来更困难。

哈佛大学的一位教授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像美国这样的多民族、多种族国家,治理起来难度更大。日本是一个单一民族国家,民众有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他们在困难面前会有更好的表现。

归根结底,我们还是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我们现在发行的货币规模前所未有。我们只知道,那些过去滥发货币的国家,最后没什么好下场。也许我们离遭报应不远了,也许我们还能挺很长时间,但愿我们能平安无事。

16:您如何看待当前的通货膨胀环境?当前的情况与 1970 年代的情况有何异同?

芒格:1970 年代末,保罗·沃克出任美联储主席。为了遏制通货膨胀,他将最优惠利率提升到 20%,国债利率上升到了 15%。随后,美国经济遭遇了严重的衰退。那次为了遏制通货膨胀,美国经济衰退了很长时间,人们承受了大量痛苦。我当然不希望美国经济出现衰退。当年的情况比较特殊,沃克的铁腕手段得到了政府的支持。现在回过头来看,沃克的决断完全正确。美国现在的政坛人士没那么大的魄力,即使现在有像沃克一样的人掌管美联储,政府也不可能允许他使用那么强硬的手段,引发那么严重的经济衰退。当年的通货膨胀,让我们付出了经济衰退的代价。现在的通货膨胀,谁知道我们要承担怎样的后果呢?

说不定将来的后果可能很严重,说不定我们到时候会后悔,后悔没有选择主动承受经济衰退。将来的后果说不定比经济衰退更严重,比经济衰退更难解决。

(续):请问是什么样的后果?

芒格:那些滥发货币的拉美国家下场如何?它们迎来了独裁者。拉美国家民主制度的终结,与柏拉图所说,早期城邦民主制度的衰落如出一辙。每人手里都有一张选票,这是非常平等。但是,在某些政客的蛊惑和煽动之下,普通民众分不清黑白,民主制度很容易就荡然无存了。柏拉图说的不无道理。古希腊的城邦民主制度确实是这样衰落的,拉美国家的民主制度也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覆辙。但愿美国不要走到那一步,至少我本人不希望有那一天。

17:通货膨胀将会有多严重?除了持有优质股票,个人投资者该怎么做才能有效抵御通货膨胀造成的不良影响?

芒格:有时候,没什么好的选择,眼前的选择一个比一个差,不得已,只能从中选一个不是那么差的。这种不得已的情况,在生活中经常出现。芒格家族持有伯克希尔股票、开市客股票、还通过李录的基金持有中国的股票,另外,还有点每日期刊公司的股票和一些公寓。我觉得这样的安排完美吗?我不觉得完美。我觉得这样的安排说得过去吗?我觉得还算说得过去。从芒格家族的安排中,你可以明白一个道理:过度的分散没什么好处。很多人主张分散投资。要我说,能找到 4 个绝佳的投资机会,你就得谢天谢地了。金融学教授告诉学生,投资要分散。很多基金经理觉得高度分散才能显示出他们的专业。追求高出平均水平的投资收益,找到 4 个绝佳的机会,就足够了。4 个好机会已经足够了,非要找到 20 个,那是痴心妄想。大多数人的能力有限,没那个脑子,找不到 20 个好机会。

18:伯克希尔买入了动视暴雪的股票。请您问一下查理·芒格,这只股票是谁买的?是沃伦,还是托德·康姆斯、泰德·韦施勒?伯克希尔在买入之前,是否对微软即将收购动视暴雪的计划有所耳闻?

芒格:对此我无可奉告。我可以说的是,我非常欣赏动视暴雪的首席执行官鲍比·科迪克 (Bobby Kotick),他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商界领袖。我也认为,游戏这个行业将长期存在下去。但是,我是个老年人。我看不惯年轻人沉迷游戏,看不惯他们一周对着电视玩 40 多个小时。游戏让年轻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我不认为这是文明中光彩的一面。游戏很容易让人上瘾,一旦玩上瘾了,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我看不惯这种让人玩物丧志的东西。

19:请您问一下查理如何看待元宇宙?如何看待最近微软对动视暴雪的收购?请查理·芒格分析一下,元宇宙有什么实际价值吗?或者说,元宇宙是和比特币一样的海市蜃楼?

芒格:即使没有元宇宙,就在现有网络游戏技术的基础上,动视暴雪等游戏公司也能越做越大。有些游戏有益身心,可以和家人、朋友一起玩,这样的游戏没什么不好的。但是,有些游戏却基本上一无是处。比如说,一个人握着机枪对着电视疯狂扫射,一个星期有 40 个小时就坐在那玩这个,你觉得好吗?我觉得不好。

很多游戏是好的,很多游戏只是正常的消遣和娱乐,只不过用的是电子的形式而已。有益身心的游戏,我不反对。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有的人一个星期有 40 个小时沉迷于虚拟世界,幻想自己握着机枪疯狂扫射,这是我看不惯的。

20:请问您认为我们有必要针对大型科技公司采取更严厉的反垄断措施吗?

芒格:大型科技公司的强大程度关系到我们国家的竞争力。我不支持削弱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我觉得美国拥有强大的公司,这是好事。哪个国家不为自己拥有强大的公司而感到骄傲?我觉得“大”没有什么不好。我不希望外国公司在互联网领域占据垄断地位。我希望美国拥有强大的公司,这样我们才有国际竞争力。所以说,我不认为我们需要在互联网领域大张旗鼓地进行反垄断。

(续):您是否担心反垄断措施削弱我们的互联网公司?

芒格:显然,这届政府会实施更加严厉的反垄断措施。我对这个问题担心吗?不担心。我觉得政府的反垄断措施不会产生特别大的实际影响。

21:查理,您以前一直主张美国保留国内的油气资源,多从国外进口石油和天然气。请问您现在还这么认为吗?最近,拜登总统取消了拱心石输油管道项目,并且限制在美国土地管理局管理的土地上进行勘探活动。请问您如何看待拜登总统对于美国国内石油和天然气能源的态度?……

芒格: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毫无疑问,现在我们已经有能力获得大量太阳能和风能,新能源的效率很高,不比传统能源差。对于碳氢化合物能源,我主张保留,反对无序开采。现在的新能源,无论是太阳能,还是风能,效率都非常高,我支持大力发展新能源。

即使没有全球变暖的问题,我也支持政府的做法,也就是,大力发展太阳能和风能。发展可再生能源,有利于保存石油和天然气,这是明智的做法。

石油能源还有别的用途,特别是在化工领域,石油是生产化肥的原料,石油是非常宝贵的能源。我主张把尽可能多的石油能源留在地下,把大量的石油能源储存起来。美国的石油能源是我们的宝贵资产。我们的石油能源如同爱荷华州的表层土壤一样宝贵。我不愿把我们的表层土壤运送到非洲,也不愿把我们的石油能源消耗殆尽。我们应该好好保护石油这种自然资源。石油早晚有用完的一天,所以要省着用。我的观点与众不同,但我就是这么想的。如今,随着科技进步,我们可以获得大量太阳能和风能,我对此感到欢欣鼓舞。可再生能源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既然现在太阳能和风能的技术已经效率很高了,我们应该多发展可再生能源。

至于全球变暖,我始终认为全球变暖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续):为什么?

芒格:200 年后,地球的温度上升 1 摄氏度。我们燃烧大量的煤炭和石油,地球的温度才会上升 1 摄氏度。很多人一提到全球变暖,就觉得像天要塌下来一样,我觉得没那么夸张。

22:请问您和沃伦如何看待疫情的风险?另外,请问现场参加伯克希尔股东会的股东是否需要出示接种证明?

芒格:具体的情况,我不太了解。现在应该还没完全定下来。有可能的话,我们非常希望股东能来到现场参加会议。这是我们目前的想法。

(续):刚才的问题中还提到了新冠疫情和奥密克戎变种。请问您如何看待疫情?疫情将如何发展?

芒格: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疫情会逐渐消退,变成和感冒差不多的小毛病。美国每年有 3 万人死于流感。加上奥密克戎,每年上升到 6 万人。慢慢地,我们就习惯了。

23:在疫情的冲击之下,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差距越拉越大。受疫情影响,小公司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在疫情期间,某些州禁止商家营业,但家得宝和 Stop & Shop 超市却可以营业。小公司什么时候才能获得和大公司一样的平等地位?难道小公司只能一天不如一天,最后完全变成大公司的天下吗?

芒格:我认为小公司将长期存在。想想看,大型购物中心里不也有很多中小商户吗?确实,现在的小公司,生意没以前那么好做了。但是,美国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小公司。

我们也需要大公司。我们需要苹果和谷歌那样的大公司,它们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服务。在过去,全国的电话网络都归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经营,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现在,苹果和谷歌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巨无霸,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既有一些大公司,也有众多小公司,这很正常,这就是我们的经济体系。

(续):那么,您认为小公司能获得平等的竞争地位吗?现在,罗素 2000 指数已经从高位下跌了 15%。特别是最近几个月,跌得幅度比较大。

芒格:如果对我有一些了解,你就会知道,预测在短期之内,罗素 2000 指数和标普指数哪个表现更好,这样的事,我是不会做的。我根本不知道哪个指数能有更好的表现。其实,这样的问题,我连想都不想。我只考虑哪里有好的投资机会,适合芒格家族、伯克希尔或每日期刊公司买入。潮水有起有落,我不妄想预测潮水的起落,我只想着自己怎么能游得好一些。

贝琪·奎克:来自多伦多的 Paul Leani 提了一个问题……您继续讲。

芒格:我觉得痛苦是正常的。如果你做长期投资,无论是投资股票,还是投资房地产,我可以告诉你,一定既有哀鸿遍野的时候,也有蓬勃兴旺的时候。你要做的就是,无论是遇到了好时候,还是遇到了坏时候,都要安然无恙地活下去。正如吉卜林的诗中所说:“它们其实都是幻象。”有白天,也有黑夜。你有什么受不了的吗?没有。有时是黑夜,有时是白天。有时是繁荣,有时是衰退。我始终相信,应该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坚持到底。

24:我们今天的科技巨头,例如,微软、苹果和 Alphabet 等公司,它们是否拥有长期的竞争优势?它们能与三四十年前的可口可乐相媲美吗?

芒格:要预测过去哪家公司发展得好,这很简单,因为过去发生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要预测将来会怎样,那可就难了。我真说不好。虽然很难预测,但我觉得 50 年后,微软、苹果、Alphabet,应该仍然是非常强大的公司。我年轻的时候,如果你问我,那时候的百货商店将来会怎样,那时候的报业集团会怎样,我绝对想不到它们会走向破产。70 年、80 年、90 年之后的事,不是那么好预测的。

通用汽车把股东的钱亏光了,柯达把股东的钱亏光了。当年它们如日中天的时候,谁能想到啊?每次发生科技变革,总会有一大批公司遭到淘汰。未来会怎样,没法预测。
曾经的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并没有完全消失,它在被拆分之后,换了一种存在形式。那些被淘汰的公司,有的完全销声匿迹了,有的还留有只鳞片爪。

25:在过去一年里,很多美国人辞去了工作。我们可以在媒体中看到大量类似报道。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一趋势?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怎么做才能留住员工?

芒格:这是疫情产生的一个副作用,很多人习惯了新的工作方式,用不着每周五天,天天去公司办公。很多人再也不愿像过去那样,天天去公司上班了。特别是在互联网行业,很多员工不愿回到过去那种去公司打卡上班的日子,他们更愿意在自己喜欢的地方,自己觉得更方便的地方办公。这种改变已经发生了,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了。另外,很多公司再也不会让董事当空中飞人了,用不着每次董事会都得面对面地围着同一张桌子开。一年在现场开两次董事会就可以了。在疫情之前,伯克希尔就已经这么做了。伯克希尔的惯例是,董事们每年面对面开两次会,其它的会议用电话连线的方式召开。伯克希尔觉得这样很好。开那么多会,在天上飞来飞去,纯属浪费。我刚才说的这些,是疫情带来的好的改变,我们的生活因此更简单、更节约、更高效了。有些改变已经成为了现实,过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从另一方面来讲,政府发放的福利太优厚了,撒钱撒得有点过头了。饭店招聘服务员,根本招不到人,没人愿意干伺候顾客的活。我觉得政府的刺激政策有些过了。也许拉里·萨默斯说得没错,我们的刺激政策过火了,再收敛一些就好了。

其实仔细想想,就能想明白,资本主义制度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一个身体健全的年轻人,不出去工作,会尝到很多苦头。正是因为社会让拒绝工作的人吃到苦头,整个经济体系才能正常运转。我们的经济体系之所以有效,我们之所以能享受到现代化的繁荣,是因为我们的制度不允许年轻人好逸恶劳,我们的制度会让不愿工作的年轻人吃到苦头。不让年轻人吃这份苦,让他们在家中舒舒服服地待着,不用上班就能领到钱,这会对我们的经济体系造成巨大的破坏。我们应该吸取这次的教训,下次再有类似情况,别这么漫天撒钱。

26:有很多上市公司的高管薪酬制度不合理,管理层和股东的利益不一致。请问投资者和董事会该如何改变高管薪酬制度,才能让管理层和股东的利益一致?

芒格:这其实就是经济学家所说的代理问题。如果你管理自己的公司,因为是你自己的财产,你肯定会兢兢业业地把公司管好。如果你给别人打工,你就不会那么上心,你心里装着的是自己、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家庭,而不是公司。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管理者经营自己的财产,管理效率会非常高;管理者给别人打工,例如,像国有企业那样,管理效率会很低。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现实。

27:请问在加里·詹斯勒的带领下,证券交易委员会怎么做才能让金融系统风清气正?

芒格:这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总是会给自己的谋生方式找出很多合理化的理由。其实,在大多数人的谋生方式中,都存在一些不那么符合道德规范的事,特别是在金融、财富管理这样的行当。人们在做决定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利益摆在第一位,客户的利益放在第二位,人性天生如此。

你想找个负责的基金经理,把自己的养老钱托付给他管理,可真不好找。如今,大公司的董事每年能拿到 30 万美元的薪酬。独立董事的待遇很丰厚。很多独立董事非常想拿这 30 万美元,他们很想保住这个位置,根本不独立。这样的制度很不合理。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在人性的阻力面前,很多事情是不可能做好的。
我年轻的时候,由于工作关系,和电影行业有些接触。那时候,我发现,在电影行业里,所有人都在谋取私人利益,损害股东的利益。电影行业里就是那种文化。归根结底,无非是源于人性的自私自利。人性如此自私,一个文明社会很难保持健康发展。伯克希尔、每日期刊很特殊。以每日期刊为例。查理·芒格,98 了。盖瑞·萨尔兹曼,83 了。公司大大小小所有的事,都由盖瑞·萨尔兹曼全权处理。

这就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用人之道:完全放权,几乎撒手不管。我们做得怎么样呢?美国大大小小的报纸,活下来的没几家。《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汤森路透的电子版报纸,它们不会消失。但大多数报业公司早已经销声匿迹了。

在报纸行业走向末路的大环境中,《每日期刊》这份小报也难逃厄运,但我们持有大量流动资产和有价证券,我们还开拓了潜力巨大的软件生意。在 500 家报业公司中,能活下来的,也就两三家而已。这样一想,每日期刊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是我们带领每日期刊走到了今天,但你看我们,我们多老了啊。多年以来,我和盖瑞没从每日期刊公司领过一分钱的薪水。我们没拿过董事费,没从公司报销过任何费用。盖瑞很了不起,他一个人做五六个人的工作,大大小小的事都由他负责。伯克希尔总部只有大约 30 名员工,而且他们还不是负责内部审计的。看看伯克希尔,经营管理得多好!

公司一旦患上了官僚病,效率低下,浪费严重,根本没法管理。官僚病是一种非常难治的病。多少患上了官僚病的大公司都死了,美国钢铁柯达、西尔斯百货、联合百货公司。

有的公司,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但它们还活着,原来的生意还继续着。有的公司,原来的生意是彻底没法做了,只能把资本撤出来,原来的生意没了,但钱还在。伯克希尔属于后者。伯克希尔从三个生意很烂的公司起家,这三个公司的生意都做不下去了,但我们把钱从这三个公司中挪了出来。时至今日,伯克希尔已经成为全美国资产负债表上净资产最雄厚的公司。

伯克希尔怎么就能这么成功呢?伯克希尔不像其它大公司一样,容易染上官僚病。我们伯克希尔总部根本没几个人,在巨大的商业帝国顶部,只有那么几个人负责管理,我们不会染上官僚病。伯克希尔是其它公司学不来的。伯克希尔的成功是机缘巧合的结果。从某些方面来说,每日期刊公司是迷你版的伯克希尔。在整个报纸行业走向消亡的大环境中,洛杉矶的一份小报竟然能活得这么好,这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既然说到了报纸,我又想感慨一下,我们非常怀念逝去的报纸。在过去,各地的报纸,各自形成垄断地位,它们具有强大的护城河,具有长期稳定的赚钱能力。在过去,新闻报道的价值观是客观真实。那时候的报纸对政府起着舆论监督的作用。人们将报纸称为“第四权”,意思是说,报纸如同政府的第四个分支机构。如此高的地位,是报纸偶然获得的。现在,95% 的报纸已经不复存在了。


报纸消亡了,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是一群博眼球的疯子。人们爱听疯话,各路疯子吸引到和他们一样疯狂的人。疯子凑到一起,变得更加疯狂。我很怀念过去的报纸和像沃尔特·克朗凯特那样的主持人。传统媒体的衰落是文明的重大损失。传统媒体消亡了,这不是谁的错,而是资本主义创造性破坏的结果。但是,报纸的消亡是国之不幸。在新兴媒体中,新闻分成两派,不是迎合左翼的脑残,就是迎合右翼的脑残。为了迎合各自的受众,新闻报道甚至不惜歪曲事实。这对我们的国家来说不是好事。我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也许我们应该成立第三个政党。

如今,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通过选区划分确定自己的势力范围,两党都有自己的铁票仓。两党共同的担心是,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自己的议员席位被抢走。于是,每 10 年左右,无论是极左的,还是极右的,他们都会行动起来,把中间派从立法机构中赶出去

这样一来,在立法机构中,头脑清醒的中间派根本没有生存空间。这样的政府是有问题的。这样的现状背离了民主的初衷。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而且情况日益恶化,问题很严重。我根本不知道,这么严重的问题,该怎么解决。

(续):我正想请教您,该怎么解决呢?

芒格:也许成立第三个政党是一条出路。美国曾经这么做过。我们因为成立了第三个政党,才废除了奴隶制。如今,在国会之中,仍然有一些小规模的团体,例如,40 多人左右的,其中既有民主党成员,也有共和党成员。我们也许可以成立一个新的政党,这或许是个办法。

美国现在的政治弊端深重,仇恨和对立情绪太激烈了,太不对劲了。一个充满愤怒情绪的人,无法好好地生活,一个充满愤怒情绪的立法机构,无法正常运作。在如今的政治环境中,完全不存在信任。

我们这一代人则不同。就以二战结束后来说,我们那时候的政治家提出了这样一句口号:“政治止于大洋之滨。”在巴丹死亡行军中,日本屠杀了很多美军战俘。德国的希特勒屠杀了大量犹太人。但是,我们却在战后帮助德国和日本,与这两个国家成为了朋友,这多了不起啊。再看看我们现在的政治生态,和当年可真没法比?

28:芒格先生,请问您认为读大学,获得大学文凭,有什么意义?政府是否应该加大发放助学金的力度,提高减免助学贷款的规模?

芒格:这也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现代教育是现代文明的伟大成就之一。美国的大学创造了非凡的成就,现代文明中的科学技术创造了非凡的成就。我们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覆盖面广泛的免费教育功不可没,我们应该继续加大对教育的投入。

在我们的学校教育中,有很多老师,他们拿着政府发放的薪水,但是却误人子弟。莘莘学子带着梦想进入校园,却被不合格的老师耽误了。这是学校教育中存在的弊端。尽管如此,相信我们仍然会加大对公共教育的投入力度。

从另一方面来讲,国家建立了社保制度之后,每个人都想从中得到更多。从国家那拿到贷款的人,希望国家能把他的贷款给免了。每个人都要求国家发更多的钱。本杰明·富兰克林早就对此表示过忧虑。他说过,一个民主国家,当它的公民习惯了通过投票获得更多福利,这个民主国家就支撑不了多久了。200 多年前的富兰克林不是在危言耸听。所有人都指望政府发钱,这不是好事。我们应该自力更生,而不是依赖政府的帮助。

29:在您设计的宿舍楼中,为什么有一部分房间没有窗户?请问您是怎么想的?请您给我们讲一讲,让我们知道您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芒格:正常人当然选择有窗户的房间,不愿意住没窗户的房间。我之所以舍弃部分房间的窗户,是从建筑设计的整体考虑,是为了实现其它功能。以豪华邮轮为例。在豪华邮轮上,很多客房没有窗户。很多客房在内舱,有的客房在邮轮中部,只有门朝着走廊,没有窗户。由于邮轮的结构限制,有窗户的房间很少。邮轮的形状是无法改变的,只有舍弃大量客房的窗户,邮轮才能正常运转。毕竟,邮轮的设计不能违反流体力学的规律。要保证一艘大型邮轮正常运转,大量客房必然要设计成没有窗户的。

同样的道理,为了留出更多互动交流的空间,为了方便来自不同专业的师生相互学习,我们舍弃了部分房间的窗户。舍弃了部分房间的窗户,我们的宿舍楼能容纳更多学生,我们的宿舍楼能提供大量用于沟通交流的公共空间。
部分房间虽然没有窗户,但空气非常清新,而且我们设计了人造窗户,可以完美地模拟阳光照射的效果。这个取舍很值得。在豪华邮轮上,安装人造窗户的客房,一周的租金大约是 20,000 美元。很长时间以来,迪士尼的豪华邮轮上一直有两种客房,有窗户的和没窗户的。有窗户的,价格比较便宜。没窗户,但安装了人造窗户的,价格更高一些。没窗户的不但不差,反而更好呢。其实,就是个简单的取舍问题。那个批评我的建筑设计师,他是个木头脑袋,一点也不开窍,绝对是没救了。做建筑设计,当然要有所取舍了。

30:您最近表示,股票存在泡沫和估值过高的现象。请问开市客的股价是否存在泡沫,是否估值过高?现在,无论是看市销率,还是看市盈率,开市客的股价都达到了历史最高。开市客的股价已经创了新高,现在还能买吗?”

芒格: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始终认为,再好的公司,价格也不能没个边。哪怕是像开市客这么优秀的公司,价格高到一定程度,也不能买了。这么说吧,如果我负责管理一只主权基金或者退休基金,我的眼光可以放在 30 年、40 年、50 年之后,按开市客现在的价格,我可以买入。开市客这么优秀的公司很难得,我非常欣赏开市客这家公司。

我不是说,我本人会在现在这个价格买入开市客。毕竟,我习惯以便宜的价格买入了,这么贵的价格,我下不去手。开市客现在的价格很高,但是我从来没动过卖出一股开市客的念头。去年圣诞节,我在开市客买了几件法兰绒衬衫,一件才 7 美元左右。衬衫的质量非常好,手感很柔软。我还买了几条奥维斯牌 (Orvis) 的裤子,大概也是 7 美元一条。我买的裤子腰部是弹力的,还防水。开市客拥有强大的采购能力,它为顾客精挑细选商品,让顾客买得放心,进军电商领域,开市客一定能占据一席之地。

按开市客现在的股价,我不一定会买,但我绝对不会卖。我相信,在长远的将来,开市客将越做越大,越做越强。开市客配得上成功。它拥有优秀的文化和良好的道德观。真希望美国有更多像开市客这样的好公司,这样的好公司有益于整个社会的发展。

31:查理,关于 3G 资本和零基成本管理,请问您有什么最新看法?在过去五年里,您的想法是否发生了变化?

芒格:一家富得流油的公司,受人性侵蚀,很容易染上官僚病,出现大量浪费,做大量无用功。例如,没完没了的开会,除了浪费时间,什么用没有。在染上了官僚病的大公司,很多资金被毫无意义地消耗了。很多钱,白花了。在很多这样的公司,把成本削减 30%,公司会变得更精简,更高效。裁撤冗员,调整架构,对这样的公司来说是好事。在很多成功的大公司,普遍存在人浮于事的现象。

富裕了以后,人很容易松懈下来,这是人性使然。我有个朋友,他在一家公司担任董事,这家公司的总部设在欧洲。公司专门安排一架协和式客机,把他从洛杉矶接到欧洲。从洛杉矶到德国往返需要花费 10 万美元。一位董事的路费,就要 10 万美元。有些大公司的浪费现象太严重了。

另一方面,精简成本也不能太严苛。有些公司的老员工,为公司勤勤恳恳工作了很多年,对他们要特殊照顾一下。要讲效率,但不能单纯地追求效率,不考虑其它因素。总之,对于人浮于事的机构,该大刀阔斧地精简,还是要精简。

亨氏公司的一张董事会会议桌是花 60 万美元买来的。开市客公司的董事会会议桌才 300 美元。两家公司的差别多大,两家公司的价值观差别多大。因为有臃肿的公司,才有 3G 资本的用武之地。3G 资本把这些公司收购下来,就是要治一治它们的官僚病。精简有可能精简得过头。但是,我们的很多大公司确实太铺张浪费了,就像很多富裕的家庭太铺张浪费了一样。

32:请问被动投资对股票的估值有何影响?

芒格:哦,影响很大。指数基金的势力越来越大,造就了一批新大佬,也就是那些掌控着指数基金投票权的人。贝莱德集团的拉里·芬克以及先锋集团的掌舵者,他们的权势堪比教皇。随着指数投资的兴起,大量投票权集中到了指数基金手里,这将产生很大的影响。具体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不知道,但估计不是什么好影响。如今,投票权集中到了拉里·芬克等指数基金掌控者的手中,但我不想让他们说了算。

33:疫情之前,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保持在将近 20% 的水平……如今的利息支出占美国总支出的 6%。将来一旦利息成倍增长,我们必然面临雪上加霜的局面。我们怎样才能让公众以及政府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及早采取行动?

芒格:债务负担如此沉重,想一想,只要多印些钞票,就能把欠的钱还上,这么简单的解决办法,对政府、对美联储都有很大的诱惑力。但是,印钞只是权宜之计,在短期内,问题似乎能得到解决,但会埋下长期隐患。

当年的魏玛德国疯狂印制钞票,后来怎么样了?整个国家垮掉了,希特勒趁机攫取了政权。超发货币的风险很大,后果可能很严重。上一次,我们加码印钞,没什么事,可以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又没什么事,可以再来一次。政府一次又一次加码,会把我们带到危险的境地。没完没了地搞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把国家搞垮了。

我们不能再这么玩火了,该收手的时候,要收手。日本也发行了大量货币,但日本没什么事。日本没事,我们美国未必没事。

34:不考虑税收问题,我打算现在空仓,全部持有现金,在未来 12 个月里,等到出现了好机会,我再进场。您觉得我的想法可行吗?

芒格:持币观望,盼着有好机会的时候再投资,这样的事,在我整个的投资生涯中,我从来没做过。我从来都是在自己能找到的机会中,选择最好的去投资。我过去如此,现在也不会改变。现在每日期刊没什么现金,都投出去了。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但是,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不是因为伯克希尔预测市场会跌,想等到下跌以后再出手。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只是因为没找到值得买的好机会。你提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做法。

35:2020 年年初,股市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伯克希尔为什么没有趁此机会买入更多公司?是因为在收购新公司方面,管理层的态度变得保守了吗?

芒格:不是我们变得保守了。我们没有进行新的收购,是因为我们找不到价格合适的机会。就这么简单。别人把价格抬得太高了很多资金做收购,并不是为了长期持有,而是为了赚管理费。私募股权基金热衷于收购,它们追求资产规模,管理的资产规模越大,它们收的费用越多。

花的是别人的钱,出手当然大方了。我们用的是自己的钱,我们像管理自己的钱一样,管理股东的钱。伯克希尔持有一部分闲置资金,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就拿每日期刊公司来说,次贷危机爆发后,出现了止赎潮,我们通过止赎权公告业务赚了 3000 万美元,正是因为当时我们手里有这 3000 万美元,我们才抓住了绝佳的投资机会。手里有现金,才进退从容。另外,因为每日期刊公司财力雄厚,我们开展软件业务,更容易获得政府部门的信任。我们不缺钱,政府部门更信得过我们,我们也确实值得信任。

我知道,有些股东觉得未来很复杂、很困难,你们对未来有很多担心。我想送你们一句话。这句话是哈佛法学院的一位老教授对我说的,他说:“查理,有什么问题,告诉我,我让你更困惑。”我觉得这位老教授是在启发我、激励我。我现在也用同样的话启发和激励你们。你们有担心、有疑虑是对的,这证明你们在思考。你们在思考,这是对的。你们思考的问题也是对的,例如,通货膨胀问题、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36:我有一位邻居,是一位很优秀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的投资风格很激进。我想劝他更稳一些,以追求稳定的股息收入为主。请问您怎么看?

芒格:投资风格因人而异,没有一种投资风格是适合所有人的。有的人就有那个天赋,他们能看懂难以估值的东西,他们有能力做高难度的投资。有的人,没那么大的本事,那就不要逞能,还是选择自己能看懂的比较好。一定要清楚自己的能力有多大。把钱交给别人管理的话,要清楚你的基金经理能力有多大。你怎么投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能力大小。

如果你觉得现在的投资很难做,甚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好,那就对了。“难”是人生的常态。你觉得难的话,说明你的脑子是清醒的,投资当然难了。和我们这代人相比,现在的年轻人,太难了。现在的年轻人,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获得财富,必须比我们那时候付出远远更多的努力。

在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想买一套像样点的房子,得多少钱啊?另外,所得税可能还会越来越高。投资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容易了。我生活的这过去 98 年,是分散投资股票的黄金年代。只要持有分散的投资组合,指数变化的时候,跟着调整一下,例如,加入苹果和 Alphabet 等公司的股票,就能实现很高的投资收益率。

在过去几十年里,投资指数,能实现 10%、11% 左右的收益率,即使扣除通货膨胀的影响,也能实现 8%、9% 的收益率,这样的收率已经非常高了。在世界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代人取得过这么高的投资收益率。现在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他们未必能像我们这代人一样,拥有那么好的投资机会。他们做投资不可能像我们那时候那么容易了。

37:关于当前的经济和股市,您最担心的是什么?您感到最乐观的是什么?

芒格:在我们的文明社会中,科学技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是最让人感到乐观的。现代文明中的伟大成就基本上是在过去两百年里实现的。从 1922 年到 2022 年,在这过去 100 年里,我们实现了现代文明中的绝大部分成就。在 1922 年之前的 100 年里,我们也实现了现代文明中的许多成就。在过去两百年之前的几千年里,人类社会基本上是一成不变的。古代人的生活环境非常恶劣,寿命很短,生活很单调。古代没有印刷机、没有空调、没有现代的医药。文明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能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

在 1922 年之前的 100 年里,人们发明了蒸汽机、蒸汽船、铁路,改进了农业技术,改进了排水管道。在 1922 年之后的 100 年里,人们发明了覆盖范围广泛的电网、现代医药、汽车、飞机、电影、空调。人类的福祉实现了巨大的进步。我们的先辈生活很苦,想要三个孩子,必须生六个,因为有三个孩子会在襁褓中夭折。眼看着自己一半的子女死去,那是多大的痛苦啊。在过去 200 年里,特别是在过去 100 年里,人类文明实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进步。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人们的基本需求完全能够得到满足。在美国,穷人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肥胖。过去,人们的问题是吃不饱。现在,人们的问题是太胖了。时代真的变了。


令人想不到的是,人们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更自由了,人与人之间更平等了,人们能享受到现代文明的种种便利,但是与过去生活很苦的时候相比,人们反而更不幸福了。其实,原因很简单。驱动世界发展的,不是贪婪,而是嫉妒。

现在,所有人的生活都比过去好了很多倍,但人们不把这个当回事。人们盯着的是别人比自己过得更好,人们总是因为别人有这有那,自己没有,而耿耿于怀。难怪古时候,上帝教导摩西,不可贪恋他人的妻子、牛驴以及一切。在古代的犹太人之间,就已经存在嫉妒了。由此可见,嫉妒是人的天性

像我这么大岁数的人,我们经历过大萧条,那时候的生活特别苦。我小时候,天黑了,还可以在奥马哈的街头无忧无虑地闲逛。现在我们的日子好过了,但让我想不到的是,天一黑下来,我在洛杉矶的街头散步,会担心治安问题。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改变现状。生活水平提高了六倍,但很多人觉得非常不幸福,甚至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因为总是有别人比自己得到的更多。我很早就找到了克制嫉妒的方法。我谁都不嫉妒。别人爱有什么有什么,我根本不在乎。但是,很多人的嫉妒心非常重。更可恶的是,有些政客为了自己升官,挑唆人们的嫉妒心理。有些电视节目专门火上浇油,激化社会矛盾。

犹太人在《旧约》中说得很对,我们不应该嫉妒别人。我们不应该听信别人的挑唆,任由嫉妒心理作祟。话说回来,炫富有什么好的?戴个劳力士手表有什么用?想被抢劫犯盯上吗?人们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实现高消费,能在别人面前炫富。人们的欲望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动力。我建议年轻人避免高消费,那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远离高消费,远离炫富。欲望的满足无法带来幸福。但是,人们对欲望的追求,确实推动着文明的发展和进步。

人们的欲望越多,失落感也越强。哈佛大学的史蒂文·平克是一位非常有智慧的学者。他告诉我们,人们各方面的生活水平比过去好了很多,但是人们普遍觉得,社会越来越不公平了。生活越来越好,人们的幸福感却越来越低。现实就是这么矛盾。

38:请您总结一下您与沃伦·巴菲特在这一生之中亲密无间的合作。

芒格:我们都是快要见上帝的人了。谁知道人死后会是怎样的?

沃伦和我,在我们俩的合作过程中,我们取得了很多成绩,也获得了很多快乐。在我们的合作过程中,最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我们能够与很多优秀的人携手开创事业。在每日期刊这个小公司中,我和盖瑞共事,也获得了很多成功和喜悦。你说呢,盖瑞?

盖瑞·萨尔兹曼:是啊,和您一起共事,我很荣幸。

芒格:能和优秀的人走到一起,我很荣幸。能和优秀的人一起做一些事,我很荣幸。我们不像其它很多公司,我们没有沾染上官僚风气。我们没被困难打倒,我们抓住了机会。我们很幸运。

我们靠的是什么?就是那些老生常谈的美德。盖瑞和我,我们没什么秘诀。我们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尽量保持脑子清醒,勇敢面对种种困难。只要把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做到了,你就能成功。

上天眷顾,沃伦和我的运气非常好。从我们的成功中,你们可以学到一些东西。举个例子,很多人必须给性格暴躁的老板打工。很多老板好像有神经病一样,动不动就大发雷霆。在这样的老板手下做事,真是遭罪。沃伦和我没碰上这样的麻烦,这是我们的福气。

39:查理,请问您的幸福从何而来?您有什么幸福的秘诀吗?

芒格:别人问我怎么才能幸福?我总是回答说,降低你的预期,也就是让你的预期更符合现实。在生活中,一个人总是有很多不切实际的预期,他就好像笼子中的鸟,明明飞不出去,却一个劲地扑腾,不断用翅膀拍打笼子,最后只能撞得头破血流。何苦呢?你的预期要符合现实。生活中有苦有甜,一切要坦然接受。在这个世界中,有很多好人。多结交好人,多和好人来往,不好的人,离他们远远的。

40:请告诉我们,您最敬重的五个人是谁?我们也想向他们学习。

芒格:让我选出我最敬重的一个人,我选不出来。在和我同一时代的人里,新加坡的李光耀可以说是最伟大的领导人之一。……李光耀的一生非常了不起。我见证了很多人类的伟大行为。例如,二战后,美国实施了马歇尔计划,为人类做了一件好事。

我也看到了很多我不想看到的行为,例如,美国两党之间尖锐的仇恨。随着国家越来越富裕,逐渐提升社会保障体系的覆盖能力,这是应该的。我们这么富裕的国家,应该建立一套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

你们知道社会保障体系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吗?是德国的奥托·俾斯麦。俾斯麦人称“铁血首相”,他的权力比德国皇帝还大。社会保障体系是俾斯麦想出来的。没人记得奥托·俾斯麦的这项功绩,但他确实为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做出了重大贡献。世界就是这么复杂,有些事很难说清楚。奥托·俾斯麦是社保制度的创造者,我们应该把他的画像挂在墙上。

贝琪·奎克:问题完了。查理,感谢您花时间解答大家的问题。

芒格:不是我们想成为什么大师,让全世界的人听我们讲话。以前,我们和我们的股东非常熟。我们觉得,既然大家每年就来这么一次,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地回答大家的问题。就这样,好多年过去了,股东年复一年地向我们提出五花八门的各种问题,我们就年复一年地耐心解答。既然大家愿意听我们说,我们就一直把这件事做下来了。沃伦和我不想成为大师,是大家把我们捧出来的。在股东会上回答这么多问题,以前我真有些不适应,因为我平时很少讲这么多话。现在,我已经习惯了,但愿大家也习惯了

贝琪·奎克:是的,我们早就习惯了听您讲话。

芒格:好,今年的会就到这。(完)


雪球转发:96回复:52喜欢:234

精彩评论

品质基金03-22 14:06

为查理·芒格先生点赞!98岁,正青春。

全部评论

云雨换晴04-17 22:01

事实上芒格并没有批评中国,只是提问的人有些恶意罢了

月儿弯婉04-12 22:54

芒格有没有卖阿里啊!之前看到说卖了50%,问答里怎么说增持了?

月儿弯婉04-12 22:53

我们就喜欢掩耳盗铃,报喜不报忧呗

考盘在涧04-12 15:59

谢谢整理!

腾腾BABA04-06 1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