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2021股东大会精彩观点实录

【5月2日】2021巴菲特股东大会解读 夜场即将开启!

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如期召开。伯克希尔董事长兼CEO、90岁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副董事长、97岁的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联袂出席,并在四小时的活动中回答了投资者的提问。伯克希尔保险和非保险业务负责人阿吉特·贾恩(Ajit Jain)和格雷格•埃布尔(Greg Abel)参会,他俩被视为巴菲特和芒格的接班人。

以下为精彩观点实录: 

伯克希尔21Q1季报增长强劲。与会同期,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了21Q1季报,公司一季度营收645.99亿美元,去年同期612.65亿美元;一季度经营利润70.18亿美元,同比增长19.54%,在计入其所投资盈利后,公司一季度净收益117.11亿美元,去年同期则亏损了500亿。一季度,伯克希尔每股A类普通股盈利7638美元,B类普通股每股盈利5.09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前4大持仓为:美国运通苹果美国银行可口可乐;4大持仓占其投资组合比重为69%。业绩差别在两个年度的3月。

巴菲特表示,去年一季度整体股市下跌,所以净利润转为很大数额的净亏损,包括了股市投资组合的未实现亏损,而运营利润更能反映公司本身的表现,读伯克希尔财报时不要单独看最后一行(净利润),要看运营利润那一行,因为对于我们这样的公司会有很多账面上的投资波动。对比今年前两个月与去年前两个月的话,去年因为疫情经济关闭对业绩产生影响,但看3月份的话,变动主要发生在这个月,今年伯克希尔的业绩还是非常好的。

他另外建议投资者不要过度关注短期的业绩变化,对那些对公司业务和会计准则不了解的人来说,单个季度的投资收益(亏损)数额是没有意义的,甚至是极具误导性的。 

一、重点公司和行业点评 

苹果公司的库克是我们见过最棒的公司管理者。

问:为什么伯克希尔卖出了苹果股票?为什么不买一些,反而卖了一些?

巴菲特:我们对于苹果5.3%的持股率已经是很高的市场安全水平,而且持有的市值已远远超过其他股票。

苹果是一个非凡的公司,他们有优秀的管理层,CEO库克可能创意上比不过乔布斯,但他却是“我们见过最棒的公司管理者”。苹果产品广受全世界欢迎,利润率也非常高。同时手机在所有年轻人生活中都是必不可少的必备品。查理你觉得我们去年卖了股票是错误的,是吧?

芒格:确实错了。你看有些时候你可能还得在查理的眼皮底下偷偷做一些操作,但是现在看来是做错了。 

不觉得当前苹果的估值很疯狂,估值需要和利率做比较。

问:当你们看到这么多高估值的标的,特别是高科技企业。比如去年成长50%、100%甚至200%,一年取得了这样的成长,你们2016年买苹果是因为管理质量和产品质量。现在应该怎么去看这些投资?

巴菲特:我们不觉得这样的估值是疯狂的。我还是觉得,我对于苹果的理解,尤其是苹果未来的理解,都是跟消费者息息相关的,跟全世界消费者一样。他们甚至比我们对于苹果的理解还更好。关于苹果股票的价格,又会回到我们投资的一些基本面了。有些时候还要跟利率去做一个比较。

巴菲特:去年伯克希尔出售了部分苹果股票,但由于苹果回购了自家股票,令股东所持有的苹果比例不降反升。我不希望政府过多干扰科技业,这些公司市值非常高,对我们也是有利的。

我不觉得苹果的估值疯狂,估值需要和利率做比较。周四美国财政部的四周短期美债拍卖有430亿美元的规模,但得标利率为0。现在美国债券没什么收益了,我们在接近零的利率环境,如果长期来看利率是这样的话,那么股票价格就显得低。找不到什么债券能有苹果和谷歌这种公司的盈利水平。

芒格:我也觉得你刚才提的名单,比如说领先的美国公司,对美国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们在新科技的行业,仍然是领先于世界。这得益于美国文化、美国文明。而且这些公司市值非常高,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利的。 

卡夫亨氏的管理层改革表示满意

问:你们觉得卡夫亨氏在过去12个月的市场表现如何?尤其是跟其在疫情前令人非常失望的表现来做对比的话,对于卡夫亨氏的长期前景怎么看?

巴菲特:我们成为了卡夫亨氏财务方面的合作伙伴,而不是运营方面的合作伙伴。我们也没有影响他们任何比较大的决定,没有为公司做任何的决定。我们对于卡夫亨氏在管理层上做出的调整是相对比较满意的,管理层现在有了一个比较强劲的团队,所以我们对于其管理团队和领导力的投入是相对比较满意的,我们也想很期待他们接下来怎么更好地管理自己的资本架构和债务架构,所以相对来说我对它的前景是比较看好的。

芒格:有一位非常优秀的英国演员这么说过,我已经担任一个优秀演员这么长的时间了,甚至都不知道我对任何事情真实的看法是什么,我觉得这样的情况基本上在任何政客身上都出现过,在企业界也是这样。现在太多的CEO都喜欢发声,关于自己的公司他们有些时候会说一些很疯狂的事情,他们也会不断的重复,他们的下属是没有办法打岔的,也不敢去干扰他们。这种情况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现在很多的年轻人也吸取了这样的一些想法,特别是接受这种自由式的教育。 

银行股是自己的旧爱,仓位配置不会超过10%

对于银行股,巴菲特在股东会上表态:现在的银行质量比以前好多了,虽然自己仍然钟爱银行股,美国银行股在伯克希尔的持仓组合中占比不会超过10%,我不愿持有更高比例的银行股, 所以去年卖出了一些。 

二、投资策略 

投资的难点:押注单一行业取得长期成功不容易。

巴菲特:投资不仅仅是选择一个好赛道,选择伟大的公司比仅仅选择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在20世纪初,大约有2000家公司进入了汽车行业,因为投资者和企业家都期望这个行业有一个惊人的未来。2009年,只有三家汽车制造商幸存,其中两家还破产过。

很多投资者会被不同行业所吸引,很多公司因为身处受欢迎的行业可以立马上市,公司销售数字让人惊讶且惊喜。对此,我想借用我父亲出生的1903年时的汽车行业发展来作为案例探讨。1903年开始,汽车工业非常发达,甚至感觉要改变全世界的面貌。当时许多投资者看好汽车行业的未来,“奋不顾身”开始投资这一行业。但目前这一行业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转变。据统计,从1900年到1911年至少有2000家公司进入了汽车行业,但到了2009年,只剩下了三大巨头公司了。

当时如果投资者认为汽车行业是明日之星,绝对有前途,就可能会在该行业下重注,似乎每个人都在谈论买汽车股或者进入汽车行业,但是最后仅有少数人能够赚钱。因为很多汽车公司后来被并购或者倒闭了。值得注意的是,前面提到的福特、GE等公司也在当时的竞争之列。回头看,汽车行业的变化不可思议,靠单一行业取胜并不容易。(今天电动汽车正在迎来万马奔腾的局面,和1903年是不是很像,最后能够长命百岁的会是谁呢?) 

持有大量现金的目的:应对紧急情况,收购要谨慎,回购利好股东。

问:公司持有的巨额现金为何不用来进行大象级别收购?

巴菲特:伯克希尔持有现金大概相当于公司业务价值的15%,规模是合理的,之后比例会降低。去年3月的疫情改变了形势,伯克希尔必须确保在任何状况下都有自有资金,不能想着依赖政府和银行等其他机构借钱,自己解决问题。去年3月大家都希望借款,渡过难关,政府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

芒格: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在这个疯狂环境下做任何太大收购,一出手几百亿、几十亿的话,我们要谨慎。

巴菲特:刚才忘记了给大家看一项财务数字,就是流通股的情况,我们再回到财务数字上。我们在第一季度花了250亿来回购,流通股的数量下降了。在当时,抛了航空股、银行股,好像要在其他地方做收购。但我们没有办法买到那么廉价的公司或廉价的股票,(还不如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

公司保留现金是为了保护股东和投资人的利益。

问题:是不是我们应该守住我们的现金呢?或者是把投资的钱卖掉去买股票?股市是否处在泡沫化,现在应该持现离场观望,还是投资更多到股市?

巴菲特:有时候我们买了一些股票并不安心,要保留相应现金来保护股东。

巴菲特:大概有10%到15%整体的资产,是在超额现金以外的。我们还是要保留相应的现金才能保护股东和投资人的利益,我们不希望把别人的钱给输掉或损失掉,这是我们的原则。也不是今天买,明天就卖了,这也不是我们作业的方式。我们的方向是固定的,现在得到的一些资产现在可以卖的话,大概有800亿吧,这只是占我们10%资产中的一部分。

巴菲特:有些事情是这么做的,也许我自己以为自己知道的挺清楚,但曾经买过的股票,查理跟我以为了解它的业务和行业,但内部的洞察力还不够清楚。有些人觉得我买了之后结果非常好,刚刚讲的国库券或债务之类的东西,如果500亿放到国库券里面,这样做的话其实还是不安心的。 

持有伯克希尔等于持股多元化,不了解伯克希尔请投资标普500

问:我是一个长期股东,做了25年的股东。芒格先生、巴菲特先生,我觉得现在整个市场都比较低迷,伯克希尔都是一直能够跑赢市场的,在未来也是这样。对于长期投资者、长期股东来说,是长期持有股票呢?还是实现投资组合的多元化?

芒格:你持我们的股票是件好事,我建议你继续持有。我们的业务是比别人做的好,这是肯定的。对长期投资者来说,是长期持股还是持股多元化,而持有伯克希尔等于持股多元化。

巴菲特:我想标普500跟我们比较,我自己是比较钟爱伯克希尔公司股票的。在未来20年可以毫不费力的持有,还是很安全的。但一般的普通人很难智慧的选择伯克希尔。如果您毫不知情、不懂得股票的话,而且没有任何对伯克希尔感觉的话,那你就买标普500好了。

不论是投资公司还是指数基金,投资者必须先“上船”,才能有机会获得收益。至于上哪条“船”也是需要深思熟虑的,上对“船”会有非常好的结果。 

轻资产、高回报的公司是梦想中最好的投资

问:以前沃伦都是避免在高科技公司的投资,之后高科技公司会不会慢慢在投资组合中占有主要的地位?

巴菲特:我们一直知道这种梦想中最好的投资,就是轻资产、重回报,像亚马逊苹果都是好的。现在这种企业越来越少了,而且不知道现在是轻资产,未来会不会也是轻资产,这样的企业经营我们觉得是很好的。但是现在找不到非常大的公司,能够继续保持这种轻资本。而且能够在回报上成正比。公用事业需要投资很多,但回报一般,无法和谷歌相比。 

低利率抬高了整个市场的估值

芒格:低利率催化了整个股票的估值飙升,让那些投资于市场的人有机会创造财富。 因为一切(资产的价格)都变得这么高,利率却这么低,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是,与我们这一代人相比,千禧一代会有大把的好时光能够赚到钱。 因此,正在崛起的这一代人中的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将会小得多。

正确的回购股票是公平、公正的,能够惠及现有股东。

问:一位参议员称回购是市场操纵,您也提到回购其实是可以帮助股东带来更大的价值,因为可以提高股票的内在价值,你们能不能讲一下回购对于社会的影响?

芒格:回购股票用来推升股价是不道德的,但是如果公平操作并用来回馈股东,就没有问题。巴菲特:回购是股东投票同意的,97%的股东不是为了拿股息。

巴菲特:我觉得有时候很难去相信大家对于回购方面的一种反对意见,觉得从合作伙伴进行回购是不道德的行为,我们就是一种资本的支配手段。有人想留下可以留下,有人想走可以走。大部分伯克希尔的股东都是这样,我们作为一个公司,就是在50年的时间内把股票估值打造上去。很多个人投资者,觉得伯克希尔股票觉得是一生可以持有的。当然有时候需求会改变,但是想要去保存这些股票的人,他们仍然会保存下去。

巴菲特:很多人60年前买了我们的股票,现在已经赚了非常多的钱,这已经成为他们投资体系当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你觉得如果我们有一小部分的人想离开,大部分的人留下,回购是不是更合理的一种方式呢?因为你没有把这个钱拿到所有人的手里。当然回购的价格,必须对大多数合作者是更好的,而且不要让市场告诉我们这个价值是多少,这需要我们自己去做。

芒格:你重新回购股票,只是为了把价格推高是不道德的。但是如果回购股票的目的,是公平、公正,能够惠及现有股东,那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做法。很多人提出意见,就是这些见不得我们好的人。 

三、投资反思: 

反思:商业旅行的恢复遥遥无期,卖出的航空公司现在不想买回来。

问:别人恐惧时我贪婪,但为何在疫情中伯克希尔也抛售了航空股,等于别人恐惧时你们也恐惧了,如何评价当初伯克希尔的决策?

巴菲特:卖出的航空股只占公司业务的一小部分,并且表示四大航空公司加起来卖出去可能不到一千亿美元。四大航空公司曾获得了政府的支持,习惯于在破产的环境下生存。在疫情的环境下,短期内很难恢复,失去了盈利的能力,伯克希尔救不了。卖出股票,公司承受了非常多的损失。但总的业务占比只有BK的1-1.5%左右。因为现在商业旅行很长时间还不能恢复。现在不想买回来。 

反思:我们换手的速度还是太快了。

问:巴菲特先生买股票、持股的哲学有没有在一段时间里有变化?能不能通过这样的变化为持股组合带来更大的收益?

巴菲特:我觉得周转率并没有那么高,不会太高。

芒格:谁说的,我觉得你周转太快了,现在还是太快了。

巴菲特:我同意这一点,但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我们拥有的这些企业,就是我们的资产,就是我们的资本。我们不会很快地去进行周转,不会轻易转售我们的业务。我们其实可以做很多事,但不会那样去做。相对来说我们做的还是比较少的,没有在这方面做太多的操作。

反思:公司盈利低于预期。未来会继续浇花割草:加仓好公司,减仓差公司。

问:您此前收购航空供应商公司精密铸件(PCC),但如今航空公司以及运输业非常萧条。您该如何反思这笔投资?当时购买PCC时的那些情况,还有哪些在您的预期中,哪些在预期之外?

巴菲特:伯克希尔并没有在那个时候犯了大的错误,而是我犯了错误。是任何时候你要购买任何公司时,你要进行评估,也就是说你要花多少钱,它的管理层层面是怎么样的,或者你愿意付多少钱。公司的管理层并没有太大的错误,但是他的盈利的能力却出现了非常大的不确定性,比如波音737飞机发生问题的时候,很多人都没想到,一些小的问题都会影响到一个公司的营收。我们看到有很多的事情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发生过,不可预测的事情非常多。精密铸件这家公司,我在购买的时候觉得是很不错的,对他们的管理层也非常的满意,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他的盈利能力真的低于了我们的预期。

...只是说我自己还会犯错的。有时候,如果对一个公司的业务失望的话,这一个企业可能就在我们拥有的占比上就会越来越少。如果喜欢一家成功的公司,我们会不断增加对它的配置比重。当一些公司比我们预期中的发展还要好的时候,我们在这些公司上的投资会有更多的集中。所以,在对有一些好公司的投资上,我们的集中度就非常的高。  

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呢?就是所谓的风险系数,但是我觉得风险系数绝对不是单一的,有些时候风险系数来自于经营。不管是谁来经营,无论是百货公司也好,零售业也好,风险系数是会一直存在的。当然,有些时候管理者是最大的风险系数。

四、伯克希尔的战略:

伯克希尔的火电站正在不断退休,未来再生能源要投300亿

问:为何反对披露气候与社会责任相关内容的股东提案?

巴菲特:去年有三封非常重要的信,也是股东寄过来的。在进行投票的时候,你也会看到投票的结果。但是是非常压倒性的结果,就是伯克希尔自己用的这些钱,不要用在气候变化上面。这些人,我现在并没有说要花这些钱做什么事,但是他们都是我们的持股人。很多人,可能连我们致股东的信都没有看,或者对能源行业的知识,可能都没有进行了解。或者我们在交通业、运输业上面的工作,也没有进行相应地了解。

芒格:我们不知道全球变暖的具体答案,很多人知道全球变暖了,其实还没有。

巴菲特:伯克希尔公司在商业基础设施上的投资高于所有公司,这时公司不断滚动向前的关键。最近美国总统也在不断提到基建。之前我们也在考虑关闭煤电电厂,但是我们需要有足够多的其他能源的来源,才可以关闭煤电企业已经知道气候变化的答案,很多质疑的人,我可以说他们没有读过我们的财报。

曾担任伯克希尔能源业务主管的现任副董事长阿贝尔(Greg Abel):2007年时候我们已经提出气候变化是个威胁,当时提到了创新和市场变革,如何设立合理目标,变更我们的能源架构,之后我们都围绕去碳化开展,伯克希尔已经宣布要在美国西部高压输电网基础设施上投入180亿美元,已经投入了50亿,未来几年还要投130亿,以不断提升可再生能源的增长。伯克希尔2015年就做出了承诺,其中一条就是要把150亿美元投入可再生能源,总额300亿,现在投入已经远超,我们提前完成了28%的减排目标。

阿贝尔:大家想到碳排放的时候,都会说你在火电厂上有多少个、关闭了多少个。我们看看旗下所有的电力行业的情况,我觉得这是一个过渡期。我们知道在三种不同的公共事业的标准,都是要进行这样的过渡的。从现有的发电情况向之后可再生能源转变,这个转变要向天然气去转变。我们的火电厂也会不断地退休,现在也很高兴地向大家报告,从2020年整个一整年关闭了16座火电厂。 

化石能源的退出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问:如何应对化石燃料遭受到的批评日益增加?

巴菲特:世界正在抛弃烃类化合物,但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需要烃类化合物。双方极端的人都有点疯狂。我不希望在三年内禁止所有烃类化合物,这行不通。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将适应正在发生的事情。

伯克希尔通过分层分散的方式管理庞大的子公司体系

问:伯克希尔实际控制了很多子公司,但很少会拿出来与大家谈相关情况,是不是因为伯克希尔已经太大太复杂了,没办法去管理这些子公司,或者说对于这些子公司掌握的信息不够呢?

巴菲特:确实我们有一些很棒的子公司。比如一家15年前收购的做房车的公司,我从来没有去过这家公司,一直交给经理人打理,他最近刚刚过世。我有时候会收到他们的礼物,也会去尽量了解他们的业务,但没办法深入理解。只是公司的经理人非常擅长经营,他们也不希望我过多的干预。我们拥有一个由优秀投资人和优秀经理人组成的体系,我们要做的就是寻找和培养这些专业人才......(管理层)他真的是非常热爱自己的业务,伯克希尔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我也不会在他的事业当中去做更多的干涉,尽量放手让他做。所以,对于像Paul这样的经理人,我往往是很放心的。所以我们也希望有更多这样的优秀经理人加入我们的团队。

芒格:我不认为伯克希尔已经太大以至于没办法去管理子公司,我们的公司跟其他的美国企业是有所不同的。而且我们是一种极其分散的方式来运作,这种完全不是中心统一制的方式,也就是分层运作的方式,其实运作的很好。我想我们的公司是完完全全合乎这样子的一个概念的。 

五、对当下热点的判断

职业投资者骗人投资割韭菜是可耻的。

问:今天有更多的SPAC出现了,您开始关闭和进入一些行业,到底会发生一些什么情况?

巴菲特: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按规定两年内必须花钱出去,如果利用别人的钱来赌博,自然表现好于伯克希尔。

芒格我不喜欢职业投资者骗人投资割韭菜,SPAC是一种“容易钱”(easy money),如果过度的话就会有很大问题,用来赌博的话是种羞耻行为。

巴菲特:这些赌徒在全世界都有的,而且他们的赌性非常强。在不同的一些情况之下,也会领导到我们在进行投资的市场当中,这也是我们看到的一些事实。

巴菲特:但是如果没有人跟你讲这样子的一些情况是不太好的话,你可能也不会发觉。但是当竞争开始发生的时候,而且这些竞争是指向某些人的钱包、荷包里面钱的时候,这些所谓的巨头们,就是想赚其他人口袋里的钱。

 

芒格:我憎恨比特币的成功

问:现在加密货币已超过了2万亿的估值,你们仍然觉得这个是一个无价值的黄金吗?

巴菲特:我就知道会问到关于比特币的问题,我不想回答。我们今天有数千数万人有比特币的人在看今天的直播,然后只有台上两位没有比特币,所以我不想让大家不开心,不想让台上的两位畅谈自己来开心,所以我不想在这儿来回答了。

芒格:这些了解我的人,现在在我面前使劲摇旗,叫我不要回答。我憎恨比特币的成功,我不喜欢这种虚拟货币来绑架我们现有的货币系统。比特币就好像一种凭空生出的金融产品,我不满意这一点,我认为这一点和我们文明的发展是相悖的。让其他的人来批评这种虚拟币吧。 

发电还是储能,巴菲特和马斯克又撞上了

问:马斯克之前提过伯克希尔能源在德州的投入用90亿的投资做发电是错误的,马斯克说应该用电池的储能发展来实现这一点,为什么你觉得伯克希尔能源的投资比德州州长倡议的更好呢?跟马斯克的建议来说有什么区别呢?

阿贝尔:我们的提议是基于对德州人民的福祉。马斯克对于电池的提议和我们提议的区别,最大的区别就是的电力可以进行持续发电,可以连续七天进行发电。如果只是去看电池方案的话,可能只有一个四小时的存电量。我们在这儿谈的至少是要有四天,解决四天的问题,而不是四小时的问题。这就是非常不同的成本上的计算等式。公共事业就是要考虑到极端的情况,要有这样的安全边际。

巴菲特:这边400亿的投资是我们的承诺,我们也不是说这个情况发生,那个情况发生,我们就不去承保。最终来说,希望让德州能够在这个方面受益。在跟德州所有的企业做生意,我们都是享受其中,非常乐意与他们合作。

是否为马斯克旗下SpaceX火星殖民计划提供保险服务取决于保费的多少?

巴菲特:马斯克的火星殖民计划可能保费挺高。负责伯克希尔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Ajit Jain:这很好回答,不会。

巴菲特:给马斯克保险,我会很小心,不过这取决于保费是多少,我猜我心目中的保费跟马斯克预想的很不一样。

通货膨胀:很多人口袋里有钱不在乎支付更多,所以价格越炒越高。

问:刚才讲到原材料购买,看到了今天的价格都非常昂贵了,您的看法是什么?

巴菲特:我们今天看到了所有原材料的价格在急速上涨之中,很多材料就是在上涨、暴涨之中。比如说在建筑营造方面来讲,你要盖一个房子,再讲到已盖成房子的运作,或者是预造房的价格已经不得了,而且天天在飙升之中。还有钢铁和其他原材料都在飙升之中。

巴菲特:每天的价钱是不是都上涨?每天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同的,但价格一直在上涨,很多人口袋里有钱不在乎支付更多钱,所以价格越炒越高。我们生活水平和供应链也完全被扭曲了。

阿贝尔:您现在看到基本上所有的原材料都是飙升。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已经发生了。某些事情因为之前讲到有风暴的情况,发生风暴的时候,一些化工厂已经没有办法运作了,很多的情况已经在第一个影响上发生了。但是现在又有很多其他的形势,又影响到更不利的趋势。

现实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性,我们的原则是不让投资人失望。

问:对于你们两位来说,过去一年学到的最宝贵的课程是什么?

巴菲特:对我来说,最宝贵的课程就是从查理那里学到更多,他不断教我新的东西。

芒格:对于现状的理解,你肯定是很困惑,没办法理解的,我们现在是在未知当中。在这种疯狂状况下也是乐在其中的,能看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巴菲特:这一年真的是觉得世界有很多未知,就像一部电影一样非常不同凡响。我们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希望投资人失望,这是我们最核心的一点。我们当然在去年在全世界看到非常多奇奇怪怪的事,未来还会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的。这一年就加强了我们的这一个看法。我们就是要确保伯克希尔在未来50到100年中,组织的方方面面不能让大家失望。

巴菲特在最后的发言中期待明年能够在奥马哈和大家线下见面,共论投资之道。

   $伯克希尔-哈撒韦A(BRK.A)$   $苹果(AAPL)$   $比亚迪(SZ002594)$  

 @今日话题    @雪球访谈  

雪球转发:29回复:8喜欢:64

全部评论

空杯A梦2021-05-05 12:18

估计是谷歌翻译的

清爽的烟斗2021-05-05 11:14

终于有一个认真翻译股东大会的,衷心感谢! 顺便吐槽下媒体: 你们翻译的那些垃圾自己能看懂吗,就舔着脸发出来。

I__I2021-05-03 16:39

亚马逊为何会是轻资产?

南京大孔2021-05-03 13:03

“梦想中最好的投资,就是轻资产、重回报,像亚马逊、苹果都是好的。”——巴菲特

二蟲2021-05-02 22:06

关注下比特币的说法,很有启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