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成长性。

1.1规模指标。2017年,公司总资产10,320.42 亿元,比年初增长 16.61%;各项存款 5,652.54 亿元,比年初增长 10.53%;风险加权资产6037.62亿元,比年初增长14.21%;各项贷款 3,462.01 亿元,比年初增长 14.44%;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19.02%,相比2016的17.74%提高1.28个百分点。存款增速<风险加权资产<贷款增速<总资产增速。说明公司将资产更多配置到低风险权重资产,同时加大同业拆入。


1.2核充率制约。2017年,核充率8.61%,较2016的8.55%,基本持平。2017年,公司发行可转债100亿、发行二级资本债券100亿。从后附表格可见,2017年核心一级资本和归母公司权益,均约增长68亿。构成如下,可转债权益部分18.98亿,新增利润分配到盈余公积、一般风险准备、未分配利润部分77.4亿(2017年度利润分配情况如下,新增利润93.3亿,支付优先股股利2.2、支付普通股股利13.6亿,其余部分归入归母权益),其他综合收益贡献-28.31亿。目前,公司有非公开发行100亿(2017.5.18股东大会通过,2018年3月29日公告延长决议有效期)、非公开发行100亿优先股(2018.3.22已获银监会批准,拟提交证监会)计划。需要保持2017年资产规模增速,另外考虑到2018年银行业核充率最低标准需提高0.4%,推算2018年核心一级资本需增加78亿若2018年没有其他综合收益负贡献,新增利润贡献权益足以支持(2018支付普通股股利增加7个亿,利润增加部分可以覆盖),基本可以实现内生性增长。


1.3资产负债配置。

1.3.1资产端配置。2017年底,总资产增加1470亿。主要原因:(1)投资类资产增加936亿,同时结构发生变化。其中,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增加1382亿,主要是货基权益工具投资(1192亿)和政府债券(126亿);债券(持有至到期债券)增加214亿;理财产品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少617亿,资管计划投资(应收款类投资)减少43亿。(2)存放同业增加125亿。(3)发放贷款增加394亿。需关注递延所得税资产增加34.8亿的原因,以及货基权益工具投资(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资产)暴增的影响。

1.3.2负债端配置。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 9,748.36 亿元,比上年末增加 1,402.02 亿元,增长 16.80%,主要是各类存款(增加539亿)、应付债券(增加585亿)和拆入资金(增加598亿)等负债的增加。截至2017 年年底,存款总额 5,652.54 亿元,增长 10.53%,占公司负债总额的 57.98%,但存款增速不及总资产增速,导致占比下降3.29百分点。

1.3.3息差。2017年,总体利率上行,同业、债券利率上升幅度较大,息差在二、三季度触底后回升至1.94%,宁波银行息差回升主要得益于资产端证券投资利率上行较快。

1.4营收构成。2017年,利息净收入较2016年负增长11.7亿,主要是利率提高导致利息支出增加34.4亿;非息收入较2016年增长28.4亿,主要是其他非息收入(投资收益增加24亿)暴增24.8亿,以及手续费及佣金增加3.6亿。从比例来看,非息收入占比35.26%,比去年同期提高了 9.54 个百分点。结合1.3和1.4来看,宁波银行2017年成长好的原因,主要是加大投资类资产配置,推动非息收入大幅增长(2017年总营收增长16.7亿,利息净收入贡献-11.7亿,手续费及佣金贡献3.6亿,其他非利息收益贡献24.9亿)。

需思考,提供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业务粘性较大、有持续性,其他非息收益是否具有粘性、可持续?尤其是对比招商银行2017年其他非利息净收入120.27亿元,同口径较上年下降15.66%。


2.风控水平

2.1不良贷款生成减少、收回增加,资产质量好转。2017年不良收回5.64亿、核销19.42亿,不良贷款余额28.38;2016不良收回2.87、核销28.48,不良贷款余额27.65;2015年不良收回1.4亿、核销19亿,不良余额23.61亿;2017年末拨备总额140.01亿,2016年末拨备总额97.18亿,覆盖率从351.4%,提升至493.3%。可见,不良收回不断增加、不良余额小幅增长,说明资产质量好转。

2.2不良认定规则相对严格。逾期90天以上/不良比率,2017为(27.07-4.88)/28.38=0.78,2016为(34.86-12.06)/27.65=0.82,从0.82下降到0.78,似乎认定更为严格。但是,关注贷款迁徙率逐年升高,2017年已到83.59,似乎认定关注不够严格(这项指标值得关注,估计是关注类资产基数下降引起迁徙率提高,2016年末为40.31亿,2017年末为23.51)。对比招商银行,2015-2017关注贷款迁徙率,分别为42.17%、42.42%、26.58%;逾期90天以上/不良比率,2016、2017分别为0.78、0.796。

3.盈利能力

3.1报表利润。2017年,实现净利润93.56亿,较2016年的78.23亿增长19.6%;2017年,实现税前利润101.63亿,较2016年的96.52增长5.3%。2017年计提拨备61.08亿(四季度计提21.52亿,较常态约多计提约10亿),2016年计提53.2亿;2017年缴纳企业所得税8.07亿,2016年缴纳企业所得税18.29亿。

3.2估算。

3.2.1调节拨备。2017年拨备前利润101.63+61.08=162.71亿,2016年拨备前利润96.52+53.2=149.72亿,同比增长8.6%;若考虑到2.1所列不良回收增加、核销不良消耗拨备减少等资产质量好转因素,目前140亿拨备可下降至100亿附近,即可释放拨备40亿,也即2017年仅需计提拨备21亿即可保持2016年的拨备覆盖率,则拨备前利润增长率可达(162.7+40-149.7)/149.7=35.4%。

3.2.2所得税调节。2017年,实缴所得税8.07亿,较2016年18.29,大幅减少10.22亿(据企业年报分析,主要原因为免税资产规模增加,无需纳税部分增加12亿。)但是,在资产负债表中发现,递延所得税资产增加34.8亿(2017年为46.5亿,2016年为11.7亿),应缴税费的企业所得税部分增加17.9亿(2017年25.2亿,2016年7.3亿)。另从附注来看,2017年实缴所得税33.48亿,2016年实缴20.65亿。这里,搞不明白免税能否持续,会计税收计算是否合理。

根据公司年报,2017年净利润93.55亿,2016年78.22亿,增长19.6%。假设:2017年所得税增加10亿,则增长率为6.8%((93.55-10-78.22)/78.22);若再考虑新增拨备水平与去年持平(2017年按照2016年53.2亿计提,利润增加7.88),则增长率(93.55-10+7.88-78.22)/78.22=16.8%;若考虑3.2.1拨备再释放40亿,则增长率为(93.55-10+40*0.75-78.22)/78.22=45%。综合来看,会计报表得出的19.6%的增长率基本反映公司实际经营状况。

3.2.3其他综合收益。2017年为-28.3亿,2016年为-5.6亿,年终记入资产负债表其他综合收益为-20.7亿。从附注来看,主要是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导致(2017年2188亿,2016年2806亿)需要关注,该部分记入2017年度其他综合收益-28.3亿,最终有多少确认为损失。


4.小结

4.1根据公司年报,公司坚持“一体两翼”发展策略,盈利来源更加多元,风险管理卓有成,注重人才储备和科技创新,ROE达19.02%。根据年报披露,公司客户、零售公司客户、个人银行等业务均增长较好,2017员工平均员工费用44.76万元,2016年平均员工费用40.73万元,印证公司自我分析。根据3.2估算,综合考虑不良好转、拨备增加和所得税减少、其他综合收益亏损等情况,公司给出的20%会计利润增长率较为公允。

暂不理解需持续关注影响的项目,并请教各位大神。

(1)需要关注记入2017年度其他综合收益-28.3亿,最终有多少确认为损失。

(2)需要关注需2017年度会计税收计算是否合理,免税资产规模增加持续少缴纳所得税。

(3)2017实现其他非息收入30.25亿,同比暴增462%、24.8亿(其中投资收益增加24亿),非息收入中投资收入增长是否有可持续性?

(4)定增方案对股权的摊薄影响。

(5)年报披露:至2017年末公司理财产品规模 2423 亿元,增长 14.5%,理财结构持续优化,公司开放型和净值型产品规模 1461 亿元,较年初增长 32.3%。但资产负债表中显示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为2188亿,相比2016年底减少617亿。原因为何?资管新规对未来利润有何影响?

4.2盈利测算。

假使:(1)2018年会计利润增加20%;(2)不良保持微增、拨备覆盖保持500%水平。则,需实现净利润112亿,拨备总额需达到29.5*5=147.5亿,2018需计提拨备7.5+20(核销消耗拨备)约28亿。进而,考虑到缴纳所得税20亿左右,需实现营业利润142亿(122+20),需实现拨备前利润170亿(122+20+28)。2016年,公司实现拨备前营业利润150亿,2017年公司实现拨备前营业利润163亿。2019年继续按照假定条件保持20%增速,则需实现拨备前营业利润(122+20)*1.2+(31*5-147+20)=198亿。

结论:按照2017年,公司拨备前营业利润增速,应该能够实现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