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码黄了,股票和阿姨都绿了

今天讲一个疫情相关的悲惨爱情故事。

阿姨是bj的拆迁户,非常有钱。

阿姨退休前是鲁菜的名厨,退休后兴趣之一是教人做菜,兴趣之二是给女儿找上门女婿,催女儿赶紧生孩子。以便下一波拆迁来临时可以算人头,就能分更多的房。

用一个表情包描述阿姨,就是“我不想努力了,阿姨养我”的那种阿姨。

正常情况下,我和她的人生不会有任何交集。

但当命运的巨轮开始转动,量子力学将我们严丝合缝又顺理成章的推到了同一个坑里。

在上个礼拜一,我因为去了深圳,北京健康宝弹窗,重填了途经地址之后,我一进商场门警报就响了,我的码黄了。

接着我被保安“请”到了隔离地点,准备发配社区医院做核酸。

刚进隔离帐篷不到两分钟,阿姨也进来了。

北京阿姨的特点就是特别健谈,尤其是对小姑娘,有传授不完的人生哲理。

在阿姨滔滔不绝的教诲下,我都已经暂时忘记了鼻拭子核酸的恐怖,甚至开始思考以后孩子生几个好。

阿姨不仅精通人生哲理,还精通股票知识。

当各种股票术语从她嘴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觉得很茫然,因为很多知识涉及到了我的盲区,我自诩看过不下三十本柚子传记,20本投资书籍,100小时投资课程,但跟阿姨的知识储备相比,我发现我啥也不是。

什么阿波菲斯曲线、塞利亚波动,迪亚波罗增长......

听得我两耳嗡嗡作响,阿姨还让我听懂掌声。

我跟阿姨说您好好养老就行,别炒股,天天盯着,不仅累,而且对您的也心脏不好。

阿姨说她就喜欢刺激,她虽然年与时驰,青春不再,但老当益壮,心似少女,不仅喜欢看股市数字,享受着追涨杀跌的刺激,还养了一只比自己小20多的小奶狗,感受着退休生活的放肆。

我惊呆了,以至于三十秒说不出话来。

为了缓解尴尬,阿姨问我,“你的码怎么也黄了?”

我答:“我去深圳参加广东省考,前脚走,后脚疫情,就黄了,你怎么黄了呢?”

阿姨说:“这手机上提示的是我老公的行程码,因为绑的是老公的健康宝,所以黄了。”阿姨管小奶狗叫老公。

说完阿姨笑了,幸好黄的不是她。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但她很快又沉默了。

她嘀咕她老公最近只是在公司加班,住在公司,只是去了一趟外地,码为什么会变黄?

我们一起看了记录,深圳——东莞——北京——珠海,又是深圳——东莞,然后是广州——北京,是东莞,又去了深圳。

阿姨说:“不对,为什么总有深圳?”

我小心翼翼的回答:“可能深圳美食比较多,你老公是个吃货吧。”

“不。”阿姨摇摇头,然后对我说:“他可能只是紧急出差,做金融的就是这么忙。”

我掏出手机给阿姨看看我买的基金和股票,现在市场都绿成这样了,他怎么会这么忙呢?

“对,为什么?”阿姨打开手机也看了看,她的基金屏也是绿的,现在哪有这么忙呢?于是给她老公打过去电话,阿姨的手微微颤抖。

“老公,你这次加班都去哪了?”

电话那头答:“就是紧急去了趟广州,其他地方哪也没去。”

“就广州吗?”阿姨看着行程码,不甘心的再次追问。

“对,广州”,电话那头斩钉截铁回答,接着继续说:“等我回来哦,我的老宝贝儿,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一样的回答,过去带来的是安心,现在带来的是伤心。

阿姨所有的问句都是她内心歇斯底里的求救,但她老公视若无睹。

这个时候哪怕是一句“我去深圳给你买华强北电子产品了“,阿姨都能找到一万个理由来说服自己,但偏偏他没有。

世界终究没能温柔对待阿姨。

对阿姨来说,8 岁和 48 岁中间有 40 年,48岁到 58 岁的中间却有一生。

挂断电话的那个瞬间。 58 岁的阿姨肉体虽然还活着,但却已经走完了她的一生。

她坐在简陋的隔离帐篷的塑料凳子上,抽起了煊赫门,忍不住的啜泣,“是他说的,抽烟只抽煊赫门,一生只爱一个人。”

现在阿姨才知道她抽的不是香烟,而是皮鞭,还抽到了自己心上。

世间万般因果,皆是轮回,阿姨被发现的健康码黄的那一瞬间,她已经绿了。

“这些我能理解,但他为什么一点愧疚都没有,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谎话?”阿姨不甘心的继续问我。

我站在旁边安慰阿姨。

“人类背叛另一个人类,一开始会心虚,后来会坦然,再后来甚至会产生一种优越感和不耐烦。男人对女人如此,女人对男人依然如此。一开始你是他的一切,后来你是他的负担,再后来你是他的仇人,但负心的人往往不希望分手是由他提出,这样他就成了一个坏人,他总是希望在最后你才是那个歇斯底里的人。阿姨,你要狠,一颗真心喂了狗,那么这狗该杀,让他滚。”

“我以为我很了解他,他说过永远会爱我....

“但了解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因为人是会变的。今天他喜欢你,明天他可以喜欢别的阿姨,后天他甚至可以喜欢你隔壁的牛大爷,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要继续吗?”

她没有接话,自顾自地说,“你知道吗?我们这个年纪的女人,最有面子的事情就是身边有年轻人簇拥,有多少貂皮大衣,都不如有一个小奶狗常伴左右,但我养的狗不忠心了,我感觉我被背叛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打了麻药,清醒,但又不那么疼痛,但我知道身体不好了,这种感觉你懂吗?”

我说:“阿姨,我,我当然懂,我拔智齿也做过局麻手术。”

阿姨抖了抖烟灰,缓缓吐出一口烟说:“不,你不懂”。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另一个人这么懂她的感受。

其实出轨,不论是男是女,我都看太多了,我觉得我还是能懂。

“大家都讲人生如戏,其实是戏如人生。台上的人假正经,台下的人最无情,你就把他当做你人生舞台上的一个小角色,不要为一个角色而落泪,主角总是晚一步登场,先上台的可能只是炮灰啊。“

阿姨抬头笑着流泪,“他不一样,他是第一个不许我哭的男人,现在他却成为了我哭泣的理由。”是什么时候?他们开始渐行渐远的,是从阿姨不再喜欢穿貂开始吗?是从阿姨开始关心他吃没吃饭开始吗?还是从阿姨拒绝了给他买新款跑车开始呢?

“那天我去讲课,他坐在第一排,朝气蓬勃而又年轻的脸,我一打眼就看中这个小伙子了,他不知道我是老师,还问我老师啥时候来上课,我说我就是老师,他说切,那他还是校长呢,哪有鲁菜大厨是女的啊,厨师一般都是膀大腰圆的男士,结果我走上台,ppt一放出来,他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上课过程中全程不敢和我对视,下课就来和我道歉,一直说老师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我回他,校长没关系,校长没关系,哈哈,那时候多美好啊

在一起之后我们一起看《阿飞正传》,说好要做一对没有脚的鸟,我还在飞翔,它却成了一只有脚的鸟,还爱上了别的走地鸡。”

我说:“阿姨,不是的,他不是一只有脚的鸟,他只是一只有鸟的脚,你值得更好的,阿姨。而他失去你之后,只有脚没有鸟。”

阿姨摇摇头叹息:“我早就该知道的。隔壁刘阿姨经常来我们家做客,她告诉过我绑住男人的胃容易,绑住男人的心难。现在我懂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说:“阿姨,你骂他就代表惦记他,你骂得越狠却说明你惦记越深。对一个人有情绪,说明你心里放不下,所以你还是爱他的。既然爱过,那么就不要让爱变得腐坏,就放下吧,从他生命里消失。虽然我们的肉身都会老去,但爱情要永远年轻。”

阿姨吐了一口烟,“你们小姑娘都这么能说会道吗?”

我喝了一口水,“你们老太太都这么口是心非吗?”

阿姨问我:“你说男人真的就这么喜欢大保健吗?我知道很多那里得了病的人,老了还去那种地方,男人的这个瘾都这么大吗?”

又是我的知识盲区,当我会答的时候我回答,这是真实人生,不会答的时候,我编一编,这是艺术人生。

阿姨现在需要一些艺术人生来治愈一下心灵,于是我硬着头皮开始编:“也不一定,可能有时候他只是喜欢冲动的青春时光,又或者他只是喜欢新鲜感,又或者他只是年少无知去见世面。”

阿姨笑得身体开始发抖,她说:“年少无知?三十岁了还年少?哈哈哈,确实每个男人都是少年,你知道吗?我家那个小奶狗,刚认识的时候,立志要成为鲁菜第一名厨,信誓旦旦和我说要把葱烧海参做出名堂来。但买葱和海参也需要钱,寻常人家哪能天天买海参?于是他做了金融,葱的绿色就成了他最讨厌的颜色。现在我才知道,其实他从未放弃初心,只是他心中的那盘葱烧海参的绿色没有出现在菜里,而出在了我头上,而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可能也只是提供这盘葱烧海参原材料购置费的ATM提款机。”

或许命运欠她的那句sorry应该由我来替她说,但我妈妈说过笨女人更好运,所以我没有继续说。

阿姨继续感叹:“别人都以为只有凤梨罐头会过期。可实际上阿莫西林会过期,阿司匹林也会过期.....”

我打断了阿姨:“那是药,不是人,一瓶药只会过期一次,但一个人可能会让你失望无数次。放手吧,阿姨。”

阿姨擦了擦眼泪,拍拍我的肩膀说:谢谢你,小姑娘,祝你好运。

阿姨离开了,寒风里她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单薄。

7 天两个小时 13 分 28 秒后,我再次路过那个隔离帐篷,一切如初。

大家还是只在乎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没有人在乎,甚至注意到,这里少了一个哭泣的女人。

而商城门口的那片小花圃好像更加蔫巴了一些,过几天可能就凋谢了。

什么是常开不败的呢?或许只有心中的花吧。

或许阿姨已经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城市,或许在其他的城市,阿姨有了新的开始。

每天我都有机会跟很多人擦身而过,而我对他们的人生一无所知,我不知道哪一天他们的码会变黄,也不知道哪一天他们的人会变绿。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Android转发:1回复:36喜欢:2

全部评论

Saltb2c02-16 23:51

太优秀了

笑靥如花任流年02-13 14:47

智者不入爱河,愚人为情所困,贪财者风生水起,痴情的一败涂地,不是人性致恶,也不是人性致善,有时候是人性致贱

sEvAL01-28 16:43

鼓掌👏🏻精彩

笃定未来01-21 00:23

太惊艳了,说理穿插于跳跃的思维画面之间,真是大才女!太佩服了,我发现我写了这么多年报告,竟然没有用到过这么巧妙的表达方式!学习了!

活二百年01-16 21:09

我艹50多那确实🈚了,还以为四十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