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这轮牛市的原理——9.8

按照之前的计划,今天是想写点比较宏观的。主要是关于,这次牛市的原理。不过最近实在太忙,这篇内容简化不少,大家见谅。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


这句话是教科书上说的。


一个股票要走牛,必然有一种强烈的诱因吸引大资金不断进场。说的通俗易懂一点,大资金建仓前必然要考虑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在高位出货,会不会有人接得住。


当然以前一直有一些天真的大资金,认为选个小盘股坐庄,用技术形态就可以吸引资金接盘了。


很少有人能拿出十几亿现金,换言之,有十几亿现金了也不屑于用这种歪门邪道赚钱,所以这种坐庄资金99%是带杠杆的。遗憾的是杠杆多大,风险就多大,它们不断被市场淘汰,最终走成下图这种(贵人鸟)

那么适者生存,当大资金发现只有方大炭素,浙江龙盛这种强逻辑,才能轻松高位出货时,市场的大资金就全部变成了逻辑资金。


当它们买入证券,银行,非银金融这类跟经济直接相关的资产时,必然要考虑的是中国经济未来会不会走牛。


资本主义的大问题


马克思有个观点,资本主义制度必然存在经济危机,这是社会主义诞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是因为在资本主义中,企业总是要赚钱。也就是需要利润,对任何商品来说都一样,成本+利润=售价。


成本分为人工成本和原材料成本,也就是,工资+原材料成本+利润=售价。


很明显的,工资永远没有售价高。也就是说,所有的工人把工资全部去买市场上的商品,是买不完的。


那么利润到哪里去了呢,我们拿比尔盖茨的资产举个例子。

盖茨哪怕再能花钱,钱不但花不完,而且越来越多。


那么工人这边呢,工资全部去买商品,都买不完,商品就会滞销。而后工厂会裁员,工人下岗消费能力更低,导致商品更加滞销。


对这个问题经济学家当然还是有办法的,主要有两个方案,一个是让大家负债消费,这个流行程度已经众所周知了,就是信用卡。信用卡大家都不愿意刷了怎么办呢,降息。


拿我们隔壁日本的利率举例,利息一度达到了-0.25%,也就是说,今天刷100块信用卡,一年后只要还99.75元就可以了。。我们想都不敢想,但很多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确实是这样的,以此来刺激消费。

降息是个王炸,对短期的经济提升立竿见影,可惜打完就没了。


第二是凯恩斯的挖坑理论


当经济萧条时,政府通过发国债,雇佣一批工人来挖坑,第二天雇一批工人再把坑填上。这时,卖铁锹铲子的工厂可以开工了,这批工人有钱了,又可以去消费了,从而带动整个经济链复苏。


这两个方案,美国用的炉火纯青。第一条,美国一半以上的家庭0存款,最流行的支付方式就是信用卡支付;第二条,美国大举发国债,用于发展军工产业,正是挖坑理论的真实写照。


可惜这两个方案都没有解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由于资本家的钱无法全部拿出来消费的根本问题。降息降到负了,就没法再降了,否则会引发更多的经济问题。发债这一条,同样很难永远欠下去。


很多人批评凯恩斯方法短视,治标不治本,未来反而更严重。对此,凯恩斯说过一句最经典的名言,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长期来看,我们都死了)。


社会主义应运而生


其实有个很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对资本家征税。但资本家的钱都是从工人阶级赚来的,羊毛出在羊身上,资本家总有向下转移的能力。


但对于国企,就好办了。


下图这些巨能赚钱的公司,也不用讲征不征税了,大头全部是国家财政部拿走。

国家有钱了就可以搞很多哪怕不盈利的建设,参加建设的这些工人工资拿去消费,钱又被国家赚走。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解决了资本家永远只想着让资本增值,而非经济发展这个大问题,就是社会主义的最大优势。


中国的世界霸权梦


其实说到这里,大家差不多可以理解为什么A股的PE普遍高于国外同行了。投资投的就是未来,当美国多年面临不可避免的经济萧条,只是看时间能拖多久而已。有一个崛起的大国解决了这个问题,如果估值一样,一点都不合理。


上文提到,降息是个王炸,A股走牛正是来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打王炸的这个时间点。当它们国债居高不下,降息手段用完,下坡路就不可避免。


美国经济危机后中国的情况,其实股市已提前表态,前期跟跌一点点,后期独立走势。


中国最大的预期,就是在下一轮不可避免的经济危机中,独善其身,一举弯道超车,拿下世界霸权。


这个预期足以支撑A股走出一轮牛市,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之前我一直强调短期看多长期看空?而且,我之前提到这次有诱多嫌疑,又是为什么呢?


留个悬念,我们下次再讲。

雪球转发:4回复:15喜欢:18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睡狮梦醒09-09 23:00

紫竹张先生微信不是失联了吗?哪能联系到?

zazali09-09 11:07

是否又轮到医药?

StevenSH09-09 08:40

你是一个亿资金吗?

morexiang09-09 08:34

长期看空是基于: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