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Q&A 上午场(中)

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实录(不断更新ing)

1994年:94年上午场(上)(中)(下)94年下午场

1995年:95年上午场(上)(下)95年下午场(上)(中)(下)

1996年:96年上午场(上)(中)(下)96年下午场(上)(中)(下)

1997年:97年上午场(上)


英文原文URL:网页链接


所有引用必须注明来自CNBC。

中文翻译及编辑:一朵喵

转载请注明来源——雪球ID:一朵喵。

部分中文翻译来源于张志雄先生主编的《投资大家:巴菲特系列》


本文精彩片段:

1、巴菲特谈指数基金投资

总的来说,因为投资共同基金中的每一美元都有一定的损失,那些通过基金经理将美元投资于其他地方的投资者,总体上不能像他们自己创建自己的指数基金那样做得好,或者还不如直接拥有一只买指数基金。

……

我们愿意接受世界上任何一家管理着100亿或更多资金的基金管理机构的打赌。我们愿意打赌,在未来5年或10年,根据它们所提供咨询服务的投资经验去投资,将比一只空仓、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更少、更差

2、巴菲特与芒格不投资烟草公司的原因

巴菲特:我只知道烟草生产公司让我烦恼,而其他公司不会。我敢肯定,其他人在跟烟草行业划清界限这个问题上和我们的做法不同。

因此,我们从没大举投资烟草公司股票这事实并不因为它们是人们抵制的行业,而只是因为,从整体看,烟草公司未来的前景让我们觉得非常不舒服,以至于我们不想大规模投资它们的股票

……

芒格:在我们愿意做什么以及不愿意做什么之间,我们必须得划出一条线。我们根据我们的人生观划出了这条线


--------正文--------

18、对所罗门公司很有信心,但对华尔街其他公司却没有信心

股东:早上好,先生们。我叫凯里·布莱克,来自佛罗里达州惠灵顿。

1987年,当你投资所罗门的可转换优先股的时候,有八年的时间可以把它转换成普通股或者兑换成现金。1995年,你要的是现金,而这不是对所罗门投信任票。对这个问题,你有什么看法?

巴菲特:没错,我们是在1987年购买这些可转换优先股的。从1995年开始,之后五年中的每一年,我们要么要现金,要么将起初7亿美元投资中的20%转换成普通股。

但我们不必提前作出决定。1995年,我们的选择是拿现金,1996年我们的选择是拿股票。

我们觉得没有任何理由在球还在发球手的手套里的时候就挥动球棒,宁愿等到球到了我们球棒的面前再作决定。我想球将在1997年10月31日到球棒前,到时候我们才会决定是转换20%的普通股还是拿现金。但我们不用今天就作出决定。

可能性最大的选择是我们将进行转换,不过我们会等到最后一刻再作决定。

我们对经营所罗门的人信心十足,过去他们帮助我们度过了困难得难以相信的日子,展现出他们的品格。所以他们给我们的感觉很好。

但是整体上我们对投行业务以及经纪业务的盈利性没有那么充分的信心。

这些业务带给你的信心没有可口可乐的业务那么高。投行业务和软饮料业务的经济特征有很大的区别,因此,我们将拭目以待,看这个行业以后将如何发展。不过管理团队给我们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查理?

芒格:没什么可说的。


19、不交税就不能转换股票吗

股东:泰德·沃卡利来自德克萨斯州科珀斯克里斯蒂市。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公司会不时被收购,收购公司将提供股份而不是现金,其股东将获得新股。

个人投资者是否可以通过经纪人将非伯克希尔哈撒韦转移到伯克希尔哈撒韦?如果不是,伯克希尔如何与另一家公司合作呢?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要一份年度报告的复印件。

巴菲特:好的,我们会再给你一份年度报告。

我所知道的唯一方法——也许查理还知道其他的方法——你能把你在一家公司的股份转换成另一家公司的股份的唯一方法就是免税合并。《国内税收法典》对此有相关规定。

你可以进行一项交易,就像我们在飞行安全公司所做的那样,一部分股东可以持有现金,一部分股东可以持有股票,而对于选择股票的人来说,这仍然是免税的。

你不能让太多的人接受现金这种情况发生。有很多关于免税的技术规定。

但是,你不可能拥有通用汽车,然后把它转换成通用电气的股票,而不需要缴税和经纪人。好吧,你其实并不需要有一个经纪人。如果你的邻居碰巧拥有它,你可以私下交易。但是最简单的方法通常是通过经纪人。

但是,除非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决定在某个时候合并,否则你不可能不交税。

因此,从一种证券转换到另一种证券而无需缴税的机会实际上仅限于合并。

就经纪成本而言,最经济的方法就是找到一个人,他既想买你想卖的股票,又想把你想买的股票卖给你,就是通过一个中间人,一个经纪人。这样做的成本相对较低。

查理?

芒格:嗯,我想还有一种办法是税法允许的。你们仍然可以建立合伙关系。如果你拥有通用电气,而我拥有通用汽车,而我们都对彼此感觉很棒,那么,你可以成立一个合伙企业,每个人都投资自己的股票。从本质上讲,之后你们每个人都将被投资一半,另一半是分散化的。我预计华尔街最终会抽出时间来促进这种合作关系。

巴菲特:是的,你知道,自从25年前以来,他们就通过掉期基金进行交易。这就是你投入大量未实现增值的股票的地方,很多人都这么做了,然后你拥有一只基金,它本身也有很多未实现增值的部分。

芒格:而且法律顾问费很低。

巴菲特:你拥有这个更大的基金的一部分,你拥有其他所有东西的一部分——那是其他人想要摆脱的东西,他们拥有你想摆脱的一部分,加上一些成本。但我认为,在70年代中期,由于《国内税收法》的修订,这一工具在某种程度上被叫停了。

但正如查理所说,你可以通过合作来复制掉期基金的效果。这有点尴尬,但这是可以做到的。


20、我们是强大的企业,但没有“总体计划”

股东:巴菲特先生,我是澳大利亚的马克·拉宾诺夫。我是股东。我有一个关于伯克希尔的公司的问题,他将如何发展,以及十年后你的目标是什么。

也许我可以从浮存金开始。它以20%的速度增长。你认为20%的增长率在未来十年还会继续吗?

你认为我们稳定的业务,会保持比如5%或7%的增长,会保持这个速度吗?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飞行安全公司(FlightSafety)的股价一直在以5%左右的速度增长,你认为这个速度还会继续吗?

巴菲特:嗯,我们很高兴你从澳大利亚来。我想我们大约有15个人来自澳大利亚。

我不认为保险浮存金能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这其实得益于一些收购和其他事情。我的意思是,浮存金的表现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很明显,比我们30年前和杰克·林华特做交易时想象的要好得多。

不过,我想说的是,我认为GEICO的业绩将比我们当初购买时预期的还要好。我们当时认为它会做得非常好。

你知道,在托尼·奈斯利身上,我们有一位非常出色的经理,他专注于此。他懂保险。我想他18岁的时候就在那里工作了。他在那里工作了35年左右。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他完全专注于他应该专注的事情,而且他实际上一直在变得更好。

我在年度报告中提到,GEICO的自愿性汽车业务去年的单位增长率为10%,这是20多年来最好的增长率。

今年前四个月,这个数字增长了16%。16%的单位增长年化下来就是每年20%的保费增长。

所以GEICO目前的趋势是,至少保险浮存金的那部分增长速度和过去差不多。

保险对我们来说将是一项很大的业务。在我看来,浮存金将会以一个良好的速度增长。但我不想预测这么好的速率。

也就是大约六周前,飞行安全公司宣布将与波音公司建立一家大型合资企业,正如你可能已经注意到的那样,这将是一个很棒的合作伙伴关系。

这只是为我们的大飞机的飞行员进行训练——我想,主要是100个座位以上的飞机。我认为,在未来几十年里,飞行安全公司和波音公司在培训方面的结合,将是一个非常有力的结合。这是我们有一些很好的生意。

我以前没看过那部电影——我和你一样坐在外面看。但我喜欢它的结局。

我们这里的人,他们过去经营得非常好。坦白地说,他们从这些业务中获得了比其他人更好的结果,或者比这个行业的其他人通常会做的更好。所以我认为他们有很好的未来。

但他们将给我们大量现金。而这是很艰难的工作——我们喜欢告诉人们,无论如何,这是一份艰难的工作——是查理和我必须弄清楚把这些钱放在哪里,以保持一个合理的增长率。

股东:那么,你认为飞行安全公司更有可能保持在10%到15%左右的增长吗?

巴菲特:嗯,数字很难说。我的意思是,世界各地的飞行员培训肯定会有增长。但举例来说,飞行安全公司已经在市场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所以在市场上很难实现更快的增长。尽管我能听到Al咬牙切齿地说,你知道,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因为他计划比市场增长得更快。

在公司市场,我们有很大的份额。而在商业市场,可能有很大的潜力。你知道,市场份额不会在明天或第二天到来。但是,你知道,理想情况下,我们希望看到人们在购买波音777或747之类的飞机时,购买一份终身飞行员培训合同。

所以我不想给它一个数字,但我有很高的期望。最近,飞行安全公司还通过雷神公司宣布了与政府的一份非常重要的合同。所以这家公司的目标比现在要高得多。

至于保险业务——我们不知道25-30年前我们不知道我们会从事保险业。(笑声)

我是说,伯克希尔,我们没有总体规划。我和查理在1960年,也就是1965年初,并没有坐下来说,“我们要做这个和那个,”诸如此类的话。

我们要做的是,我们要试着做一些明智的事情。我们的钱越多,就越难找到明智的东西。

但这就是标准。保险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机会领域。这是一个重要的机会。

我们在某些领域有很大的优势,原因有我在年度报告中列出的三个。但我的意思是,我们有资本实力,有承担风险的意愿,有行动的速度,有支付的确定性,这些加在一起是无人能及的。

现在,有多少需求取决于企业的环境,有多少供给是在我们认为没有意义的较低价格下,这是另一个问题。但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在保险方面会做得很好。


21、大多数基金经理都“不劳而获”

股东: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我是密西西比州杰克逊市的蒂姆·麦德利。

巴菲特:蒂姆,我们很高兴你回来了。你来了多少年了?

股东:这是我第11年来了。

巴菲特:很棒。

股东:非常感谢你。在四五年前的股东会议上,您曾说过,总的来说,基金经理的表现并不好于各种市场指数。您把这部分归因于一个积极管理的投资组合所固有的摩擦成本。

我想知道今天你是否会更新一下你的想法。你认为与指数基金相比,这种表现不佳的情况会持续下去吗?

然后还有一个相关的问题,如果你们两个人给一群股票共同基金经理提建议,有两到三件事是你们特别想给他们提的吗?

巴菲特:好吧,我会这么说。在我发表上述言论后的最近几年里,基金经理们并没有让我失望。(笑声)

总体而言,他们的表现逊于指数基金。这就是游戏的本质。总的来说,他们不可能表现太好。他们中有太多的人管理着太大的一部分资金。

因为同样的原因,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不可能到这里来找Ak-Sar-Ben赚钱。总的来说,因为投资共同基金中的每一美元都有一定的损失,那些通过基金经理将美元投资于其他地方的投资者,总体上不能像他们自己创建自己的指数基金那样做得好,或者还不如直接拥有一只买指数基金。

你知道,他们说在这个世界上,你不可能不劳而获。但事实是,总的来说,基金经理们得到了一些免费的东西。我的意思是,他们免费得到了很多。——(掌声)

而人们——投资者已经付出了代价——必然的结果是,投资者付出了一些东西,却没有得到任何回报。

这并不意味着人是邪恶的。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江湖骗子之类的。这是自然的,如果你有6万亿或7万亿美元,或者其他什么,股票市场,你有一个非常大的比例由专业人士管理,他们向你收取可观的投资费用,当他们改变的时候,他们也有成本。

总的来说,它们的表现不如那些非机构管理的资金。

你知道,这是世界上我唯一能想到会发生这种现象的领域,也许查理会想到其他的一些领域——但在这个领域,业余的人,只要他承认自己是业余的,就会比专业人士为他所管理的人做得更好。

因此,如果我在教授投资这门课的话,我可能会告诉他们,为了他们自己的身心健康,他们可能应该离开教室。(笑声)

查理?

芒格:我在南加州大学的演讲中已经很好地表达了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任何想读的人都可以读。

我要说的是,年会让我喜欢的一点是,我可以接触到很多人,他们的年度投资管理费用甚至比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还要低。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停下来想一想,我们的成本几乎为零,而你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把它降到零。

巴菲特:是的,我们——查理和我很乐意接受世界上任何一家管理资金的机构——哦,我们刚刚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不幸的是,我们没有额外的年度报告。那些想要的股东应该给我们打电话或写信。“所以。我们也在互联网上。你也可以在那儿下载。所以很抱歉,有需要的股东请拨打346-1400,那有个年报专线并会有人寄纸质年报给你。

我们愿意接受世界上任何一家管理着100亿或更多资金的基金管理机构的打赌。我们愿意打赌,在未来5年或10年,根据它们所提供咨询服务的投资经验去投资,将比一只空仓、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更少、更差。

我们投入了很多钱和任何愿意站出来的人打赌。

赌博可能是非法的,但现在你可以通过一种叫做衍生品的东西来赌博,明白吗?(笑声)

我们可以创造一种工具来实现这一点,即使它可能违反内布拉斯加州的法律。

查理?

芒格:嗯,我当然同意你。我总是说,正好五分之一的人必须在20%的底层,而且——(笑声)

这里有一些基本的力量在起作用。

但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我想我们都知道投资经理能增加价值,但这是一个相对罕见的小比例。

巴菲特:我们在这个房间,有几个能创造价值的投资经理。

芒格:比如盖科的卢·辛普森。

巴菲特:他是我首先想到的。(笑声)

你不可能用无限量的钱做到这一点,而良好的业绩往往会吸引资金。即使一个优秀的销售人员给出的业绩平平,也往往能吸引资金。

但也有一些人用较少的钱工作——(咳嗽)——他们可能会做得更好——对不起。(清了清喉咙)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将(清嗓子)做得比平均水平更好。但他们非常罕见。顺便说一句,我为我的声音道歉。我昨晚得早点离开戈拉特家,我本来还想见你们几个呢。但我只是——它(我的声音)昨晚完全不见了,然后我——

我想告诉你,我是因为喝樱桃可乐才这样的,但我已经设法让它恢复到正常状态。


22、美国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斯蒂芬•沃尔夫的工作“非常出色”

股东:问题涉及美国航空公司面临的困难。您是否考虑重新部署资产?或者你的管理计划将如何改进这家公司?

巴菲特:呵呵,我们只是投资者。顺便说一下,他们现在把公司的名称变成US Air-ways了。我们持有它的优先股已经将近八年了,这家公司经历了一些极其严峻的困难。几年前,查理和我甚至觉得它活下来的几率都很渺茫。

但近来这家公司的状况很不错,斯蒂芬·沃尔夫在管理这家公司方面干得非常漂亮。截至4月中旬,我们所有的股息都得到了支付。我不知道过去八年来我们收到了多少股息,大概有2.6亿或者2.7亿美元吧。

我们和管理这家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有些人可能注意到,公司命运大幅改善的时候恰恰是查理和我辞掉董事职位的时候。(笑声)

斯蒂芬·沃尔夫的所作所为给我们的感觉非常好。再也没有什么工作比经营一家航空公司更棘手的了。这不是一份我可以强加给任何人的工作。他显著地改善了公司的经营绩效,财务绩效也得到了改观。更好的是,公司支付了优先股股息。我们为此很感谢他,不过我们和这没有任何关系。

根据我们优先股的投资条款,在两年稍长一些的时间内,我们将按照合同约定收回本金。这其实是股权形式的债权投资,基于其中的转换权,如果股价上涨,我们还有可能收获让人欣喜的意外。

几年前,我们差点无偿出售了我们将优先股转换成普通股的权利。不过,现在的股价和行权价的差距不大,实际上我们有机会实现一点转换价值。这是一个让人非常欣喜的意外。

介入航空行业是我犯的一个错误,但是沃尔夫先生看起来有能力纠正我这个错误。查理?

芒格:过。(笑声)


23、把所有的钱都投入伯克希尔的股票?

股东:我是埃里克巴特勒,来自门洛帕克,加利福尼亚州。有几个问题,一个很严肃,一个不太严肃。

考虑到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运营良好,成本低廉,而且是多元化的,为什么不把所有的钱都投到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而不是保持多元化的投资组合呢?在一些报道中,似乎你除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还有其他投资。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奥马哈世界先驱报》(Omaha world herald)没有在任何一天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纳入其股票排行榜,这一事实有什么意义吗?这是否意味着他们不重视利润?

巴菲特:(笑声)实际上,他们有一个单独的小表格叫米德兰,我想它的名字叫米德兰投资。但是他们挑选了50只这个领域的人们特别感兴趣的股票,然后把它们从常规的表格中拿出来放到这个单独的表格中,这个表格通常在主股票表格的第二页。

第二个问题,我99%的钱都在伯克希尔。但它是以不同的价格买的。(笑声)

我想查理的也买得比较便宜。所以你知道,我们喜欢把所有东西都放在伯克希尔里的想法,但是我们不建议人们那样做,因为你会得到非常低成本的管理。我们希望从现在开始,成本不能反映它的价值。

但是你进入的价格是非常重要的。在伯克希尔,你确实会拥有很多生意,你有很多优秀的运营经理,你得到非常合理的成本。但与过去相比,这一点现在已得到相当广泛的承认,而且人们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比过去高。

至于我俩,我还是觉得很舒服,查理也觉得很舒服。但是每个人都必须对价格做出自己的决定。

查理?

芒格:最终,如果这种成功持续下去,而且我们有了更多这样的传奇故事,使得股价达到如此高的价格,以至于购买显得不再明智。

我们希望在未来抑制这一进程。当然,由于生活的变迁,我们总是有很大的可能达不到预期。


24、不会买烟草公司,但可以买烟草股票

股东:一些烟草公司的股价最近遭到了打压,伯克希尔有没有持有这些股票?这些股票中有没有一些变得特别有吸引力?具体来说,你能否告诉我们你对UST这家烟草公司有什么看法?

巴菲特:以前我们持有过烟草公司的股票,但我们持有的烟草公司股票的规模从来都不大,虽然这有可能是一个错误。人们以前写信问我,我们是否应该持有烟草公司的股票。

我们在水牛城拥有一家报纸——《水牛城新闻报》,这张报纸会为烟草公司做广告。查理是一家大型仓储式连锁商店好市多公司的董事,好市多以前叫廉价好市多,他们卖香烟。

通过我们全资拥有的子公司,我们也成了烟草销售过程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对待烟草公司股票的策略一直是,如果从投资角度看它们是有吸引力的,我们就会投资它们。

几年前我们曾经作出一个决定——我们不投资烟草生产公司。我们曾经遇到过一个收购烟草生产公司的机会,后来这家公司经营得非常好。当时我们坐在孟菲斯一家酒店的大厅里谈论这家企业,最后决定不买。

芒格:我们不买不是因为我们觉得它做不好,我们知道它将会做得很好。

巴菲特:我们知道它将会做得很好。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会为烟草公司做广告、愿意投资出售烟草的超市或者7-11便利店却不投资烟草生产公司呢?我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

我只知道烟草生产公司让我烦恼,而其他公司不会。我敢肯定,其他人在跟烟草行业划清界限这个问题上和我们的做法不同。

因此,我们从没大举投资烟草公司股票这事实并不因为它们是人们抵制的行业,而只是因为,从整体看,烟草公司未来的前景让我们觉得非常不舒服,以至于我们不想大规模投资它们的股票。

查理?

芒格:没错。我想,每一家公司和每一个个人都不得不划出他们自己的道德和伦理界限。就我个人来说,我喜欢不得不做这件事所产生的纠结和复杂,这让人生变得很有趣。

巴菲特:我以前没听他这么说过。(笑声)那从今以后,我们让查理来负责做决定吧。

芒格:我不认为我们可以为他们的决定找出特别合理的理由。但是,在我们愿意做什么以及不愿意做什么之间,我们必须得划出一条线。我们根据我们的人生观划出了这条线。

巴菲特:几年前,我们持有大量的RJR/Nabisco公司的债券,持有烟草公司的债券好还是股票好?

持有烟草公司的股票好,还是买下整家企业好?这些都是很棘手的决定。

在美国,香烟的最大分销商可能是沃尔玛,原因很简单,不管是什么东西——吉列或者其他商品,最大的卖家可能都是沃尔玛,因为沃尔玛的销售规模太大了。

我会不会觉得这应该遭受道德的谴责?不会。如果我们全资拥有沃尔玛,我们也会销售香烟。但其他人的做法可能和我们不一样,我不会批评他们。


25、巴菲特谈反堕胎抗议者

股东:人们已经问了我可能会问的任何复杂的问题,所以我只能问简单的问题。

我最初是通过飞行安全公司FlightSafety成为股东的,当时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想被收购。然而,我决定,任何能在飞行安全问题上与我意见一致的人都可能是一个好伙伴。

芒格:(笑声)这个方法不错。(笑声)

也许你能很好地融入总部。(笑声)

股东:我有一些——嗯,我也不使用吉列的产品,正如你们中那些与我关系密切的人所看到的。(笑声)

我的问题很简单,几年前,或者说最近几年,你说过你不一定要买伯克希尔哈撒韦。我想知道你是否还有同样的感觉。

其次,既然我是通过飞行安全公司找到你的,我想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的股票我可以用同样的——(笑声)——同样的方式。

第三,有一个让我非常痛苦的标志——我打开捐赠计划时看到的标志。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知道的话。它还提到了堕胎。我对此有点疑惑。

现在,你可以用“是”或“不是”来回答这些问题,这样可以节省你的声音。(巴菲特笑)

巴菲特:我从后面的问题回答。

我认为这些迹象可能与计划生育有关。(掌声)谢谢你!

我们遵循伯克希尔的一项政策,即公司捐款由股东指定。我们有一些是由我们的运营公司为他们当地的社区做的,当地的管理者在他们的社区和他们自己的企业中做他们认为合适的事情。

所以托尼在GEICO做得很好——我不知道GEICO做了什么贡献,但是他们在GEICO做这些决定。

但就母公司而言,我们让股东指定出资。我们有一些股东指定捐赠给计划生育。我们还有其他股东,他们指定的组织,反对计划生育的想法。我们不做任何判断。(轻微的掌声)

我每年都会指定一个巴菲特基金会,然后巴菲特基金会,反过来,把钱捐给其他事情,包括计划生育。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资金间接来自伯克希尔,它们与所有权成正比,就像其他人有机会使用自己的股票一样。

有人写信告诉我们。你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可能——你知道,事实上有些人会说我们应该被抵制,因为我这么做了。

我们做梦也不会去问,我们买杏仁的人,核桃的人,巧克力的人,他们的信仰是什么,在我们买之前,或者我们是否会雇佣一些人他们必须同意我们的信仰,所以——

在我看来,人们表达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非常恰当的,他们可能不喜欢——很明显他们不喜欢——我在这个问题上的做法。但这是我的推理,你知道,我自己的判断引导我。

但他们在那里,少数人在那里表达他们的观点,他们有权这么做。我对此没有任何问题。

我认为当他们开始说,“我们不想雇用你,因为你和我们有不同的观点”,或者“我们不想买你的产品”,我认为这是一个有点不同的立场。我不会那么做的。但是,这是他们的权利。


26、伯克希尔股票现在“估值更合适”

巴菲特:回到我们是否会购买股票的问题上,我会说这是一年前的事——嗯,大概是3月1日,因为那是我在1996年写年报的时候——股票是36,000美元/股,我说那时候它没有被低估。

由于我们或多或少被迫接受了单位信托的发行,回想起来,我很高兴我们接受了单位信托的发行,但这不是我们的主意,我们认为,只有在与发行有关的时候,我们才应该指出,我们曾说过它没有被低估,而且由于查理和我喜欢购买被低估的证券,我们自己不会以这个价格购买,也不会建议其他人这么做。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价格没有变化。换句话说,股价在多年来的表现有些好于业务之后,最近的表现却不如业务的发展。当然,这是一种必然的现象。

我们很高兴股价和公司基本面最近表现的步调一致。因此,我们今年表示,我们认为该股的估值比一年前合理得多,这是显而易见的。

我想说的是,我对证券的谨慎态度一般适用。我不会把伯克希尔排除在这种谨慎之外,但我宁愿自己拥有或购买伯克希尔,也不愿购买大多数其他证券。这是我目前我可以告诉你的。

我漏了一个问题吗?我想有三个,我对其中两个发表了观点。

股东:是关于我应该关注的其他领域。

巴菲特:这就是我跳过的原因。(笑声)是的,我们不引导人们进行任何特定的投资。


27、世界图书百科全书vs微软的Encarta

股东:早上好,巴菲特先生和芒格先生。这是来自奥马哈的南希·雅各布斯,她已经做了四年的股东了。

在我今天离开之前,我打算给我十岁的女儿买一本世界书的光盘。我想从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或者你们两个人,谈谈为什么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其次,与竞争对手相比,收购World Book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她成为杰出亿万富翁投资者的机会?

巴菲特:这几乎可以保证,但请继续。(笑声)

股东:好的。那么,我买了。

巴菲特:查理,你很喜欢回答世界图书的问题……

芒格:我认为,《世界图书》显然是这一领域内的精品。他们为英语中每一个单词的阅读理解难度作了评定。里面的文章编排得如此聪明,以至于理解的难度随着阅读的进展而慢慢提高。对小孩来说,这本书用起来非常简便,由于你想通过这本书来鼓励你的孩子,使用简便是一个很好的优点。我还发现,不管你掌握了多少知识,小孩和老人使用这本书都很方便,并且它可以当作一本快速参考书。我觉得在这方面,这本书是最好的。

就我个人来说,我更喜欢纸质版本,我是一个喜欢老式阅读的人。无法想象世界上有哪个聪明人会不采取老式的阅读方式。

未来有些聪明的人在追求知识的过程中可能会整天对着电脑屏幕阅读。不过,我对此充满怀疑。(笑声)

我觉得你买了一个很好的产品。但要是我的话,我还会买纸质的。(笑声)

巴菲特:你看到的《世界图书》的CD光盘是我们和IBM合作开发的产品,今年1月份上的市。在这个产品上,IBM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相信,如今IBM每销售一台电脑就附有一张这个光盘。他们和我们合作得非常愉快。

比尔·盖茨做了一件大好事,他在数以百万计的电脑上装了Encarta(微软百科全书--译者注)。其实它是Funk和Wagnall的百科全书,但微软把名字改成了Encarta,他们很聪明。(笑声)

在座的有些人四五年前曾经看见过一个关于百慕大的演示,这个演示就和Encarta有关,在演示中展现了月球冲撞地球等等。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演示一直在我脑中挥之不去。(笑声)

但是地球运行得很好,所以,有许多人显然不关心地球和月球相撞这一事实。但在《世界图书》里,地球和月球从没相撞过。(笑声)

顺便说一下,比尔·盖茨的Encarta卖得很好,这是一个进入新的领域努力进取从而获得成功的杰作。我向他脱帽致敬,不过.…...

芒格:我们复制了他的做法。

巴菲特:是的。我们复制了他的做法。(笑声)

所以,南希,一定要买纸质的《世界图书》,这样可以获得查理的尊敬。


--------------------

我打算在未来两年内的业余时间,把94年至今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Q&A做翻译及整理(置顶帖有之前的翻译)。如果有翻译错误或不当的地方,请指出~

一方面整理自己的思路,另一方面,也可以让更多国内的价值投资者,接触到巴菲特与芒格最原汁原味的思想。

--------------------

如果你喜欢,可以打赏,我承诺我在雪球上的一切打赏,都会用作慈善用途@六和公益

@今日话题 $伯克希尔-哈撒韦A(BRK.A)$ $中国平安(SH601318)$ $格力电器(SZ000651)$

雪球转发:9回复:8喜欢:16

全部评论

刘馥亮2019-09-27 10:47

好像没有后续的更新了。。。

一朵喵2019-08-04 17:08

是的,特别过瘾

薛定谔的价格2019-08-04 13:10

配合巴菲特和查理生平看,更有感觉

爸爸必须要怼哭你2019-07-30 13:44

求更新速度快一点..

小宋252019-07-29 17:29

1997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