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520jack: 毛冬青确实没有看到进一步的消息,我觉得即使量产了,也不是可以作为拳头产品的品种,不值得花太多心思去研究。//@520jack:回复@欣然资管Ben:另外,请教一下,复方毛冬青口 服液这个在2016年临床3期试验完成后也是没有消息了。是怎么回事?
iPhone转发:2回复:3喜欢:0
引用:
本文2019.06.09发表于“欣然资管”公众号,略有修正补充。 济川药业可以算是老笨的老朋友了。老笨曾在2017年年中写过《网页链接

全部评论

欣然资管Ben07-07 22:43

即使专利到期了,要临床医生调整用药习惯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不必太过担忧,老笨觉得蒲地蓝的天花板还有很大一截呢如他们自定的目标年销100亿

欣然资管Ben07-07 22:41

蒲地蓝还在二次开发,2018年报里有提及,我想应该就是为了应对专利到期的问题吧。

520jack07-07 22:06

谢谢解答。除了毛冬青,短时间内来看,济川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后续的新中药能上且成为爆款,而营收三马车的蒲地蓝和小儿鼓的专利又只剩下5,6年,专利到期后的市场份额必将大受影响。除此之外,仿制药口服雷贝拉唑后面很有可能会上4+7集采的名单,如果上了,这个药也就废了。所以长期看是不是不太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