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园区虚火熄灭:暴雷、更名、搬离,风光不再

繁花落寞已成殇,无限苍凉史留名。

有人说,互联网金融始于革命,终于监管;

有人说,互联网金融始于精英,终于屌丝。

但无论何种说法,这场轰轰烈烈的互联网金融浪潮,已一片凋零,终于要落幕了。

从2013年的萌芽时代、2014年的爆发之年过渡到2015年的监管时代,再到2016年的规范元年……到目前的整治阶段,萌芽、风口、泡沫再到存亡之争,不过七年时间,眼看起高楼,眼看楼塌了,一声叹息,留下了一个个故事,道于世人听。

e租宝事件引爆了行业第一颗炸雷,大大集团、快鹿集团、中晋事件爆发让行业告别了草莽时代,也让一场最严厉的整饬行动拉开序幕。

直到265亿平台投之家谜样爆雷,信任崩塌、团贷网事件彻底击穿行业信心,直到千亿级网信集团暴雷将故事带到终点,我们对“跑路、暴雷、清退”早已习以为常,拥有了免疫力,“港股上市公司51信用卡被查、拍拍贷转型并更名、各地接连取缔P2P平台……” 这些都似乎已经见怪不怪。

不仅网贷,红极一时的股权众筹也早已陨落,300余家倒闭,巨头离场,残留一个中国式失败标本。而只有牌照监管的第三方支付尚可艰难存活,但也面临严厉监管和网联、区块链等挑战。

从硝烟弥漫的跑马圈地,到激情燃烧的万马奔腾,再到波澜壮阔整顿清退。有人说,是“逐利者”、“投机者”搅乱了互联网金融这池春水,有人说,互联网金融先天不足,在中国注定失败。

不管怎样,互联网金融有很多值得讲述的故事,经验也好教训也罢,虽已落寞,但仍在中国波澜壮阔的金融改革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值得我们深度复盘。

为此,柒财经特推出《喧嚣与落寞|复盘互金,那些人与事》系列报道,带你重返互金时代,回看人与事,补足这门金融课。

彼时风光,互金园区高楼起;寒冬将至,互金行业凉意袭。

有专家曾说,扎堆的互联网金融园区有虚火,缺少实用性布局,而如今伴随行业的落寞,这虚火已熄灭殆尽。

时间倒流回7年前,金融创新如火如荼,互联网金融势如破竹,创业精英频频涌现,各地陆续“筑巢引凤”,互金园区应运而生。

未曾想过,7年后,“暴雷”、“搬离”、“更名”……直至萧条空置或与互金断舍离,这成了当年风光一时的互联网金融园区的最终宿命。

筑巢引凤,遍地开花

2013年8月30日,石景山揭牌北京首个互联网金融产业基地,建筑规模20万平方米,伴随基地的揭牌,石景山区正式对外发布《支持互联网金融产业发展的暂行办法》,“人才、政策、服务保障,房租补贴,1亿元专项资金,3亿元投资基金……”一切都在加码互联网金融发展,为行业勾勒了一幅美好愿景。

2013年国庆假期前,很多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带着一种期盼的心情驻足在位于北京海淀丹棱街1号的大楼前,不久后,这座前身为凯宾斯基酒店的28层高楼,将被视为“未来全国金融界最活跃最迅猛的增长地”,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产业的集群和创业孵化器”,那时候,从业者认为“互联网金融要做的是变革与颠覆传统金融时代”,马云高喊“银行不转变,我们就转变银行”。

同年10月份,“互联网金融中心”七个大字立在了这座大楼的楼顶,夜晚灯亮起时极其显眼。次年,互联网金融企业陆续入驻,据媒体报道,顶峰时期,近40家企业入驻,包括南迁厦门的趣店、纳斯达克上市的融360以及暴雷的银豆网。红火时,上下班高峰期与午休期间4部高层电梯乘坐十分困难,因此,当时有一个现象,趣店、融360等企业每逢中午时会把会议室临时改成“食堂”,员工排队用餐。

与石景山互联网金融产业基地一样,作为相关部门打造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聚集地,互联网金融中心也推出优惠政策,入驻企业可享受政策给予的连续三年房租补贴,第一年补贴50%,第二年补贴50%,第三年补贴30%……而互联网金融企业,需要申请、推荐、相关部门批准,才能正式入驻。

事实上,不止上述两家园区,随着互联网金融浪潮到来,互联网金融产业园遍布全国各地。2013年9月7日,上海宏慧盟智园正式挂牌成立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区;同年10月,北京西四环北路的宝蓝国际中心挂起“互联网金融产业园”。

2014年3月,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落户秦淮区;同年5月9日,深圳市揭牌设立深圳福田互联网金融产业园; 2015年2月5日,杭州互联网金融大厦举办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开园仪式。

2016年10月,湖南攸州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建成。2017年5月18日,江西互联网金融产业园举行挂牌仪式,巅峰之时,江西红谷滩发展新区共聚集了725家金融企业。

暴雷、搬离,空置、更名

2019年11月6日,笔者来到互联网金融中心,1层大厅的索引牌可一览楼内入驻企业,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完全如索引牌所示。

笔者发现,3层的中关村互联网金融服务中心的办公区未发现有人员办公,且大门已锁,笔者致电其官网电话尚未取得联系,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租赁告诉笔者,目前该办公区处于在租阶段。此外,楼内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有许多办公区可以出租,10层也处于装修状态。

笔者偶遇在该楼内办公的林想(化名)、李成(化名), “听说之前这里是一个烂尾楼,后来相关部门把这个楼修缮了,挂牌‘互联网金融中心’,最开始这个楼很风光,那时我还在附近办公,对于我来说还是很憧憬向往的,其实楼里有很多人换工作也愿意楼上楼下的去换,都不愿意离开这里。” 林想表示。

他感叹道,“这几年陆陆续续出了一些事情,楼内很多互金企业暴雷,那时经常会来很多的投资人上门看他们投资的企业什么情况,甚至有的投资人直接睡在走廊,还亲眼看见过企业被警方查封。”

据媒体报道,2018年7月18日,P2P平台银豆网发布《关于银豆网停止运营的公告》,其中显示,由于银豆网实控人失联、资金暂无法对付,即日起,银豆网将停止运营,平台将会停止发标,所有线上交易无法操作。

公告之后,银豆网大门紧闭,多有投资人前来,以至于楼内一层贴出公告,“有去16层银豆网联系业务的人员,请到一层大堂前台联系。”

林想表示,“如今,这个楼里和P2P强相关的企业,仅剩几家了。之前一家企业就占了很多层,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搬走了一些部门。”

对于为何搬走,林想表示,“其实,这边房租比较贵,刚开始前三年是有减免补助,后来慢慢补助没有了,很多企业吃不消了,就搬走了。”

“我觉得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大楼已经不是高新技术企业区了,基本都是教育咨询类产业。” 李成说。

深秋的东冉北街满是落叶秋风的萧索。

距离东冉北街站牌200米,有一处写字楼,楼顶并无名称标识,经路人介绍,这就是昔日的“互联网金融产业园”。

行至3楼拐角处,大门紧锁,一张纸张还在门上悬挂,墙上“中融金”已明显掉色。笔者致电中融金官网联系电话提示为空号,旗下好贷宝客服表示,目前平台已经良性退出,而对于笔者多次询问中融金地址是否仍在海淀互金园区,对方闭口不答。企查查显示,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地址位于海淀区天秀路中国农大国际创业园。此外,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已注销。

在走廊休息的一位王先生告诉笔者, “我在这工作一年多了,3层这半面只有我们和另一家公司在了,我们公司是做教育行业的,现在产业园里互联网金融企业已没有多少家,中融金、汇金宝这些都已经不在这里了。”

资料显示,中融金运营主体为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是奥马电器(002668.SZ)的全资子公司,主要经营易贷助贷业务、车贷助贷业务等。

2018年,中融金营收7.17亿元,净亏损6.67亿元。奥马电器曾表示,截至2019年5月31日,商户贷助贷业务及易贷助贷业务已暂停。

经过实地走访,笔者发现,园区内更多的是国税局、律师事务所、打印社以及教育类公司,园区工作人员表示,一楼大片的空房间还没有租出去。

园区房产中介告诉笔者,“园区没有那么多限制了,不是互联网金融企业也可以进来,房源充足,不过目前已经没有补贴”。

2014年10月,《中国证券报》报道显示,上海首家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区成P2P公司聚集地。园中包括夸客金融、点融网、玖富等互联网金融企业入驻“宏慧·盟智园”。

五年之后,11月10日,笔者来到上海宏慧·盟智园,发现互金主题明显褪色。一楼大厅索引栏中有许多层尚未填上企业名称,部分指示牌还残留些字迹。目前显示入驻的公司基本没有互联网金融企业,楼内房间也有许多待租。

在园区工作已久的曾先生听闻笔者来询问大楼情况,曾先生表现出了许多无奈,他感叹道“大楼里面有好多事情,过去,我们大楼名称为 ‘互联网金融产业园’,现在很少有人这样称呼。以前互联网金融公司几乎都是按层来入驻,包括逾期平台点融网、暴雷的夸客金融与厚本金融。

“当时这些企业都很兴旺,不过现在很多企业都不在这了。现在园区里互联网金融公司很少,主要有文化中心、智联招聘、旅游公司、医疗医院和比较传统的公司。”曾先生说。

关于互金企业搬离,曾先生表示“那些互金公司产品项目涉嫌违规,拆东墙补西墙,最后还不上了。2018年,有几家互金公司被查,高管被抓,现在还有许多投资人陆续到这里来登记。”

2015年2月,位于杭州西湖区翠苑街道华星路96号的互联网金融大厦,被称为杭州市互联网金融最为集聚的大厦。目前,曾入驻20多家互金企业的杭州互联网金融大厦已更名为“网金大厦”,大厦内多数互金企业已经搬离或被清退。

更名的不止是网金大厦,2015年6月18日成立的北京互联网金融安全示范产业园,2018年12月已更名为北京金融安全产业园,“互联网金融”字样已悄然退去。

跟风而起,随风而落

事实上,上述互联网金融产业园仅为缩影,各地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呈现出房源充足、互金企业鲜少的现状。

2016年,湖南攸县投入2亿元创办湖南攸州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力争引进互联网金融机构约100家。但两年后,攸县入驻的平台企业开始陆续减少。今年10月,媒体报道湖南宣布全面取缔P2P网贷。

2019年,江西互联网金融产业园的萧条之色,可见一斑。该园区博能租赁部表示,目前,江西互联网金融产业园租出40%,还有很多办公场地空置。

对于互金企业是否有入驻补贴,园区相关人员表示,“之前有相关优惠措施,目前尚未更新具体情况,没有优惠政策。”

此外,据相关房产中介介绍,深圳互联网金融产业园也有充裕房源, “深圳福田这边暂时没有互联网金融项目的补贴,主要是针对文化类、跨境电商、高新科技类的企业有补贴。”房产中介介绍说。

与上述3家园区相比,青岛市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区显得更为落寞,官网的联系电话已停止服务,网站状态也仅停留在2014年。

“互联网金融产业园跟风而起,随风而落。在一个产业园中聚集互金平台,在当时一定程度上成为当地的一张“金融名片”。”网贷专栏作者肥皂表示。

如是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明照表示,互金企业对于是否聚集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平台运营借助互联网,地理上的聚集对用户的获取并没有多大作用。产业园对互金企业的帮助主要在当地的政策优惠,注册奖励、税收优惠、上市奖励、办公用地的补贴等,但这其实解决不了互金企业的融资途径和人才需求等主要问题。

关于互金园区的优势与不足,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看来,互金企业的集聚能够发挥平台的高效运作和资源配置作用,加速商业模式的优化,推动创新项目的落地发展,更加充分的资本和产业的融合。但过于聚集,可能会缩小互金企业的辐射范围,激化产业竞争,造成产业园与非产业园之间的资本失衡。

“作为互联网金融行业中规模最大的业态P2P网贷正在出清。但主要原因还是前期大家追风口成立的互金园区并没有真正的创造价值。” 关于互金园区现状,张明照如此表示。

对于目前尚在运营的互联网金融园区发展方向问题,张照明认为,并不是所有城市都适合建互金园区。对于之前蹭热点上马的园区,最好是可以转型成适合当地产业发展的产业园。对于具有相应禀赋的城市来说,一方面是加强对相关企业的监管;另一方面是加大投入力度,加大人才引进的支持,完善金融基础设施,真正利用互联网金融的机会实现产业的发展。(文 / 初岚)

来源:柒财经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关注

趣识财经(qscj2018)趣谈财经百态,识悟商业心经。

玩转新消费(wzxxf2018)把握消费升级浪潮,重新定位消费理念,穿越纷繁消费迷雾,玩转新型消费时代。

天天区块链(TT_Blockchain)聚焦区块链热门话题,分享区块链最新资讯。

财经人物画报(Fin-Character)聚焦财经人物,了解商业大佬背后的故事。

中心出品

必属精品

微信号:IFNC2013

投稿/合作:QQ 2139305516   2139305516@qq.com

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柒财经旗下自媒体平台,被称为互联网金融行业舆论风向标。是全国首个互联网金融记者自媒体平台,是所有关心关注互联网金融发展的人士的聚集地,汇集行业新鲜资讯,专注独家报道与解读。

分享是一种美德,点击“在看”说说你的想法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