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丹奖获奖者卡罗尔·德韦克:无畏挑战 终生学习和成长之路 | 棱镜

视频:首届一丹奖教育研究奖得主:卡罗尔·德韦克,时长约10分30秒

“不管是儿童还是成人,能力就像肌肉,可以培养,每个人都可以具备能力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卡罗尔·德韦克(Carol Dweck)述说着她所开创的“成长型心态”理论的核心。

卡罗尔·德韦克开创的“成长型心态”理论,打破了传统的“固定型心态”的禁锢——能力与生俱来,后天不可改变。她将“成长型心态”理论应用于儿童教育,因材施教,让孩子在愉快的环境中,更加有效地学习、成长。

年逾七旬的卡罗尔·德韦克不仅是横跨教育和心理学的学者,还是畅销书《心态:新成功心理学》(Mindset: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的作者,也是诸如比尔·盖茨等知名企业家的“精神导师”。

2017年9月19日,全球最大教育单项奖一丹奖公布首届获奖者名单。倾注40多年在教育和心理学的学术研究的卡罗尔·德韦克成为两位获奖者之一。她个人和所领导的研究项目,将分别获得1500万港元的奖金,共计3000万港元。

卡罗尔·德韦克对腾讯财经表示,感谢一丹奖提供的奖金支持和灵活性,一丹奖给予的3000万港元的奖金将用于一项美国全国性的研究,涉及1.8万名美国高中学生,项目将跟踪应用“成长型心态”模式培养的学生日后的表现。同时,卡罗尔·德韦克还希望,利用一丹奖的奖金,可以做更多她所热爱的研究,并给予年轻学者更多建议。

首届一丹奖另一名获奖者,新学校基金会(Fundacion Escuela Nueva 简称:FEN)创办人兼董事薇奇·科尔波特(Vicky Colbert),不同于卡罗尔·德韦克的学者身份,她更像一名社会活动家。

无论何种形式或者身份,薇奇·科尔波特和卡罗尔·德韦克对待教育初心不改,仍在路上。

用“成长型心态”战胜失败

2017年9月的一天半夜,卡罗尔·德韦克从睡梦中醒来查看新收到的邮件。邮件来自香港的一丹基金会,她被告知,获得了首届一丹奖——全球最大教育单项奖,奖金总额3000万港元。

“当时是半夜,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之前不认识一丹奖创办人陈一丹先生。后来我记起来我的同事Gregory Walton之前提名过我这个奖项,我很激动,慢慢地相信了这件事。” 卡罗尔·德韦克告诉腾讯财经。

尽管在中国卡罗尔·德韦克并不出名,但在西方教育领域,她早已是“明星”学者。上世纪70年代,从耶鲁大学获得心理学博士学位之后,卡罗尔·德韦克加入伊利诺伊大学,在这里,她花了11年的时间,研究不同的人如何对待失败,以及成功带来的意义。

源于对失败的好奇,卡罗尔·德韦克慢慢形成了“成长型心态”的理论的体系。卡罗尔·德韦克说,“成长型心态”与“固定型心态”相对。前者告诉你不要畏惧失败,要勇于挑战,你的能力会随着努力而提升,没有人生来就是爱因斯坦。而“固定型心态”则相信,人的能力与生俱来,这些人为了避免出差错,会害怕尝试、不愿意改变。

卡罗尔·德韦克并不是一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学者。一边通过实验形成理论,另一边将理论成果,应用于实践,再利用量化结果,修正理论。这是卡罗尔·德韦克过往几十年的工作常态。

西雅图是卡罗尔·德韦克实践她的理论的重要地区。当地的一所小学引入“成长型心态”教育模式。这所在区内表现最差的学校,仅一年之后,竟成为区内表现最好的小学。

对卡罗尔·德韦克来说,这是最好的回报。

企业家们的“精神导师”

2006年,卡罗尔·德韦克出版新书《心态:新成功心理学》,她用浅显易懂的语言,将她过往在“成长心态”的研究所得,呈现于纸面。短时间内,这本书迅速成为亚马逊的畅销书。

不少知名企业家公开表示是卡罗尔·德韦克的粉丝。2014年,萨提亚·纳德拉开始执掌微软,他首先做的是重建公司文化,以适应新世代的挑战。这场在微软自上而下拉开的文化重建,给萨提亚·纳德拉提供理论支持的,正是《心态:新成功心理学》。

萨提亚·纳德拉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他希望微软的员工能够从失败中学习,并找到成功的路径。据媒体报道,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也是卡罗尔·德韦克的“成长型心态”的粉丝。

“当时微软正在公司内部推广卡罗尔·德韦克的“成长型心态”,我的妻子在微软工作,有一天她拿回家《心态:新成功心理学》这本书。” 31岁的David Skogerboe说。

David Skogerboe的妻子把《心态:新成功心理学》带回家的时候,他正处于迷茫之中。美国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之下,工作难求,拥有历史学士学位的他只能做中学历史老师,然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工作,想要进修,他却承担不起高昂的研究生学位。

如今回想起那段时间,David Skogerboe说,是卡罗尔·德韦克把他从那种进退两难的境地中解救出来。在“成长型心态”的引导下,他学会了承担风险,跳出舒适区,从失败中学习。“失败是学习的另一种表述。” David Skogerboe说。

如今,David Skogerboe是南西雅图大学职业咨询师,负责向那里的学生提供职业规划建议。

无论比尔·盖茨这样的知名富豪,还是David Skogerboe这样的普通人,从卡罗尔·德韦克“成长型心态”中获益的人很多。

卡罗尔·德韦克对腾讯财经说,她希望能借助一丹奖的奖金,去帮助更多的人,研究“成长型心态”怎样发挥作用,以及给年轻的学者更多建议。

问答:

1.腾讯财经:“成长型心态”理论最初的灵感来自哪里?

卡罗尔·德韦克:多年前,我发现一些儿童会有意避免具有挑战的、困难的事物,而有些儿童却热衷于挑战。我试图找出其中的原因,我给这两种类型儿童一些他们解决不了的题目。通过这个实验,我发现那些畏惧的挑战的儿童其实是害怕失败,而那些乐于挑战的儿童在各方面会表现得更好。“成长型心态”理论就这么诞生了。这个理论的核心是,人类的能力是动态的,无论什么年龄,能力都可以学习、培训,不过前提是要不畏惧挑战。

2.腾讯财经:“成长型心态”理论怎样应用到实践中?

卡罗尔·德韦克:根据“成长型心态”理论,我们形成了一套教师培训项目,以及相应的课程大纲,也有相应的量化措施,来跟踪学生的表现。通常,我们会与一些地区的学校合作,这些学校聘请我们,在这些学校应用“成长型心态”理论的教学方式。在教学中,“成长型心态”强调的是因材施教,用不同的激励方式去鼓励学生,而不是对待所有的学生都用同一种方法。

3.腾讯财经:你将如何使用一丹奖的相关奖金?

卡罗尔·德韦克:相较于很多学术经费的申请,在事前要详细说明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要取得怎样的成效,一丹奖给了我们更大的灵活性,我们的可以真正去做我们热爱、相信的研究,并给年轻的科研人员一些有效建议。目前我们计划将一丹奖的奖金应用于我们正在操作的一个研究项目。这是一项美国全国性的研究,涉及1.8万名美国高中学生,现在已经完成在相关学校引入“成长型心态”模式,接下来我们会跟踪这些学生的表现,例如他们选择哪些课程,日后上大学选择什么专业,哪类学生会从“成长型心态”中获益,哪些不可以。我们没有为后续跟踪设定时间限制,希望能够在宏观经济变动的背景下,长期跟踪这些学生的表现。

4.腾讯财经:您怎样看待当下学校教育过度关注考试成绩的现象?

卡罗尔·德韦克:我们发现很多六七岁的学生不愿意去上学,导致这个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害怕繁多的考试,学校过度关注考试是给学生施加不健康的压力。考试成绩只是人生路上的一个瞬间,我们建议学校提供有效的、健康的、快乐的学习氛围。

公众号后台回复“进群”备注“职位+称呼”

加入“《棱镜》读者俱乐部”

版权声明

棱镜·腾讯新闻出品 | 第200期

运营编辑:范晟男

本文版权归“棱镜”公众号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后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