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男权政治藩篱,拉加德成为欧洲首位女性央行行长 | 棱镜

@今日话题

作者|康路 发自纽约 编辑|张庆宁

拉加德曾在2016年中国主办G20峰会之前接受本文作者康路专访

拉加德今年63岁,她这一生都在冲破社会对女性政治家的固有印象,向国际金融更高的权力之巅继续进发。

她的下一站是欧洲央行行长,而且是首位登顶欧洲金融业之巅的女性。

2019年9月12日,拉加德宣布正式卸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简称“IMF”)总裁,作别8年华盛顿生涯。

当天下午,她通过社交媒体表示,“今天,是我担任基金组织总裁职务的最后一天……正如我曾经说过的,基金组织是大脑、钱包及心脏的集合。8年来,我们齐心协力,加强了基金组织为成员国服务的承诺。这是一段我将永远珍惜的经历。”

所谓“大脑、钱包和心脏的集合”,指的是IMF不仅提供贷款,也提供政策建议和技术援助,同时关注社会中最脆弱的人群。

“我觉得,我们帮助世界避免了第二次经济萧条。”拉加德在总结语中表示。

拉加德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离任IMF的感言

在IMF总裁生涯中,拉加德担当过欧债危机的救火队长,推进IMF份额和治理改革,平衡着欧美和新兴国家之间的微妙关系,也积极推动女性平权、气候变化等IMF不曾涉及到的宏观政治问题。

她的总裁生涯在无休止的会议、出差、谈判中度过,但她没有牺牲生活爱好。她的香奈儿套装、爱马仕丝巾搭配,证明女性可以既时尚又有能力。当然,她时常面临外界对她在经济紧缩时依旧不知节制的质疑。

她似乎并不在意。

《超级金融枢纽》一书的作者纳薇蒂(Sandra Navidi)对《棱镜》表示,“在攀爬职业高峰之际,许多女性选择收敛自己的个性,融入男性主导的世界,但拉加德始终保持着女性魅力,这需要更大的自信和勇气。”

当拉加德结束IMF的旅程,即将掌管欧洲央行之际,质疑声再度传来——这位并非经济学科班出身的法国女人能否领导欧元区的货币政策?

与默克尔的斗争与配合

“欧央行行长的职责是围绕欧洲的财政政策塑造货币政策,以点燃需求、实现增长,并保持稳定。”全球市场咨询集团高级市场策略师肯尼(Peter Kenny)对《棱镜》表示,“很多人认为,如果真的有人能够实现这一目标,那就是拉加德了。”

拉加德并非欧洲政坛的陌生人。

拉加德出生于巴黎,曾在49岁时出任法国政府的部长级高官,也是八国集团历史上第一位掌管经济事务的女部长。

2011年,前任总裁卡恩因性丑闻被迫离职,拉加德初登IMF总裁之位,她首先面临的棘手难题,就是处理卡恩尚未完成的欧债危机解救计划——如何在希腊、葡萄牙、爱尔兰、塞浦路斯等相继爆发银行业危机,几近脱欧之际,维持欧洲经济稳定,并防止危机蔓延。

IMF前副总裁朱民曾对《棱镜》表示,欧债危机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个巨大的挑战。

“此前IMF只能对单个国家进行救援,但从法律框架来看,欧元区的货币、贸易政策并不由单一国家决定,而是整体的区域性政策,这让解决欧债危机本身变得高度的外交化和政治化。”朱民解释称,当时处理危机的秘诀,在于寻找各方的利益交叉点。

作为救火队长,拉加德和欧洲政坛铁娘子、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斗争中”建立互信。

默克尔认为,不加约束的财政挥霍,是南欧国家陷入困境的原因,应当严格执行紧缩政策,德国纳税人没有义务为陷入困境的国家买单。

拉加德更灵活,认为欧元区核心国家应该共同扩大金融防火墙,以击退投机者,并对南欧国家的紧缩政策采取更加务实的标准。

在政见相左之际,拉加德的外交技巧和个人魅力,让她总能搭建互信的人脉网络。

外媒曾透露,即使在“斗争期”,拉加德也曾赠送默克尔一些法国制的香薰蜡烛以及爱马仕饰品。默克尔也回赠柏林爱乐乐团的贝多芬专辑。因而,外界猜测,拉加德和默克尔之间的“不和”并没有公开表现得那样激烈,更多服务于各自的政治目的,在旗帜鲜明表明观点后,再寻找“利益交叉点”。

最终,在拉加德等人的斡旋之下,各方共同注资纾困,让欧元区免于分崩离析。

拉加德和德国总理默克尔

类似这样的斗争与配合,或许会在拉加德继任欧央行行长后,继续上演。

与美国博弈时的独立性

在大国博弈中保持相对的平衡和独立,这是拉加德的另一个重要品质。

作为IMF曾经的大管家,拉加德曾经在欧美强国和新兴市场之间艰难地寻求平衡,并在第一个任期结束之际,推进了IMF份额改革。

这是拉加德上任伊始对新兴市场的承诺。

2015年12月,美国国会终于通过IMF份额改革方案。新兴市场在IMF的话语权随后获得大幅提升,例如中国以6.394%的份额成为IMF第三大份额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在份额改革之外,拉加德也常面临IMF大股东美国的压力。

美国是唯一一个在IMF和世界银行组织拥有重大决策一票否决权的国家,也是两个国际机构最大的股东。随着新总统特朗普的上任,美国不仅常绕开国际组织擅自行动,而且公然挑衅国际组织的权威。

2017年2月,美国财长姆努钦公开喊话,称IMF应该对各成员国的汇率进行“坦诚而公正的分析”,暗示或将借助国际组织的评估和仲裁,对美国的贸易伙伴进行施压。

拉加德并未直接回应美国的要求。

当媒体问及IMF是否考虑更频繁地公布《对外部门报告》 (ESR)时,拉加德直白表示,不会。她给出的理由是,该报告基于大量的调研、数据集纳和分析,不具备频繁公布的操作性。

《对外部门报告》涵盖对全球29个主要经济体的经常账户结余、实际汇率、对外贸易资产负债表、资本流和国际储备的调查分析。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都是该报告的分析对象,包括中国、德国和日本。

知情人士对《棱镜》表示,虽然拉加德本身缺乏经济学学历背景,但知人善任,包括在欧债危机处理中信任朱民等具有金融一线管理经验的IMF内部官员,同时善于建立专家机制,在面对各方压力时,保持IMF的程序独立性。

面对意见分歧,拉加德并不担心在公开场合进行讨论。

2017年4月,在IMF春季年会上,拉加德邀请美国财长姆努钦进行一对一公开对话。

当拉加德问道,对于IMF未来的发展,大股东美国有什么建议时,翘着二郎腿的姆努钦的回答是“执行(execution)”。拉加德停顿数秒,随后委婉表示,执行往往落实在各国政府层面,IMF主要负责提出建议。

拉加德面对高压的习惯,来自于曾经的花样游泳训练——咬紧牙关,保持微笑。

2017年,IMF春季年会上,拉加德和美国财长姆努钦对谈

准备评估负利率政策

拉加德正在面临一个充满变化的时代:新兴市场崛起、全球金融高度关联、新技术变革来袭,以及各国日益凸显的贫富差距。

面对新变化,作为IMF总裁拉加德的态度是积极拥抱变化,并乐于和企业家、专家学者、年轻人交流。

在拉加德任期内,IMF于2017年组建了金融科技高级顾问领导小组,研究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新技术发展和相关投资行为对金融市场的影响。该领导小组邀请多名企业高管加入,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

2018年博鳌期间,拉加德和马云探讨创新发展等问题

这一次,拉加德将再次接手一个“看似不可能”的职位——欧洲央行行长。

现任欧央行行长德拉吉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毕业。拉加德既不是科班出身的经济学家,也不是货币政策专家,她的继任之路,伴随着质疑声。

不过,拉加德的职业生涯伴随着许多“第一次”。

她曾经是全球最大的律师事务所Baker&McKenzie的首个女性主席,即使自己在初入行时曾被告知,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合伙人,因为她是女性。

此后,她被法国政府邀请重新回到家乡,担任法国贸易部长、农业部长、财长等高官职位。

“IMF的经历证明,她是个专业的管理人才。”洛克菲勒公司首席投资策略师张致铭对《棱镜》表示,她已经准备评估(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效果,并因其政治手腕被给予厚望。

2016年接受《棱镜》专访时,拉加德曾经评价过负利率,“负利率是日本央行和欧央行实验的一个新的调节工具。我认为在特定时间内,它是必要,也是有效的。IMF正在推敲负利率的总体效果是否正面。”

在负利率政策进入死胡同之际,外界推测,在IMF积累的管理和外交经验,可以帮助拉加德在欧洲内部更有效地建立共识。

张致铭认为,拉加德或借助人脉网络,在北欧高官中斡旋,以推动赤字较低的成员国释放财政政策“礼包”,“拉加德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曾在欧债危机处理中建立起高效的合作关系,不仅让她在成为欧央行行长路上获得支持,也可能后续推动更多政策配合。”

拉加德过去的职业生涯也并非毫无瑕疵。

她曾经被称为“失言部长”,也曾卷入贪腐案受到调查。在她离开IMF之际,其任期内向阿根廷发放的500多亿美元贷款或将面临违约。

63岁的拉加德正在迎接一场新的战役。

从时间点来看,欧洲复苏的发动机德国正在面临变局。

今年第二季度,德国GDP收缩0.1%,创下六年来最差,如果连续两个季度经济萎缩,则陷入“技术性衰退”。有消息称,德国正在考虑创建一项“影子预算”,使该国在不受债务限制的情况下增加公共投资。

而在正式卸任IMF总裁的同一天,欧洲央行宣布下调存款利率10个基点至-0.5%,并将在11月再度重启量化宽松,显示经济下行的风险持续存在。欧洲央行试图通过负利率刺激银行放贷,但效果并不如意,反而一再挤压银行业利润。

2019年11月起,拉加德将正式接替德拉吉,出任欧洲央行行长,任期8年。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