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逆流:奔私后重返公募的六位基金经理

2022年,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反弹:沪指上涨0.84%、深证成指上涨1.39%、创业板指上涨2.64%。

今天就分享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一直以来,公募优而奔私是一种趋势,就是公募基金经理做出成绩来后,去做私募基金。私募基金和公募基金在服务客户、收费标准等方面都有不同。其实,主动基金最大的风险就是来自基金经理的“稳定性”。

拉回来接着说,但也有奔私基金经理重返公募的现象。下面就来盘点几位:

富国基金·于洋

于洋,2017年10月25日开始管理公募基金,到2020年6月5日。离开去私募基金,担任上海钦沐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投资总监;2021年12月30日重新返回公募行业,重新加入富国基金。

我们可以看到,在富国第一次管理基金时,业绩上还是很不错的。优而奔私后,私募业绩也相当可观。重返富国后继续执掌富国新动力这只基金。

于洋在私募离职的时候,也写了一封信,“我认为目前个人的投资风格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很难获得较好的绝对收益;其次在创立私募投资基金以来,运营方面的事务占据了不少精力,无法专注于单纯的投资工作,多方面因素导致在投资业绩上无法达到自己预期的目标,偏离了公司创立时追求卓越的初衷,基于对投资者负责的考虑,而非基于个人利益最大化,我将在近期结束自己对原有基金产品的管理。”

大成基金·徐彦

2012年10月开始管理公募基金。

2019年8月任大成基金股票投资部总监。

2018年10月至2019年7月任正心谷创新资本研究团队负责人。

2019年12月30日起重新担任大成基金的基金经理。

徐彦这位基金经理我很久之前就关注,典型的价值投资风格。当时也持有他的基金,后来他就离职奔私,没想到在私募待了一年左右时间,就重返大成基金。也是跟上面的于洋一样,继续管理之前的一只基金——大成竞争优势混合,大概两年的时间涨59.32%,业绩也还行。

徐彦奔私后,我就转而关注他的“继任者”——刘旭,这位基金经理季报惜字如金,但是业绩超强,经历了价值、成长,上行和下行的几个阶段,持有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博时基金·刘钊

2012年任职大摩基金,管理了一系列明星产品,获奖无数。曾任数量化投资总监。

2015-2020年深圳知方石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兼投资总监。

2020年12月加入博时基金,任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投资副总监,管理三只指数、量化基金。

这位基金经理重返公募换到了博时基金,三只基金沪深300中证500还有主动量化的一只,指数基金的主要业绩来源是贝塔收益。

红塔红土基金·梁钧

2005年4月开始管理基金,当时泰达宏利基金还叫泰达(湘财)荷银基金。

2007年3月加入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后来加入上海原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任总经理。后来重新返回公募,2018年加入红塔红土基金,开始管理公募基金。擅长固收投资,业绩不错,但规模业绩都不大。

银华基金·方建

看了一下这位基金经理的履历,确实很强。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系博士研究生,发表多篇SCI。

2012年6月至2015年6月,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在南方基金工作期间,挖掘众多牛股,年年考核名列前茅,是公司历史上晋升基金经理助理最快的行业研究员之一。

还没等他管理基金,就跳槽去了私募基金。2015年6月,北京神农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伙人、研究总监、投委会副主席。

2018年6月加入银华基金,管理银华智荟内在价值混合,3年又207天,任职回报182.29%。

鹏扬基金·杨爱斌

这位是基金圈的固收大佬,曾任华夏基金固收投资部总监。后奔私——北京鹏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2016年不仅仅是杨爱斌一人,他是带着整个私募基金公司,重返公募基金,成立鹏扬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这是全国首家“私转公”基金公司,这家公募基金公司从2016年到现在短短几年时间,规模超过854.26亿元。杨爱斌一人管理规模超过330.68亿,因为杨爱斌,这家公司整体的标签就是固收投资强。

正如前面所说,基金经理职业生涯的不确定性,直接影响到了主动管理基金。一些明星基金经理的离职或跳槽,都会引起市场的关注。有的投资者,就是跟着基金经理跑。这就取决于你看中的是基金经理单个人,还是整个公司的投研体系和人才培养体系。优秀的基金公司,即便是一个离开,后续也有不错的人才顶上。而且我也相信,一位基金经理的成功,大部分离不开背后的团队。

 #雪球星计划公募达人#  

 @雪球创作者中心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2回复:2喜欢:8

全部评论

平行时空之旅01-26 19:07

未来很难获得绝对收益,所以回公募赚管理费了?

斗罗苍穹01-13 06:03

还是远离频繁跳槽的基金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