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盛金控业绩承压,与二股东仲裁案件或影响利润

在接管期结束后,国盛金控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以及高层人员均调整变更完毕。同时国盛金控业绩飘忽不定,多次出现亏损,并且与第二大股东再次陷入纠葛。

近日,国盛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盛金控,002670.SZ)高层人员开始调整。11月15日,国盛金控发布多条人事变动公告,涉及3位董事、3位独立董事和1位监事;此前公司9月和10月的董事会决议公告,其董事长、副董事长、监事会主席也相继辞职。

资料显示,国盛金控此轮人事变动与控股股东变更不无关系。2020年7月,国盛证券旗下券商、期货公司被证监会接管,到2022年7月接管期结束,9月29日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江西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股东和高层变动之时,国盛金控的业绩也不理想。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2.89%,受证券业务净收入下降影响,归母净利亏损1.46亿元。同时,国盛金控与第二大股东再次陷入纠葛。针对上述情况,发现网向国盛金控发送采访函请求释疑,但截至发稿前,国盛金控并未给出合理解释。

接管期结束,公司控股股东与高管变动

公开资料显示,国盛金控于2012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2016年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并收购国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盛证券)100%股权。至此,国盛证券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下辖期货、资管、直投三家子公司,逐步构建其以“证券为核心、投资为纽带、科技为支撑”的多元化金融服务体系。

2020年国盛金控经营出现坎坷。2020年7月17月,因国盛证券、国盛期货隐瞒实际控制人或持股比例,公司治理失衡,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证券市场秩序,中国证监会决定自2020年7月17日起至2021年7月16日起依法实行接管。

2020年8月15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对国盛金控的控股股东张家港财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张家港财智)、深圳前海财智远大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前海财智)、北京凤凰财鑫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凤凰财鑫)以及北京凤凰财智创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凤凰财智)立案调查。截至公告披露日,上述四家股东合计持有国盛金控7.65亿股股份,合计持股比例39.54%。

(图源:wind,国盛金控公告)

2021年7月16日,因接管任务尚未完成,中国证监会决定延长接管期限至2022年7月16日。5月9日,国盛金控公告称控股股东张家港财智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筹划股权转让事宜,可能导致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变更。

6月1日,国盛金控发布股票停牌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张家港财智、前海财智、凤凰财信、凤凰财智以及另一股东西藏迅杰新科科技有限公司,共同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征集股权受让方,涉及股权比例合计50.43%。

9月8日,国盛金控公告称上述股份转让完成过户登记,由江西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江西交投)等五家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受让,其中江西交投持股25.53%。至此,国盛金控控股股东变更为江西交投,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江西省交通运输厅。

值得一提的是,或受易主消息刺激,自5月9日开始国盛金控股价上涨,到7月14日复牌达最高点10.55元/股;随后两天开始下跌,到9月8日股价累计下跌11.87%,报收8.46元/股。

(图源;wind)

就在股权变更落幕之际,国盛金控人事变动开始。9月24日,国盛金控公告公司董事长杜力先生、副董事长张巍先生、监事会主席叶强先生因个人原因辞职,经江西交投提名,董事会补选刘朝东先生为董事长、陆箴侃先生为总经理,赵翠英女士监事会主席。

11月15日,国盛金控再次发布人事变动公告,董事李英明先生、李娥女士、杨志平先生,独立董事傅继军先生、郑旭先生和监事王晓龙先生因个人原因辞职,同时也是经江西交投提名7位候选人。由此,国盛金控完成治理层人事大换血。

(图源:wind,国盛金控公告)

业绩承压,与第二大股东再陷纠葛

值得注意的是,证券板块是国盛金控的核心资产,其证券业务运营实体为全资子公司国盛证券及下属企业,涉及经纪与财富管理、投资银行、投资与交易等业务。也因此,国盛证券的经营情况对其整体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2018年受证券市场震荡、子公司国盛证券股票自营投资浮亏以及计提减值准备、管理费用及财务费用增长影响,国盛金控出现上市以来首次巨额亏损,当期营业收入下降35.32%至12.12亿元,归母净亏损5.44亿元;其中公司公允价值变动损益-4.51亿元,管理费用9.7亿元。

同时子公司国盛证券经纪业务收入4.32亿元,同比下降6.08%,证券自营业务收入-2.53亿元,同比下降158.32%;归母净利亏损1.9亿元。

(图源:国盛金控2018年年报)

2019年国盛金控业绩有所回升,营业收入16.70亿元,同比增长37.79%,归母净利润0.95亿元,同比增长114.21%。然而2020年国盛金控再次亏损3.66亿元。对此,国盛金控表示是受证券经纪业务、投研业务收入增长,相应成本费用有所增加,以及自营业务收益下降、计提减值准备增加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国盛金控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2020年,受接管事项影响,评级机构将公司主体和债项评级下调,债券受托管理人将公司债券列入风险类债券,从而公司面临三只债券共计28.68亿的集中偿付压力。同期国盛金控寻求可行的偿付方案,妥善化解债券偿付风险。

与此同时,2020年4月24日,国盛金控发布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对2017年-2019年度财务报表进行追溯调整,2018年和2019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29亿元和0.77亿元;并且国盛金控也收到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

(图源:wind,国盛金控公告)

到2021年,国盛金控实现营收23.48亿元,归母净利润0.77亿元;不过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同比下降12.89%,受证券业务净收入同比下降所致,归母净利则亏损1.46亿元。对此,业内专业人士表示,近年来受国内证券市场波动明显加剧,大部分券商的经营并不乐观,而国盛金控业绩的飘忽不定更大程度上还是受子公司经营以及公司本身盈利能力的影响。

因此,9月26日,国盛金控与控股股东签订借款协议,借款额度不超过26.8亿元,期间不超过3年,用于满足生产经营和业务发展需要。

(图源:国盛金控三季报)

需要提及的是,国盛金控在收购子公司国盛证券后还留下了隐患。10月26日,国盛金控公布关于重大仲裁事项公告,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松信托)就2015年11月与公司签署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一事,向南昌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

根据公告,2018年11月,雪松信托就《业绩承诺补偿协议》对国盛金控等三人提起侵权之诉。2019年2月,国盛金控提起反诉。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诉讼后,雪松信托与近期再次提出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双方签订的上述资产协议无效或不应视为合法有效。

Wind数据显示,雪松信托为国盛金控第二大股东,持股数量3.12亿股,占总股本16.11%。截至6月29日,受上述仲裁事件影响,雪松信托所持的16.11%股份全部被冻结。同时国盛金控表示,因仲裁案件尚未开庭审理,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取决于仲裁裁决的结果及其执行情况。

(图源:wind,国盛金控公告)

(记者罗雪峰 财经研究员刘利香)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