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地产三季度净利下降超100%,鲁君四董事职位将被取代

如今格力地产三季度净利亏损0.61亿元,房地产业务在房企中处于落后位置,鲁君四不再担任董事后,格力地产能否在新一届董监事会成员的带领下重振业绩?

近日,格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力地产,600185.SH)披露三季度业绩,前三季度格力地产净利亏损0.61亿元,同比下降109.5%。目前格力地产的房地产业务在房企中处于落后位置,同时格力地产有意进行资源整合。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格力地产正值董监事会换届选举期,前董事长、董事鲁君四因个人原因未出席会议,或与其先前因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违法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有关。

鲁君四也是格力地产控股股东的董事长,2020年11月,因控股股东未及时告知格力地产重大事项,导致格力地产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控股股东及鲁君四被通报批评。针对上述情况,发现网向格力地产发送采访函请求阐释,但截至发稿前,格力地产并未给出合理解释。

前三季度亏损0.61亿元,房地产业处行业落后位置

公开资料显示,格力地产目前的主营业务为房地产业务,自2020年开始,公司处于业务转型期,形成以房地产业、大消费产业及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的全新布局,具有代表性的为“珠海免税MALL”网上商城与高格健康大药房。

10月28日,格力地产披露三季度业绩。报告期内,格力地产实现营业总收入27.55亿元,同比下降55.35%;归母净利润-0.61亿元,同比下降109.5%。

(图源:2022年三季报)

对此格力地产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房地产板块业务受市场环境下行和新冠疫情影响,结转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同时,公司对上海科华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收益剔除科华生物控股子公司西安天隆科技有限公司、苏州天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利润。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格力地产的主营业务收入依旧来自房地产业,但在房企中,格力地产处于靠后位置。据克而瑞研究中心发布的“2022上半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显示,全口径金额方面,格力地产在200家房企中排名第189,全口径金额为14.7亿元,入围门槛为12.5亿元。权益金额方面,格力地产排名第171,权益金额为14.7亿元,入围门槛为9.4亿元。

其他主营业务方面,如大消费与医疗健康业务的营收,格力地产并未在半年报、年报中披露具体营收金额,不过格力地产的资源整合在持续进行。

2021年年底,格力地产拟转让珠海海控远洋渔业投资有限公司股权,并委托北京华亚正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其进行了资产评估。2022年4月1日,格力地产拟将珠海海控远洋渔业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通过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转让,转让挂牌底价不低于2736.09万元,目前交易对方尚不确定。

(图源:wind,公司公告)

据悉,上述股权转让进程的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皆为渔业水产养殖开发、农产品加工服务等业务,目前的收益也不太乐观。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格力地产正处于业务转型期,但无论格力地产如何转型,房地产业务的比重在短时间内不太可能被轻易动摇。发展新业务的同时,格力地产的房产业务也需提振。

鲁君四董事一职将被取代,曾两次违规被处分

10月份,格力地产正处于新一届董监事会成员提名换届期,10月21日,格力地产发布公告,公司第七届监事会将于11月12日任期届满,由鲁涛先生担任公司第八届监事会职工代表监事。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则格力地产的董事会决议公告中,公司董事鲁君四多次因个人原因未出席会议。

据悉,鲁君四为格力地产的前董事长,2020年12月31日,格力地产发布公告称,时任公司董事长的鲁君四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其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违法行为,根据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彼时,格力地产表示,鲁君四可以正常履职,公司董事会亦可以正常运作;该事项尚不会影响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公司经营管理、业务及财务状况正常。

然而,据发布此公告还不到两年的时间,2022年6月17日,格力地产从上饶市公安局获悉,鲁君四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被上饶市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图源:wind,公司公告)

发布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前一日,格力地产董事会免去了鲁君四的董事长职位,由总裁林强代行董事长。如今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正在相继公布中,本届董事会届满后,鲁君四的董事一职将被自动取代。

除了是格力地产的前董事长,鲁君四还是控股股东珠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投资)的董事长。2020年11月,因珠海投资未将非公开发行股份的重大事项及时告知格力地产,导致格力地产未及时披露事项,珠海投资及鲁君四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具体情况为,2016年8月,为了给格力地产募资,珠海投资与定增对象签署《附条件远期购买协议书》,并约定了格力地产二级市场收盘价需满足的条件。之后触及回购条件时,珠海投资未按协议规定购买定增股份,所持的格力地产股份因合同纠纷也被定增对象申请冻结。然而格力地产迟至2019年12月5日在对监管问询函的回复中才披露上述协议签署内容,并称在非公开发行方案实施过程中不知晓该协议的签订。

值得一提的是,珠海投资及有关责任人曾以“能保障中小股东利益”“协议中的回购条件未成就”“当时法律法规的时效性”三点原因提出申辩,但上交所驳回了申诉理由。

(图源:wind,公司公告)

(记者罗雪峰,财经研究员高冉)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