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科创板上市公司质量,信披刚性监管不可或缺

    自7月8日开始,木瓜移动、和舰芯片、诺康达、海天瑞声先后因主动撤回上市申报材料而终止审核。7月29日,上交所发布近期依法终止科创板相关受理企业发行上市审核的情况。上交所指出,针对木瓜移动、和舰芯片、诺康达、海天瑞声4家发行人及其保荐人撤回发行上市申请,上交所终止审核,是正常的审核机制和结果。

    木瓜移动、和舰芯片为上交所受理的首批9家公司,在其他多家首批受理公司已经在科创板挂牌的情形下,这两家企业撤回科创板IPO申请,无疑会更受关注。四家公司撤回申请的原因虽然各不相同,但在信息披露上清晰度均不够这一点上却是相同的。

    比如木瓜移动是脸书和推特等全球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广告供应商,其通过智能算法来进行用户广告匹配,木瓜移动的问题主要在于招股说明书对其业务模式陈述存在不清晰的问题,例如广告营销业务变成了大数据分析等。将一家广告企业生硬地贴上互联网企业的标签,也容易给审核人员带来误导。

    再如仅仅完成首轮问询的诺康达,其撤回材料的内因,也与申报过程中的材料表述偏差有关。该企业撤回材料的原因并非是财务和业务等基本面问题,主要是企业就申报材料的陈述和表态没有和保荐机构、监管部门等达成共识。因此,诺康达撤回申请材料的原因非常“个性化”,不排除该企业在与保荐机构、监管部门达成共识后,再次申报的可能。

    从科创板企业审核所透露出来的信息看,相关企业的核心技术及其先进性、同业竞争及关联交易等可能影响发行人独立持续经营能力的情形、财务会计基础工作的规范性和内部控制的有效性,以及相关信息披露的充分性、一致性、可理解性等事项,往往受到重点关注。因此,不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企业财务与业务存在问题的企业,以及信息披露存在瑕疵的企业,往往很难通过审核部门的问询关,更不可能实现在证监会的注册,以及发行新股上市。

    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拟上市企业的信息披露是核心。抓住了信息披露的“牛鼻子”,注册制的试点才可能有序推进,才可能取得最终的成功。四家公司撤回申请材料,个人以为也是上交所强化信披监管倒逼下的结果。虽然四家企业在上交所受理的企业中,占比并不高,但也凸显出上交所在科创板信披监管上的刚性。而且,随着上交所在科创板信息披露持续保持从严监管的态势,今后会有更多拟上市企业因信息披露不过关,而撤回申请材料。

    沪深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排队企业再现堰塞湖的一幕,要防止在科创板出现。2017年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履职后,在“审核从严”的监管理念下,在“终身追责”的责任追究机制下,IPO过会率大幅下降,许多排队企业或上会前夕撤回材料,或提前中止审查,导致去年11月份排队企业下降至300家以下。但今年以来,随着IPO过会率的提升,许多抱有侥幸心理的企业又看到了希望。仅仅6月份,就新增排队企业172家,排队企业又重回500家以上,IPO堰塞湖再次形成。这一切,不能说与今年以来过高的IPO过会率没有关联。

    而从科创板看,截至目前,通过上交所上市委会议审核的企业,几乎无一例外地都在证监会成功注册。证监会注册的“零否决率”,对于拟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而言,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因此继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出现IPO堰塞湖后,科创板今后出现IPO堰塞湖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基于此,科创板进一步提高发行人的信息披露质量、中介机构的执业质量和发行上市审核质量将是非常重要的。其中,发行人的信披质量首当其冲,而上交所强化信披监管则不可或缺。

    另一方面,强化信披刚性监管,也是提高科创板上市公司质量的重要保证。沪深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市公司质量参差不齐,企业质地固然是重要因素,但当初作为发行人的信披质量差强人意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实际上,由于信披质量问题,万福生科、欣泰电气等企业通过财务造假的方式实现了上市。也由于信披质量问题,沪深股市频频出现新股业绩快速、大面积“变脸”的现象。这对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无补,对于维护投资者利益同样无补。

    因此,注册制背景下的科创板企业信息披露,在强化监管的高压态势下,要让更多不符合定位、存在某些问题的企业知难而退,让更多不宜在科创板挂牌的企业撤回申请材料。如此,科创板企业质量才会有所保障。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