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石药业纪要(2021.06.16)

基本情况介绍:

基石生物专注肿瘤领域,成立五年时间。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丰富的产品管线、强大的商业模式以及财务优势是我们公司的基石。管理团队,业内知名。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兼CEO是江博士,之前在赛诺菲担任亚太区研发一把手,华人科学家很难做到。商业化负责人是赵平,加入基石前在BMS做大中华区总经理。首席医学官杨博士之前在辉瑞百济神州都做了很长时间的研发工作,并且深度参与百济神州的PD-L1研发工作。基石目前主要有14个产品,专注于肿瘤免疫和精准治疗。

预计今年至少有五项新药上市申请获批,至少五项NDA新药申请递交,这在整个行业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国内的Biotech公司里面就只有百济神州能够达到相似数量。但是基石的估值和百济神州差了太多。从这一点上来讲,我们目前的估值是很有吸引力的。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全产业链覆盖的,包括最早期的药物发现一直到后期的生产以及商业化。


生产及产能相关信息:

在工厂投产之前,药明会做PD-L1 的CDMO。今年基石工厂试运营,会进行产能转移,生物大分子两万六千升产能,小分子十亿粒、片。大分子方面我们尽量自己生产,因为大分子的稳定性很重要。仍然会保留药明的产线,未来以自己的产能为主。我们的工厂今年年底试运营,正式投产时间是明年年底,中间有调试的过程。

财务稳健性方面,基石现金储备稳定。截止到去年年底,有五亿多美金现金储备,归功于A轮(1.5亿美金)、B轮(2.62亿美金)和IPO融资(3.28亿美金),以及去年谈了两个有影响力的单子。其中一个是和辉瑞谈的两亿美金的多维度全方位战略合作。现在辉瑞是基石第三大股东,未来在战略合作框架下会有多领域合作。另外一个是和美国独角兽EQRx 达成license out 把PD1和PD-L1委托这个公司,拿到1.5亿美金的首付款,这两个deal为公司发展提供了3.5亿美金现金流,能支撑两年的现金消耗。

我们的产品管线包括14项肿瘤产品,布局合理。今年正式进入商业化阶段的有两个产品获批,并且已经开出首张处方或即将开出首张处方。一个是RET抑制剂普拉替尼,获批适应症是二线非小细胞肺癌,第二个是PDGFR抑制剂阿伐替尼,适应症是胃肠道间质瘤,疗效非常好。后期临床阶段,早期临床阶段和临床前各有四个产品在研,布局合理。出于后期阶段的PD-L1舒格利单抗,针对多种高发癌种,包括非小细胞肺癌、胃癌、食管癌等。

去年递交了针对四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新药申请,预计今年年底批出来。这一批人群覆盖国内非小细胞肺癌每年新增的70w患者,其中四期患者占到50%。两周前,在三期的非小细胞肺癌达到研究重点,三期人群占25%。基石的PD-L1不仅是国内,是整个全球范围内能够同时覆盖三期和四期非小细胞肺癌人群的PD-L1。后期的产品还有PD1,IDH1,FGFR4抑制剂。

临床前阶段也有很多基石管线2.0的产品,CS5001(ROR1)为代表,是我们去年从韩国一家公司license in的,只花了一千多万美金就拿到了全球权益。全球范围内在此相似产品进展上比我们靠前的两个药都被大药企收购。排第一的公司以27.5亿美金被默克收购,排第二的公司以14亿美金被德国某大药厂收购。我们这个药的价值得到了大药企的背书,有广阔市场前景。目前我们认为自己的股价是被低估的。

已经处于商业化阶段的产品,我们在三月份的时候拿到了RET抑制剂在国内的新药上市申请批准,针对的适应症是二线的RET融和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隔了一周我们拿到另外一个药PDGFRA阿伐替尼在胃肠道间质瘤适应症上的获批。四月份同样的药我们拿到了在台湾的一个批准。

今年年初跟投资人说的今年要deliver 5 项药物,目前已经完成三个,下半年还有预计还有两项药物的获批。在两周之前,我们公布PD-L1在三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注册临床达到了主要的一个研究终点。总的人群还是很大的,国内会由辉瑞来帮助我们推广这个药,海外会由EQRx帮我们做推广。2020年三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新患数量在中国是163000,在美国,日本及欧洲五国是131000人左右。2020年四期非小细胞肺癌新患数量在中国是322000人,在美国,日本及欧洲五国是208000人左右。这个适应症对于基石意义重大,我们去年递交的四期非小细胞肺癌,从覆盖总人群上来讲其实更大。但是从整体的竞争格局上来说也是相对比较激烈的。

对于三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现在存在巨大的未满足的医疗需求。目前整个市场上药物其实是非常少的,现在只有阿斯利康的那个PD-L1获批了,而且获批的适应症是针对三期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里面接受同步放化疗的人群。三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如果无法手术的话,标准的疗法就是放疗、化疗叠加的一个疗法。叠加的方式有所不同,在临床上有很大的差异。有一部分病人耐受性比较好,可以去做同步放化疗。另外一部分患者耐受比较差,不能做同步放化疗。并且按照目前在国内的医院里面的临床实践来说,放疗和化疗同时做对于多学科的合作要求是比较高的,现在国内的临床实践是不太支持的,对于科室之间合作有一些挑战。这部分病人阿斯利康的药能够覆盖差不多百分之三十接受同步放化疗的人群。我们这个药是同时覆盖了百分之三十同步放化疗人群,以及百分之七十序贯放化疗人群。符合目前临床实践的情况,并且能够满足巨大的未获满足医疗需求。

从我们的时间表来看,预计在第三季度就会递交在三期非小细胞肺癌的NDA申请。同时通过合作伙伴在海外,就我们的三期非小细胞肺癌以及四期非小细胞肺癌跟海外的监管机构沟通。

基石会和辉瑞共同开发劳拉替尼,是在ROS1靶点上针对TKI治疗后复发的患者开展的全球首项关键性研究。这个药对基石的意义是进一步增强在肺癌领域的布局。加上RET靶点以及PD-L1,三个产品构成基石在肺癌领域的竞争优势。这个共同开发项目不是我们和辉瑞合作的唯一项目,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类似合作。从我们签约的具体情况来说,我们合作的模式是辉瑞海外管线里的主流产品会交给基石在中国做临床研发。基石开发完,辉瑞中国会负责产品的商业化及市场化。基石能获得基于销售额的两位数提成。

2020年我们实现了多个重要目标,我们为关键后期治疗药物提交了多项新药申请,包括普拉替尼(二线RET融合阳性非小细胞肺癌【中国大陆】),阿伐替尼(PDGFRA外显子18突变胃肠道间质瘤【中国大陆、台湾】)以及舒格利单抗(一线四期非小细胞肺癌【中国大陆】)。第二方面,我们在管线上还有其他的成就:拿到了FDA批准的PD-L1针对T细胞淋巴瘤患者的孤儿药资格以及与中国药监局就用于治疗患有复发/难治节外NK/T细胞淋巴瘤患者的突破性疗法认证。完成用于三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三期临床试验患者招募。开展与乐卫玛联合用于肝细胞癌的全球三期试验,并获得FDA授予孤儿药资格。

商业化准备工作从团队规模来说,去年达到两百人的规模(绝大多数是销售代表),今年有望达到300人。在海南博鳌医疗先行区已经将两个产品(普拉替尼、阿伐替尼)上市,并且积累了真实世界数据,有助于在其它国家和地区的获批。此外,也把三个药物(普拉替尼、阿伐替尼、IDH1)纳入官方用药指南当中,这对未来医生处方提供了很好的指导。

BD方面我们和辉瑞达成了很好的合作,PD1、PD-L1海外的权力license out给EQRx。我们in license了一个潜在同类最佳药物。此外我们积极推进管线2.0,在已有的14个产品管线基础上,我们未来会有新的思考和战略。我们未来会更聚焦于同类首创产品。第二点我们会更加注重产品是否拥有全球权益,不仅局限于中国权益。第三点,我们会更加注重利用自身内部研发和持续关注通过BD的方式引入新项目。管线2.0的具体方向主要体现在ADC和多特异性抗体。

我们的领导团队经验丰富,专业性强。今年年底会超过300人的商业化团队规模,即使人数绝对值比不上百济神州和信达药业,但是人数也是充分的。原因在于他们都是负责精准治疗产品的销售和推广,这类产品的特点是从医生到患者的集中分布,因此小规模团队是能够胜任的。我们现在预计通过超过三百人的一个商业化团队来覆盖一百个城市,超过四百家医院。这些医院基本上能够捕捉到超过百分之八十的精准治疗产品的市场空间。

我们会把PD-L1交给辉瑞做推广,辉瑞肿瘤销售团队庞大,目前已经有超过1000人的销售代表,覆盖超过2600家医院。这个体量是可以和百济、信达匹配了。借助辉瑞的销售团队能够实现PD1、PD-L1的快速放量,能够很快实现销售爬坡。

我们和EQRx合作,EQRx想实现国外的“集采”目标,即通过较低的价格直接和国外医保或商保的支付方谈固定的采购量,通过这种方式拿到固定的市场份额。我们把PD1、PD-L1两个产品同时license out给EQRx,拿到了1.5亿美金的预付款,最高里程碑付款高达11.5亿,以及分级特权使用费。这会是未来公司股价重要的催化因素。国内出海的Biotech公司更多会和大药企合作license out,例如百济license out给诺华,信达license out给礼来。他们选择的模式确定性比较高,但也有弊端,这些公司在产品本身没有特别的区分,在定价上很难用价格战打开市场。在美国竞争格局稳定,只能拿到比较小的份额。基石选择和创新型生物科技公司合作,希望通过合理价格拿到更多市场份额。EQRx给的指引是产品在美国上市两三年后,能达到10亿左右的销售。这个产品未来能够给基石带来每年将近两亿美金的收入。License out后没有成本的压力,可以直接理解为净利润。


部分产品的现状:

二线RET融合阳性非小细胞肺癌在中国大陆已获批,一线RET融合阳性非小细胞肺癌在中国大陆的NDA预计在2021年下半年递交(已在中国博鳌使用),二线RET融合阳性非小细胞肺癌在中国台湾的NDA预计在2021下半年递交。RET突变甲状腺髓样癌在中国大陆的NDA在2021年3月获受理。RET融合阳性甲状腺癌在中国大陆NDA在2021年3月获受理。阿伐替尼即中国同类首创KIT/PDGFRA抑制剂已经获得NMPA和TFDA的上市批准。艾伏尼布即全球同类首创IDH1抑制剂在国内无直接竞争者,具有显著的适应症扩增潜力。舒格利单抗预计在2021年取得首个NDA批准,2021/2022年将递交多项NDA。

辉瑞股权投资两亿美元(每股13.37港元)。我们和辉瑞达成战略及多维度合作,包括舒格利单抗的中国商业化,除溢价股权投资外,基石还将获得可达2.8亿美金的里程碑付款已经百分之十几中高段的分级特权使用费。此外,我们会和辉瑞进行共同开发,包括两款经过概念验证阶段的肿瘤产品,包括已经在美国上市的产品,基石将获得低两位数的销售分成。劳拉替尼就是合作的第一个产品。第三块合作是全球创新药物的联合引进,基石保留参与联合推广的选择权。

在去年我们对基石早期研究团队做了结构调整,将早期研究团队和早期临床团队打通,由负责早期临床的谢博士统管临床前和早期临床团队。谢博士非常有能力领导管线2.0转型,他之前第一三共担任肿瘤领域负责人,在默沙东领导免疫肿瘤产品的早期开发,相关经验丰富。

ADC领域我们有两个产品,一个是ROR1,有望成为同类最佳,另外一个是自研的产品CS5002,目前靶点未公布,提交IND申请后会公布。多特异性抗体领域我们有三个产品:PD-L1*4-1BB*HSA、CS2007、CS2008。PD-L1*4-1BB*HAS有望成为下一代PD-L1同类最佳抗体,从Numab公司引进。CS2007、CS2008拥有全球权益,是全球同类首创。

基石集中内部资源尽早将ROR1推向IND申请阶段。目前预计在下半年同时在美国和澳洲同时递交IND申请。从时间进展上来说只比排名第二的项目落后一年的时间。PD-L1*4-1BB*HAS(CS2006)三特异性抗体,预计下半年在中国大陆递交IND申请。我们同时拥有大中华地区,韩国和新加坡的权益,在台湾的临床在今年一季度已经启动。


基石的股价催化剂:

预计5项NDA获得批准,获批数量行业领先。普拉替尼和阿伐替尼已经获得3项上市批准。递交超过5项新药申请和4项数据结果公布,到2021年年底前进行30项试验,包括15项注册性研究。和辉瑞的战略合作。优化研究组织并加强管线2.0,聚焦全球同类首创或同类最优产品。生产设施试运营指日可待。


Q&A:

Q:PD1、PD-L1海外部分license out 价格为什么和百济神州差那么多?百济神州大概在二十多亿

A:这和产品有关。我们的产品仍在NDA审评阶段,百济神州和信达的产品都已经获批,这对合作伙伴而言是风险更低的。

Q:和辉瑞合作的模式是license in辉瑞产品再做临床试验,怎么定位公司,是什么类型?

A:方向上来说是专注于肿瘤领域,我们希望做专注于全产业链模式的医药公司,包括从临床前研究到后期的生产商业化。辉瑞在中国有自己研发团队,把劳拉替尼的临床开发交给基石,是对基石的认可,也是未来基石创造价值的重要因素。

Q:和君实、信达和康方等公司对比,我们的优势?

A:另外几家成立时间比基石早,规模更大,产品管线更丰富。这和成立的历史背景有关。基石和竞争对手比,不能比管线数量。基石临床执行力强,获批的产品可以佐证,尤其是RET,从license in 到获批,中间就两三年时间,远超同行水平。在BD引进项目的能力上考虑,基石能够先于国际药企看到一些有价值的产品。看项目的眼光和能力很重要,这是我们的竞争力。

Q:临床能力怎么给投资人呈现?

A:临床能力反映在经营层面的具体表现有几个方面。首先是临床设计,反应团队能力,并且对适应症定位和未来市场空间的规划布局都有很大影响。我们的PD-L1在三期的非小细胞肺癌和四期的非小细胞肺癌临床设计上比较新颖,三期同时覆盖同步放化疗和序贯放化疗。市场只有阿斯利康,它只针对同步放化疗,我们没有模仿他们的临床设计策略,有自己的创新,创造出新的赛道。序贯放化疗存在巨大未获满足的临床需求。四期非小细胞肺癌IND落后其他几家竞争对手,想弯道超车,因此就同时覆盖鳞癌和肺鳞癌这两个亚型,节省时间和成本。

Q:PD1和辉瑞的合作,医保谈判谁来做?按照什么分成?其它产品是否也是这种分成模式?给药明的分成?

A:医保谈判是辉瑞做。未来关于市场的部分都是以辉瑞为主,基石和辉瑞有一个联合工作组,过程中基石会提供建议,最终商业化决策是辉瑞中国来做。生产部分是基石负责。在基石工厂正式投产之前是药明生产,自己的工厂正式投产后,绝大多数产能会转移到自己的工厂。按照销售收入的15-20%进行分成,分成为阶梯式。其它产品也是按照销售收入进行分成。给药明的分成是中间个位数。

Q:三期非小细胞肺癌的获批时间?

A:三期非小细胞肺癌乐观来看有望明年年初获批,四期非小细胞肺癌上市产品较多,没有拿到优先审批,我们内部尽全力推。审评周期去年11月份受理,预计要一年才能批出来。三期会快,是这个产品的第二个适应症,三期有可能拿优先审评。

Q:PD-L1销售额?

A:目前没有具体数据。商业规划都是辉瑞在做。他们认为市场份额比较乐观,基石在四期非小细胞肺癌方面的数据,尤其是鳞癌亚型的数据是国内最好的。四期非小细胞肺癌的Peak sale能够拿到 10-15%的市场份额,在整个PD-L1的市场没有估计。价格方面不是一家可控的,辉瑞license in基石的PD-L1,有一个很大的优势,不受到跨国药企面对的全球定价体系的影响。自己的PD-L1在国外可以自行定价,不受中国定价的影响。辉瑞想让该产品进医保,和国内的其它产品竞争,而不是像海外药企做自费市场。

Q:前几个化药产品的预计销售额?

A:短期会上市的产品有三个,已经上市的有两个。这几个都是精准治疗的产品,没有具体的guidance。第一年上市的产品,考虑到定价和医保策略,变数会比较多。内部考虑,第一年的销售主要是已上市的两个产品,保守估计会有1.5个亿。如果决定今年进医保则定价再议。若竞争格局好,可能不进医保,那么价格会不同。

Q:产品峰值加起来能到30亿吗?

A:要看适应症扩展的情况,若顺利,这个数字不成问题。RET抑制剂二线非小细胞肺癌获批,未来会推到一线,再推到甲状腺癌。携带RET突变的癌种多,目前我们在做篮氏试验。如果能把其它癌种都涵盖,RET产品的放量会十分可观。针对胃肠道间质瘤的PDGFR精准治疗本身市场比较局限,但携带相关突变的瘤种很多,未来有望扩适应症。考虑到医保政策等,销售方面的变数比较多。

Q:高瓴资本的退出?

A:基石上市后高瓴资本退出。高瓴资本希望看到特别新的东西,最近高瓴资本也在和我们catch up。

 $基石药业(02616)$  

雪球转发:7回复:2喜欢:16

全部评论

风不悲-笑傲江湖06-25 16:41

怪不得上市后股价那么低迷 原来是高領退出了

CART分析员06-24 11:36

韩国人为什么那么便宜卖给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