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能已见证第一场人工智能战争

大数据文摘授权转载自数据实战派

由于大量依赖机器学习,以色列军方将其近日在巴以冲突中的行动,称为 “第一场人工智能战争”。

2021 年 5 月初,在以色列居住的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警察发生了暴力冲突。随后几天,暴力活动迅速升级,最终引发哈马斯武装力量(代表巴勒斯坦利益)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而以色列则以地毯式轰炸和定点空袭回击。

双方 “真刀真枪” 地互攻持续了 11 天,最终艰难地达成了停火协议。

鲜为人知的是,人工智能(AI)在这场战争中不仅得到了广泛应用,更是起到了关键作用 —— 以色列军方甚至直接称其为 “第一场人工智能战争”。

一名以色列国防军(IDF)情报部门的高级官员对媒体表示,这是 “AI 第一次成为与敌人作战的关键组成部分和战力放大器,对于以色列军方来说,这是史无前例的。”

“我们实施了一系列新的作战方式,用到的许多技术都是能扩大我们战力的增幅器。”

3大方向:以色列如何在战场上应用 AI 技术

这场战争中,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被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用来筛选从加沙拦截和收集的海量数据 —— 电话、短信、监控镜头、卫星图像和大量的各种传感器 —— 以便将它们变成可用的情报信息:例如,对方的指挥官会在特定时间出现在何处。

据估计,为了了解所收集数据量的规模,在冲突期间,加沙地带的任何特定地点每天至少被拍摄 10 次。

“这是以色列国防军的第一次此类战争,各种情报来源与人工智能的结合以及与该领域 [部队] 的深层联系,情报人员与前线人员之间的合作发生了转变,” 这位官员补充道。

这使以方军事情报部门不仅杀死了哈马斯和加沙地带第二大恐怖组织的数十名高级特工,而且还减少了平民伤亡。

当然,与军队有关的信息都十分敏感,公开资料少之又少,许多技术细节我们不得而知。

不过,以色列对 AI 的利用 —— 军方购买并改造民用电子产品,再将其用于军事目的 —— 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他们通过信号情报、视觉情报、人员情报、地理情报等收集数据,大量的原始数据必须经过梳理才能筛选出对军事活动有价值的信息。

事实上,以色列军方几年前就已经建立了一个 AI 技术平台,专门收集加沙地带武装力量的所有数据,然后进行更深入地情报提取和分析。

为数不多披露的信息显示,以色列情报部门组建了一支代号 8200 的精英小组,专门开发算法并编写软件,已经至少孵化出 “炼金术士(Alchemist)”,“福音(Gospel)” 和 “智慧之渊(Depth of Wisdom)” 三个程序,全都被用于战争活动中。

其中,“炼金术士” 系统主要使用 AI 和机器学习对战场上的部队发出警告,提醒那些可能会遭到袭击部队。在战场上的小队指挥官可以使用平板电脑查看该系统的动态。

而 “福音” 系统则依靠 AI 为军事情报研究部门生成建议,后者利用这些建议找到高价值的目标,再传递给相应部门或小队进行军事打击。

以色列高级军官表示,这是第一次创建一个多学科中心,用于产生数百个与战斗发展相关的目标,使军队可以根据需要持续战斗 —— “只要我们需要,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目标。”

在最近几年中,以色列军队在人口稠密的沿海飞地收集了数千个目标,其中有数百个是实时收集的,也就是利用 AI 驱动的技术在军事行动中实时捕捉的,其中就包括瞄准了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的导弹发射器。

以军认为,使用 AI 可以带来 “超认知能力”,有助于快速有效地收集目标并缩短战斗时间。借助于 AI 收集和分析的数据,以色列空军还能够使用最合适的弹药击中目标,无论是公寓、隧道还是建筑物。

在最近的巴以冲突中,以色列对哈马斯进行了数百次袭击,目标包括火箭发射器、火箭制造、生产和储存场、军事情报办公室、无人机、指挥官官邸等等。

这离不开以色列军方多年来收集的卫星数据。一支代号 9900 的小队控制着多个卫星,不仅能收集地理情报,还能够实时自动检测地形变化,以便军方在作战过程中检测火箭的发射位置,然后对发射器进行打击。

据披露,9900 小队的卫星图像曾经探测出学校旁边的 14 个火箭发射器。在多年前一次针对哈马斯高级军官的袭击中,以色列军方发现他们藏身于一座高层建筑物底下的隧道中,周围有六所学校和一家诊所,随后开展的精准打击不仅击杀了目标,而且没有造成平民伤亡。

之所以能做到如此精准,得益于以色列对哈马斯地下隧道网络的掌握 —— 相关的情报收集工作也是由大数据等高科技驱动的。绘制隧道地图后,以色列甚至掌握了隧道的深度、厚度、路线等详细资料。

掌握了这些信息,使得本就装备精良的以色列军队在战场上占尽上风。

“我们可能没有摧毁整个地下隧道网络,但很多地方已不可能再次使用,” 以色列军方表示,“多年的工作、不寻常的思路、包括 AI 在内的情报部门的所有力量,它们与战场元素的融合导致了突破性的解决方案。”

事实上,以色列早就将自主识别技术应用到了武器装备上。以色列航太工业(IAI)在 1990 年代研制的哈比无人机(IAI Harpy)就具备自主识别和攻击雷达系统的能力,当其接收到敌方雷达探测信号时,可以自主找到并攻击雷达。

 哈比无人机(来源:以色列航太工业)

可以想象,在 AI 技术的加持下,类似哈比无人机这样具备自主识别和开火能力的装备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多,功能也会越来越高级。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韩国、印度和土耳其都曾购买过哈比无人机。

以色列的AI实力

以色列军方目前能够如此大规模地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离不开该国对高科技创新,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和应用的重视。

公开资料显示,以色列高科技公司在 2019 年获得的融资总额高达 83 亿美元,交易数量超过 500 笔,比 2018 年增长了 30%。其 AI 初创公司总数超过 350 家,仅次于美国和中国,而与 AI 和高科技相关的公司、研究中心更是多达上千家。

最有代表性的当属自动驾驶公司 Mobileye,于 2017 年被英特尔豪掷 150 亿美元收购,至今仍在计算机视觉算法、高精度地图、自动驾驶测试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另外还有被谷歌收购的 Waze 导航软件,Facebook 收购的 VPN 和情报分析软件公司 Onava 等等。

在 CB Insights 评选的 2020 年全球百大 AI 初创公司中,以色列有 6 家公司入选,与中国数量相当,分别是 Percepto,Beewise,Syte,Deci AI,Run:AI 和 Prospera Technologies,涵盖无人机、食品农业、零售和深度学习多个领域。

以色列无人机公司 Percepto 将无人机与波士顿动力的机器狗 Spot 相结合(来源:Percepto)

与此同时,以色列还有着历史悠久的 “军转民” 技术特色。早在上世纪 70 年代末,以色列军方就开展了 “Talpiot 项目”,专门选拔在科技领域有所见长的学生进入军队,一边参军,一边学习。

项目不仅考核他们的智商,还会测试其社交和领导能力。招他们入伍后,军方主要利用他们的专业技术强化高科技研究项目。在这些人退伍后,很多人都会创办科技公司,将军用技术在民用领域发扬光大。如果日后再有技术上的突破,他们也更容易通过人脉和关系反哺军方。

以此为基础,以色列军方也成为了全球最看重,也是最早在实战中应用 AI 技术的军队之一。

而从这次将 AI 用于军事战争的实践看来,人类战争的形态翻页,只是迟早的事情。

无法避开的历史进程?

早在 3 年前,AI 界曾有过一次大规模的抗议,但似乎并未能改变什么。

当时,包括马斯克在内的 116 名全球 AI 和机器人公司创始人发了一封联名公开信,呼吁联合国采取行动禁止 “AI 自主杀人机器” 的扩散。

这些专家认为,虽然目前不存在所谓的 “杀手机器人”,但人工智能的进步使它们成为现实,而这些武器可能是继火药和核武器之后的 “第三次战争革命”。

美国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就提到,人类将会有一种 “新的作战范式”,即 “算法对算法”,并敦促大规模投资 “以不断超越潜在对手的创新”。

诱惑在于,人工智能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士兵的作战方式。人类将被要求快速消化大量数据并采取行动,同时控制或防御无人机群等自主武器系统。军方将从安装在武器、卫星和士兵身上的传感器获取数据,从而借助人工智能系统在战斗中可能具有更多优势。

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 (DARPA) 在一系列模拟混战中,曾将人工智能系统与经验丰富的人类战斗机飞行员相搭档,结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DARPA 表示,人工智能 “通过人类飞行员无法匹敌的侵略性和精确机动,以 5 比 0 击败了人类战斗机飞行员。” 

这样的结果意味着,拥有最佳数据和最快处理手段的一方可能具有优势。对放弃这种优势的恐惧,可能会迫使国家决策者加速其自主系统的发展,而将解决可靠性或道德问题的顾虑置于次要位置。但这么做的代价,恐怕会比我们想象的要高得多。

References:

网页链接

网页链接

网页链接

点「在看」的人都变好看了哦!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