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的二季度,阿里外稳内韧

文/观察者

二季度,是百业艰难的二季度!

8月4日,阿里释出最新业绩—2023财年Q1(今年二季度),阿里创造营收2055.6亿元,市场预期2032.31亿元,去年同期2057.4亿元。调整后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净利润411亿,市场预期342亿。

阿里单季度的营收增长停滞,前所未有。业内人士也基本都能理解,商家、物流5月下旬才恢复正常经营,能稳住,已属不易。

今年二季度,没有疑问,是疫情以来最难的一个季度,互联网行业,面临的挑战还要更复杂一些。

没有内里的“韧”,就没有业绩的“稳”。

去年同期,阿里营收增速超过34%,增长基数持续变大,但在连续3年的疫情冲击下,宏观经济的压力其实也是越来越大的,4、5月份的疫情冲击波,尤其考验经济的韧性。

这种情况下,平台经济体和宏观经济,如今真正到了同频共振的时代——不能只看绝对速度,更要看抗冲击的能力。

看阿里的核心消费业务,二季度,中国最有价值的消费用户,依然活跃在阿里的体系之内。过去1年,淘宝、天猫年度消费额超过1万元的用户已经超过1.23亿,二季度,这1.23亿消费者的跨年活跃率约为98%,保持了和一季度相同水平。

继续收缩“价值口径”,当前阿里拥有2500万名88VIP会员,每位会员年平均支出超过57000元。

拥有10亿用户量,和1.23亿活跃度不减的高消费群体、2500万“超级会员”,阿里的基本盘。从5月下旬开始,阿里电商的复苏已经启动,GMV“日均”环比增长,天猫618则实现同比正增长。

在二季度损失时间过半的情况下,阿里的业绩之稳,明显有赖于前期抗压、后期发力的韧性,这对于企业适应波动、动态平衡的能力,也是很大的考验。

业绩是滞后的指标,二季度已经是过去时。疫情冲击波之后,宏观经济的“近忧”逐步解除,互联网行业已经步入复苏期……

专业人士对宏观经济的观察,第三季度,我国中国经济增速回升到6%-7%的概率非常大,包括互联网行业在内,各类先行参数和预期指数已经同步转正。而二季度,我国GDP增速只有0.4%。

二季度必然也是互联网行业的“宏观底”。阿里张勇对消费的观察,“618得到不错的结果,7月这个趋势在继续,7月比6月有所改善,整个消费的愿望还在恢复的过程。”包括阿里的零售业务,互联网行业的各种业务类型或变现方式,比如广告业务,与实体经济都有非常强的关联。

近两年来,宏观经济大踏步回归实体,互联网也基本上已经回到理性增长的轨道,三者同频共振是大势所趋。

同时,互联网科技、数字经济,也决不会滞后,这是中国的经济活力、韧性所在——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45.5万亿,占GDP的比重达到了39.8%;北上广数字经济GDP的占比超过50%。

中国经济高质量的增长,需要高质量的数字经济,所以,不要低估互联网行业整体的复苏势头,以及行业中长期存在的增长机会。

放眼互联网行业,阿里的优势不止于大,他是一个非常健全的数字经济体,有战略、业务、技术上的深度,来应对未来的挑战。

阿里最新的三大战略方向,是消费、云计算、全球化。消费和云计算,都要做全球化,三位一体,紧密联系,互为支点。

在消费领域,阿里的业务既有广为人知的开放性、协同性,也有互补性。比如,当淘宝天猫的服饰、消费电子等品类受疫情影响等表现不景气时,阿里有盒马、饿了么提供线下的餐饮服务。这是线上和线下、品类和服务的互补。

云计算,数字经济的底座,阿里的第二大业务,也是超前布局打造的一张技术名片。二季度阿里云收入176.9亿元,同比增长10%,连续七个季度实现盈利,并且非互联网客户在逆势增长。也就是说,在互联网行业的需求放缓的时候,阿里云开始深耕产业互联网。

在全球化的方向上,阿里当前国际电商业务受俄乌冲突等外部环境影响,但本地化的物流网络、云计算两大“新基建”正在成为最重要的抓手。

拥有扎实的数字经济架构,阿里未来可能出现的新增长逻辑,并不单一。任何新的形势,对阿里来说,一方面是挑战,但同时又可能创造另一个机遇。

行业内,亚马逊最新季度的营收增速只有10%,每股收益则下滑了70%,与阿里二季度的情形非常相似。宏观经济构成了短期挑战,全球皆如此,但至少国内的复苏,已经在路上。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